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有一种高估具体个案证据,而忽视统计信息的倾向

@汪花生同学:
在老张生活的城市中,有85%的出租车是绿色的,15%的出租车是蓝色的。某个深夜,蹦完迪嗨大了的老张被一辆出租车碰了,对方肇事逃逸,于是老张去警察局报案,“一辆蓝色的出租车撞了我!丫撞完还跑了!”

警察经过调查后发现,在当时的光线条件和精神状况下,老张只有80%的概率能正确识别出租车的颜色。

你凭直觉猜一把,撞老张的那辆出租车是蓝色的概率有多大?会超过50%吗?猜完再拉到底下看答案。












大部分人想的可能是,“既然老张都说撞了自己的是蓝车,即使他只有80%的概率看准,那真是蓝车的概率好歹也能超过一半吧?”——然而还真不是。

正确答案是41%,不到一半的概率。老张提供的“蓝色出租车”很可能是错的。

这说明什么?嗨大了的人说话不可信吗?

当然了。不过更重要的是另外一个事实:人们有一种高估具体个案证据,而忽视统计信息的倾向。

因为总体层面的统计信息很抽象,而个案更为具体生动,更容易感知。人的大脑更倾向于通过个案来判断局势,作出决策。所以一次热门事件,就很可能直接逆转人们对某一领域的看法,那些抽象的统计数据在具体个案面前毫无说服力,几乎注定会被忽略~

@莱布尼兹的梦:贝叶斯公式。一个有趣的应用是,即使亲子鉴定正确率99.999%,如果你在大街上随便拉出来一个人做亲子鉴定。那么即使检验结果是你的孩子,仍有很大概率他不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人们有一种高估具体个案证据,而忽视统计信息的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