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 | 外国的年轻人在焦虑什么?

image

知友:Adeline Wong

之前在欧洲交换的时候和身边的朋友探讨过这个问题,但因为时间太久远了,所以只记得这几个。

1. 一个斯洛伐克小哥哥在留在斯洛伐克生活和去隔壁奥地利工作间举棋不定,因为两者最低工资相差六百来欧(数据是他口述,我没核实)。但是又特别恋家人,不想离开斯洛伐克。

这个烦恼和国内其实挺像的,就是国家和我们北上广深之间换了一下。

2. 芬兰小姐姐表示完全不知道自己以后的方向,尝试了两三个专业,几乎是每年一换的频率,才决定学商科。然而问题又来了,她不太喜欢和人打交道,所以这个让她特别苦恼。

3. 一个荷兰小哥哥吐槽荷兰税收太贵了,工资相当一部分要交税,因此找不到好好工作的意义,感觉没什么意思。

4. 奥地利小哥哥表示难民问题使他感到困扰又崩溃,家不复家,维也纳听不到德语,反而都是各色人种。他特别强调了 no discrimination,但他是真的因为这个非常崩溃。

5. 读研 or 不读研,这个细节我记不太清了,但是当时很多人都说有这个困惑。

6. 还有经济压力吧,虽然这个普遍比国内要好,但是也确实有波兰小姐姐省吃俭用拿奖学金不参加什么要交钱的活动然后好好学习过特别简朴的那种。

然后还有感情问题啊什么的哈哈哈,这些鸡毛蒜皮我们聊起来发现大家还挺相似了。

我觉得最大的区别应该就是他们没有那么大的购房压力和购房必要需求,活得相对比较自在一点。还有是高税收丧失工作热情,高学历并非必要条件。其他倒也差不多~

然后他们也吐槽过生活压力大什么的,但是我觉得压力和亚洲比起来算是小 case 哈哈哈(小声说

知友:吃撑了

这两年往国外跑的比较多,见了各国的年轻人,有的是深入交流,有的只是匆匆照面,稍作整理写一些吧。不甚全面,也完全主观,诸位权当管中窥豹吧。由于我是做医疗器械的,所以交谈的年轻人中以医生或医学生居多。

12 年在克利夫兰留学,认识了很多凯西大学医院的学生和临床住院医师。总体而言,普通中产阶层出身的医学生们考虑最多的是助学贷款。

美国由于医生群体高收入,所以银行对医学生未来的还款能力期望很高。再加上高学费和长学制,若没有家庭的援助,基本上医学生们还完贷款也在小 40 岁的年纪。

此外还有房贷的压力。克利夫兰黑白混居的中等偏下社区,一栋一层半大概是 13 万刀(2012 年),当然医生们不可能住在这种社区,而是更高级一些的白人社区。

可以说,学贷和房贷大概是每一个没有家庭支撑的医学生的最大的烦恼了。

去年跑去日本参加了日本膝关节截骨论坛,见到胫骨高位截骨方面的大师中村龙一,并顺便跟随其团队观摩一个月。

期间跟中村教授的几个学生逐渐熟识,下班后经常一起喝酒。日本的米酒对我来说如同白水,眼睁睁看着彬彬有礼的日本医学生喝大后各种吐槽。

日本能学医的孩子大多家境优渥,而且世家很多。有几个吐槽的主要就是自己不愿意学医,无奈家中父亲就是医生,被老爹摁着学医的。

最后跟我说:张桑,你知道日本的三大灾害吗?火山地震老头子!

这句话是日语,当然咯,我是不懂日语的,这是翻译告诉我的。不过自此我学会了火山地震老头子这三个单词的日语发音。

去年还去了趟巴基斯坦。别问我为什么去巴基斯坦,生意人为了挣钱哪都得去。

在巴基逗留期间我发现这里中产阶级子弟非常喜欢去中国学医。我问当地的同志这有什么玄机,这位老哥神秘一笑,说中国学费便宜,所以,中国学医——考美国执照——在美国或者英国行医,这几乎是巴基中产阶级子弟学医的标准流程。

当然,最理想的仍然是去美国学医,但是家里那么富裕的毕竟少数。我回去一查美国卫生部网站,发现受到其承认的、可以直接考 USMLE 的中国医学院还真不少,也包括我的母校。

不禁幻想,早知如此,当年努把力考个 USMLE,没准我也成了薛帕德医生了,每天都有无数格蕾投怀送抱呵呵呵。

扯远了,擦擦口水。巴基年轻人,据我的观察,对印度的仇恨非常强烈。

他们跟中国人聊天,三句话就扯印度。什么印度必将灭亡啦,中国怎么还不干印度啦,印度要面临 1 亿人的怒火啦之类的。

我心想谁还没个中二期啊,但是像巴基这种,青年人总体呈现出对某国的强烈仇恨的,少见。

中国的青年一代也没见对日本韩国美国有多么仇恨,反而亲日哈韩的不少。至于其他国家青年一代普遍存在的经济、工作压力,没怎么听他们吐槽过。也许是交流不够深入吧。

今年上半年去了俄罗斯,恰好没赶上世界杯,真遗憾。火车上跟一个俄罗斯小哥聊了半宿。

我的英文就够烂了,他比我还烂,一股子大列巴的味道,是莫斯科 XX 大学的,我没听清 XX 这个词。小哥说现在的「新俄罗斯人」(特指苏联解体后出生的这一代人)是「无辜」的,他用了 innocent 这个词。

苏联已经解体了,新俄罗斯人跟过去没有瓜葛,对美国也没有敌意,想不通美国为什么还是揪着俄罗斯不放。

看得出他对苏联时代持批判态度。说新俄罗斯人也喜欢麦当劳、NBA、摇滚音乐和支持同性恋,怎么就不受西方待见。

我说这是由于苏联虽然解体,但是俄罗斯继承了苏联的国际地位和地缘利益——这仍然与美国是冲突的——所以美国才不管你是 USSR 还是 Russia,只要地缘利益冲突仍然存在,就要摁死你。

小哥说由于制裁,经济形势不好,俄罗斯的大学毕业生超过 1/3 找不到工作(这个数据我没有查证),由此带来的酗酒、社会治安问题,已经越来越不容忽视,长此以往,俄罗斯的未来是悲观的。

我又问:你对中国有什么看法?

小哥意味深长的笑了笑:New lords, new laws. Same process leads to the same results.

不要在意语法错误,小哥原话如此。

来源:知乎日报 WeChat ID:zhihuriba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小事 | 外国的年轻人在焦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