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佬趣事集锦之张朝阳篇

image

Hello,各位,距离上一篇已经一周了,大家是否在等待着看查尔斯的故事?​

​ 张朝阳曾说过,以前我特别关心外界的看法,也对自己没有太多的要求。觉得自己很伟大,我要最有名,我要赚更多的钱,香车美女、飞机豪宅,我要做一个伟大的企业,让别人都来夸赞我。现在我更在意自己的评价,要过有意义的生活。人生给了我好的头脑,给了我好的身体,我就要把它们用到极致。人生让我做一个公司的CEO,我就尽职尽责做到自己满意。”

他对自己的要求很高,也有过抑郁症,学了佛法,从抑郁中走了出来。

这一篇,我们将正式开始讲查尔斯的故事,好了,废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1. 求学生涯的张朝阳。​

张朝阳小时候有过很多理想,

有一段时间想拉二胡,就一直想着进陕西省剧团拉二胡或者唱秦腔,不过只拉了8个月,把《洪湖水浪打浪》弄熟了,就放弃了。

后来画过画,又想当画家,不过也不久就放弃了。

他很喜欢物理,曾经很想做一个有着陈景润式精神的人物,关在只有一盏小煤油灯的屋子里解题,一整天只吃一个冷馒头,只要有一张纸和一支笔,计算宇宙,计算天体物理,计算世间万物的一切奥妙。

​ 回忆起往事,张朝阳对高考那段岁月依然难忘。“我高考的时候没住校,每天早上七八点的时候,和一大帮同学骑着自行车,浩浩荡荡去自习室温习功课。”张朝阳回忆,“那时候父母给的压力并不是很大,只是自己喜欢学习,特别是喜欢学物理。我觉得学习是件快乐的事情。”​

​ 正是因为如此的喜欢物理,1982年,年仅18岁的张朝阳考取了清华大学物理系;4年后的1986年,他以全国第39名成绩考取李政道奖学金,进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学习。1993年,他拿到了该校的物理学博士学位并留校从事博士后研究。(注:张朝阳在美国是直接读博士。因为当时做物理的基础研究,硕士学位不大管用,所以直接去读博士。实际上,许多人都是为教授的基础研究作助手,直接申请攻读博士学位。)

​ 进清华后,张朝阳的成绩一直在前三名,但张朝阳在清华园里的第一年并不轻松。在杨振宁、陈景润这些偶像的带动下,物理系的人纯洁而残酷,比赛一天都不停歇:大家都较着劲,比赛谁先完成作业,谁的学习时间更长。张朝阳用疯狂的运动来驱散迷茫困惑。他冒着寒风去游冬泳,每天绕圆明园跑五六公里。

到了麻省理工大学后,张朝阳变得非常反叛,开始恣意地、甚至有些放肆地享受他的青春。他在银行里从没有存款,但他要买车,而且一定得是敞篷车,开车路过商店时会来个急停调头,进去买一副墨镜戴上。穿衣服一定要穿POLO,甚至他还梳过Ponytail(马尾)。

​ 张朝阳当年毕业后其实是想去当明星闯好莱坞的,由于种种原因,最终没去成。可怜他当时还特意为此发明了一个叫“张氏劲舞”的舞蹈。(查尔斯,直播秀一段舞技呗)

张朝阳在麻省理工拿了博士学位后,想找份工作。先去找了他的博士导师,老师在麻省理工很有权势,还说说张朝阳是他几年中见到过的最好的学生,于是老师给他介绍了一个职务,叫做“中国界面官员”,这个职务之前是没有的,专门为张朝阳而设立的,职责其实就是"中国联系官",负责联系麻省理工和中国的一些事情。

2. 创业后的张朝阳。

张朝阳曾经以麻省理工学院亚太地区中国联络负责人的身份(即中国界面官员)回国,是陪着校长回来。还安排了校长跟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见面。也是这次回国,坚定了他回国创业的想法。

他说,自己回国创业的想法更多的是受网景和雅虎刺激。当时,雅虎刚成立,还没看出苗头。主要是网景公司把互联网从象牙塔里一下子解放了出来。那时,他特别震惊。

1995年11月1日,他回国创业的第一天,北京是下着雪的。(也许是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让张朝阳的回忆如此寒冷。哈哈哈)

​ 其实,刚开始回国创业,张朝阳只知道要做互联网,但是具体要做什么,他也不知道 (拔剑四顾心茫然啊)。

张朝阳创业的启动资金来自于著名的网络先知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和张朝阳在麻省理工学院的老师爱德华·罗伯特,仅为22.5万美元。他们对于搜狐的工作几乎不闻不问,甚至公司从爱特信更名为搜狐,他们都不知情。不过这也给了张朝阳充分的自主权。

张朝阳与他的老师、搜狐的天使投资人尼葛洛庞帝

​ 张朝阳要回国创业,想要一笔启动资金,于是去找了老师爱德华·罗伯特,走进了老师的办公室,说他要回国做互联网。因为当时罗伯特和张朝阳不是很熟悉(罗伯特是MIT创业中心的创始人), 罗伯特问:“关于互联网你了解多少?” 张回答:“I use email”。

​ 刚开始回国创业,他的第一家公司起名为互联网技术公司(Internet Technology Company),英文缩写是ITC,去工商局申请注册的时候,工商局要求一定要把这3个英文地地道道地写成中文,翻译了好几个中文名儿,但都给否定掉了,最后落实到爱特信这三个字。

​ 防火墙软件是张朝阳第一个想到的项目,为此张朝阳还与以色列的相关公司进行过接触,但这个项目也被放弃了,因为它也不符合张朝阳的价值观——不面向消费者。

​ 张朝阳在爱特信招的第一个员工叫苏米扬,苏米扬1999年9月创办了伊氏女人网并担任CEO。2002年加盟3721公司任副总裁。2003年8月创立天晟互动,运营个性化虚拟城市Xcity。“当年搜狐只有4个员工时,有一次张朝阳跟我们几个拿着黑板在上面画,讲他的宏图大志,说他要做中国的比尔·盖茨,我们私下觉得他傻得可以,因为,那时候我们已经好几个月都发不出工资了。”回忆起1997年时的张朝阳和搜狐公司,苏米扬说,张朝阳的创业经历给他的震撼至今仍在心中激荡。

张朝阳的口才也很好,刚回国,想招聘一个助理,当时面试了一个人,叫何劲梅,她在原先公司月收入已经有3000元,但当时张朝阳只能给她月薪1500元。就这样,降薪一半来一个刚创业的公司,张竟然还说服了她。

​ 1997年11月,第一笔融资来的钱几乎快花光了。那时,张朝阳甚至到了把最早进入公司的两名员工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问他们当月的工资迟一个月发可不可以的地步,因为他那时首先要考虑的是交房租。

​ 为了融资让公司活下去,张朝阳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在那间办公室兼卧室的桌子上、地上,或坐、或躺、或趴着写他的商业计划书。 张朝阳认为,他那份完备的商业计划书在当时具有空前的前瞻性,例如他预言了一个商业网站应该是资讯和导航,也形容了门户的特征是信息的集合者而不是制造者,甚至还描述出了广告收入的曲线,以及对页面点击率与广告之间成长关系的算法、收入模式等。

张朝阳的第一份商业计划书上,关于自己的创业目的,他用英语赫然写着一句话:顺应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两个潮流,一是信息高速公路时代的到来,另一个是中国作为全球大国的崛起。

1999年的时候公司的钱快花光了,再没有新的投资公司就要关门。张朝阳游说许多家风险投资可是没有结果,后来又累又急,病倒在床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每天还得给投资商们打电话劝说他们,还要装做很有激情。不知道钱什么时候能要到,也不知道公司能坚持到哪一天。

虽然刚开始这段时间很辛苦,但张朝阳一点都没有抱怨,至少他在一个美丽的女记者面前是这么说的:“回来之后没有失望过,一分钟也没有,很长时间沉浸在特别兴奋的状态里,看到远山的景致,跟一个出租车司机报出地名,就像吃久了没有加沙拉酱的卷心菜,忽然吃到好吃的川菜一样有滋有味极了。那种在亚文化里生活的麻木和冷漠逐渐被暖过来了。我慢慢地能欣赏起中国人在自己的生活里完整的热情、支持和依靠,明白一个人必须活在自己的文化里才能快乐。”

搜狐这个名字,其实不是张朝阳起的。是当时搜狐总裁助理、市场部经理陈剑锋给起的。这个名字刚开始叫 “搜乎”,对应的是张朝阳准备启用的新域名 “sohoo.net.cn”, 陈剑锋觉得 “搜” 字没有问题,但是 ”乎“ 字形象,不生动。对比着雅虎,他也想起个动物名字在后面,没有用 ”虎“ 而用 “狐”,是因为陈剑锋觉得张朝阳像狐狸,聪明、敏感而有些捉摸不透。

搜狐的业务扩展开后,却没有知名度。张朝阳想到了一个方法,自我营销(蹭热点),只是他的这个热点有些大,是当时畅销书《数字化生存》的作者,也是自己的老师尼葛洛庞蒂。当时,科技部主办一个活动,想邀请尼葛洛庞蒂来国内演讲,于是找到了他的学生张朝阳。整个中国行,张朝阳全程陪同,出尽了风头,搜狐于是也被人们熟知。

为了树立个人品牌。一度,他像其他所有CEO一样大谈“泡沫就是互联网的革命”,而自己却紧张地压缩成本。(所以说,不要轻易相信大佬们的话)

​ 搜狐最早的广告主是北京牛栏山酒厂。

​ 张朝阳的个人品牌效应带来的成效显著。搜狐的销售人员至今津津乐道的是,当时很多不愿见搜狐销售队伍的企业听说张朝阳亲自来谈合同,一切就变得极为容易。甚至当年很多企业的员工在门口等着,就是想亲眼见见这个“明星”。 前《北京青年报》记者、现互联网协会数据中心主任的胡延平讲过一个笑话:一位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归国的留学生,拿着《北京青年报》报道张朝阳的那期报纸找总编,要求《北京青年报》以同样的篇幅报道他:我是张朝阳的校友,我也做网站,为什么宣传他,不宣传我。

创办搜狐后,张朝阳曾经去硅谷找到了李彦宏,作为前辈,邀请回国,共谋大业,李彦宏没有回过,不过,却激发了李彦宏创业的激情。​

​ 1999年事业巅峰的时候,张朝阳俨然像摇滚明星班的耀眼,南下演讲,讲中国互联网的新局面,台下坐着一位听众就是马化腾。他甚至狂妄到自我形容:有钱又有名的第一人。

张朝阳很重视维持自己在董事会的权威,他还提出了“保守沟通”的理论。“你不能常给董事会惊喜,这样有了真正的惊喜他们才会惊喜,然后你才有权威,才有信誉。沟通上要保守,要尽量报忧。信誉就像银行一样,你只支出,不存入,银行就会破产。”

北大青鸟曾经大肆收购搜狐股票,妄图收购搜狐,不过后来张朝阳启动了“毒丸计划”才得以击退北大青鸟的进攻。

​ 2003年时所有公司能够活下来都是靠着中国移动的短信,所有公司最重要的号就是它的TOP号,搜狐的TOP号是6666,为这事张朝阳登到了珠峰的6666米。

​ 成名之后的张朝阳,逐渐迷失在了名利场中,当时有媒体这样形容张朝阳:“他就像菲茨杰拉德笔下的盖茨比,上山下海,拥有豪宅和游艇,稠人广坐,夜夜笙歌,搜狐大楼的玻璃外墙足以反射出100个太阳的光辉。”

2008年后,张朝阳一度变成影子CEO,忙着看书、听音乐、做瑜伽、登山、跑步,公司事务几乎全部由几位高管打理。他不见工作相关的人,甚至不回复高管短信。此时搜狐,开始沉沦。

之后,他得了严重的抑郁症,非常痛苦。张朝阳的弟弟,毕业于西北大学,是陕西法门寺的果义法师,当代高僧,有境界,有信仰。张朝阳最后还是在弟弟的帮助下,通过佛法,闭关一年,解决了抑郁症,更悟到了人生……。

张朝阳对弟弟果义法师说:“如果你不出家,在这里的也许就是我,也许有一天我们会殊途同归的。”

张朝阳(左四)和弟弟果义法师(左三)

果义法师:“我们家是注定要出修行人的。我是1968年出生在西安市东郊的一家兵工厂,俗名张雷。我的父母亲都是五、六十年代西安医学院的本科生,父亲是厂里附属医院的副院长,母亲是儿科医生。我在家行三,老大叫张朝阳,在美国拿到物理学博士后,回国创办了搜狐公司;姐姐叫张静,也是在美国留学海归的,现在是北京一家科技公司的总裁,资产超亿,老幺叫张涛,在北京从事房地产开发,事业发展也很顺利。

我的父亲性格温和,老实善良,在当地人称“张大善人”,家里的一切内务外交都是母亲做主。在我的印象中,我的父亲从没有向我们发过火,母亲要打我们的时候,我们总是躲到爸爸的身后。附近要是有人生了病,只要找到我爸,不论是白天黑夜,父亲总是背着药箱随喊随到,有些家庭困难的,父亲就免费给他们发药,回来后自己把钱补贴上。

在我的印象中,老大朝阳小时候总爱玩和尚道士的游戏,经常和我们讲唐僧取经的故事,在朝阳的内心深处有一种深深的宗教情结。2011年5月27日,他来法门寺看我时说:‘如果你不出家,在这里的也许就是我,也许有一天我们会殊途同归的。’姐姐和小弟也都有着浓郁的宗教感情,每次来到法门寺,总是从我这里带回去很多的佛书。”

2010·中国新视角高峰论坛,张朝阳发表了一篇题为《不完全的市场经济时刻在妨碍竞争》的演讲,堪称流世之作。他说道,“矢志不渝地继续进行市场化改革,不改革没有出路!没有充分的、公平的市场竞争,就没有品质,没有优秀,没有就业机会,没有稳定,没有中国真正的崛起。具体怎么做?问题很复杂,但一个基本点就是对政府权力的限制和对公平性的追根问底,只有公平的最大限度的实现,才能让有才能的个人和组织脱颖而出,社会才能充满活力和创造性。”这些言论今天看来都是极其大胆和犀利的,都是很多中国的经济学家一辈子都不曾说过的。

2010 年,张朝阳作为金鹰节颁奖嘉宾说过这样一句话:“中国互联网现在已到了决战的时候,这是一场巨头之间的战争。巨头有七个: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百度、阿里巴巴以及盛大。可以说是’战国七雄’。但应该不会出现秦灭六国的情况,最后可能是几分天下。这场战国七雄的争斗最多五年可见分晓。”(今年2018年,过去8年了。。。)

2013年1月,张朝阳重新在公众视野中露面,他在一条微博中说:“闭关一年多,重新进入地球,发现三件事,1、人人都在用微信;2、人人都在说好声音以及梁博等对我来说陌生的名字;3、好像是开了十八大,民心从骂街和用脚投票变成了建设性和拭目以待,改革开放好像又时髦了。”

张朝阳总结说,闭关结束后有三个变化,接地气、谦卑、幸福观。“以前我曾认为别人接近我都是有目的的,很少理睬那些主动接近我的人。现在我彻底变了,生命中每一分钟都是很有意义的,那一时刻遇到那个人跟你说话,一定是有意义的,他也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3. 张朝阳的小趣事。

张朝阳与王志东、丁磊被称为“网络三剑客”。

​ 张朝阳的穿衣风格有些不修边幅,2008年的时候,他参加母校西安中学百年校庆。当时作为企业家的杰出校友的代表,坐在当时的校长旁边。与别人有西装革履的正襟危坐在台上不同,张朝阳戴了一个鸭舌帽,黑色休闲服,杰克一类的,在一众西装革履的人群中,显得很另类。

他曾经在天安门广场玩滑板,有一次在商场门口玩滑板时候,磕掉了大门牙。

他很酷,一身杂牌衣服去开会,记得他说过最屌的一句话是,头发白了不要拔,我要让它自己黑回来。

​ 2001年,在日本出了核泄漏事件那段时间,某次会议上,张朝阳在会开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讲起了这次核泄漏对中国的影响,并用自己物理学博士的专业知识解除了到会人员对此次泄漏的顾虑。

“搜狐是张朝阳的梦想,而网易是丁磊实现梦想的工具。”西陆网董事长耿俊强与张、丁二人均有不错关系,他认为这是两个人的最大区别:丁磊能够先把163邮箱卖掉,后来又要把网易卖掉,而张朝阳从来没有想卖掉搜狐。

Charles其实是个挺腼腆的人,至少早年是,不修边幅。我第一次跟他开会印象是牛仔裤和破旧的Adidas。记得2001年的时候搜狐第一次开经理会,他上台讲话,讲了两句,就卡壳了,冷场了几秒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餐巾纸(真的是餐巾纸),看了两眼接着讲。

张朝阳有一辆GMC商务车,车后面的小床上曾经有一段时间有一床粉红色的小被子。

2005年左右,一次和焦点房产的高管聊天,提到朝阳哥,高管第一句话就是“他女朋友很多,但是个好人,本人在媒体曝光之处必提搜狐,是搜狐最好的代言人”

​ 他曾经在国内搞了一次很火热的直播,而且全程是英语直播。

“钱多不是幸福的保证,钱多少跟幸福没关系。我这么有钱,却这么痛苦。”在杨澜访谈录《一个成功者的告白——张朝阳的精神危机》中,张朝阳如是说。​(有钱痛苦查尔斯)

​ 张朝阳年近半百却一直没有结婚生子,这让他感到更加孤独。他说:“我并不抵触婚姻,也不是不喜欢小孩,只不过是因为名气越来越大,突然发现我不用结婚了。不过,我已经开始改变,不会再试图抵触传统的习俗。”

​ “张朝阳有很多90后女朋友”,这句话出自去年的中国互联网大会,圈内的著名“大炮”周鸿祎在聊90后与互联网时冷不防来了这么一句。我们亲爱的Charles当时就坐在他身边,俨然一副“忽悠,接着忽悠”的表情。(哈哈,想起来就很搞笑)

​ 和嫩模手牵手,玩起了直播

​ 传说中的帝都圈内夜店之王

​ 查尔斯的一个爱好是喜欢用手写一些批示和意见,内部叫圣旨,给大家传阅,因为这种纸里的内容不会像邮件一样四处扩散。

但他生活中的朋友,如美通无线的CEO王维嘉和西陆网董事长耿俊强都认为,在日常活动中,张朝阳相当内向。这真是一个矛盾的人,但又是一个知道怎么样释放自我的人。

​ 曾经有记者问张朝阳:回首这些往事,你对那些尚未成功但正想成功的人,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建议?

张:跟着感觉走。

张朝阳曾经接受采访,进入演播室之前,他要像每一位嘉宾一样,要填写一个单子。这个单子上有5个问题。​

(1) 你希望拥有多少财富?

张:多多少少都可以。

(2) 你希望得到的荣誉是什么?

张:新经济的建设工人。

(3) 影响你最大的5本书是什么?

张:《财富论》、《互联网建筑师》、《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约翰·克里斯朵夫》、《矿山命运》

​(4) 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

张:第1位是中学物理老师,第2位是小学音乐老师,第3位是我的奶奶,第4位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生导师。

​(5) 你希望用什么名字命名此次针对你个人的访谈?

​张:《查尔斯·张》!

“10年前,我对于自己没有太多要求。”张朝阳说,“(那时候)觉得自己很伟大”、“要最有名”、“赚更多的钱”、“做一个伟大的企业”、“让别人都来夸赞我”……如今,张朝阳只在乎自己的评价——“要让自己满意”、“过有意义的生活”、“既然我是这家公司的CEO,就要把它打造得更有竞争力,推出好的产品,影响更多的人。”

搜狐被称作是中国互联网的“黄埔军校”,很多人离开搜狐后都在其他领域创造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比如古永锵创立了优酷、龚宇创立了爱奇艺、李善友创立了酷6网、陈一舟创立了人人网、周云帆创立了空中网、李学凌创立了欢聚时代(YY)……

对于“黄埔军校”的说法,张朝阳认为,“七三开,七十的不好,三十的好。”他说:“好的地方在于,我们开启了中国互联网,笼络了很多人才;不好的地方在于,管理松散、奖惩不分明导致很多能干的人流失掉了。”

在2013年,张朝阳还拒绝过张一鸣的今日头条,因为张朝阳在看过今日头条的产品后觉得这个产品实在没什么新意,张判断搜狐旗下的新闻客户端已经趋于成熟,就无须投资其他的创业公司。而且当时今日头条估值90亿,他认为估值过高,因此不屑的略过。

北京高科技领域里有清华四少的说法,王雷雷、周云帆、张朝阳和刘军这四个人。王雷雷和周云帆是公认的官二代,父辈都是部长级别。坊间传言,搜狐当初去纳斯达克上市,遇到了困难,是周云帆帮着张朝阳找到了周小川,才解决了问题。 对应的,2000年,周云帆的ChinaRen最困难时候,当时搜狐在纳斯达克的股票已呈跌势,张朝阳做了一项搜狐历史上最受争议的决定,接了一棒,以3000万美金收购了ChinaRen。 再后来,王雷雷又把周云帆从搜狐拉出来,一起又做了空中网。

其实,搜狐曾经有两次机会差点被合并。得益于搜狐的领先局势,早在 1998 年华渊的董事长姜丰年就表示希望和搜狐合并,但当时张朝阳认为搜狐并不需要拥有国内经验的华渊,于是拒绝了他的请求。后来姜丰年和王志东一起创办新浪网,并且早于搜狐登录纳斯达克。三年之后,新浪的创始人王志东再次抛出橄榄枝,希望能和搜狐合并。但当时现金流充裕的搜狐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中。

​ 搜狐曾经搞了一个“国民校草大赛”,评委班底里除了张朝阳以外都是女的,张朝阳解释说,因为只有女的才能宣传真正帅的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会发生同性之间的“嫉妒”排斥心理。

搜狐20年,54岁的张朝阳觉得自己还没老,他要重新出发——希望回到互联网的舞台中央。

互联网大佬趣事集锦之雷军篇

互联网大佬趣事集锦之丁磊篇

互联网大佬趣事集锦之刘强东篇

来源:狗厂坊间八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互联网大佬趣事集锦之张朝阳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