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芬奇:『纸牌屋』的灵魂,好莱坞的叛徒

image

他是刻画人性黑暗面的大师,他的作品从来没有Happy Ending

image

大卫•芬奇(右)是『纸牌屋』的执行制片人。为了奠定基调,他亲自导演了前两集

好莱坞制片商都不喜欢大卫•芬奇(David Fincher)。

这家伙拍电影不仅要价很高,还特别挑本子。像『钢铁侠』、『变形金刚』这样的爆米花电影他连看都不看就拒了。

而且他还不接受任何对拍摄的限制和对剪辑的干涉。很多时候,他连宣传都不让别人插手。几乎在拍每部电影时,他和制片方的关系都会闹得很紧张。

image

大卫•芬奇将出道之作『异型3』视为毕生耻辱。20世纪福克斯不仅干涉拍摄和剪辑,还要他每天汇报次日计划,最后双方公开反目

image

在『七宗罪』的拍摄中,他和制片人就影片结局发生严重冲突。因布拉德•皮特坚决支持大卫•芬奇并威胁罢演,制片方才勉强妥协

制片商看不惯他,他也看不惯制片商。他公开吐槽好莱坞“把观众当成农场里的牛”,拍的都是千篇一律的电影,还发誓要打破观众对好莱坞电影的一切想象。

即使这样,还是有制片商愿意忍气吞声和他合作——这年头能站着赚钱的导演太少了!他拍的电影不仅经常能获奖,还时不时让投资方大赚一笔。

比如说去年他拍的『消失的爱人』(Gone Girl)只花了6000万制作费,就卷走了将近4亿美元票房。

image

由于对婚姻的冷酷诠释,『消失的爱人』被称为最佳分手电影。大卫•芬奇得意地说他的目标是让1400万对情侣分手

而他1995年的作品『七宗罪』更夸张。它的制作费用才3000万,公映后却在票房冠军的位置上整整呆了一个月。最终它的全球票房高达3亿美元,投资方新线(New Line cinema)赚得盆满钵满。

他拍的片子中最神奇的是1999年的『搏击俱乐部』(Fight Club)。这部片子被认为是史诗级的神作,在IMDB榜上排进了前10。但由于他和20世纪福克斯高层在营销方案上发生了严重冲突,导致公映后的电影票房奇惨无比。

image

由于对影片缺乏理解,营销主管Robert Harper推翻了大卫•芬奇的推广计划并制定了愚蠢无比的方案

image

另一个营销“猪队友”导致票房溃败的案例

到底有多惨呢?电影制作花了6000多万,而票房却只有一亿出头。一般来说,这种情况下投资人肯定是血本无归了,怎么着也要赔掉个三五千万。

大卫•芬奇自己也很紧张。要知道在好莱坞,这样的票房惨案可是能终结导演职业生涯的。当年吴宇森就因为拍『风语者』(Windtalkers)让投资者赔惨了,直接被好莱坞扫地出门。(话说这次他的『太平轮』又是惨不忍睹,估计以后国内也没人敢找他拍戏了)

image

『风语者』制作费过亿而票房只有7000万,差点把米高梅(那个片头是狮子的公司)搞破产

这时他面前只剩下一个赚钱的机会——DVD。被逼到绝路上的他亲自上阵,主持了DVD版本的所有制作。

结果『搏击俱乐部』的DVD居然卖掉了整整600万份,成了史上最畅销的电影DVD!再加上出租和网络点播的收入,最后投资人非但没赔本,还小赚了一笔。

事实上不论票房好坏,他拍的每部电影都是DVD和网络点播的热门。所以『纸牌屋』火了以后,负责投资和发行的Netflix公司吹牛说靠大数据发现了大卫•芬奇,这话遭到了许多业内人士的嘲笑:是个人都知道他的片子网络点播量超高好不好!

image

基兮兮的男主和拉兮兮的女主也算大卫•芬奇拍片的特色——吧

当然对大卫•芬奇本人来说,这也是拓展职业道路的绝佳机会。他早就对磨磨唧唧的好莱坞制片方非常不满了,直接拍出一亿美元预算并保证他绝对主导权的Netflix显然是更好的合作者。

通过此次冒险,Netflix也获得了巨大的回报。他们居然靠这部剧逆袭了行业霸主HBO,成了全美用户最多的视频供应商,股价也跟着暴涨了一把。

image

Netflix原来是个开连锁店出租DVD的公司,现在的主要业务是收费视频点播。你可以把它理解成美国的优酷网

image

HBO是美国的最大的付费电视频道,我们平时看的美剧很多都是他们制作的,比如『权力的游戏』。你可以把它当成美国的湖南卫视

更赞的是,『纸牌屋』的巨大成功让HBO的老板坐不住了。他们开出更优渥的条件邀请大卫•芬奇帮他们翻拍另一部英剧『乌托邦』,怎么看这都像是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故事。

拍电视剧拍得如鱼得水,现在大卫•芬奇底气更足了。他不但拒掉了迪士尼的『海底两万里』,吐槽好莱坞的火力也更猛了,“我才不想让演员们辛苦一场,就为了拍些垃圾食品一样的电影。我不拍垃圾。”

来源:40秒 WeChat ID:sishimia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大卫•芬奇:『纸牌屋』的灵魂,好莱坞的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