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的最新访谈里关于《冰与火之歌》与《权力的游戏》的一切

“世界科幻大会”本周在美国圣何塞召开,这是现阶段《冰与火之歌》作者乔治·R·R·马丁唯一确定参与的活动,在大会的一个访谈中,马丁谈了自己关于写作的感受,也发表了很多关于自己各个作品系列的看法。

这是维斯特洛特刊,本期圣狗子为你整理了马丁这次关于《冰与火之歌》和《权力的游戏》的看法,以及他回答的问题里,一些有关剧集和故事最终走向的要点。

image

关于《权力的游戏》前传

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我们已经知道,目前正在开发的前传一共有5部,但最终可能只有1-2部会被预定拍成电视剧。

马丁这次透露,在5部前传中,有几部是大量基于原著作品的,包括今年即将出版的,讲述坦格利安家族历史的作品《血与火》。

image

而有的其他前传项目则可能只是源自《冰与火之歌》系列中的一句话。

目前已经公布要拍摄试播集的《长夜》,比其他几部前传发生的时间要更早。长夜的故事发生在英雄纪元,很多家族在那时还没有形成。

image

而很多人也推测,安排《血与火》在卷六之前发布,很可能就是为某一部前传订好框架,避免到时候编剧的自由发挥。

虽然马丁也参与、配合了 HBO 正在开发的几部衍生剧的制作,但除了那些计划,马丁说自己还向 HBO 介绍了三部续集/前传的想法,但都没有被投入开发。

我正在写一篇关于权游前传更详细的文章。过一段时间会发布。

image

暗黑姐妹

在回答一个问题时马丁确认,“血鸦”布林登·河文(就是后来的三眼乌鸦)把瓦雷利亚钢剑“暗黑姐妹”带到了长城以北。现场的观众在听到这个问题之后高声欢呼。

剧中虽然略过了“暗黑姐妹”的故事,但在第七季中,先是让小指头将那把瓦雷利亚钢匕首交给了布兰(这在当时看来显得莫名其妙),又通过布兰转交给了艾丽娅,让她拥有了一把瓦雷利亚钢武器。

image

在第七季第七集的评论中,我提到了一个广泛讨论的理论:书中的艾丽娅,会最终拥有“暗黑姐妹”,而这把剑的名字,也和她人物发展的走向非常契合。

此前“暗黑姐妹”在“黑火叛乱”之后下落不明,在《冰与火之歌》主轴的五卷书中从未被提及,我们只知道此前它的最后一任拥有者是“三眼乌鸦”。而马丁这次的回答,基本明确了“暗黑姐妹”就在三眼乌鸦的山洞里。

而剧集在第七季特意这样费尽周折的安排,尤其在原著大量细节被砍的情况下,特意继承原著的这个走向,很可能是因为第八季将要发生的故事,都需要艾丽娅拥有一个瓦雷利亚钢武器(“缝衣针”不是瓦雷利亚钢)。

image

现存的下落明确的瓦雷利亚钢剑数量很少,尤其在剧中,只有琼恩手上的“长爪”,布蕾妮的“守誓”,乔弗里死后交给詹姆佩戴的“寡妇之嚎”和山姆从家中偷走的“碎心”。

第七季第六集引入了一个新的设定:杀死一个异鬼,所有被他复活的尸鬼都会死去。而因为所有异鬼都是夜王从婴儿转化来的,所以角色们也提到,如果杀死夜王,他们就会赢得这场与死亡的战争。

image

而这种“斩首”行动交给艾莉亚这样的刺客去完成,听上去再合适不过了。无论她是要杀死某一个异鬼,还是真的要尝试刺杀夜王。

第四集当布兰将匕首交给艾莉亚时,眼神闪过了一丝不安。能看到未来的他,也许已经看到艾莉亚拿着这把匕首做出的事情。

image

“寒铁”伊葛·河文有没有孩子?

伊葛·河文被称为“寒铁”(Bittersteel),他是伊耿四世的私生子之一,也是“黑火叛乱”期间的著名人物。

如果只看过电视剧,你也许没有听说过“黑火叛乱”,但事实上,它对今天无论是电视剧还是原著中的故事,都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

第一次“黑火叛乱”,是戴蒙·黑火带领着半个王国挑战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戴伦·坦格利安二世。戴蒙·黑火是被伊耿四世死前合法化的私生子之一,黑火家族的族徽设计和坦格利安几乎一样,只是用了相反的配色。

image
image

双方阵中有两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其中镇压叛乱的“血鸦”布林登·河文最终成了“三眼乌鸦”。而叛乱一方的“寒铁”在失败后则带着黑火家族的剩余成员来到了厄索斯大陆上的自由城邦,并最终成立了鼎鼎大名的雇佣兵团“黄金团”。

黄金团的格言“黄金在上,寒铁在下”里的“寒铁”就是一个双关语。与其他佣兵军团的只为逐利、缺乏忠诚和纪律的名声不同,黄金团却有着从不毁约的信誉。

尽管电视剧与原著已经渐行渐远,但“黑火叛乱”影响的余波,依然没有被电视剧忽略,也会成为第八季中重要的元素。

先说原著,卷五的末尾,瓦里斯和伊利里欧先后声称在魔山屠杀雷加的妻儿前,他掉包了雷加的小儿子伊耿(不是琼恩),并把他安全转移到了厄索斯大陆,让他化名小格里芬。卷五结束时,准备向维斯特洛进攻的也不是丹妮,而是这位伊耿六世。而他带领的军队,正是黄金团。

image

但书中的角色和很多读者都认为,小格里芬不是真正的伊耿王子。

关于他真实身世的理论之一,就是他是同为坦格利安私生子的“寒铁”的后裔。因为伊利里欧说过,黑火家族本身已经没有男性成员还活着,但伊利里欧没有提到“寒铁”的后裔。而寒铁本人的坦格利安血统,也能解释小格里芬的一部分外貌特征。

但这次在被问到这个问题时,马丁直言寒铁没有子嗣。

寒铁和血鸦,这两个一生的死对头,都没有血缘上的孩子,但却都为今天的故事留下了遗产。血鸦(后来的(三眼乌鸦)的遗产无疑是布兰,而寒铁的遗产则是黄金团。

image

而所谓的“伊耿六世”小格里芬,更可能是伊利里欧的儿子,尤其联系到伊利里欧本人对他的无比关爱。

同时,小格里芬可能也从自己母亲那里得到了坦格利安的血统,因为伊利里欧深爱的妻子西拉的头发的确是银金色的,而她有可能是黑火家族的后裔(男性后裔都死了但女性还活着)。这样,小格里芬本人也算是有黑火血统。

小格里芬的故事看似被剧集忽视,但第七季结尾,编剧刻意重新提起电视观众并不熟悉的黄金团,并通过瑟曦特意安排攸伦前往厄索斯,带黄金团来维斯特洛。试图在丹妮莉丝北上准备抗击异鬼的时候用黄金团袭击她。

image

这说明黄金团与小格里芬的故事线,依然会对结局产生影响。

在书中,关于丹妮莉丝的预言似乎说明,她将会与“伊耿六世”为了王位战斗。就像坦格利安曾经和黑火战斗那样。她会在电视剧中也不得不在最关键的时刻,去和黄金团战斗吗?

而血鸦的继承人布兰和寒铁的继承人黄金团,会在第八季中像他们的前辈一样战斗吗?

image

关于 HBO 和剧集改编

马丁从来没有真正在公开场合批评过 HBO 和《权力的游戏》,尤其在前4季期间,他大多时候的态度都是理解和褒奖。但第五季之后,他逐渐减少了对剧集的评价。而从去年开始,他有时会通过婉转地通过“遗憾”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在这次座谈会上,马丁透露,HBO在《权力的游戏》开播之后改变了原有的计划,加快了故事的进度,也因此砍掉了书中的很多内容。

image

他很可能说的是从第五季开始发生的故事,剧集一开始用了4季才拍到了卷三的结尾,却用第5季一季就几乎拍完了卷四和卷五的故事。

在最初的计划中,马丁本来能在第六季播出前后出版卷六,而那时剧集应该至少还有两个整季的内容。他也有两年的时间去准备更容易写的卷七。

我想,正是 HBO 加快进度的决定让马丁认识到,自己几乎不可能在剧集结束前写完原著了,于是放弃了赶工的想法,开始追求“make it right”。2015年期间很多消息都显示,他似乎无限接近出版卷六,却最终改编计划而且一拖就是好几年。

image

对于我和很多原著读者来说,这的确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因为剧集的走向已经无法挽回,宁愿付出痛苦的等待,祈求老爷子长命百岁,也希望这部作品能画上一个让作者本人满意的句号。

因为不只是观众,我们逐渐能感受到,马丁对剧集在后期的改编,明显是充满遗憾的。

image

HBO 做出这样的决定也在情理之中:

卷四和卷五在很多读者看来像陈年好酒,越读越喜欢,但对于剧集改变来说实在困难,太多的此前没有介绍的人物,太多此前没有被提及的历史,故事线一旦铺开了,想要再收回来就会变得无比困难。剧中的年轻演员的外貌变化也承担不了过长时间的等待。作为一部群戏,年复一年地调整几十位演员的档期,从制片的角度来说也困难无比。

要知道,漫威十年纪念为了凑齐大部分角色在一个上午拍一张合影,就用了好几个月时间调配大家的档期。

image

即便如此,第七季和第八季加起来只有13集,这种编剧明显力不从心的现状,也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就像美剧最重要的永远不是导演,而是主创编剧,在好莱坞最难获得的就是创作的控制权。马丁也开玩笑说,自己当初和片方的谈判大概是这样的:

马丁:我能不能拥有批准剧本的最终权利?

片方:还是我们再多给你一百万美金,你放弃这个权利吧。

马丁:不行,我要获得批准剧本的权利。

片方:要不200万美金?

image

他也表示,有些在剧中死去的角色,在书中直到结尾都不会死去。

和很多人想的不同,他不会把观众对《权力的游戏》的或好或坏的反应当做一种实验,剧集获得的评价,将不会改变他的写作计划。

以及

如果你想要获得马丁的授权写《冰与火之歌》的同文故事,你最好准备能装满特斯拉

image

皮卡货箱那么大多的钞票。

“红毒蛇”奥伯伦和道朗亲王的母亲“多恩女王”从没有在书中被提及过名字,有人问马丁是不是她是不是叫 Loreza,因为这是奥伯伦一个女儿的名字。马丁似乎很赞赏这个想法,说对方为此付出了比自己更多的考虑。

马丁最喜欢的颜色是紫色(是的我们已经成为追星族了)。

最后,来自@未来局科幻办 的朋友,在会场不但捕捉到了马丁本丁,还从老爷子那里得知:他明年会来中国!

image

从2017年起,为了专心写作,马丁已经大量减少了出席书展、科幻大会等活动的次数。去年他唯一一次长途旅行是在芬兰的世界科幻大会,和顺便在芬兰邻国俄罗斯的活动。

今年他一年都应该不会有长途旅行,必去的世界科幻大会也在美国本土。

此前,他唯一确定2019年将会出席的,是在爱尔兰的世界科幻大会,和几天后紧接着在北爱尔兰的欧洲科幻大会。

如果在这之外决定要来中国,是否意味着他对2019年出版卷六很有信心呢?

不过我觉得,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以免一年后:

image

来源:圣狗子 微信号:ishenggouz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马丁的最新访谈里关于《冰与火之歌》与《权力的游戏》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