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到最后,大家都是陌生人 | 正午故事

image

相亲,英文称Blind Date,盲目的约会。本意为定亲前家长或本人到对方家相看。现在延展为互不认识的双方,通过介绍人见面,试图发展婚恋关系。

我对婚姻一直持可有可无的态度,不排斥,不期待,不盲从。在我看来,好的情感关系是两个人有相同的价值观和爱好,性格互补,包容,理解对方,互相陪伴支持并愿意朝同一个方向努力。

但在我国的现实中,两个人的事一旦演变成婚姻,就变成两家人的事,我目前无法负担这样的压力,也不敢轻易尝试。追溯过往的情感经历,在家人眼里,我一直是一个情感上的空窗者和失败者,为了不让他们太难过,自2013年起,我陆续赶赴了不少安排好的相亲。家人虽都不在北京,但依旧为我打通各种渠道遥控相亲,我的形象被他们用N个标签介绍给对方。起初我试图接受这种方式,每次都当成一个结交新朋友的机会。但经常连牵线的家人对对方也一无所知(当然,他们其实对我也缺乏了解),导致所有的相亲活动都无疾而终。最终在记忆里, 他们被我用见面的餐厅一一标记成列。

2018 小学钢琴老师A

年初的时候,临近春节,我爸希望我能带个人回家过年。这是他每年春节前的愿望。

“这次这个一定非常合适!” 他兴奋又急切地在微信给我留言。

“老乡,留法硕士毕业,学音乐的,现在在xx附小教钢琴,虽然比你小一岁,但在北京买了房(逻辑在哪里?),长得也不错,就是还没谈过恋爱。他妈很认可你,说都是从法国回来的,特别有缘。你去见见吧,可以主动一点。” 他继续给我补充信息点,“我是今天上午去学校开退休人员游园会,碰到一个退休辅导员,她女儿北航毕业,已在北京成家,这男孩是她的邻居,家境不错(没法再曲折了,用心何良苦)。他刚参加工作,工资不会太高,但在名校当老师,又是教钢琴的,将来家教收入会不错,好好把握。”

我们约了六点,鼓楼异旅云。

走进餐厅,他已经点了一杯奶茶坐在里桌,五官端正,长相秀气,穿深色的毛衣,很是斯文。

“这家餐厅还挺火的。这么多人。” 他看着菜单有些迷茫,说不常在外吃饭,坚持让我点菜。

我们开始按照惯例互相介绍学习背景,工作状况。当他听到我从稳定体面又对口的工作单位辞职,又颠簸去上海待了半年,目前回北京在经营一间酒馆,发出了一连串的惊讶:你为什么要辞职呢?

“因为不想过一眼看到底的人生啊。之前的地方看起来好,实际上没什么发展空间。”

“你好有野心啊!我可能一辈子就是小学老师了。”

“个人选择吧,当老师也挺好,我只是比较容易厌倦重复的事情,倒谈不上什么野心。你在法国哪儿读的研?放假有到处去玩玩吗?”我以为旅行通常是好聊的话题。

“没有。我因为语言不好,基本在学校待着,也没去过周边国家,学习了一年就回来了。你呢?”

“我还挺爱跑的。假期多嘛,不想浪费。”

他哦了一声,没有接下去。我又换个话题:”平时除了上班,你都爱干什么?看演出吗?”

“刚回国的时候我有加入合唱团。你听说过吗?也有法国人参加。” 他忽然停住,唱了一段美声。我被吓了一跳,他唱得声音不大,但我还是忍不住瞥了一眼周围,略尴尬。

一个小时的吃饭过程中,A君不断和我确认:“你平常加班多吗?忙吗?很晚回家吗?”

他无法理解我不太符合常规的生活,沉浸在自己的陈述里:“我平常早上七点就有课了,下午四点半下课,周末还会跟学生上小课,也挺忙的,比较宅。”

我忽然觉得他是不是到点困了,眼看着聊天内容渐趋枯竭,决定结束对话:”你还要点些别的什么么?”

“那我们走吧。”

一月是北京最冷的时候。我喜欢北方室内外的温差,九年前刚来北京时也是这个季节,依次住过小街桥、积水潭、东四,每次一个人在鼓楼周围晃荡都能找回那时的神游劲儿。走哪算哪,在胡同里迷路也无所谓,就是闲逛。这些年越搬越远,来二环里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我看时间还早,在盘算是否要转场,向A君提议:“后海有个爵士演出酒吧,不会特别吵,你有没有兴趣去看看?” “酒吧?具体是什么演出呢?你平常都很爱去这些地方吗?”他一脸无辜又有些好奇地问。

“还不回家么?” 他看了看黑下来的天,有些诧异我还要继续在外游荡。

“我可能在附近找朋友再喝一杯吧。”事实上我打算自己走走。

我们在地铁口道别。我沿着烟袋斜街往里走,湖边有直播的大叔正在求打赏,卖气球的中年妇女不顾严寒向路过的情侣兜售手中的存货,酒吧外的露天座位虽然人不多,却不影响里面歌手的兴致。我买了串糖葫芦坐在路边的石头上,冬天在外头啃冰糖葫芦可真有味儿啊,比两个似乎不在同一节奏里的人坐在室内尬聊好多了。

我爸隔天就问我进展,“男方觉得你很不错啊, 你主动一点,他比较害羞。”

但我们的微信聊天记录从此就停在了见面的那一天。

2017 朋友的朋友B

去年生日前夕,我认识了B君。介绍人是我的一位好友,他的大学室友,刚从上海回北京,公关传媒行业。我在无预期全素颜的情况下进行了这次相亲。

本是和两位好友约在眉州东坡聚餐,所以衣着随意,连妆都没化就去了。谁知到了餐厅楼底下两位损友才告诉我:“今天还有一个人,我的大学室友,感觉是你的菜。你们好好聊聊。”

素颜见陌生人总是有些障碍,我急忙去洗手间整理了一下仪容。

四个人在一起吃饭省去了初次见面的尴尬,成了朋友间的家常话,他也没有介意我是否化妆。我们决定再单约一次。

我建议了一家37层的日式餐吧Dan,楼层高,视野佳,人流少,非常适合约会和朋友聚餐。

有了上次的铺垫,这次见面聊天自然了许多。我们更加细致地聊起工作生活,还挺合拍。心想果然朋友介绍的要靠谱些。当晚我们一直在喝酒,先喝啤酒,随后一瓶干白也很快见底,我开始转喝威士忌,他有些上脸,看我状态良好,着实有些惊讶。

“没想到你酒量不错。”

那会酒馆正在筹备,是我对喝酒兴趣浓厚的时候,酒量比从前自然大涨。

“我送你回家吧。” 他有些喝醉了。

“不用不用,我家有些远,不用麻烦跑一趟了。”我想放慢进度,拒绝了他的提议。

可能之前单身太久,总算遇到一个还能聊得来的,我开始犹豫要不要往前走一步。接下来两天彼此都没再联系。

过两天在我的生日聚餐上,收到了他的信息:“要不要出来喝一杯?” 我顺势和友人们提起他,大家都起哄让我喊他过来一起,鼓励我试一试。我还是觉得进展太快了,决定过两日再约。就这样让他进入我的核心朋友圈,如果不合适怎么办?

第三次见面约在了夏至音乐日。没想到赶上雷阵雨没带雨具,瞬间兴致全无,离开时又打不到车,淋着雨狼狈奔向地铁口各自回家。可能双方都觉得欠缺了些缘分。

那时的我,就是无法抱着试一试谈个恋爱无妨的心态,总觉得这就是一锤定生死的买卖。最后我把决定权交给了星盘占卜,50%的成功概率让我望而却步。

半年后,我再次在Dan见到了B君。我和友人正在吃饭,见他带着一个打扮时髦的女孩儿走了进来,坐在了吧台边上次我们坐的位置。我低头笑了笑,有些讽刺。

去洗手间的时候他应该看见我了,我们没有打招呼。之后再无联系。

2016 军事编辑C

C君是一位军事编辑,通过小姨介绍。

没见面前,我们在微信上聊了几个回合,作为早班编辑,他每天早晨七点就会给我发一段冷笑话,雷打不动。有时实在不知怎么接,只能以“哈哈哈哈”回应。

第一次见面在小南国,他选的。他身型极瘦,穿运动冲锋衣,话不多。见面过程的对话细节我已记不清了,只记得那顿饭吃了超过七百块,他请客,我有些过意不去,决定请他看戏回报。他痛快地答应了。

看戏那天是工作日,我们一起打车去的天桥艺术中心,一路无话。那是一个角色和对话颇多的国外戏,他似乎是第一次看这样的演出,我不确定他是否喜欢。结束之后沉默了一阵,准备打车回家。

“你能不能捎我到地铁站?” “好。”

又是一次失败的约会。

接下来的几日他没有与我讨论戏剧或者其他,只是继续每日清晨给我发冷笑话。我的回复框也变成了空白。

2015 国航空管D

D君是另一位在北京的亲戚介绍的,在国航工作。这次没有约饭,我们定在三里屯喝个咖啡。离约定三点还有十分钟,手机开始响:“不好意思路上特别堵,我可能要晚到一会。” 相亲迟到,我还是第一回碰到。

三点一刻的时候我们终于找位置坐了下来。

D君是个小个子男生,面相朴实和善。

“我毕业就在国航工作了,有了北京户口。平常福利也挺好的,周末经常可以飞去外地玩两天。前不久还去了一趟美国,我都快去腻了。” 他言语中满是自豪。

“那你去美国都怎么玩?自驾吗?” 说起旅行,我总是愿意多聊几句。

“那倒没有,每次也就去四五天,和同事一起,就去景点转一转,吃吃东西。”

“我在机场旁边也买了房子,准备把我父母接过来住。”他把话题转移回到了他优越的物质条件。

在他看来,有房,有户口,有福利优厚的工作,简直占尽相亲的优势,有什么理由不成呢?那时的我除了工作和朋友,什么都没有,却始终无法只为这些物质条件心动。

在我的咖啡见底之时,他告诉我接下来还约了一个朋友吃饭,好不容易进一趟城,行程安排有些满。我借机告别。感觉这更像是他被我的亲戚领导安排的一场任务性的会面。

2014 现役军人E

E君是一位军人。当时我正在表妹家过周末,家人给我介绍的时候我决定速战速决,隔天就把他约在附近的湘悦楼。

听说军人一旦结了婚,就很难离婚。我从未和军人近距离接触过,带着一丝好奇和敬畏。

短暂寒暄之后我切入正题:“你们是不是出国都有限制啊?”

“是,我们去港澳台都有限制,出国更加严格。”

“休假的话是只能在国内玩么?”

“我们本身假期也不多。”

“那你平常除了上班都爱干什么?”

“也没什么特别的。”

我们开始埋头吃菜,礼貌地告别。

单无法出国旅行这一条,就足够打败我和这个人所有的可能性。

———

还有几位见面已经过去了五六年,特征和细节已经记不太清了,脑中只剩下些餐厅的名字:饭前饭后,潮粥荟,东四某家咖啡馆……

前几天,我爸又给我介绍了一位年长好几岁的某军区医院副主任医师,现役军人,至今未婚,一表人才。我正在考虑如何能彻底结束这种应付式的相亲。人与人以这种方式相遇,甚至连普通朋友也做不成,更不用说爱人了。到最后,大家都是陌生人。

7、等着你来说!

—— 完——

来源;界面 WeChat ID:wowjiemia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相亲到最后,大家都是陌生人 | 正午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