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的三个故事,傅盛的三盘棋

image

在中国人的记忆中,2008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年份,十年后的今天,我们或许已经记不清2007年、2009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一定对2008年记忆清晰,雪灾、地震、奥运,金融危机,这一年太多人的命运被改写。

2008年也是傅盛命运的拐角,这个彼时被誉为中国最天才的产品经理,一手缔造了奇虎现在最核心的产品360之后,终于因为功高震主,被多疑的、骄傲的、暴躁的红衣大炮猜忌,排斥。

天才的产品经理出走,开始试着自己站在舞台的中央。

傅盛此后依旧缔造出许多优秀的产品,可牛影像、猎豹清理大师、猎豹浏览器、以及现在风靡美国的直播APP Live me,这些产品都收获了大量的用户口碑。

但傅盛却始终没能做出一家成功的公司,开公司和当产品经理的差距实在太大了,无论是从雷军手里接过来的金山,还是后来的猎豹移动,都没能站到中国互联网舞台的中心。

周鸿祎的三个故事

2008年,理工男周鸿祎在开例会时突然喜欢讲故事。

老周讲的第一个故事是关于秦昭王和白起的。白起是秦昭王手下第一大将,他一生为秦国立下了无数战功,南定鄢、郢、汉中,北擒赵括。但君臣二人在邯郸之战上却产生了分歧,白起对赵国主和,他对秦昭王说:“我军远隔河山争别人的国都,若赵国从内应战,诸侯在外策应,必定能破秦军。因此不可发兵攻赵。”

但秦昭王不听,执意要攻赵国,白起就开始抱病不出,任由秦昭王再三邀请皆不为所动。而在战场上,秦国果然数十万大军折损严重,白起听到后说:“当初秦王不听我的计谋,现在如何?”昭王听后大怒,强令白起出兵,白依旧自称病重,宰相范雎请求,白起仍称病不起。最后秦昭王免去了白起官职,并将他驱赶出咸阳,白起被贬迁出咸阳后,心中怏怏不服,有怨言,表示不如把自己处死。于是昭王派使者拿了宝剑,令白起自裁,白起于秦昭王五十年,引颈自杀。

周鸿祎说这事儿主要是白起“居功自傲”。老周说:杀功臣是有问题,但难道仅仅是秦始皇一个人的错吗?白起就没有错吗?

周鸿祎的第二个故事是在360的“程序员事件”之后,周鸿祎讲,文革期间,毛泽东写的《批吴晗》发表不出来。后来批评彭真主持的中宣部“针扎不进,水泼不进”。

第三个故事更加赤裸了,周鸿祎有天在例会上说起自己前一天做过一个梦:他和傅盛吵起来了,周就说:无论你再有能力,也一定要把你开掉。当时两人还处于蜜月期。周鸿祎笑嘻嘻的讲,傅笑嘻嘻的听。

这三个故事底下开会的人一听就知道周鸿祎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在敲打谁,但是只有矛头另一端的傅盛还是将这些当故事听。

老周为什么要讲这三个故事?

傅盛从3721开始就跟着周鸿祎,一直到雅虎,再到奇虎。从一线员工做到360安全卫士事业部总经理。2008年周鸿祎把奇虎分成三驾马车:搜索,360,口碑营销。傅盛是三驾马车之一360的掌舵者。而360本来也是傅盛开发出来的一个产品。

image

但奇虎的三驾马车很快就只剩下了一驾:周鸿祎最看重,花费最大精力最多投入的搜索,没能在百度嘴里抢食,终究是失败了,而口碑营销后来被证明是鸡肋,不主流、没潜力,只剩下一开始最不受重视的360一枝独秀。

可360不是周鸿祎亲自掌控的业务,他寄予重望和大量精力一直在搜索。

明白人都知道,在这个时候,傅盛的处境就不那么单纯了。

傅盛在做产品上是天才,“做人”的问题上,则体现出情商慢人一拍。

功高震主

2008年初,在没有经过用人部门负责人360事业部总经理傅盛和技术总监徐鸣面试的情况下,360二号人物、总裁齐向东直接面试并录用了一个程序员,还给出 20K的月薪,超过当时360的所有程序员。

后来傅盛面试,直接否了。发邮件讲了两点原因:1.这个人虽能说会道,但基础薄,名不符实。2.高工资会打破平衡,对老员工不公平。

周鸿祎看到后立刻生气了,说这个邮件的态度是在反对自己,是傅盛拿一个靶子搞对抗。最后,此人以15K的月薪招进来。但在傅盛离职后不久就自动离职。这是360知名的程序员事件。

第二件事是关于360的“装机必备”功能,装机必备囊括的软件量很大,每个类别中最流行的软件都会放进来。本来在播放器类里放的是“暴风影音”,因为当时暴风覆盖率超过60%,第二名只有5%。傅盛还说服暴风影音,每个月付给360几万块钱。

但后来周鸿祎要求拿掉。傅盛回邮件说不该拿掉,并且回复了两个理由:

1.以暴风的普及程度本就该放进装机必备里推荐。2.更何况它愿意付钱。

这被周鸿祎定义为“指挥不动”。360安全卫士这个老周之前基本不过问的部门,现在让他觉得开始是个“独立小王国” 了。

即便周鸿祎这样数次直接或者间接敲打了,这个28岁的年轻人似乎依旧视而不见,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依旧我行我素,敢说敢做,认为只有这样才是对公司最好的方式。

矛盾的激化在继续。

08年5月。在一次讨论业务的时候,老周对傅盛说:你有问题,360安全卫士半年来没加新功能。

傅盛听完不同意,反驳说:木马查杀能力在这半年有很大提升,用户量翻番,360的技术底子很弱,目前阶段夯实最重要。

老周说:新功能非常重要。

傅盛说:奇虎之前做了那么多垂直搜索,但做起来了吗?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红衣大炮,那时,投入海量资源却最终没有做出来的搜索是周鸿祎心中最大的痛处,于是红衣大炮开始向傅盛开炮,周狠狠盯着傅盛说: 傅盛,你做好了360,我没做好搜索,你就可以跳起来跟我争了吗?

傅盛听到后当时就懵了,他其实并没有这个意思,他说搜索的问题并非是想影射周鸿祎,而是要说清楚这个问题,在傅盛的心里周鸿祎一直是凌驾于搜索、360所有业务线的大老板。

但是周鸿祎不这么想,这句话根本就是傅盛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最明显的表现。

后来事情朝着最坏的结果发展,周鸿祎在2008年4月下决心只做360,但是周鸿祎无法容忍自己不能完全彻底的掌控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

正在周鸿祎犹豫纠结的时候,有人在老周的耳旁吹风说:公司是你的,别在乎别人怎么想。听完这句话,老周做出了决定。

傅盛慢慢的在奇虎公司内部被架空。

掌权金山

2008年8月16日傅盛离开360时,老周当天就召集了360安全卫士二十人的骨干,开了一次“批斗大会”,历数了傅盛的过失。有员工用短信的方式给傅盛进行“实况直播",傅盛非常气愤,觉得那些话都是污蔑,却没有任何办法。

但君子报仇十年不完,如果周鸿祎知道自己亲手赶出去的傅盛日后成为了反360联盟的最大先锋,不知道会不会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

傅盛走的时候签了一堆的限制条件:第一,18个月内不能做任何跟奇虎有竞争的产品,包括安全和搜索。第二,不能加入跟奇虎有竞争的公司,包括当时几乎所有主流互联网公司。第三,傅盛创业的公司不能接受奇虎员工。第四,永远不能公开讲不利于奇虎公司的话。

傅盛之所以接受这些不可理喻的条款,一是因为自己想早早的离开这个伤透了心地方,第二个原因是,后来傅盛说,当时齐向东告诉他,协议就是个过场,只要你半年内不做安全,就什么事都没有。傅盛信了。

但是当一年后360拿着竞业协议的条款,在法庭上起诉傅盛时,傅盛应该深刻感受到,用嘴巴说出的话,永远没有白纸黑字有力量。

傅盛离职的新闻,吸引了一个人的注意——经纬张颖。

后来张颖辗转联系到傅盛,邀请他做投资。傅盛在遭受巨大挫折后,是张颖建议他,“你把这里当做过渡也可以。先学一学投资,之后找准方向再创业。”

傅盛加入了经纬中国,担任副总裁,从产品的角度为投资提供帮助。现在来看,傅盛在经纬的收获比付出要更多。在经纬期间,傅盛不仅收获了创投行业的理解,对商业模式的判断,更重要的是傅盛打开了自己人脉。雷军、马化腾,都是借由经纬中国傅盛才得以相识。

傅盛给雷军讲述自己的创业计划,雷军后来盛赞说,“这些年,我见过不少有能力的人,但是真正有决心和毅力的,真正有创业精神的,我看到的,只有傅盛一个。”

雷军送了他一本《梦想金山》,或许那个时候雷军在心里就有了某种盘算。

image

傅盛在2009年9月9日开始正式创业,出任可牛影像董事长兼CEO。经纬中国投资100万美金。

创业的idea是因为看到以PS为主的国外修图工具使用门槛太高,所以想要开发一款简单优化的。但这并非傅盛所长,他在等着竞业协议到期,转而做安全。

张颖也答应,当傅盛开始做安全的时候,经纬中国就投1000万美金。

在竞业禁止协议期满后,可牛立刻调转方向,进入安全领域。

雷军知道后,提议可牛金山合并。傅盛同意了,但是金山是上市大公司,有自己的优势;傅盛作为在安全领域最负盛名的创业者,有自己的底牌。双方一开始无法谈拢。

最终可牛和金山能合并,还要感谢周鸿祎。2010年5月25日,傅盛从360离职,21个月后,可牛推出可牛杀毒。完全免费,傅盛对用户增长很有信心,但可牛杀毒当天就被360安全卫士查杀。

而金山打败360的最大希望,拥有8000万用户的“金山网盾”,360用不兼容一夜就杀掉90%跌到700万。

再有就是雷军的小米在10年6月已经成立,雷军分身乏术,急于开创自己人生中最后一次创业。形势危急之下,10年5月份,雷军受金山董事会之托,开始主导子公司金山安全与可牛的合并。

这是个极为有趣的历史节点,雷军发现了新的智能手机浪潮和移动互联网趋势,急于甩下老迈的金山。

而傅盛呢,怀着对周鸿祎的无限激愤,创业正酣。但是从后来者的角度看,360彼时在PC安全领域的优势,近乎于垄断,根本就不是金山加可牛就能够撼动的。

战场将会很快转移到移动端,傅盛一定程度上当了金山的接盘侠,毕竟金山不是顺势而为,而是逆水行舟,此后傅盛的种种成绩其实一定程度上是被缩小了,禁锢了。

如果傅盛没有接下金山这个包袱,而是在那个机会遍地的时候独立创业,这个天才的产品经理在是不是今天更有可能真正站在互联网的中心?

傅盛的三盘棋

傅盛2008年从奇虎离职后,可以用三盘棋来形容。

第一盘棋是象棋,因为傅盛当时是反360联盟的马前卒,他指挥着金山冲击在对抗360的第一线,背后是腾讯、雷军。

这盘棋在3Q大战时到了最高潮。那个时候,傅盛砍掉了金山所有繁杂的业务,只专注于金山毒霸和金山卫士,要与360两款核心产品360杀毒和360安全卫士一对一正面PK。

3Q大战的最大赢家不是360,更不是腾讯,而是金山。3Q大战开始的3天后金山毒霸日活跃从700万涨到1200万,金山卫士从200万涨到1000万。

因为当时除了360外,只有金山一家同时有杀毒和安全的全套产品并且性能完善。

3Q大战结束后,反360联盟不再激进,双方进入了休战期。

但是刚接手的金山网络还要发展,不仅要发展,傅盛还要靠它来成就功业,来证明自己并非仅仅只是一颗棋子,一名马前卒,一个傀儡。

傅盛的第二盘棋就是围棋,带领金山的突围之路。傅盛的下法不花哨,就是给老迈的金山注入互联网基因。

2012年5月猎豹浏览器推出。浏览器跟IM(即时通讯)一样是用户电脑里驻扎时间最长的程序,一定要进入。只有离用户够近、呆的时间够长、交互足够多,才能建立用户感知。只有被用户认识了,在产品被截杀之时用户才会跳出来帮你关了360。

浏览器不叫金山浏览器或者安全浏览器,而叫猎豹。猎豹跟金山不一样,就像微信跟QQ不一样。金山老成但猎豹年轻。金山是大叔范儿,猎豹一定是酷炫小鲜肉。随着浏览器一起上线的还有网址导航。傅盛这盘棋下的结果是,毒霸客户端-浏览器-网址导航的增值收入超过金山毒霸的历史峰值。

但随后傅盛发现一个悲哀的事实:在PC上有360,猎豹只能做到第二;在手机上有360和腾讯(QQ手机管家),猎豹只能做第三。

傅盛的第三盘棋,是国际象棋。

2012年底,傅盛把CTO徐鸣和CMO刘新华找来,说,这样下去不行,你俩去美国吧,明天就走,建美国办公室,把国际化的方向想清楚。最后一句是,“要是搞不定,就别回来了。”

两人考察归来后,金山做了一个叫“CleanMaster”的清理App在谷歌市场上线。因为根据谷歌市场的搜索,关键词“clean”排在首位。这个“丑陋无比”的应用,没推广,上线第一天1.5万下载,第二天1.2万,简单推广后,下载量更是飙升。它还有个中文名字,猎豹清理大师。

2013年7月,仅有的二十人将CM(CleanMaster缩写,下同)做到了月活跃1000多万用户,于是傅盛决定砍掉其他国际化的项目,把CM团队从二十人追加到一百人,最后再到两百人,研发投入上不封顶,2013年底,CM做到了8000万月活跃用户。

2014年3月,金山网络更名猎豹移动,傅盛任猎豹移动CEO。5月上市前夕,CM做到了1.4亿月活跃。借助CM的分发能力,猎豹交叉互推CM Launcher、CM Browser、CM Locker、CM Security等产品。全球用户号称达到5.021亿。

在2014年5月8日,猎豹移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CMCM”,发行价14美元,开盘价报15.25美元,较发行价上涨8.9%,市值约21亿美元。傅盛持有猎豹移动17.0%的股份,按照开盘计算价值3.57亿美元。

image

故事并没有到此完结,猎豹在上市之后,经历一波涨势后股价迅速破发。到今天猎豹股价仅仅只有8.2美元,总市值还剩11亿美元。

猎豹的问题,在于虽然有口碑良好的产品,但是反映不到财报上。凄惨的财报表现,引起了股价断崖似的下跌,傅盛没有丝毫办法。巨头的壁垒越来越深厚,除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猎豹难有大的突破。

或许是为了讲好新的故事提振股价,或许是心中的英雄梦依旧尚未熄灭,傅盛这两年尝试追了不少风口,比如无疾而终的无人货架项目“豹便利”、比如匆匆追赶的机器人和人工智能音箱等产品,还有前两天刚发售的“小豹翻译棒”。

傅盛有点急了,眼看着自己已经不再年轻,眼看着舞台的中心离自己越来越远,曾经的天才之名以及金山的救世主,创业十年面对的却是猎豹折去三分之二的股价。

这其中的不平衡可想而知,但没人能回答还会不会有属于傅盛和猎豹的新历史。

声明:本文来自粉丝投稿,不代表互联网圈内事观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周鸿祎的三个故事,傅盛的三盘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