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没有拒绝?

作者:不加V

​​​Metoo运动进入中国以来,掀起“翻旧账”风。高校圈公益圈之后,媒体圈清查也昂首挺进,蒋方舟爆料在日本交流时遭某刊主笔章文摸大腿和尾随,一封指控章文性侵的信也热传,女生说,她参加一饭局后,章文打车送她回家,却把她带到茶室,“进了茶室,灯都没有开,他开始抱住我脱我的内裤”。正在办理美国移民的章文这回摊上大事了,连文章都躺枪了。然而文化人鄢烈山向蒋方舟提出一个问题:你当时怎么不拒绝?托词换座位,正色制止,大声抗议均可!

这对Metoo运动是一个政治不正确的问题,你居然不质问性侵者,而是质问受害者?受害者不管什么时候站出来都是勇敢的!

作为在媒体圈文化圈浸淫多年的我,可以帮忙复盘一下“当时怎么不拒绝”。因为长期以来,有种男性把玩女性陪衬的饭局文化,你进入那个氛围,很难做到拍案而起。尤其北京的老男人饭局,发起者常是文化界有一定地位的人,请来的是他兄弟好友,和需要提携的新人,包括正在成名的,作品要上市的女作家,女主笔,女学者之类,男性以能喝能说为主,女性分两种,一种是交际花型,负责讲段子和给男的搭线,一种是清新型,也就是被捧为小花,实则待宰的羔羊。老男人和交际花是老相识,小清新则是供下套的对象。

蒋方舟对这种饭局文化不陌生,和她关系好的媒体大佬,文化人,数得出名字的,也是一些饭局常客。早年是她妈妈打造少女天才时,给她引荐编辑叔叔,文化大神,后在清华读书,叔叔们也没少带她玩,除了吃饭,拍电影海外游体验营都去了。她一定见识过叔叔们的种种,他们的坏,他们的浪,他们泡妞的把戏。这方面来说,她不是无知的,但她入圈的方式特殊,是作二代,是妈妈的熟人在提携,在照顾,年纪又小,叔叔们也乐于“保护”她。所以到她当上新周刊副主编,和文化名人,也没吃过多少“亏”。打个比方,就像鹿晗的女友关晓彤,长得也就那样,演戏也就那样,名利双收,没人敢潜,人家是世家!

而到日本交流,被选派去的各大媒体主笔,就不是她北京熟悉的叔叔们了,脱离了保护罩,又对饭局轻心,一不小心坐到了猥琐男身边。这种男的呢,是北京饭局上地位不高,但爱蹭妞泡的,也就是大佬的小弟类型,他会瞄准那些小清新女生,谄谄媚,灌灌酒,谈谈文学,约约稿,然后桌子底下摸摸腿,离开时借送回家的名义,顺便推倒,自认不叫强奸,叫“顺奸”。遭毒手的女生,一般不敢声张,一是大家看着他们在饭局上相谈甚欢,二是大家看着她自愿被护送回家,她容易说不清,还得罪了圈子。而他经常干这事,轻车熟路,到了日本交流,恰好坐在蒋方舟旁边,手又痒痒了。他不知道,他惹错人了,他把关晓彤当作毛晓彤了(非贬义,泛指没背景的女孩)。

一路受叔叔关照,没谈过恋爱只相亲,对男女之事仅限于创作和饭局观察的蒋方舟,遭遇突发,一时慌了神。她平时是乖乖女,老好人,吵架都不会那种,摸大腿?她估计只敢瞪瞪他(谁-给-你-胆-子?)。章文不懂啊,切,装纯,小小年纪混到副主编,没被摸过?继续摸。蒋方舟也急了,心说:你妹的,我走的是正路,没有半点丑闻,你看不出来我有人罩嘛!章文还是不解风情:得了得了,吃完饭回酒店再说。于是,蒋方舟强忍着“恶心”,保持着她乖乖女的招牌笑容,直到饭局结束,快步脱身。她不呵斥,不声张,也是因为知道,那不是她的主场,小题大作反而扫兴。

她很委屈的,如果在北京,在叔叔们的饭局上,没人敢造次,知道她是大佬保护对象,碰她是找抽,若有不懂事的,她朝叔叔使使眼色,立刻摆平。至于饭局上其他被咸猪手的女孩,被调戏被灌酒被带回家的女孩,她只会旁观看热闹,没有帮她们出头的打算,那是叔叔和朋友们的游戏,就当雅俗共赏了。加上嘴严,不八卦,听得了段子,守得住清纯,叔叔们也一如既往带她玩,无毒无害。

在日本吞的那口恶气,一直没机会吐。一是这男的还在媒体圈混,当到了某知名刊物的编委,她好端端吐槽他,也不合形势,二是这男的干的事,叔叔们也没少干,她也没少见,跟叔叔们讨正义吧,那是打脸。所以,卧薪尝胆,争取再独立些,再强大些,不混饭局,不屑提携,潘石屹也给拍照了,Metoo运动也来了,可以站出来指控了:这个摸大腿的猥琐男,别让他跑了!

淑女报仇,十年不晚。当年你不识抬举,如今让你不举。

如果她再正义一点,揭发揭发老男人饭局的丑闻,把叔叔们一起Metoo了,就算彻底了。

来源:新浪微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为什么没有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