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牛逼老公,创业成功但最后被辞退,仍然一毛钱股份没有拿到

image

文/想想神风

来源:时间是最好的试金石

看到朋友圈疯转的《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创业者》。我一点都不觉得新奇,我自己也正在经历,遍体鳞伤在深深的黑洞中。有一个待在医院20天回来了的女儿,她日夜颠倒,身上各种债务,还有一个傻傻的老公,他创业成功了,然而一毛钱股份还没有拿到。

看完文章,我又一次问过我老公,你会不会也拿不到钱?老公非常不屑的笑着:别傻了,绝对不可能,都是兄弟,我相信x甲伟。

是的,还是一样的老生常谈,所谓的兄弟、所谓的信任、所谓的诚信。我已经很暴躁了,都不想再和我老公纠缠这个问题了。

我不是那篇文章里面的女主人她经历和我不一样,我是一个猎头,有7年的从业经验,我很早就是百万的顾问,从老公创业初期,我就感觉到他会被骗。每次都是兄弟都是信任,我慢慢被他麻木了,我开始催眠自己是我想多了。

有一天,老公下午就回家了,这太不可思议了,创业4年了,基本上都是半夜三更回家。我总调侃说做个游戏行业的老婆的好处就是可以独占整个房间。他说,跟CEO谈了,不会分钱,之前许下的诺言都是没有的事,没有项目。

4年的创业,最后就是这样。好悲催的感觉,我清晰预测了结果,当结果来的时候,那种心酸和痛楚绝对比突然降临更加磨心,有时候我很讨厌自己猎头职业的敏锐感,越清晰越心伤,因为在过程中一次次希望修整都修整不了。

我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了,只能看着他,静静地坐在那里,整个人都是灰暗的,他听不见最爱的女儿在旁边大哭,两眼没有任何光泽。

我老公从小就喜欢游戏,大学谈恋爱,我就觉得自己永远比不上他那些游戏。更没有想到的是大学还没毕业,他就跑去做游戏,我很喜欢他的理想“做好玩的游戏”。在很多人特别是他父母反对他做游戏的时候,我都义无反顾地支持他,看到他做游戏的时候专注是那样子闪闪发光。

每一款新研发的游戏,我都觉得他马上要成功了,虽然不知道成功代表什么,但是就觉得他能实现理想真的很开心。可是游戏行业竞争就是这么激烈,各种死相都有,真的要成功没有那么简单,那时候的我还是很天真充满期待。

到了2014年的11月左右,那时候他还在4399,他说要出来了,公司不做页游了。而他,不甘心,一群兄弟,马上要成功了,结果公司放弃了页游,产品马上要推了,这么多年的产品,这么多年的积累,舍不得就这么放弃了。

他,开始了创业,和一个叫x甲伟的人。他说他自己负责游戏设计,x甲伟负责技术。就这样,他俩开始到处找投资,公司最早期的会议还是在我家进行的。

那时我已经做了4年多猎头,对老公能实现自己理想充满了敬佩,他问我怕不怕,创业是很大风险的,家里也没钱,很有可能一直跟着他熬。我不怕,我对我老公一直充满了信心,没有钱,我可以挣钱养你嘛。

2014年12月19日,投资人的资金到位,公司正式创立,定名为“广州*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造娱乐,我老公自豪的说。虽说刚开始创业,人不多,策划也只有他一个人,但没关系,他都能做,他也自信可以做出业内标杆。

我一直在甲级写字楼上班,一去看到他们的创业环境,我很想哭,真的太破烂了,黑暗暗的空荡荡就一些电脑的房间,还要和另外一个公司共享,我很是心疼我老公需要在这样的环境日夜工作。可我还是觉得可自豪,我老公是做游戏的,现在自己在创业。

老公天生就不管家的人,他的工资卡都是在我手上,公司也管吃,他基本不花钱,至今他都以为是他的工资让我们可以租上两房一厅,时不时可以带爸妈出去吃饭是他的钱;我没有敢告诉他,那都是有很大部分是我挣的,他那薪资还没有我高。

我喜欢老公那种自信,沉醉在自己理想的状态,我是一个已经为生活出卖理想的人,我能为一个为理想奋斗的人而努力的也是一种幸福,我爱我老公,就那么简单地爱着,眼下日子苦点根本都不算什么。

老公经常加班,晚上凌晨两三点是正常下班时间,刚好我在公司也经常加班,猎头嘛,多劳多得,他忙着理想,我也要为现实买单,房租、父母养老、未来孩子基金等等,最奔溃的日子是我们在同一个房子生活,我们6天没有说上一句话,他回来我睡了,我上班了他还没有起来。面对空荡荡的房子,加上工作上的压力,我在家里嚎啕大哭了一个多小时,他并不知道这些日子我是如果过来的。

他周末也不休息,我也跑回去公司加班,在家也只有自己一个人,加班还可以多挣钱。我那会儿还特别自豪,觉得夫妻两都是工作狂,都是在给未来的孩子准备好充足的资金,那是很充实的一段时间。

就是看他那么辛苦特别心疼,总想着该怎么能让他多保重身体,担心他哪天突然挂了,每次看到游戏开发人员猝死,我都很害怕,我花了巨资6千元,给他买了一份重疾险。我迷信保险定律,买了就不会赔的,哈哈哈。

一个月流水过亿的页游《剑雨江湖》,连续三个月过亿,国内总流水7亿+,作为公司联合创始人、项目负责人、主策划,分到了总额接近10万人民币的奖金。领着创业的薪资,享受着创业者的“福利”,经历着创业的磨砺,换来的就是“优厚”的奖金分红!

我做猎头,很清楚地知道一些做月流水2000万的,分红都不止10万元,我时不时都会关心什么时候可以发奖金,不会不发了吧,最后也真的是不发了。

我们都快30岁了,迟迟没有要小孩,直到我老公奶奶2016年元旦,她那天过世了还拉着我们的手说“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看到你们有孩子,你们早点要个小孩!”每次想到这个情景都会哭,奶奶辛苦带大了老公,一把年纪盼望着抱重孙,我们一次又一次以事业还在上升期延缓生孩子,就这样让她80几岁带着遗憾离开了。处理完丧事,我和老公说“我们要个孩子吧,我们答应奶奶了。”“嗯。”

很快2016年4月,我就怀上孩子了,这是一份天大的礼物,我一直对女儿包包说“没有太太(我老公奶奶)就没有现在的你!”我们真的很穷,到我怀上的时候,家里只有1万元的存款。

我很清楚,我怀孕了,我的猎头收入会大幅度降低,我们是看业绩说话的,老板不会因为你怀孕降低要求,而我的体力完全比不上之前,没有办法还天天加班。产假只发底薪,我们的底薪很低,而且还要养多一个孩子,我整个人都陷入了彷徨中。

老公的项目在2016年4月左右达到了峰值,10月的时候,我问老公什么时候会分钱,那时候离我预产期只有1个半月了,而且我已经准备休产假了,家里的存款还不到3万元,我好害怕孩子出来有什么事情连应急钱都没有(为什么我总是能猜到未来,好悲催啊!)。

老公说,他们CEO说,都会分的,大家都是兄弟,该有的都会有的,缓一下,现在公司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赚的钱先用于公司项目运作。

我以前就问老公,有没有签署什么合伙文件,那时候他说公司小不用签,相信兄弟。到那时候我更疑惑“现在都上线都峰值1亿了,还不签吗?”老公说没事的,不需要的,都是兄弟,信任。我内心充满的了恐惧,又不敢说出来,因为说出来,我老公也还是相信,还觉得我破坏兄弟感情。

16年12月初,六点多破羊水了,经历各种痛苦以后,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抱抱女儿,她就被送到了新生儿科隔离了,然后开始了长达20日的各种检查和治疗,医生一天一个电话,各种没有听过的检查名字,各种确定的病。我整个人都掉进了深渊爬都爬不起来,知道不要以来洗脸可以做不到。

存1万元进去,没有几天就说没有钱了,医院打电话来催缴费,不缴费就停止治疗。我们都是好强的人也不敢告诉老人家,创业2年,家里也没存下什么钱,到生孩子那天,我们手上也就只有2万元不到了。

公司上轨道了,税收按照正式工资交了,底薪也象征性的提了,到手的,还不如创业之初工资。老公跟我说,他是合伙人,不能开太高的工资,要以公司发展为主,现在新来的人工资好多都比他高,但这是公司的需要。

女儿治疗需要一笔资金周转,想看看能不能找公司借一下。老公回去问了,CEO说,我们也没有拿到钱,最近几个兄弟也出事了,借出去不少,实在是帮不上忙,借不了。我很生气,一个二个都说是兄弟,钱不给,借也没有,连看望都没有。到很久以后我们才知道那时候,已经买房子和车子了,真的世态炎凉。

老公回来,也是各种同情,但是女儿治疗没法耽搁啊,女儿一出生就被抱走,一想到她这么小每天要打那么多针,血管又小,还要做腰穿(腰椎穿刺,你就想这么粗的针管硬插入到脊髓抽液,还不能麻醉),医生还说,已经感染到脑部,要过量用药,那意味着我女儿从降生开始抵抗力就要比别人差,以后的照顾一点不能马虎,一出现高烧要尽快送医院密切观察,防止晕厥。

女儿是颅内出血和脑膜炎,她以后可能会有后遗症,我第一次真正抱女儿是出生后的第9天带她去做核磁共振,看着睡着的女儿,我不知道未来用什么来养育她,我们竟然快没有钱付医疗费了。

每周三可以视频看女儿1分钟,她头上、身上、脚上都插着各种针头,每看一次我就哭一次,现在我都不敢再看回以前的小视频,一看就哭。

月底,老公回来说,有办法了,他重新去带公司一款新的项目,是大IP,当时准备上的热门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而电影版的女主还是他最喜欢的刘亦菲,他说这次绝对是要找刘亦菲代言的,等这次项目上线了,就预支奖金,咱们就有钱把债务清算了,我听了也是好兴奋,感觉生活要好起来了。

好景不长,过了不久,老公回来说,新项目不做了。什么鬼,折腾了一个来月各种出方案各种加班,理由也是有无语的,美术负责人说不做,项目交给友方公司去做了(当时叫爪游和老公公司是同一个投资人),还要我老公过去友方公司帮忙一起制作,我一听这算什么啊?把我老公调派过去,是独立公司,那能算调派吗?这样做成了算谁的?

我问有签署什么协议吗?老公说:“没有!”我说“那你就不要去了,这啥都不是,你还去卖命啊。”我那傻傻又耿直的老公说:“毕竟勇哥对我们有恩,我要帮兄弟们还恩。”勇哥是帮忙牵线投资的,好吧,又是还恩,又是兄弟情,我内心越来越不安,可是我不就是喜欢我老公这种重情义有责任感的人吗?那他就去了勇哥公司帮忙开始做设计游戏了。

没想到不到1个月,老公回来说,项目又拿回来了,咱们自己做,好好做,美术可以全力去做(什么鬼?原来不能做,突然又能做了?没过多久啊,我的天呀,这是什么项目安排)。但是,这个项目由旭哥负责,旭哥是当时剑雨负责系统的策划。

老公说,x甲伟说旭哥欠一个制作项目的机会,让他试试吧,你从旁协助,辅助他,帮他把项目做成。我坚决不同意“这是从人力资源上来看是不合理的,你一个做了过亿项目的负责人,现在去给你带的下属从旁协助,这算什么?”老公宽慰我,毕竟都是兄弟,谁负责又有什么关系呢?自己的公司,能做成,什么都够了。

我每天都是给那些高管做职业规划,是理性清晰的。不知道搞什么鬼,到了老公这里,理性就不听使唤,我相信老公,老公相信兄弟。

可是没过多久,项目就停了,说不做了,说旭哥拿不下,项目砍了。就这样,老公的三生三世之旅,真的是做了3次,结束了。

突然有一天,有一个项目组悄然成立了,三生三世项目组,由超哥负责。什么情况?不是说不做了吗?怎么突然到超哥身上了。

老公回去问CEO,回复是,我们欠超哥一个机会,超哥的项目组一直只有策划,没有组起来,现在三生正好合并,给超哥负责。我都是醉了,这又哪里来欠超哥一个机会,离开4399的时候,超哥去了其他地方发展,剑雨都做完了才来公司。

这感觉都不是一家企业该做的事情,放在一个有成功过亿项目经验的人不用,来来回回去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这个人那个人机会。我劝老公,你和合伙人再谈谈,这样子不是办法啊。

最终结果就是,三生三世做出了一个全然不同的产品,流水再创新低,浪费了当年最火的IP。本来还特别高兴能占尽先机要到了这个IP,就被一群要给所谓兄弟机会,不知道运营的人,活活把能更上一层楼的机会给弄死了。

老公看着公司产品,越做越烂,实在看不下去,多次找CEO要亲自带项目,CEO回复公司项目已经太多了,不能再立项目了。而此时,已经是2017年6月,CEO提出,让我老公重新开始创业,从手游领域开始,让他去接手剑雨手游。

剑雨手游是什么情况呢?这个目已经做了1年了,回炉重做了,用老公的话就是,感觉要重新开始做,但是手游现在热点,页游的量在快速下滑,公司迫切需要转向。就这样,老公又去接盘了一个烂摊子,这所谓的机会,在我眼里就是又把我老公当劳模使唤。

接下来就是剑雨手游从一片混乱,调到了上线,用2周不眠不休重新做了新手,次日留存达到了43%。我记得很清楚,那晚上,老公回来憔悴的脸色中透漏着兴奋,他抱着我,好似小孩一样兴奋:“我做到了,剑雨手游活了,次留43%,可以推了,可以回本了”。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我很清楚,剑雨江湖是我老公的孩子,剑雨手游是他的孙子,他能让这个孙子在最后关键时刻保证上线,他那种兴奋,估计只有知道生的是女儿的时候才能比较了。

可惜,这都只是他的幻想,他幻想剑雨江湖手游能上线。没过几天,就听到老公回来,很失望的说,剑雨手游停了,不推了,美术已经过时了,先把人员“借”往其他项目里调,这样其他项目还能活,把重心转向校花项目。

老公呢,则继续留守剑雨手游,负责剑雨手游3.0新项目的开发筹备,等项目筹备好了,重新招人。听着,又是充满了希望,老公则是每天凌晨5点后入睡。

过了一段时间,新项目准备得差不多了,准备开始研发了,校花出现了危机,说是项目做不出来,需要支援,停止其他新的项目,往校花不停抽调人手,老公的项目被迫延迟启动。

又过了一段时间,校花项目内部一片混乱,根本搞不过来,CEO请我老公先放下项目,去调校花项目的新手,老公也是临危受命去了。后面,据说校花的留存、付费在第一周都是同期竞品青云诀的2倍,2倍啊,青云诀当时流水是3亿每月。我听着很是兴奋,我感觉这次真的要成了。

这个时候,家里的负债也越来越多,用借呗的钱还花呗,差额越来越大,剑雨的钱,也是时候分了吧,我就让老公再次去找CEO聊。

CEO给的回复是,一定会有的,钱迟早会分的,不会少了你的一份。我觉得不妥,我和老公说,那是什么时候分,我们身上此时欠债已经不少了,每个月都不够钱还卡数,要用借呗还。

最终,CEO给的回复是校花流水到了1亿,就分钱,我听了懵逼了,这剑雨的钱为什么要等校花流水啊?可是我生完小孩,家里事情也多,老公也忙得不着家,我也没有细想,就继续等待。现在想想,那是因为剑雨的钱早就分了,压根没有分给我老公罢了。

一眨眼,2018年到来了,2月份,我老公找到CEO聊到要开新项目,老公觉得3d手游才是趋势,建议启动3d项目,CEO回复当前公司项目比较多,不适合再开新的项目。我老公已经提前准备好了包括项目的方向、设计的内容,但是暂时不能立项,而且公司内暂时没有3d的积累,刚好引入了新的3d团队,那就等等。

巧合就巧合在这,没过2天,又是1个项目悄悄立项了,3dmmo项目,由超哥负责。(什么鬼?不是刚刚才说不能立新项吗?为什么超哥就能立,不是说不做3d吗?为什么?)

就此事,老公找上了CEO,一段周折之后(此处省略了一堆屏蔽字),就到了开篇的时候,谈崩了,老公被公司辞退了。

CEO似乎早就已经设计好了他可能问到的各种问题的回答,CEO说他也没分到过钱(剑雨之后,究竟分没分过钱?),剑雨的整体上是亏本的(7.2亿+流水,算上海外1亿+流水,1.2亿的利润,这都亏本?这笔账怎么算?),而公司当前也不会立老公想做的项目,辞退吧。

老公他自言自语地说,他作为公司第1个牵头的人,最初参与开发的那个游戏,迄今依然是那款游戏的利润在养活全公司五百多号人。然而他说CEO说,那款游戏的分红已经分过了,也就是那接近10万的钱。这就是我老公从14年开始一同创业到离开的全部分红,可是我老公是降薪去创业,做了4年没有加薪,还因为公司什么控制成本,把五险一金减半了。

我自己做猎头,随便找一个项目负责人月薪都是我老公的两倍,而且还没有过亿项目经验的,那10万元抵不上一年的工资差额。好了,我老公彻底醒悟了,可是我猜对了结局,又有什么用呢?

我从来都没看过他那么消沉的样子,他总是那么仗义,那么善良。而此刻他像个受了伤的小动物一样,他说,对不起老婆。我抱住了他,他哭了,我只见过他在奶奶去世的时候哭了。我没有哭,我拍着他说:“不是说好了,你创业,我养你嘛。”

我开始整理资料的时候,我心里已经预料到了我老公什么都拿不到,但是我还是要努力一把,我不允许别人欺负我老公。我找了律师,咨询了很多创业和做投资的朋友,大家都说这种处境很被动,但我此刻真的特别心疼他。对于一个已经步步都算计好了的人,我又能说什么呢?

老公创业一直都不挣钱,我也不敢松懈,上天对勤奋的人也不薄,年初我挣了一点钱,看着我牛逼的老公闷闷不乐的,我一狠心拿出万把块钱,带着孩子和老公去了一趟说了几年的旅行。在玉龙雪山顶峰,我快喘不过气了,说:“老公,我们再创业吧,我不怕穷,你真的不行了,我养你。”老公,好久没有笑了,那一刻笑了,和阳光融合在一起,很开心很幸福。

现在是8月了,已经过去了5个月,和老公聊到创娱的事,他总会说,人年轻,相信过,如果信对了,能吹一辈子,信错了只能怪自己太年轻。这个学费也许真的有点贵,14年到18年这4年的时光与青春也永远都回不来,可我开始觉得这或许是个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事情,至少现在认清了,早认清早解脱,不需要被存量继续绑架了。

我不认识技术圈的人,我也不懂技术,我只知道我老公是游戏策划,能做设计,也懂培训,管理过的团队也有一百号人,开发过好多款游戏。他总喜欢给我展示他的游戏,哪里好玩哪里好看,其实,我一直都看不懂也不会玩,就是看着他手舞足蹈地演示,我很开心。

我能做的就是带好孩子,自己多挣钱,或许哪一天,我能很豪迈地说,来老公,我养你。

我不会写文章,也不会做其他,我只会招聘,你们有什么招聘可以找我。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不讲理的人打交道,所以我就算帮老公写一个广告的帖子吧,如果你们产品需要策划,或者你们团队需要策划培训教育,请联系我们。

为什么过了那么久突然写这个,因为知道x甲伟已经买房子了,还是学区的,而且买这些,都在我们孩子出生之前。月供4万多,首付肯定在300万以上。这就是说好的兄弟,说好的创业。

人间还是有真爱的,谢谢那个借钱给我缴清医院费用的闺蜜。

2018年8月2日凌晨3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那牛逼老公,创业成功但最后被辞退,仍然一毛钱股份没有拿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