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虹市首富》静悄悄拿下 20 亿票房,再来说说喜剧电影

@北方公园NorthPark

十天,《西虹市首富》静悄悄拿下 20 亿票房。超越《羞羞的铁拳》是没问题了,甚至已经有人开始猜它能不能超过星爷的《美人鱼》和“唐探2”的33亿票房,成为国产票房最高的喜剧电影。

三年前《夏洛特烦恼》上映的时候,还得梁边妖这样的大 V 在知乎上用“先去医院灌灌肠”这种话来推荐。三年后,开心麻花四个字金字招牌,已经成了自带流量的票房保证。

但票房高走的另一面,是口碑的下滑。《西虹市首富》豆瓣评分 6.7,比《夏洛特烦恼》的 7.4 低了不少,甚至不如《羞羞的铁拳》的 6.9 分。

影评从评价体系上区分为两派,从产业角度,大多认同开心麻花成了中国第一个有“宇宙”的电影品牌,也赞许从话剧到大荧幕这个生产模式对剧本的打磨效率;从电影本身的角度,微博上、朋友圈到处可见斥责这部电影笑点低俗、三观不正的观点,认为开心麻花不断通过提供幻想来刺激小镇青年的神经。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斗胆问一句吧,周星驰低不低俗?

何文辉在《功夫》里露出来的半个屁股,反派和周星驰之间“敲他老母”的双关梗;《喜剧之王》里吴孟达唱的“屎,你系一笃屎”;《师兄撞鬼》里还有个镜头,周星驰和陈德容坐在长椅上,星爷发现自己勃起了,一把把鸡儿掰弯——这个动图到今天都在广大微信群里传播着。谁能说周星驰不低俗呢?

放宽一点说,所有做喜剧的。Kevin Hart 的东西低不低俗?Louis CK 的东西低不低俗?《南方公园》的台词低不低俗?彭浩翔那部《低俗喜剧》全片脏话腥膻色,但核心在于映射和讽刺影视行业权力体系的失衡,又该怎么算?Louis CK 因为性骚扰崩皮之前的最后一部电视剧《百年酒馆》,生生拍出了一部质感极文艺的致郁系喜剧;但他的现场脱口秀演出还是充斥着屎尿屁梗。

喜剧大多情况下是要解构崇高的,是要自嘲的,而所谓“低俗”是很有效的手段。抓住“手段”来评价一个喜剧电影,有点本末倒置。

观众们对周星驰的宽容度来自于,虽然单个段子是低俗的,但放在整个电影里,这些低俗的桥段很好地起到了“反高尚”的解构作用。“酱爆”的半个屁股体现是底层人民提不上的裤子,吴孟达(卧底时)骂周星驰是一坨屎表达是“小人物不配有梦想”。这些点和这些电影的内核,甚至周星驰所有创作的内核都是一致的,是一种现实主义的底层关怀。

所以说低不低俗不是评判一个喜剧电影的标准,更重要这低俗的背后是个什么内核。

王多鱼有了十个亿,要在一个月内花光,却发现怎么花也花不掉。再荒唐的投资,到最后都轻易变成了翻倍的财富,直到下定决心用公益而非商业的运营模式才把钱花掉了;而另一边,普通市民需要挥汗如雨,才能赚到一点点脂肪险的赏金。

这条主线其实隐藏了一个相当现实主义的内核:富者恒富、穷者恒穷。在贫富分化、社会资源集中于头部少数一波人的今天,富人赚钱太容易了,穷人赚钱太难了。

这也是《西虹市首富》比《夏洛特烦恼》更进一步的地方,有了一个现实主义内核。另外,片中还在结尾用台词说出了同性恋情节,前边还有一处镜头给到,这在广电总局将同性恋纳入“非正常的性关系、性行为”之后,不可谓不珍贵。

从这个层面上,斗胆说一句,除了票房,开心麻花在喜剧本身上,也离星爷越来越近了。

当然故事框架是买来的,原作是环球影业《酿酒师的百万横财》,麻花买下改编权之后,闫非和彭大魔花了一年半完成了加工。这是他们预期工时的三倍。但源头到底买来的还是想出来的其实并不重要,麻花以后还可以继续买版权改编,他们的生产体系建立起来了。

可惜的是这个现实主义的内核被一些段子和尴尬煽情的东西冲淡了。大家只关注到演员们用脸挡球,只关注到皇家大翔这个队名,只关注到女主角蹩脚的台湾腔和沈腾口音间的违和。另外,麻花作品依然停留在满足失意者幻想的层面,其中对女性形象的塑造也天然有着不尊重,所谓“三观不正”,这也是我们编辑部内部在评价他们的时候会存在分歧的地方。这些疑问的解答恐怕要留给闫非和彭大魔传说中那部大女主电影了。

但如果非要以评价《我不是药神》、《邪不压正》、《小偷家族》这几部暑期档热门电影的标准,来指责《西虹市首富》低俗、没有关怀,我觉得是评价体系的错位。

这么说吧,超过了《前任3》之后,票房比它高的国产电影,其实只有《战狼2》、《美人鱼》、《红海行动》、“唐探2”、“药神”、”捉妖记系列“这几个了。麻花的东西跻身其中,不违和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西虹市首富》静悄悄拿下 20 亿票房,再来说说喜剧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