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特辑:隔壁老王,不可不防

七夕佳节,众生缠绵,鱼儿在江湖河海中追逐嬉戏,躁动的雄性四处寻找隐秘的小窝,装扮自己的新房。

image

待一切准备就绪,雄鱼殷勤地邀请雌性来家里参(jiao)观(pei),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浪漫逐渐升温,雄鱼亲吻着雌鱼,二鱼像偶像剧中演的那样,在充满粉红色气泡的水里螺旋上升,螺旋下降。

雄鱼单鳍跪地「嫁给我好吗?为我生儿育女。」雌鱼脸上泛起红晕,娇羞地点点头,解开衣裙,产了一地卵,雄鱼喜不自禁,正准备大干一场。说时迟那时快,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雄鱼并没有意识到,另一条雄鱼已在洞口窥视它们好久了。

它像离弓之箭般窜到雌性身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了一大泡精子,在房主意识到自己被绿了之前,又一个箭步逃离作案现场,一切都那么天衣无缝。

image

在鱼类的世界里,绿帽行为屡见不鲜,流水的老公,铁打的隔壁老王。

能够顺利娶到娇妻的老公们通常高大威猛、颜色艳丽,它们往往优先占据了最好的繁殖位点,剩下的雄鱼要么只能找到屋顶塌了半边,雌性正眼都不瞧一下的破窝,要么居无定所,雌性找对象十分看中对方的经济实力,那些好的房子往往更隐蔽,易于躲避捕食者,后代存活率更高。

那些体型小的雄性虽然硬拼拼不过,但还可以玩阴的,尤其很多鱼类体外受精,更加有机可乘,即使把对着苍茫的大海挥洒一发,也有几分概率喜当爹。当然最有利可图的还是在别人嘿咻之际趁虚而入。

但这种正面袭击难度系数颇高,老王们想到了第二招:他们会趁男女主人出门时,偷偷潜进房内,释放一群精子。

想到他们将在自己精液环绕下缠绵,不必现身就可当爹,老王嘴角浮现出邪恶的笑容。

image

除此之外,老王们的第三招是伪装成雌鱼。

有领地的雄性很注意保障自己领地不被其他鱼侵犯,唯一的例外就是雌鱼。雌鱼选中了心仪的雄(fang)鱼(zi)就向它展示自己具有雌性魅力的花纹,雄鱼粗略地验一下货就给放进来了,随后二鱼首尾相连地转圈交配。

有一些别有用心的雄鱼,也长了和雌性类似的花纹,雄鱼眼(yu)神(huo)不(gong)好(xin)便引狼入室。异装老王谨慎地窥探房内有没有别的雌性,有的话就极力邀请她们一起玩耍,老公以为自己左搂右抱,美人在怀,其实老王排出的不是卵子而精子。

当然,这样的好事也不是常常有,有时老王发现这是空巢一个,又没办法脱身,只能冒充雌性陪老公玩玩。

image

▍3P,眼神能差到这样也没 sei 了

给人戴绿帽不仅费劲,风险还极高,跑得慢了就被胖揍一顿扔出家门,简直是用生命在啪啪啪。

不仅如此,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老公们还会千方百计防隔壁老王,如果鱼群中(Pomatoschistus minutus)隔壁老王比例很高,老公会把家门修的小一些,让它有命进来没命出去。

表面看来老王占尽了便宜,不用买房、不用费尽心机讨好妹子,上来就把事办了,其实它们有苦说不出。

比如一种蓝鳃太阳鱼(Lepomis macrochirus),资产阶级占少数,20% 的老公们霸占了 80% 的资源,雌性对它们投怀送抱,对剩下的 80% 无房一族却不屑一顾。隔壁老王体型娇小,根本无法通过武力对抗赢得伴侣,要上位几乎只能靠突袭。

image

老公们家有娇妻,随时都可以啪,老王们却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搜寻正在啪的夫妻。

大部分时候老公们可以独享美鱼,保证孩子都是自己的,只有 10% 的时间它会正面遭遇老王们。而老王们每次交配都是在和老公们竞争,因此它必须产生更多、更快、更持久的精子来增加自己微小的当爹概率。

雄性最贵的除了脑子就是睾丸了。老王们的睾丸/身体比远大于老公们,可收益率却远远低于它。因为身体小只能去当隔壁老王,因为是隔壁老王所以必须睾丸大,睾丸耗能太多,更没有精力去盖房迎亲,因为身体上的原罪,他们根本逃不出宿命。

别以为只有体外受精的鱼类深谙此道,体内受精的鸟类也不甘落后。

湖边草地上两只黑色的雄性流苏鹬正在为争夺一只雌性打得难分难舍,终于,一只流苏鹬给予对手致命一击赢得了战斗,他美滋滋地朝战利品望去,却发现一只鬼鬼祟祟的白色雄性流苏鹬正追逐着自己的美人。

image

愤怒的他一脚掀翻了伏在雌性身上的白色流苏鹬,一顿猛啄,正在此时,又来了一只温柔妩媚的雌性,为一展雄风他啄地更用力了,白色流苏鹬不敢抬头,一心只等黑色流苏鹬发泄完赶紧溜走。

两位美人窃窃私语,黑色流苏鹬的心也随之荡漾起来,谁知春梦尚未醒,余光却瞟见一只「雌性」强行将另一只雌性压在身下,一眨眼的功夫就完事跑路。糟糕,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又遇上骗子了!

image

流苏鹬(Philomachus pugnax)因其雄性有三种形态而声名远扬,黑色凶狠的是老公,占所有雄性的80-95%,白色软弱的是隔壁老王,占 5-20%,长得和雌性差不多的是进阶版老王——异装老王,仅占 <1%。

雄性在繁殖地炫耀求偶,等级森严,战场永远属于老公阶级,老王四处要喝吸引雌性,却没有交配权,一旦它们的不轨意图被老公发现,就被啄得头破血流。但深谙套路的老王总能在老公与其他雌性缠绵、无暇他顾之时,在隐蔽的地方抓住一只雌性快速解决生理需求。

异装老王体型与雌性相当,没有花哨的羽毛,因为外形酷似雌性,它闯入老公领地并不会被驱逐,甚至会引起他的怜爱。

老王时间紧迫,需要在露馅之前找准时机,以最快的速度把精子发射到雌性体内,再全身而退。由于异装老王数量极少,每每下手总能得逞。

image

▍霸气的老公

image

▍洁白的老王

而在形态差异并不明显的鸟类中,老王就要从其他方面入手,提高自己的挖墙脚技术。

例如,一只张扬的雄孔雀迫不及待地蹦到雌性身上,一边不可描述一边引吭高歌,方圆几里都可欣赏到这刺耳的叫声。

按常理说,交配之时是动物一生中最危险的时刻之一,容易被捕食,必须谨慎谨慎再谨慎,那些不处于食物链顶端的物种一般都找一个隐蔽的敌方悄悄干,雄孔雀反其道而行,大声宣告自己的存在,面对气势汹汹的捕食者毫不畏惧。

雌孔雀对于这种男子气概也是十分佩服的,循声而来主动献身,也许在她们看来,这性感的吼声象征着权力和好基因,又或者,她们并不知道怎么判断雄性质量,只觉得既然有雌性选择了他,那他大概很厉害吧。

image

既然叫声能给自身魅力加分,一些不法分子也就打起了小算盘,纵然铁杆单身狗一个,也学着那些风流公子哥成天乱叫,隔壁老王叫完之后还会啄地,假装正在享用美食,以勾引雌性。

平均而言,叫声可以多吸引 14.4% 的雌性造访,然而大多数雌性抱着看帅气小哥哥的心愿而来却失望而归。研究人员发现 31% 的叫声是骗子发出的,但只有不到3%的「骗子」成功把雌性骗上床。

不过,此研究在动物园里开展,大可认为动物园里的孔雀没有被捕食的压力,叫了有艳遇的可能,不叫也没有损失,所以谁有事没事都可以吼两嗓子,大家都作弊,那考试就没有参考价值了。最开始雌性可能会被欺骗,但久而久之,雌性就不把叫声当成一个择偶标准了。

说回原题,叫声为什么会成为一些动物的择偶标准呢?

动物界中,叫声是传递信号的一种方式,谁来叫、怎么叫都有讲究。危险来临,群体中的一些成员需要及时提醒大家保持警惕,但叫声会暴露自己的位置,使自己成为捕食者的目标。

有研究认为,发出叫声的个体为了族群的生存甘愿牺牲自己。也有研究认为,权力越大、责任越大,领袖承担了风险,保护了族群。

红原鸡中地位高的阿尔法鸡,比其他雄性更加警觉,发出警报次数更多,也拥有交配上的绝对优势。将一只贝塔鸡变成阿尔法鸡(比如移除群体里的阿尔法鸡),它的叫声显著增多。而研究人员发现,发出警报次数和交配频率显著相关。

image

如此一来,又有老王要钻空子了,平安无事的时候也要叫两嗓子,反正没有捕食者,叫了也没事,相反还可以哄骗天真的雌性。

研究人员曾经发现,一只地位低下的公鸡曾在打盹的时候眯着眼睛发出了警报。但一天到晚喊狼来了,总有一天要被阿尔法鸡打,它们觉得还是欺负母鸡比较划算。

比如在正式的求偶过程中,公鸡需要给母鸡准备小零食,嘴含着零食发出叫声或者用喙衔着食物在地上摩擦。找不到对象的抠门老王会在嘴里含个树枝发出类似叫声吸引雌性上门。

老王的上位秘诀是哄骗。虽说只要是谎言必定有被揭穿的一天,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待真相浮出水面,为时已晚。

来源:大象公会 微信号:idxgh201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七夕特辑:隔壁老王,不可不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