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卫版《武林外传》

image

作者:房昊

追风赶月别留情,这是我八岁时候听到的话,那年我还在葵花派学点穴,师父说指如疾风,势如闪电,你的手追上敌人容易,但身子追上手,就难了。

师父让我记住这句话,我一直以为这是功夫的关口,后来我才知道,功夫的关口不在追风赶月,而在抽身回头。

我叫白玉汤,那年我初入江湖,以为各门各派,镖局绿林,生活都大不相同。过了些年我才明白,原来穷的时候,所有人都一样。

·1

很多年以后,我有个朋友叫做吕轻侯,他说侠客是个悖论,行侠仗义的人但凡想要报酬,那就不叫侠客,只能等这人饿死,大家才会惋惜认同。

但人们往往不会关心大侠有没有饿肚子。

我跟姬无命决定去当个侠盗,填饱肚子是一方面,像楚留香一样扬名立万更是所有人都向往的。

后来我才发现,盗圣也好,盗神也罢,两个刚刚踏入江湖的小毛贼,很难闯出名声。门派里的人不认识你,黑白两道也不给你面子,就算你真偷到了东西,人往六扇门里一报案,江湖里屁大点浪都掀不起。

有一天我和姬无命坐在京城的小酒馆里喝酒,京城中人潮涌动,像是大海,四面八方散开一汪水,唯独我像块礁石。

姬无命说,想成名?想当楚留香?楚留香家里有田,海里有船,你当年穷得连饭都吃不起哪有资格成名?

我静静喝着酒,半晌,说出一句话:正是因为穷得吃不起饭,我才更要成名。

我以为姬无命那天喝醉了,趴在桌上没再说话,很久以后他才告诉我,其实他清醒得很,只是他知道我们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他没办法回答我。

那天过后,我开始学楚留香,我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想留下侠名,还是仅仅想让自己拿钱的时候更心安理得一些。

我遇见楚留香那天,他正在王府的屋顶上喝酒,一轮圆月在他头顶,月光倾洒在他的手边,像是在为他斟酒。

楚留香看见我,轻轻笑道:“你也来偷贵妃镜?”

他的声音仿佛一汪清泉,我站在屋顶,风声在我耳旁呼啸,我听见自己说:楚留香,我一定会比你先偷到这面镜子。

有时候人的身体会欺骗自己,其实我想告诉楚留香,我仰慕你很久,能不能做个朋友。

但是我开口,便要与他争个胜负。

谁知楚留香摸了摸鼻子,笑一笑道:“既然你这么想要,那就让给你好了。”

我一怔,眼前衣袂飘飘,楚留香已飘然而起,他向我甩来半壶清酒,又笑着摇了摇头。

“你来之前,我已经决定不偷贵妃镜,因为我的经验告诉我,这里将会有大麻烦。”

我像可达鸭一样眉头一皱:经验?

楚留香笑道:“我的经验并不多,只有一点点关于女人的经验。今晚当值的是天下第一女捕头,只要有女人在场,总会有麻烦上门。”

那一夜,当展红绫追出我三千里外,我终于信了楚留香的话。

展红绫告诉我,她抓不住我,就不能进六扇门,进六扇门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绝不会这样破灭在我的手中。

说着说着,几乎要落下泪来。

楚留香说,我为数不多的经验告诉我,女人的眼泪,往往会给你带来天大的麻烦。

楚留香说的话很少会错,至少那一次我没能抗住。

我给展红绫写了本书,名叫辑盗指南,每一行都有自己的规矩,自己的暗语,我把这些都教给展红绫,实则是坏了规矩。

因为这本书,我被整个盗门追杀。

展红绫问过我,说要不要帮忙?我冲她摇了摇头,说你是官,我是贼,我们从来都不同路,你帮不来的。

姑娘就又想哭。

我慌张溜走了,心跳的有些快,我问姬无命这姑娘是不是看上我了,姬无命说我对不起你。

我还一头雾水的时候,姬无命又一把将我狠狠推开,说:快跑!

我这才反应过来,当即推窗望月外加燕子三抄水,在盗门的人合围之前,遁身到暗夜之中。

茫茫江湖,我第一反应,竟然是去找楚留香。

·2

我曾经听人说过,其实谁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明白什么是嫉妒。

理论上来讲,我应该嫉妒楚留香,我想要侠名,想要红颜知己,想要富可敌国,最后我发现自己除了长得跟他一样帅,好像没什么能比得上他。

但我还是嫉妒不来。

我经常想起我们初见的那一天,楚留香明明知道我是盗圣白玉汤,这些年来学着他的手段,留字条,穿白衣,夜里高来高去。

他却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偷贵妃镜的那天晚上发生了许多事,其实只要有一点点变数发生,我的人生就会大不相同。

我问过楚留香,你为什么要这样给我留面子?

楚留香只是笑,他说初出江湖的年轻人想要求个侠名,是顶有面子的事情,怎么就成了我给你留面子?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

盗门找上楚留香的时候,楚留香淡淡笑着,他说白玉汤是我的朋友,从来没有人可以伤害楚留香的朋友。

他这句话说得很温和,很稳定,语气不急也不缓,像是在说江湖中最简单不过的道理。

盗门的人怂了。

但他们面子不能丢,说白玉汤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笑道:“白玉汤说的那些暗语和规矩,都不是捕快拿人的证据,倘若你们用这些暗语和规矩做些好事,我想捕快也不会多说什么。倘若你们一定要去中饱私囊,就算是我这么怕麻烦的人,一旦看见,都不会束手不理。”

盗门的人还在叽叽喳喳,我站在楚留香身后,那袭白衣像极了我故乡的青山白水。

我轻咳两声,站出身来。

楚留香看了我一眼,我板着脸,说这是我的事,不劳盗帅操心,我白玉汤坏了规矩,三刀六洞,我受下便是。

手起刀落,我一柄匕首在身上戳了六个窟窿。

盗门的人一下静住,片刻后又吵闹起来,说白爷真是豪气冲天,我等自愧不如。还有说盗圣不愧是盗圣,难怪能交到楚留香这样的朋友。

瓶瓶罐罐递到我眼前,大抵都是治伤的药。

我听见楚留香在我背后叹气,我笑了笑,知道我这次终于算是成名了。

·3

后来楚留香告诉我,说其实我知道你那三刀六洞,是怕我难做,是怕那些人说我的闲话。但楚留香倘若不被人说几句闲话,那还能是楚留香吗?

我说你别多想,我只是要成名而已。

楚留香摸着鼻子笑,说等你伤好了,我带你去找胡铁花喝酒。

胡铁花的名字我当然听过,那是一代豪侠,一生光明磊落,最厌恶假冒伪劣。我学楚留香的那段日子,他就嚷着要取我性命。

我猜楚留香一定知道这件事。

楚留香看着我的眼睛,笑道:“我跟老胡说过好多次,其实你也是个光风霁月的汉子,他不信,我只好带你亲自去跟他见一面。”

我沉着脸,慢慢点头,我不同意还能怎样,难道认怂?

不存在的。

那天我与胡铁花连拼了八十八坛酒,从早晨旭日东升,喝到星月西沉,胡铁花咬牙切齿,说没想到你个贼小子还挺能喝。

我醉的一塌糊涂,大笑着与他勾肩搭背,说其实我来这江湖走一遭,发现我最想再偷一次的,是我在山下酒馆当跑堂时,偷喝的那两坛酒。

连楚留香都笑了起来。

我又一掌拍到楚留香肩膀上,两颗大眼睛盯着他,我依稀记得,那一晚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零点零三公分,风薄如剑,吹在我和他的鼻翼之间。

我说其实还有一样东西是我最想再偷一次的,那就是贵妃镜,如果我能再偷一次贵妃镜,你跟不跟我一起偷?

胡铁花打了个酒嗝,我忘记楚留香回答了什么。

当我们在杨柳岸旁醒来的时候,胡铁花挤眉弄眼,说你还记不记得你昨晚说了什么?

我:???

胡铁花哈哈大笑,说你问楚留香要不要跟你一起偷……

“偷酒。”

楚留香从一颗杨柳树后走出来,笑得很无奈,说胡铁花你能不能别总像个孩子,白兄倘若真的忘了,不如我来告诉你。

我点点头,还是一头雾水。

楚留香说,昨晚你怀念起你初出茅庐的时候,在酒馆里跑堂,偷了两坛酒,你说那两坛酒是你最想再偷一次的东西。我忽然想到,其实退出江湖后,开一间客栈也不错,你们两个酒鬼可以来替我当跑堂,一个月三钱银子,好处是可以随时偷酒。

我笑了笑,说那客栈恐怕就开不下去了。

那天我还畅想过未来,我这半生在黑暗中摸爬滚打,几番艰辛,倘若让我开一间客栈,名字一定叫很难取。

楚留香说,不如就叫同福客栈,过客皆同福,江湖岂无路?

胡铁花在一旁拍手叫好,我重复念了两句,但觉天地一宽,仿佛前半生的风雨就此云淡。

·4

有时候人用尽力气去忘记,却偏偏会记得更清晰,当你逃避着你的过去,过去往往会再次找上你。

展红绫来找过我。

她欲语还休,她知道我受过三刀六洞,说自己本来不想麻烦我。

我推了盏茶给她喝,说你既然已经来了,想必是有了天大的麻烦,我这个人最怕麻烦,只不过朋友的麻烦,我却一向喜欢听一听。

展红绫说,我们是朋友?

我扬眉,笑道:“我这个人只有在听朋友的麻烦时,才能笑得出来,你说我们算不算朋友?”

展红绫的眼睛眨了几下,半晌说不出个答案。

后来展红绫告诉我,你现在不学楚留香偷东西,但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像极了楚留香。

我摸了摸鼻子,笑着不置可否。

展红绫的麻烦是来源于我,我送给她的那本《辑盗指南》失效了,盗门改了一部分暗语与种种规矩,《辑盗指南》半真半假,他们利用展红绫,反倒做下不少大案。

那本书里还有一些我的个人经验,此人这么了解那本书,除了我,只有他。

如今已经人称盗神的姬无命。

我又去了江湖,我以为这次的事情很简单,功成身退只在片刻之间。我还听说,楚留香已经在准备开客栈,我想我很快就能去做个跑堂。

没想到,姬无命又他妈跟我说了句对不起。

我找到姬无命的时候,他正在偷一个赶考书生的包裹,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个书生姓吕,三岁识千字,五岁背唐诗,七岁熟读四书五经,八岁精通诗词歌赋。

吕秀才后来对我说,其实看过那么多书,一样看不透人心江湖,有排山倒海巨浪滚滚,我就只能认栽。

我拦下姬无命,说你现在怎么连这种单子都干了?

姬无命说,老白啊老白,你竟然真的来了。

姬无命又说,这一次,我想你跑也来不及跑了。

我一时没能反应过来,是盗门的人不肯放过我,还是姬无命这小子故意要害我?

客栈外涌来一大票人,都是六扇门的兵马,我眉头一皱,问姬无命说,难道展红绫骗了我?

姬无命叹气,说展红绫她当然没有骗你,盗门的确做了案,但眼下门外的捕头却认为你是同谋,非要来抓了你。

我狐疑的看着姬无命,说那你是来做什么的?

姬无命伸手指了指自己,苦笑说,我能是干什么的,我当然是诱饵咯,大哥你能不能安分点,每次那么多人上门找我,我很怕的呀大哥。

“所以你就出卖我?”

姬无命耸了耸肩,笑着说,江湖嘛,倘若这次你逃得了,以后我们还是兄弟。

我转过身,背对着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那本《辑盗指南》的内容,究竟是不是你泄露出去的?”

姬无命一摊手,说我哪敢啊大哥,我还嫌身上的麻烦不够吗?

我轻轻闭眼,除去姬无命,那本书的内容我只告诉过一个人,一个最讨厌麻烦的人。

·5

有时候无意间的举动,会成为一个人终生的魔障。

这次来追捕我的人叫凌腾云,那时我并不知道会在以后与他重逢,为了逃命,我随手在客栈劫了个姑娘,在屋顶上一步步退着,想在六扇门的重重包围下逃脱。

凌腾云向人质和我各丢出一镖,我猜他为了抓我,已经不惜一切代价。

但他似乎没有想到我会出手救人质,有一瞬间的失神,我趁他失神的片刻,推了一把人质,终于逃之夭夭。

我没有逃远,我还要去找人,去找楚留香当面问个清楚。

其实有许多事没有必要问,问得越多,烦恼就越多,但你还是忍不住问,忍不住想,仿佛只要问了,想了,就能证明自己曾经活过。

我在不远的旷野里,再一次见到了楚留香。

他依然穿着那身月白色的衣服,酒壶是青色的,月光洒下来,一滴滴落在酒壶中。

盗门的大佬都在他的周围,正坐地分赃。

我身后跟着大片的六扇门捕快,凌腾云抓不到我,抓到这些人也是好的。

隔着秋夜的风,我与楚留香远远的对视,我想问一句为什么,我又忽然发觉不必问了。

盗门的大佬听到动静,当即要逃,被楚留香来去纵横,一一拦了下来,我看着那抹白衣,想起楚留香曾经开玩笑的一句话。

“虽然我是个盗帅,但我真的希望手底下能少几个兵。”

如果说我只是想在江湖上留个侠名,楚留香这一辈子都会在江湖上飘,他有除不尽的贼,遇不完的朋友与红颜,还有喝不完的酒。

所以这是一个局,楚留香借我那本书,将这群老儿一网打尽。

我忽然觉得有些无聊,我逃了几百里路,鞋子都跑掉了,只为来问楚留香一个答案。

然而楚留香却连人都不杀一个,他认为能杀人抓人的只有律法,他只是在打架斗殴。或许他骗了我,但他请我喝一坛酒,建一座客栈,我就不能不原谅他。

这样一个人,我怎么可能不肯原谅他,我简直恨不得现在就原谅他。

那样我就会成为他所有朋友中的一个,盗圣白玉汤,平平无奇。

我迎着风,决定不给他请我喝酒的机会了。

我要让他记住我,在这座江湖里,他还有一个欺骗过的人,没有机会去取得他的原谅。

我选了个逆风的方向,光着脚一路狂奔,追风赶月别留情,这是师父告诉我的话。

可惜,我留了情,所以这座江湖里我注定只能是轻功第二,永远追不上楚留香。

从此江湖路远,不如不见。

·0

离开江湖后,我来到七侠镇,在同福客栈里做跑堂。

那时候我才知道,师父说我们学点穴的,身子追上手很难,原来身子追上手也不难,功夫的真正关口,不是你追风赶月有多快,而是你能否尽早的抽身回头。

客栈的老板娘是我当年挟持的人质,直到很多年后,我才知道这件事。

有时候缘深缘浅无常,后来再去回想那一夜,真的发生了许多事,冥冥中有许多重要的人,我都在那一夜做了了断。

那年长街落雨,我偷了坛酒,坐在檐下喝着,忽然看到远远走来个白衫折扇的公子。

我怔怔放下酒坛,看着那人摸着鼻子,笑了笑。

于是我也笑,拍拍身边,说坐下,一起喝两杯吧。

我曾经无数次设想过,我跟他再次重逢会是怎样的画面,会说些什么样的话,他会问我当年为什么要走,我会对他说其实我对你有些不一样的情愫。

但我们什么都没说,只是喝着酒,我淡淡感慨了两句。

楚留香,我心里有过你。

当时年少负气,你别在意。

楚留香低头笑,他说你还记不记得,你醉倒在杨柳岸那一次?你问我倘若当时喊握一起去偷贵妃镜,我跟不跟你走……

“我记得,你说你愿意跟我走。”

我向嘴里倒了口酒,转过头朝他笑,客栈二楼传来湘玉的声音,她说:蘸~糖~下雨收衣服嘞,你跑哪去啦?

于是白衫的公子点点头,也笑了,说只可惜不能再见你追风赶月的身法,江湖路远,你好自珍重。

我朝他挥挥手,目送楚留香翩然走进雨幕之中。

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我看着楚留香的背影,有种难言的熟悉感,他的背影像极了在京城落寞惆怅的我。

万千雨丝像是大海,整条长街水一般散开,只有他像一块礁石,兀自伫立其中。

我喝了口酒,有点想哭,又听到身后湘玉走来的声音。

她一定又要拧我耳朵,好疼的。

我又有点想笑。

完。

来源:公众号:曰天者说(yuetianzheshuo)微博:房昊曰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王家卫版《武林外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