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房租为何大涨

image

作者:陈兴杰

每年暑期,实习生和毕业生涌入租房市场,城市房租通常比往常高一些。这种上涨通常集中在低端的合租市场。今年北京租房市场迎来的是全线大涨,中高端房源的租金尤其涨得凶。

自如平台的主流房源是5000到8000元的公寓。租这类房的多是年轻白领,他们为追求生活品质,才忍痛让房租吃掉收入的一大块。这类房源现在普涨,一涨就是五百一千,甚至涨租两三千。这让他们心疼不已。

媒体普遍把房租上涨归罪到中介,尤其自如、蛋壳这类新兴公司。今年年初,自如融资40亿元人民币,6月份,蛋壳也宣布融资1.75亿美元。有些人认为,大公司兵多粮足,在市面大规模「扫货」,造成房源短缺,这是最近房租暴涨的原因。

恰好有房东曝出,租房公司出手阔绰,房东心理预期5000元的房子,加价到7000元,他们竟毫不犹豫拿走。市场价4000元的房子,稍加装修,他们能出租到6000元。这不正是资本推动房租上涨的证据吗?

观察到事实,却得出错误结论,这种新闻报道很普遍。北京租房市场巨大,竞争激烈,即使链家这样的老牌中介,也只能占租房市场一小部分,没有哪家公司能通吃。自如、蛋壳这样的新平台,他们主推的公寓更不是市场主流,谈何垄断。资本进入租房领域,砸下更多钱,是在挖掘更多房源,这将使房租下降,怎么推动房租上涨呢?

租房公司大规模「扫货」,赚的是两方面的钱。

首先,他们判断未来租金会涨得更凶,所以提前「扫货」,扩张市场份额。中介公司不收房源,需求也不会减少,房租该租还是会涨。公司高价收房,恰恰是在刺激供给。短期之内,房租也许会随市场情绪上涨,长期来看,却在抑制暴涨。

当然,租房公司也可能预判错误。市场会有变化,「囤房」也有成本,租房公司手里的房子迟早都要租出去,如果市场不景气,房租涨不上,降低租金也要出手。这时,就是公司补贴租房者。从目前的情势看,租房公司大举进入,一签就好几年,他们应该是料定,房租上涨是大概率事件。租房市场的供需大局面,显然不是中介所能左右。

另一方面,租房公司赚的是服务钱。除了传统的信息中介服务,租房公司还提供生活服务。租房市场在升级,很多年轻人从小生活在优渥环境里,即便租房,也希望住得舒适。由于工作忙碌,自理能力差,他们对家政服务十分依赖。租房市场的附加值在提升,这是新兴租房平台所擅长的。这些公司实际是半个家政公司,抢占客源是正常的竞争行为。

大城市房租在涨,归根结底看需求和供给。需求大趋势没有变,年轻人还在涌入城市,哪怕支付高额的租金,他们也不愿离开;而市场上房源没有增加,甚至是在减少。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最近一两年对买卖市场的限制。

很多穷人欢迎限购,以为这样有利于己。事实上,已经有房的人再买房,将刺激开发商多建房、多卖房,增加市场的供给。不是政府限制供给,富人买房越自由,穷人买房只会更容易。米塞斯曾说过,「虽然与我生活在同一个地方的其他人也都需要鞋子,但我并不因此更难以得到鞋子,反而是更容易。」这里面的道理,并不难理解。

当许多家庭都拥有多套住房,租房也会变得容易。而在限购市场下,租房的房源在减少,需求也会增加,很多人有钱买不到房,就会转向租房市场。最近两年,北京中高端租房市场异常火爆,和限购升级,住房改善之路被堵死有很大关系。

2016年起,北京大量群租房、低端公寓,城中村加盖、「工业大院」被拆除治理。拆除违章建筑住房面积,已超过新增住房面积,而旧建筑可居住租房人口,显然多过新建住房人口。人口几乎没减少,住房面积却在大量减少,受伤最深的是租房者。

很多人说,北京会大量建设公租房、廉租房,以此满足市场需求啊。对此我不看好,抛开住房品质不说,房源数量可能也不乐观。重要的资源由政府集中供给,这种事情在计划时代就施行过。由于缺乏激励机制,对需求缺乏了解,同时出于「控制城市人口」的目标,政府供应租房的总量,可能会很少。哪怕名义价格再低,也要摇号或者排队。

今天的租房市场,价格虽然一涨再涨,有钱还是能租到房子的。当钱都不能解决问题,才是最大的麻烦。

来源:菁城子 微信号:jingchengzi8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最近,房租为何大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