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延禧攻略》有关的清廷后宫生活琐屑

image

七八十年前,北平秋天的黄昏。太阳虽然落下去了,可距掌灯前还有很长的时间。旗人管这段时间叫“有后蹬儿”。就在这“有后蹬儿”的闲空里,当时还是北大学生的金易,口袋里揣一包高碎,走进景山东街的中老胡同,去拜访一名贴身侍奉过慈禧的宫女何荣儿,请她老人家谈些清宫的琐事。由此二人结缘十余年,才有了后来那本著名的口述史作《宫女谈往录》。

这个夏天也看《延禧攻略》。

从大暑直看到北京入了秋,剧情才刚过半。偶见其中有些《宫女谈往录》里描述过的后宫生活细节,不禁莞尔。大概编剧也仔细研读了此书,尽力将些仪制风俗编排进故事情节里。当然了,一部8点档电视剧能做的是有限的。完全尊重历史和宫廷法度,那便什么故事也发生不了。清宫在历史上制度谨严,几乎是无法让任何宫斗和男女私会存在的。

这两天闲来无事,依《宫女谈往录》,梳理了几则该剧在后宫生活方面参从史料的地方,以及“没规矩”的部分。只为解闷儿,不为较真儿。

宫女到底怎么睡?

image

魏璎珞等人进宫当上了秀坊宫女,分得床位后的那夜,便被嬷嬷拿棍子教训了睡觉姿势。

睡姿的确是宫女生活从始至终的重要几个规矩之一。具体姿势,剧中只含糊地叫宫女们将腿蜷起来,朝同一个方向侧卧(第2集)。据《宫女谈往录》所记,具体为:“侧卧身子,两腿蜷伏,一手侧放身上,一手平伸。”

究其原因,倒不出单纯为雅观考虑,更多是出于迷信角度。

“宫廷里都信神,传说各殿都有殿神,一到夜里全出来察看,宫女睡觉不能没人样子。大八字一躺,冲撞了殿神可得罪不小。另外,宫女睡觉不许托腮,说这是苦相,永远走不了时运。”资深老宫女何荣儿是这么解释的。

娴妃的首饰如何夹带出宫?

image

娴妃的弟弟常寿犯事落狱,还染上了痢疾。娴妃为给弟弟治病,决定变卖自己的珠宝以筹措银两。

丫鬟珍儿替她找来两个太监,欲将东西交他们夹带出宫。娴妃问珍儿,此二人是否靠得住。珍儿答,按说进出神武门办事的太监不准夹带,但是有门路的,自然可以避开护军的眼。可惜一行四人刚碰面,便被提前知道了此事的高贵妃在御花园抓了包。

那如果没有高贵妃捣乱,太监能把东西顺利带出去吗?

事实是,太监一般不能,宫女反而容易。剧中所谓门路,大概也会是太监再托可靠的宫女,请其先将包袱带出神武门,之后再转交。

原因是,太监出入神武门,(王爷贵人走东西华门),只许空身进空身出,护军有权对他们进行搜身。只要一出顺贞门(御花园后门,面对神武门),就是护军的管辖范围了。而太监和护军素来不睦,慈禧时候,护军跟太监之间甚至还打过群架。因此包裹放自己身上是十分危险的。而宫女会见家属也是走神武门。顺贞门到神武门是一段不短的路,太监找宫女替他们携带,才能有效避开护军的眼。

后妃厕纸之加工办法。

image

魏璎珞离开秀坊,入长春宫做了皇后身边的宫女,深得其信任宠爱,皇后甚至教她习字读书。(宫女能不能学写字,这个后文再说。)剧中,璎珞为练字,使不起宣纸,而是使用出恭用的手纸,这也成了之后她摆脱私会诬陷的一个有力证据。

14集有这么一组镜头,长春宫的宫女们围在一处裁纸,并用嘴往纸上喷水。但剧中没有细致交代他们在做什么,以及其中的缘由。

image
image

据《宫女谈往录》所载,后妃们出恭的手纸的确由宫女们来加工。

宫女领来细软的白棉纸后,先把一大张分开裁好,再轻轻喷上一点水,要喷得比雾还细。宫女们经常比赛,同时含上一口水,同时喷出,看谁的力气足,喷的时间长,雾星又匀又细。

把纸喷得发潮发蔫以后,再用铜熨斗轻走两遍。熨两遍一是图干净,二是把纸毛熨倒。不带毛的纸发滑,带毛的纸发涩。所以这一关于厕纸加工的情节,《延禧攻略》倒是如实还原了,我还没在其他电视剧里见过。

乞巧比试悬针水面?这还真不是编的。

image

七月初七那天,魏璎珞女士在寿康宫裕太妃那儿受了一肚子气。回到长春宫,众宫女都在乞巧。

小姐妹们也递给她水碗和绣花针,称如果能将绣花针悬在水面,阳光从针眼穿孔而过,织女就能赐你一双巧手。要强的魏女士试到太阳落山也没有成功。

image

看上去是不是有点像编剧瞎编的一个桥段?以示魏璎珞有心事加倔脾气。但悬针乞巧这一宫中习俗的确是存在的。不过不是电视剧里那个玩法。所以魏女士不应以自己心不静而成不了功自责,以剧中方法,大概没有人能把针悬在水面上。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怎么才能将绣针悬于水面上呢?

方法还着实有点复杂。

须从头一天,即七月初六中午,大家就得准备起来了——准备晒水。每个人得晒三到四碗备用。碗要一点油星不带,水要清水,不许有一点沉淀的东西。碗放在廊檐下太阳能照到的地方。

晒水是要将水晒出一层皮来,水皮上放一根针,水才能把针托起来。怎样才知道水有皮没皮?手摸不行,嘴吹也不行,但小太监会告诉宫女有皮没皮。

太监们为宫女们晒水的时候,他们自己也同时晒上几碗,然后再用鼻子试。憋住气,用鼻尖轻挨水面,鼻子尖凉丝丝的,又沾不了水,还能把水皮轻微按下一个坑,就说明水有皮了。水皮在碗里得是一整张,破一点就没有表面的绷劲。

所以七七乞巧,实际上是小太监们向这些掌事大宫女们讨好的日子。宫女们乞巧用的水碗,一般都是他们来准备,还得轮流看守,直到初七中午。具体的乞巧时间,一般是午饭之后,午休以前。(清廷惯例是一定要睡午觉的。)这会儿,一般水早就晒起了皮,准备的绣花针也都是精挑细选的针细孔大者,尤其是孔大最重要。

具体的乞巧过程,是将绣针轻轻放在水面上,针要南北向(针尖向北,针孔向南),让太阳光从针孔穿过,这叫“红日穿窗”。针轻浮于水面,一个针影沉卧水底,但细看能瞧见针影顶端有个小小白点,这便是从针孔里漏下的阳光。所以宫女们一般都不会悬不了针,而是会根据针影的形状,来编排一些说法:如针影像梭,便是针女会将梭借给你,将来你手巧能织布;若一头粗一头细,则说是砧子上头的杵,将来洗衣服干净;若像笔,是织女能让你描龙画凤。若针实在没放平,未能漂浮在水面而是沉了底,那当然就是你与织女无缘了。不过因为准备如此充分,这种情形是很少见的。即使丢针,也大都故意噘嘴,哄从旁观看的主子一乐罢了。这个节目主要还是为了哄主子开心的。真正要比试手巧,还有安排在晚上的穿针赛。

余下,就讲一点电视剧里不合规矩的地方吧。

皇后能教魏璎珞识字吗?

image

皇后因喜欢璎珞能言善辩,聪明果断,自12集始,开始教她读书习字,甚至乾隆诗词。由此皇后不仅是魏璎珞的主子,更成了她的恩师。这份现代社会想当然的女性受教育权利,而在当时是严重违背宫规的。

据《宫女谈往录》载,宫女绝对不许认字,这是满清的老祖宗留下的规矩。也就是说,不是某朝君主就可以改变的宫廷法则。“我们的地位比太监还下一等,有的太监在宫里还可以学认字,可我们绝对不许。有了空闲的时间,就要学做针线,打络子。”

不过,也并非所有宫女都不能学认字。

据《清稗类钞》载:“宫廷岁选秀女,凡选中者,入宫,试以绣锦、扫帚一切技艺,并观其仪行当否。有不合者,命出,以次递补,然后择其尤者,教以掖庭规程。日各以一小时写字及读书,读写毕,次日命宫人考校。一年后,授以六法,俊者侍后妃起居,次为尚衣、尚饰,各有所守,绝不紊乱。”可见也是有秀女可以写字读书的。

此种出入,盖因由户部主持的三年一次的满蒙汉八旗秀女择选,和由内务府主持的一年一次的上三旗包衣秀女的择选,为两个不同的秀女择选通道。前者可以成为妃嫔或指配王公,后者仅供内廷使令。老宫女何荣儿属后者,剧中魏璎珞也属后者,所以按规矩,皇后不可能教她识字读书。

宫女到底如何打扮,有没有机会去别处乱窜?

image

真实的清廷宫女,外貌打扮十分朴素。她们不许描眉画鬓,更不能穿大红大绿。除去万寿月(老太后生日月)能穿红,擦胭脂,抹红嘴唇以外,一年差不多只穿两色衣裳。春夏为绿色,淡绿、深绿、老绿随便穿,只要不出大格。秋冬为紫褐。

所有宫女都只梳粗粗一根辫子,也不许在辫子上变花样。据说是康熙时孝庄太后定下的规矩。在辫根可扎二寸红绒绳,辫梢用桃红的绦子系起来,留一寸的辫穗,梳子梳匀,蓬松着。鬓边可戴一朵剪绒的红绒花。清宫二百年,宫女很少出过丑事,这也是制度严的关系。

擅离值守则更是无法想象的事。老宫女何荣儿作为慈禧的上等贴身侍女,在宫里这些年都从没能单人离开过储秀宫。

进宫第一天,姑姑就会向分入本宫的宫女宣布,不许离开宫门一步。“离开宫门,打死不论”,这是口头禅。谁在宫里乱窜,则“左腿发,右腿杀”。迈进别的宫门一步,不是砍头就是发配边疆。除非跟主子出去,或奉命送东西。即使送东西,宫女在宫里是不许单人行走的。送东西,取东西,都要一对一对。严厉的规章制度使得宫女几乎失去了任何单独行动的可能。

魏璎珞子时能进长春宫吗?

image
image

电视剧里,魏璎珞趁子时由明玉值夜时,偷偷潜入长春宫看望皇后。

但真实情况下,魏璎珞不被打死的概率基本为零。除了上一条已经写过的,宫女基本没有单独行动的可能。还有一点,是各宫门的开与关也是制度化的。

戌正(晚八点)时分,西一长街打更的梆子声一响,对紫禁城里的各宫也是个信号,那就是没有差事的太监该出宫了。八点钟一过,各宫宫门都要上锁,再想出入非常困难。因钥匙得上交到敬事房,请钥匙必须经过总管,还要记日记档,说明原因,写清请钥匙的人,内务府还要查档,因这是宫廷禁例,谁犯了也不行。

另外,寝宫内,上房门口值夜,永远要保持两个人。夏天在竹帘子外头,冬天还好,可以在棉帘子里头。

子时皇帝能来吗?大概也不行。

image

倒不是宫门为皇帝也能不开,而是子时,大家都已睡觉了。

睡觉,乃清朝后宫第一要紧大事。一切行动坐卧的安排,皆以睡觉为主为先,无论皇帝皇后、太后小主。即使皇上需处理政务,最晚也得9点到10点间就寝。那么子时,也就是十一点到一点,正是整个紫禁城的浓睡时刻。所以子时皇帝也是不会来皇后的长春宫的。

这一睡觉规矩,是大清入关以来的传统,也是他们的老祖宗留下的家法。决不许晚上熬夜不睡,也不许早晨睡懒觉。宫里上下几千人都要遵守,无人可例外,皇帝也不行。

至于那些需要值夜的宫女,一到9点便要按时当差,并提前备好厚毡垫子,可供其半躺半坐地靠着,如此恐怕才能撑过这寂寞宫廷的漫漫长夜吧。

值夜的人,夜里有一次点心,11点起可轮流替换着吃。据《宫》所载,储秀宫西偏殿和体和殿联接的廊子底下,有日夜不断的铜茶炊,此处便是老太后的茶房和值夜班的太监宫女们休息吃点心的地方。寂寞而疲惫的宫女们,也大概只有在这里的炉火和茶水中,获得些许温暖而已。

至于点心,其实没有人会吃。大家都是生生从晚上直饿到天亮。究其原因,只为怕出虚恭而丢了差事。平日里吃饭,也只许吃个八分饱,这是有姑姑们监督的。其实这些小宫女,当差年龄也都不外才十二三岁,在今天看来都还是些个孩子。儿女私情种种,实际上离她们很远很远。其心中所念,不过是能少挨一点打,多吃一口饭,如此捱到十七八,才有望出宫嫁个人。

但嫁人就会有更好的命运吗?当年何荣儿的小姐妹们,出宫后一个难产而死,一个虽嫁了护军,男的吃喝嫖赌,她则挨打受气,被败光所有积蓄,自己的命也没了。还有的起初尚好,后来也是男人好脸面摆阔气,弄得吃了上顿没下顿,穷到揭不开锅盖,不几年就穷死了。何荣儿自己则被慈禧赐婚给了太监,几乎在寂寞屈辱与贫困艰难中了却的一生。

真所谓,少亦苦,老亦苦,少苦老苦两如何。

还好在这21世纪的月光里,我在有风的窗台能点一支松荣堂的京线香,听壁挂电视里传来宫女对皇帝振振有词的辩白,一时觉得胡编乱造才有胡编乱造的可爱。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与《延禧攻略》有关的清廷后宫生活琐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