从《如懿传》说起古装剧背后的故事

@北方公园NorthPark:

在确定8月20日开播之前,《如懿传》的官方微博已经整整半年没有更新了。

在那条祝福春节吉祥如懿的微博下面,点赞数最高的一条评论是“什么时候播?”的确,从去年5月《如懿传》杀青后,何时播出,以何种方式播出就成了最大的一个谜。

即便这次的最终定档都显得十分仓促,先是官宣的故宫海报上出现现代售贩机和路牌,随后人物海报上纯皇后的名字也打错了。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几天之前坊间的传言还是8月14日台网联播,并且是周播的方式。

不过台网联播中有一个条件江苏卫视和东方卫视不能接受,那就是腾讯视频播出的速度快于电视台,但《如懿传》的制作方新丽传媒一直没有放弃最后的努力。

转折点出现在8月13日,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以不超过15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新丽传媒100%股份。虽然近两年新丽传媒接连制作了《我的前半生》、《余罪》、《羞羞的铁拳》等热门影视剧,但负债率高也是其一直以来的压力,前后三次 IPO 均告失败。

此次收购协议中,就包含新丽传媒的业绩承诺,2018年它的净利润将不低于5亿元。所以哪怕要退还电视台的购剧费用,新丽传媒也不能再等了,何况这也算是给新东家的第一份“见面礼”。

在此之前,即便顶着溜粉的名声,新丽传媒也一直谋求上星播出,能覆盖更大的人群不说,卖给两台一网也是收回5亿制作成本的关键。

在这5亿的制作成本里,周迅和霍建华的片酬分别是5350万和5071.7万。两年前央视就把《如懿传》当作演员高片酬的典型,当时传言两个人的片酬超过1.5亿,以至于一年后,广电总局发布了《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要求演员的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被称作“限薪令”。

作为反面典型的《如懿传》自然成了烫手山芋。除了“限薪令”,《如懿传》还撞上了最严格的限制古装剧政策。

为了最大限度盈利,《如懿传》从最初的64集增加到90集,一度被传将有100集,以至于导演汪俊都在微博上说“拍不动了”,但新丽传媒卖给两台一网的价格单集超过1000万,拍不动也得拍。

最终送审的版本共有90集,但在“限古令”的大背景下,90集就要占掉卫视两年的古装剧份额,一旦收视不佳甚至连回旋的余地都没了。

去年下半年开始《如懿传》定档的消息就是一波接一波,但很快又传出了它未能过审的消息,而且是连续三次未过审。

原著作者流潋紫曾说过,如果说《甄嬛传》呈现的故事是未婚女性对爱情的憧憬,那《如懿传》就是“一部充满悲剧色彩,浓缩中国古代宫廷女性悲剧命运的小说”。

在写法上,《如懿传》原著中有多处手撕胎盘、陷害堕胎这样的血腥情节,还把乾隆塑造成了一个淫乱宫廷的皇帝,甚至还有文字狱这样的敏感事件。如果这些情节都拍出来,想顺利过审也难。

而且《如懿传》还被另一位知名作家匪我思存公开指责抄袭,甚至拿出错句错别字都抄这样的“实锤”,《如懿传》也又一次被央视点名批评。

可以说,《如懿传》从开拍起就是一次次大型的翻车现场。

即便如今顺利定档开播,《如懿传》的面前也已经有了最大的对手《延禧攻略》。全民热议的《延禧攻略》播放量即将达到100亿,原本周一是断更的一天,现在也要在《如懿传》开播的日子正面刚一下。

经过《延禧攻略》,聪明独立的魏璎珞和白月光一样的富察皇后的形象在观众心目中已经根深蒂固,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观众接受黑化的令妃和皇后,《如懿传》最大的挑战就是观众的习惯。

当初谈到为何接演如懿这个角色,周迅借用梁思成和林徽因的故事说,“答案很长,我会用一部最极致的清宫戏去回答你。”

只是留给这部最极致的清宫戏的机会不多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从《如懿传》说起古装剧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