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收购摩拜极富戏剧性的谈判过程,会成为中国创业者与资本之间不充分博弈的经典案例

@阑夕:

美团收购摩拜那场极富戏剧性的谈判过程,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成为中国创业者与资本之间、甚至是资本与资本之间不充分博弈的经典案例。

在对于是否接受美团开价的会议上,摩拜的三名创始人,除了和作为股东之一的李斌关系密切的胡炜炜之外,另外两人都投了反对票。

李斌自己投的是弃权票,他不愿得罪创始团队和投资机构任何一方,但胡炜炜作为创始人没有弃权的权力——拿不了主意创什么业呢——而她最终作出了和另外两名创始人背离的选择,这张投名状使她成为了美团旗下摩拜单车的CEO。

而投票反对的、被胡炜炜和李斌当初盛情邀请加入率领公司的王晓峰,在并购之后的一个月内,向王兴递交了辞职信。

由于腾讯和美团的压价,摩拜这个项目的兑现数字其实没有达到早期投资的预期收益,但是大多数的股东在磨蹭多日之后,还是只能接受那份唯一的方案,因为腾讯占股比例太大了,票数权重使它可以轻易制造「囚徒困境」,从而瓦解任何共识。

唯一不随大流、投出反对票的机构股东,只有B轮进来的熊猫资本一家,虽然没啥卵用,但是表态非常坚决。

看到当初拍板投资摩拜的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最近打破缄默出来接受新京报的采访,字里行间仍然满是不服。

他的经历也真实的反馈出了共享单车这个行业失控的整个过程,在摩拜还是B轮的时候,李论为这个案子算账,发现单车的分时租赁生意年化回报是40%:

「我们当时算一台车一天被骑5次,就有5块钱的收入。摩拜在北京只有5万台车时,每天一台车最高平均使用频率是11次。」

让他傻眼的,是市场竞争最终击溃了数学模型,因为要和ofo打仗,摩拜在全国投放了数以千万计的车辆,朱啸虎还在对面嚷着三个月内结束战斗,所有人的头脑全都热得发烫,也没有人理会投资方关于成本暴涨的质疑。

李论不怪摩拜的管理团队「不听话」,因为你不那么加码迎战,搞不好公司就被打没了,到了那个时候,一身的正确和理性又有什么用呢?

所有人都在犯错,也就意味着所有人都没有责任,罚不责众。

「很多时候,BAT对一个公司价值的诉求,跟投资人或者创始团队是不一致的。BAT有流量、交易、护城河等诉求,与此相比,创业公司独立发展的理想就变得没有那么重要。BAT们已经是伟大的公司了,在一个伟大公司的羽翼之下,很难再诞生出另一家伟大的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美团收购摩拜极富戏剧性的谈判过程,会成为中国创业者与资本之间不充分博弈的经典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