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进军美国一年观察报道

@阑夕:最新进展:因为拒绝西雅图市议会通过的共享单车必须每年缴纳25万美元以获取经营许可的法案,ofo将于本月结束前彻底退出当地市场,所有单车统一作价3美元甩卖给一家废品回收站。

@阑夕:Wired刊载了一篇ofo进军美国一年以来的观察报道。

从2014年到2017年,美国本土的非营利组织Pronto在西雅图的共享单车项目宣告失败,借助这个真空期,ofo在一年前开始把它的共享单车投放到西雅图的市区,并为这个城市带来了很多中国网民必然感到非常熟悉的生机和麻烦。

西雅图是美国科技产业的集中地,同时也是交通最为拥堵的城市之一,为了尝试新的交通方式,2017年7月,西雅图政府向ofo在内的三个共享单车公司开放了6个月的试用期,并准许他们可以在城市内投放4000辆共享单车。

成功地拿到了授权的ofo,通过当地的某就业慈善机构雇佣了许多有住房和成瘾问题的社会基层人员,这一举动为彼时的ofo博得了许多人的好感,其中就包括Sean Healy。

Sean Healy本是一名普通的Uber司机,在去年夏天的一个机缘巧合下,他结识了ofo的一名管理层人员,被其所描绘的「美好城市愿景」所打动,并入职ofo担任起了共享单车的维护工作。

起初,他对这份将城市中乱停放的单车归类整理的工作很是喜欢,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三家共享单车为了市场份额而开始大打价格战时,事情开始有了变化——当初预计投放的车辆开始暴增,公司为了吸引用户也出现了一个个指标,甚至将损坏的单车直接扔掉而不是拆卸成零件。

于是,使用人数日益增多的共享单车成为了垃圾产生者,与当初「美好城市愿景」背道而驰,而且维护人员不具备任何防护措施的安全问题也暴露了出来。

将这一切都收录在眼里的Sean Healy开始抗议这些接踵出现的问题,虽然他的努力得到了媒体的注意,并让ofo改善了工作人员的安全问题,但他仍然离开了当初寄予信心的ofo。

实际上,早在西雅图之前,包括达拉斯、洛杉矶甚至华盛顿等城市就已经拥抱了共享单车,美国政府对于这种「对城市来讲几乎零成本」的新颖出行方式明显有着极大的好感,而在用户飙升的同时,民众的抱怨也在日益增加。

前华盛顿州运输部负责人Doug McDonald曾表达了自己鲜明的观点:「将公路使用权借给共享单车公司让他们牟利,而西雅图却拿不到一分钱,这让我很恼火。」他甚至每天都会拍一些乱停乱放的共享单车照片发给西雅图的交通部门。

另一方面,共享单车与美国的高校也有一些摩擦。西雅图大学曾因为ofo员工使用校内卫生间而全面禁止共享单车进入校园,在今年的早些时候,该校又调整了立场,决定向公司实行收费,并提出了包括「对校内半价」等严苛条款。

有趣的是,与Uber和Lyft截然相反,当受到来自城市所施加的限制时,他们会以放弃这个区域的业务作威胁,而以ofo为首的共享单车公司却欣然接受,愿意配合管理并拿出相当一部分资金补贴学校引进单车。

对于肆意破坏单车的人,公司对其施加的限制是制止这种行为的关键所在,尽管许多人对共享单车破坏城市面貌怨声载道,但西雅图收集的数据显示,多数人希望这种交通方式推行下去,共享单车在西雅图能否得到进一步扩张,或是彻底被否决,对于ofo来讲仍然是个未知数。

图一、西雅图目前已有超过10000辆ofo的自行车;

图二、对于使用共享单车违停的用户,西雅图的交通部门放弃采取惩罚措施,因为缺少可行性;

图三、Sean Healy身穿潜水服潜入湖底回收掉进去的共享单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ofo进军美国一年观察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