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催我找对象,我却把父亲说哭了

作者:让我吐槽吐个够

夜,从亲戚小孩升学宴回家,之前席间闲聊到我单身的问题,可能触弄到父亲的神经,毕竟而立之年了,是该急了。回到家,父亲进到我的房间,悄悄瞅了一下周围,然后轻轻关上了我的房门。我在床上玩着手机,墙上开着电扇,父亲就站在床头面对着我。

“儿,你对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一怔,立刻明白了父亲的意思。然后继续装样子玩着手机,仿佛这样会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没啥打算,混着呗。”这种搪塞已经用过很多次了,基本都能让对方无法接话。
父亲稍稍插了下腰,嘴角抽动了一下,显然这次对我这种答复感到不满。
“你看别人比你年龄小的人都成家了,连你25岁的侄子孩子都有了,你什么时候谈一个,趁父母行动还方便,帮你带个孩子,也免得到时候你自己操心呀。”
说完,父亲稍微压低了头,盯着我,仿佛在等待一个明确的答案。
我抬了一下眼角,视线恰巧和父亲相触,父亲的眼神与我印象中的不一样,还记得几年前还清澈的眼神,此刻却是灰色,黯淡无光,却依然有神。出去打工太久,很久没有这样凝视过父亲了,即使长假,也基本算是匆匆一瞥。目光移动,略微松垮的脸颊和稀疏的白发令我眼睛一酸,我立马低下目光,微微抬高手机,假装在看视频,生怕被看出异样。
父亲老了。
“看情况吧,碰到就碰到了,碰不到也没办法。”我若无其事的音调,只是想快点结束这个可能产生无数矛盾点的话题。
“找一个普通一点善良点的就行,眼光不要太刁了。你现在还有什么顾虑吗,房子的事我和你母亲在想办法。”父亲越说越激动,语速越来越快,双手也不禁搭了下来,说完这句后,戛然而止。
显然,父亲今天就是想把房子这个突出的矛盾点和我讲清楚,希望我没有后顾之忧。然而,这个也是我与父母沟通过无数次以至于我不再想触及的问题,若能避必避。
空气停顿数秒,我缓缓吐出几个字,“房子的事你们先别管了。”
父亲有些惊愕,或对我这样没礼貌感到生气,但是马上抑制下来,下颚颤抖着,顿顿巴巴道。“没房你怎么结婚,结婚肯定要房子的,我是你父亲,我不管谁管。”
这句话擦到我内心那根厚重的弦,发出沉闷的噪音,我的心情一下跌入谷底。我侧过身,把手机和头朝向右边的墙壁,避免父亲看到我的表情。
“虽然我不知道家底,你们还好面子说这几年一定要在省会买,但是以我们家现在的条件和现在的房价,省会买得起房吗,现在郊区便宜的一套房一两百万。”最残酷是现实摆在面前,你却拿它无可奈何。
我斜眼偷瞥,父亲的目光低垂下去,双手握紧在腰前,像极了做错事不知所措的孩子。嘴唇翕舒,欲言又止。
“我这两天问你母亲,让她交了个底,全家家当卖掉郊区唯一空出的小房子,够你在省会一个首付,如果买偏一点,小一点刚好可以全款。”
听到这里,我朝着手机,紧闭双眼,脑袋一片空白。
“如果加上家电装修便宜点20万,结婚20万,这里仍然有40万的缺口,我和你母亲没啥能力,只能帮你到这了。”父亲声音低沉。
我闭着的眼挤出了几滴水,却又不得不重提16年那段不好的记忆,就是房价飞涨的那年。看到苗头的我,借着从上海辞职的契机在家跟母亲沟通买房的事,主要想法是减轻家庭未来的负担,然而固执于房价会降的母亲这一年不听我说,错过了机会。好面子的原因,最后母亲将所有的错误归到她支持首付让我在上海买房我不听,还把这个谣言四处跟亲戚说,然而,她应该很清楚,我当时连在上海买房的资格都没有(外地人2年社保,并且必须结婚)。当然,我并没过问,小地方早就习惯了这种风气,憋着就好。那一年也错过了很多东西。
“16年买了房,现在问题就小了。现实一点,现在没必要买房了,我可以租房住,现在房价这么贵,一个普通家庭用三代的积蓄付了首付,等把自己的贷款还完了,自己的孩子呢?他们的首付呢?”
“但是结婚你对象肯定会要你有房子,你租房子以后怎么谈对象。”父亲认为我的答辩过于自行其是。
我睁了下眼,换了个长一点的手机视频,瞟到父亲略微通红的脸,又闭上眼。
“我可以找一个愿意跟我租房子的对象,找不到的话就继续碰。”我自己几乎都不信我常说的这些不负责任的话。
父亲咽了下口水,轻咳清了清嗓。可能方便整理下思绪,冷静一下。
“当时我也知道你委屈,你母亲偏执,迷信,见识浅,情商不高甚至有时候抠门(对我吃不抠),但是这些她都是为了家里好,钱都是给你存的,拜佛也是希望家里平安,这么多年都改不了,以后不可能改了。但是现实就在眼前,那都过去的事了。你要面对现实,我们把问题一个一个克服,我们先把你房子的事解决掉再说其他。”
我带着一丝堵气,却又是事实,“我就说一个现实的,当时买了房,多的钱可以买车,也可以补贴家用,或者存起来以防病患,而挣的钱可以改善生活,你们也不用这么操劳,本应安享生活的你现在也不用出外当保安打工,你知道你快六十了吗?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你就怕我以后生活过不好,没钱买房。”说到这里,我把手机和脸都往床上压低一些,方便把眼擦到床上。“而现在,没钱,你更要担心这些,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但是你们这样生活的不累吗?赚的钱都存银行,母亲的节省至抠,一起生活30年从来没下过馆子,你们一辈子没去过电影院看电影,没去过KTV,连街上的小摊都没买过,家电坏了不修不换过十年。你在家里是最累的,母亲那顽固不化,认为自己永远是对的的脾气,认为你的朋友都是狐朋狗友,老乡都唯利是图,不让你联系,到现在,你一个真正的朋友都没有,心里话都没人去诉说,母亲也没有一个真心的朋友,还说只要自己开心就好;确实母亲本意是好的,都是为了这个家,但是,父亲,我想知道你真的开心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可怜吗?”
又是一阵沉默,我不敢看父亲此刻的表情,也不敢让父亲看到我,这些话憋得太久了。
“母亲烧香拜佛我不管,跳广场舞我也不管,她40岁不到就没工作,还嚷着累。我看着父亲你辛苦的工作回家后还要忍受母亲的唠叨和争吵...”
“这个别说了,别让你妈听到了。”父亲打断了我的话,声音夹杂着难察的抽泣。我听到他走到房门贴了一下门,将房门无声的反锁起来,然后站回到原先的位置。
父亲又叹了口气,“你这个年龄也该持家了,房这事,价格在父母能力范围内,你都应该自己考虑。”
我立马反驳,“别别别,我持不了家。母亲那性格,以前有尊重过我们的意见吗?”说到母亲,是那种口无遮拦,还用要跟我和父亲对着干的人,迷信。打个比方,我说钱很有用,她会说钱有用个屁,健康最重要;我说钱没用,她会反驳,没钱你以为这些饭菜都是天上掉下来的?再打个比方,我说现在生活比以前好多了,想吃个啥都有,她说好什么,到处都是贪官,以前的人多清廉;我说以前生活没现在压力大,会被驳回,当年饭都不一定吃的上。一言难尽。
“现代社会怎么判断一个人能力强?赚的钱。现在现实就是我没钱,我需要赚钱,甚至需要忙到没有多余精力去宠一个现在的女生,现在的女生大部分现实,焦躁,稍有不合就会闹,贫贱夫妻百事哀,如果没有撞大运,以后矛盾肯定不断。运气好,取了个好妹子,愧疚于她跟我受苦,;运气不好,娶了个暴妹子,全家都得跟着受苦。如果买房结婚加小孩,缺口远远不止40万,一个普通家庭多少年才能补齐。我挣的钱够我和你们好好过生活,我不想只是活着而放弃生活。”
我稍微正过一半脸,发现父亲佝偻着腰,额头顶墙侧站,这画面我有些不知所措。依然说了下去。
“我知道你们希望我快乐,而我更希望你们生活过好,健健康康。我现在最想的就是能把家中积蓄拿出,旅游,下馆子,看电影。你们开心我才开心,我开心了你们不是应该开心才对吗?房子的事别操心了,我有能力就自己买,没能力不是一样过吗。”
父亲就这样静静地听我说了一大堆却搭不上话。此刻房门外传来母亲的脚步,“吃西瓜了!这个西瓜是真甜,你们都来多吃点。”
父亲一个箭步打开了反锁,顺着母亲的开门走了出去。
刚才一直站在风扇下的父亲,肩背已经汗透。
父亲的背影,厚重如山。
“你眼睛咋肿了。”
“刚升宴席上喝酒喝多了,难受憋的。”
母亲进屋看了下我。
“儿,出来吃西瓜”
我张了两下口,擦了擦眼睛。
“不吃了,有点困,先睡了。”
“那好好休息。”
母亲替我关上了灯和房门就去照顾父亲了。
人生如此艰难,一觉醒来,生活如故吧。

PS:或许有些玻璃心,但是这就是我生活中的问题。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难处,房的问题不在少数,相比之下,我也不算压力极大那个,只是希望大家都能家庭和睦,身体健康吧。

来源;步行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父亲催我找对象,我却把父亲说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