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骚律师》:炸鸡叔的隐藏故事

image

绝命毒师的骨灰粉丝毫无疑问是幸福的,因为《风骚律师》作为一个衍生剧,几乎可以说是《绝命毒师》严格意义上的前传——补完、丰满的不仅是Saul,也是所有角色。《律师》对《毒师》老粉的奖励之多,以至于如果你没看过《毒师》直接看《律师》会少get到一半以上的内容。
今天我们来回顾Gus,这位商界奇才,是毒师-律师中的一条暗线。
第三季以来大批《绝命毒师》配角的回归在第四集达到了高潮。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个跳进泳池的大哥,Don Eladio。

image

这个Eladio就是毒师第四季被Gus毒杀,并毁灭了整个组织的那个Cartel头目,Hector和Juan Bolsa是他的左膀右臂,二人也都是《毒师》中Cartel的高管,尽管那时候Hector已经坐在轮椅上按铃铛了。

Eladio的这个豪宅+泳池已经是第三次出现——一会儿我们会说道,这里的每一次,都是Gus人生决定性的时刻。

Gustavo Fring出生在智利,在他离开智利,来到美国创业(炸鸡+制毒贩毒)之前他是什么身份其实是个谜团,不知道《风骚律师》以后会不会解答:首先,Hank盯上他之后第一次问讯过程中,提到他在智利没有任何资料,等于一个鬼魂;其次,在稍后就说到的那场令人震惊的处刑时,Eladio对他说过『你没跟着一起死,只是因为我知道你是谁。但你记住,你已经不在智利了。』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可能也是智利某个大家族的子嗣。

1986年匹诺切特政权时期,他跑到了墨西哥,和一个叫Maximino的帅小伙搭档开起了一个连锁炸鸡店:Pollos Hermanos炸鸡兄弟。Gus对Max特别好,之前还资助他去智利圣地亚哥大学攻读了化学学位。1989年,Gus申请到美国了护照。这之间,一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某种意义上说,这场悲剧直接决定了Gus后半生的命运。

Gus带着自己的小兄弟一起拜访Eladio,在E总位于胡阿雷兹(美墨边境的省会城市,另一边就是El Paso)的大别墅里。这个黄色调暗示了这是绝命毒师整个剧集时间线最早的事件。

image
image
image

青春洋溢,野心蓬勃的Gus和Max是来提议Cartel在可卡因业务的基础上,允许他们生产和销售一种全新的毒品——冰毒。Max的学位也派上用场,他们信心十足地保证这种『冰毒』纯度极高,成瘾性强,成本低廉,最重要的是以后可以在美国本地生产并直接销售,对Cartel来说是一本万利!

但Eladio并不买账,尽管他热情地表扬了炸鸡兄弟的炸鸡很好吃,但还是当场让Hector处决了Max,以儆效尤——让Gus明白,自己只是一个卒子,没资格和老板谈生意,更何况是什么狗屁化学产品。

image

Gus被Juan Bolsa按在游泳池畔,看着Max的鲜血滴进水里。从这一刻起,复仇的烈火开始熊熊燃烧,他的奋斗,也有了新的目标。Hector, Juan Bolsa,Eladio。(艾丽娅style)

来到美国之后,Gus努力工作,炸鸡兄弟也成了新墨西哥州最受欢迎的炸鸡店,后来的故事大家就都知道了,只是这时候,他还在为Juan Bolsa打工。Cartel势力强大,只有时间和耐心是Gus的朋友。这场漫长的复仇堪比越王勾践,把『十年不晚』这种成语都比得不值一提。《风骚律师》将会为我们补全这个复仇的上半部分(下半部分在毒师里已经交代)。

第四集的开头就发生在这个时期,Gus的业务比Hector要好,这让老爷子很嫉妒,于是来到炸鸡店找茬。Gus一如既往地从容应对,安抚员工,并着手争取到他复仇最关键的资源——一个完美的助手、熟手、杀手。那就是Mike。

不过这里我们不展开聊Mike了,总之Mike为了自己内心的正义感两次祸害了Hector,既符合Gus的利益,也让他欣赏——他邀请Mike为他工作,并奉上了一句一生罕见的真心话:(我不让你杀Hector,是因为)

『一发子弹打进他脑袋,对他来说,实在是过于人道了。』

image
image

Gus是什么人?是一个脱离了任何趣味的人,绝对冷酷实用的人,甚至可以操控Walt,把Jesse更是玩弄在手心的神级高手。可这一刻他的愤怒是真心的。

接下来就是借Hank刀杀Hector的孩子和外甥(哑巴杀手兄弟)、引起DEA和墨西哥政府对边境的封锁、对Cartel围剿并逼死Juan Bolsa……一连串的奇谋诡计,顺手接管了冰毒生意,掌握了美国南部的冰毒供应命脉。

Juan Bolsa,Check。他被乱枪打死的时候,Gus在电话里听了全程。

image

第三次这个别墅和游泳池出现,就是Eladio和他的Cartel的末日。那是一场畅快淋漓的复仇大戏:Gus用蓝宝石酒毒杀Eladio和现场的全部高层,Eladio跌入水中,像是致敬Nirvana的Nevermind,而这个场景又呼应了了律师304开头游泳的镜头。

Eladio,check。

image

可以想象Gus内心的狂喜,他终于大仇得报,只剩下最后一个Hector,于是,他专程来到敬老院『探望』那个残废的人渣,把Hector侄子Juaquin的遗物(怀表)塞到他手里,并告诉他:『他们全死了。你的孩子们也都死了。』

image

喜怒形于色,并不是Gus的风格。只能说,这对他太重要,太重要了。没有别的解释——因为Max是他的爱人。

Vince Gilligan(创作者)和Gus的扮演者Giancarlo Esposito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表示,Gus是否同性恋,并没有明确的交代,这是要留给观众做的决定。

Gus请Walt来家宴的时候说自己有孩子,但并没有出现在屏幕里,饭桌旁,也没有媳妇,综合他对Walt和Jesse的种种摆布,这应该只是激励Walt为了家庭的责任继续制毒的说辞。但,他木人石心、冷酷无情的经营,只是为了一一处死当年杀害Max的人,只是为了享受对Hector的折磨,甚至被这仇恨蒙蔽双眼,万般诸葛亮之后,却最终在Hector身上葬送了自己!

这种刻骨的仇恨一定是来自于爱人被夺走的创伤。

人们看到的是起高楼、宴宾客、墙塌了的商业传奇。但对于Gus自己来说,这也许只是一个燃烧世界也不能填补自己内心黑洞的旅程,悲伤而简单。

Better Call Saul和Breaking Bad构成了一个奇特的叙事方式——先告诉你每个人物的结局,再慢慢地把他之所以成为他,的过程讲给你听。Saul如此,Gus如此,Mike也如此。这是悬疑剧的反面极端,却让我们如此上瘾!可见,讲故事这件事本身可以是一件伟大的事情。绝命毒师当年的落幕让人们意识到自己身处『电视的黄金时代』——这不是劣等的打发时间的娱乐,而是可以和电影平起平坐的媒介,无论是文化意义上还是艺术价值上。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风骚律师》:炸鸡叔的隐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