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爸爸变形记

image

中国父亲,在陪伴子女成长的路上,常常被戴上“差劲”、“不合格”甚至“缺席”的帽子。社交媒体上,“爸爸带娃”也总是搞怪的、慌手慌脚的、噩梦一样的。

不过,也有一些人颠覆了所谓“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家庭模式,回归家庭,做起了全职爸爸。

事业和家庭、夫妻关系、父子关系、社交圈子,以及生活中所有让人措手不及的问题,像藩篱一样出现在路上,等待新手奶爸一一跨越。

过去的日子里,他们陪孩子讲故事、捉蜗牛、学游泳,吃喝拉撒、嬉笑玩闹、读书习字。一边见证孩子的成长,一边也完成了对自己人生路径的思考与选择。

以下是三位全职爸爸的口述:

“辞职后,我给儿子做了一套三国”

姓名:有且 全职爸爸5年

年龄:70后 儿子元宝8岁

没有孩子之前,我觉得小孩是个很讨厌的东西,挺麻烦的。现在竟然做了全职爸爸,自己的转变还是挺大的。

元宝2010年出生,他3岁的时候,我决定辞职。

选择辞职回家陪元宝,是因为觉得中国很多家庭都是丧偶式教育,男性参与到育儿中的并不多,基本都是妈妈把孩子从婴儿抚养到上大学。在这个过程中,父亲只是起到一个“金主”的作用。而我觉得父亲应该在孩子小时候承担更多的责任,在他的脑海里,爸爸应该有很重要的位置。

辞职在家陪他以后,我就发现元宝喜欢看书。不过慢慢也发现他看的书和动画片都是国外的。我想到自己小时候听的《三国演义》评书,就给他讲了一段三英战吕布。那时候他才三岁,听了特别高兴,手舞足蹈,效果完全出乎意料!后来我想,一方面是因为故事精彩,吕布一个打三个,小男孩觉得很厉害;另一方面是因为这不是听电视讲、不是听APP讲,而是爸爸在讲,这是有情感互动的。

我就是从那时开始给他讲三国。三国的人物很多,对锻炼小孩识字,认知人物都有帮助。我对网上买的三国绘本特别不满意,不但是日韩画风,故事也很粗糙,草船借箭两页就讲完了。

当时太太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给你儿子写一本呗。”我想了下,那就写呗!

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用国画来讲故事。我自己没有绘画基础,就找画师来画。第一卷画完之后,我用家里的打印机印了几本,找路边的小店装订起来,作为送给元宝的礼物,还给平时在幼儿园和他关系不错的小朋友也发了几本。

从那以后,基本每次接孩子,都一群人围着我说:“唉呀元宝爸爸,你这个书可得继续做,做得太好了!”我开始觉得大家只是客气,后来他们反复说,我才相信可能是真的好,就决定出版出来。

这套书,我写得很明白:建议父亲伴读。很多人说你印错了,应该是建议父母伴读吧?我说,不,就是建议父亲伴读。中国父亲陪孩子的时间本来就少,三国又是讲英雄人物的故事,父亲能更好诠释英雄的故事。我希望这套书在孩子的童年记忆中,是他和父亲感情的一个纽带。

对元宝来说,小时候他爸给他做了一套书这件事,不管到多大,他都会记得。对我来说,是完成了一个心愿:作为爸爸,我为儿子非常认真、非常用心地做过一件事情。我能感受到付出带来的快感。越往后做,越有期待,心里就有莫名的那种欢喜。而且,在我做这件事的过程中,元宝真正爱上了三国。

前几天我和元宝一起录三国的音频故事,读文稿的时候,里面有“刚愎自用”、“揣摩”这一类的词,我就想,他会不会因为不认识直接跳过去?或者卡一下?没想到他很顺畅就读了出来。

陪伴元宝的过程中我也发现了自己要走的路:我更喜欢做创意类的事,比如写作。我找到了更原始的自己和更适合自己的东西,感受到了很真我的一种生活状态。

虽然陪伴孩子常常会把大人的生活弄得支离破碎,但孩子在一个家庭里面可能也就生活十四五年。元宝现在8岁了,也就剩六七年了,到了十五六岁,他可能就要开始住校或者出国,开始有自己的思想。想想也没有多长时间了,就会很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日子。

以后,三国成为他的一个符号也好,一个过往也好,或者他很快忘了三国也无所谓。但我陪伴了他的成长,他也反过来见证了我的成长,这个过程远比任何结果都更加重要。

“这才是我喜欢的、我应该过的生活”

姓名:夏骏 全职爸爸10年

年龄:70后 儿子添添10岁,女儿加加3岁

辞职前我是做软件开发的。后来做过管理、互联网、电子金融等等。当时没有什么个人生活,觉得工作就是最主要的生活方式。

那时社会上对男性的要求也很简单,说白了就是得能挣钱。所以当时就想做成一些事、赚到一些钱、还有在多少岁之前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但要说真正的生活目标,那是没有的。

2008年的时候我和朋友一起做公司,不是特别顺利,压力挺大。当时夫妻关系也不是很好。有了孩子之后,我们觉得至少应该有一个人能更多地陪伴孩子。

太太从事出版工作,收入比较稳定,我们也多少有点积蓄,做全职爸爸的话,我也会有一些时间做些原来业务延伸下来的项目,不需要投入太大精力,基本生活是够的。我当时没有犹豫,就决定尝试一下不一样的生活,工作和家庭,至少顾好一方面。

刚开始做全职爸爸的时候,小区里都是阿姨、姥姥、奶奶带孩子,没有别的男的。我推着孩子,别人会觉得奇怪,问“你不上班吗”之类的,刚开始会有不适应,后来也不去解释,习惯就好了。

起初照顾小孩会有一些困难,我们请了阿姨,我跟着阿姨从头学,怎么洗澡、怎么给孩子按摩、怎么哄睡、怎么换尿布、怎么做辅食……孩子长大些还要学会跟他交流。

当奶爸这些年,我觉得小孩子能健康、平安、完整地长大真的很不容易。

大约四年前,有一次我带儿子去内蒙古玩,和其他几个家庭一起包车。司机发现车上的一个小瓶子被打开了,问是谁动的。后来才知道瓶子里是偷偷弄来去山里毒动物用的毒药。

结果我儿子说是他动的,以为是糖豆就打开了。我问他吃了没有,他说没有,但也不确定他有没有说谎。司机说,那个毒没有解药,吃了的话没有任何办法。当时我就傻了,觉得做什么都没有意义,只能等着,或许他真的没有吃,就没事了;如果吃了,也许几分钟之后孩子就没了。

那种时刻真的太煎熬了,所幸后来没事。那之后我特别理解,父母在孩子遇到危险时那种绝望,会更加珍惜这个孩子。

2015年我们有了二宝加加,是个女孩。有了添添的经验,我的焦虑少了百分之六七十。但女孩和男孩有很大不同,她们发育比男孩早,语言、行走也都提前很多;另外女孩也更加敏感,能够揣摩你的心思。这就需要我更注意自己的态度,对她的关注更多一些。

陪孩子的过程中,作为他们的榜样,我自己也会在不自觉中做出改变。

添添小时候,有一次我开车下地库,突然一辆车逆行上坡,差点撞在一起,我无意识地说了句“疯啦”,没想到添添就学会了。有一次就突然听他也说“你疯啦”。孩子就是这样,不但模仿你,甚至会拿你说过的骂人话来问你是什么意思,这就督促你注意言行,做出改变。

身教重于言传,要想让孩子好好作息,自己就要有好的生活习惯;告诉孩子不要看电视,就不能自己天天玩手机。

有些朋友也会问,这些年你是不是付出很多?为了孩子放弃很多东西是不是有遗憾?我觉得一点都没有,这几年我开始另外一种人生,而且发现这才是我喜欢的、应该过的生活。

比如我其实是个挺宅的人,不是特别喜欢社交,过去必须面对一些不太喜欢的人、说一些迎合别人的话,但是现在不需要了。希望跟哪些人做朋友、和朋友聊什么,都更随性真实了。

添添出生在奥运会的前一天,不久前过了十岁生日。我们叫了一些朋友来家里玩,准备了海鲜和红酒,按照爷爷的说法,10岁生日不能马虎。

回头看看,这十年我还挺享受的。如果再选择一次,我肯定还是选择这样的生活:有自己的时间、能陪伴孩子和家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希望爸爸们能更多参与育儿”

姓名:小陈 全职爸爸半年

年龄:80后 儿子矮文5岁

我之前在福建工作,而且多数时间在出差,一年可能回上海六七趟的样子,基本上靠视频和矮文联系。有一次,视频的时候他没搭理我,很长时间没出现在镜头里,我就挂掉了。没多久,爱人重新拨过来,说矮文发现视频里突然看不到爸爸了,就开始大哭,说“把爸爸放好”。我当时心里有点温暖,其实也有点愧疚。

2017年我换了工作,周一到周五在杭州上班,周五下午回上海,周末陪矮文。

到2017年年底的时候,考虑到对孩子的陪伴和教育,我有了很明确的新年目标,第一件事就是离职。

辞职前,我在环保公司做工程销售,年收入大概30万元,前景还不错。离职的时候领导和同事都觉得没有必要,董事长说努力工作接下来还会有公司股权啊分红什么的,我也没犹豫。

一开始决定做全职爸爸,我就没准备告诉父母。他们在农村,思想相对比较传统,也不知道我们的收入情况,可能会担心。直到上个月,我父亲才知道我现在纯粹是在家带孩子,电话里问到这件事的时候,能明显感觉到他的失望。以前只是担心我离职、换行业什么的,现在干脆辞职了,他们可能也需要一点时间接受。

我爱人是专栏作家,也经营自己的自媒体,现在她每个月给我发差不多两万块“工资”,和我原来工作时的收入差不多,更多的是照顾我心理上的感受吧。

现在每天的生活,基本是早上陪矮文起床,然后去幼儿园;下午4点多放学,回来上一些在线课;我也会陪他做一些数学和英文作业,每天还要保证1到2个小时的运动时间;晚上8点多洗漱,洗漱完看一些绘本或者英文书,总得来说安排比较满。我希望能把各个时间段更加有效地利用起来。

矮文喜欢自然,最大的爱好就是捉虫子、蜗牛、蜥蜴这些东西。我会鼓励他做他想做的事情,去不断试错,让他能够真真正感受到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做。

矮文偏内向,我就让他放学不要坐校车,留在幼儿园等我去接。我每天故意晚20分钟去接他,这段时间他就可以和没走的小朋友一起多玩一会儿。

这半年我也改变了很多,意识到陪孩子不能没耐心,他的问题也不能随便应付,要去看一些书,了解他想知道的东西。另外也要学会时间管理,能有效安排孩子的碎片时间。

刚开始辞职在家的时候,带孩子出去也会听到一些声音,什么“哎他真的辞职了”,“有必要吗一个小孩子而已”。有时看到其他孩子家长聚在一起交流,但基本都是妈妈、奶奶们,我很难有机会进入他们的话题。

后来因为矮文运动能力比较欠缺,每天三点多放学我都带他一起运动。那段时间他一回来就去小区附近疯狂骑车,进步非常大。慢慢地小区里大家也意识到父亲带孩子的好处。类似的积极信息会传达给他们,我感觉会对大家接受“全职爸爸”有一点点正面影响。

前不久我开始写公众号,记录陪矮文成长的经历,看后台数据发现, 93%的关注者都是女性。我觉得鼓励社会上有更多的全职爸爸不太可能,但还是需要鼓励爸爸们更多地参与进育儿的过程中来。

来源:新京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全职爸爸变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