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忧公主,一生“神反转”的和亲公主

image

解忧公主出身皇族,她的祖父是楚王刘戊。汉景帝三年,刘戊起兵参与同姓诸王的“七国之乱”,兵败身亡,解忧的家族成为罪人,受到长期的猜疑和排挤。

太初二年,乌孙国派使者来到长安,希望汉廷能再派一位公主和亲(之前和亲的细君公主病逝),汉武帝答应了乌孙国的请求,将罪臣之女解忧封为公主,派去乌孙和亲。从这时起,解忧公主就背负起了为大汉联合西域共抗匈奴的重任。

乌孙国位于丝绸之路的要冲,在汉与匈奴的较量中,乌孙国承受着来自双方的压力和拉拢,始终摇摆不定。解忧公主在到了乌孙国以后,嫁给了当时乌孙王军须靡为右夫人,位居另一位匈奴和亲公主左夫人之下。在乌孙国,解忧公主与匈奴公主并不仅仅是争夺一个丈夫,而是争夺汉朝与匈奴在西域的主动权。在这场争斗中,解忧公主一开始就落了下风。

一方面,解忧公主的右夫人身份低于另一个匈奴和亲公主(左夫人),而此时汉朝与匈奴的战争又多有失利,乌孙国更偏向匈奴一方;另一方面,她嫁过来多年没有怀孕,让她遭到了军须靡的冷落,而匈奴公主却诞下一子泥靡,成为了王位继承人。

就在解忧公主陷入困境的时候,转机出现了。乌孙王军须靡病逝,而他的儿子泥靡年幼不能继承王位,于是他立下遗嘱,让自己的堂弟翁归靡继承王位,等到泥靡长大后,再将王位归还给他。

按照乌孙习俗,解忧公主和匈奴公主嫁给了新王翁归靡(号称肥王)。解忧公主与肥王情投意合,接连诞下三子:元贵靡、万年、大乐,以及两女:弟史和素光。解忧的长子元贵靡被立为乌孙王位继承人,次子万年成为莎车国的国王,长女弟史成为龟兹国王的夫人。与此同时,与解忧公主一同前往乌孙的侍女冯嫽(中国历史第一位女外交家)成为了乌孙地位显赫的右将军之妻,被乌孙贵族称为冯夫人。

解忧公主在乌孙的地位一时风光无二,翁归靡对解忧公主关怀备至,言听计从,乌孙与汉之间书信、使节往来不断,共同进退,与匈奴渐渐疏远。在这期间,汉朝的西北边疆安然无事,与西域各国的交往日益频繁密切,这也使得丝绸之路繁荣一时,汉朝的影响力进一步播撒到天山南北,西域诸国都争相与汉交好。在解忧的不断努力下,汉朝的和亲政策终于取得了预期的效果。

然而,好景不长,匈奴王庭被乌孙亲汉和解忧公主在乌孙的风光激怒了,开始蠢蠢欲动。而此时,汉朝已国力衰退,汉昭帝病重,无暇西顾。匈奴在多番向乌孙施压无果的情况下,悍然出兵,要求乌孙交出解忧公主,断绝与汉朝的往来。

乌孙国内顿时人心惶惶,摇摆不定,情势已经十分危急。在这个生死关头,解忧公主挺身而出,力挽狂澜。一方面她顶住国内亲匈派倒戈的压力,劝服翁归靡组织乌孙的军队积极抵抗匈奴,另一方面她上书汉廷,请求朝廷发兵解围。

此时正是汉昭帝病危的时候,朝廷哪里顾得上远在西域的危急,解忧公主的奏折被一拖再拖。在这段内忧外患的艰难岁月里,解忧公主顶住重压,团结乌孙国内一切积极力量,奋力抵抗匈奴大军,使得匈奴始终不能攻破乌孙。

在汉宣帝即位后,解忧公主再次上书求援,依旧没有得到答复。直到即位两年后,汉宣帝毅然决定出兵十五万,兵分五路与乌孙共击匈奴,并派校尉常惠前往乌孙帮助作战。

公元前71年,常惠联合乌孙大败匈奴。同年冬天,恼羞成怒的匈奴单于亲率骑兵攻打乌孙,途中遭遇罕见大雪,死伤惨重,只有少数人死里逃生。丁零,乌桓,乌孙三国趁机从三面围攻匈奴,使得匈奴全国人口损失十分之三,国力极大削弱,各属国土崩瓦解,从此一蹶不振。

此时,汉朝与匈奴在西域的实力发生了大逆转,汉朝在西域的威望空前高涨,翁归靡更是上书汉廷,请求为自己的儿子元贵靡再迎娶一位汉家公主。汉宣帝立即册封解忧的侄女刘相夫为公主,并让她学习乌孙语言,为成为新国母做准备。

然而,命运又与解忧公主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就在汉朝的和亲公主还未出塞的时候,肥王翁归靡病逝。如果解忧公主的长子元贵靡顺利迎娶汉朝公主,那么就可以名正言顺继承乌孙王位。而就差了这么一点,遵照上代国王遗愿,沉寂几十年的泥靡要继承乌孙国的王位了。

在这场王权争夺的较量中,解忧公主和她的儿子处在了下风,泥靡成为了新乌孙国王。朝廷见解忧公主的儿子没能成为乌孙国王,立即单方面取消婚约,使得解忧公主在乌孙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多年的辛苦经营就要付诸东流。

为了维护汉朝在乌孙的势力,解忧公主毅然再嫁泥靡(号称狂王),并与其生下一子鸱靡。狂王性格残暴,倒行逆施,与解忧公主相处得也非常不好。解忧公主看到乌孙上下对狂王怨声载道,决定抓住时机,铲除狂王。她利用匈奴公主的另一子乌就屠对狂王的不满,联合出使乌孙的汉朝使者,为狂王摆下了“鸿门宴”,准备刺杀狂王。

然而刺杀出现了意外,狂王负伤而逃,乌就屠也仓皇出逃。双方终于到了兵戎相见的地步,狂王迅速带兵将解忧公主和汉朝使臣包围在乌孙都城赤谷城。汉朝的西域都护府立即发兵解围,将参与刺杀的使臣押回长安斩首,再派使臣张翁前往审理此案,安抚狂王,以求和解。这本来是走个形式,意在暂且平息事端,趁机削弱狂王。可是愚蠢的张翁竟然没能理解朝廷与解忧公主的默契,在审理的时候揪住解忧公主的头发破口大骂。解忧再次秘密上书汉宣帝,朝廷下令押回张翁斩首,而与张翁同去的副使也因白白错过了杀死狂王的大好机会,回到长安后被施以宫刑。

乌就屠趁乱逃到北山,扬言匈奴即将出兵平乱,乌孙国内的亲匈奴势力立刻归附,与汉朝的西域都护府的大军对峙。就在这个剑拔弩张的时刻,女外交家冯嫽挺身而出,冒着生命危险去游说乌就屠。她剖析利害关系,并以汉朝的大军作为后盾施压,最终劝服乌就屠。

汉宣帝得知此事后,征召冯嫽万里入朝,详细了解事情始末。冯嫽侃侃而谈,使得汉宣帝大为赞赏。他破格委任冯嫽为汉朝使节,代表天子出使西域各国,成为数千年之间难得一见的奇谈。

冯嫽不辱使命,经过多方斡旋,终于使得乌孙愿意归顺汉朝。乌孙国一分为二,解忧公主的长子元贵靡为大昆弥(国王),乌就屠为小昆弥,至此风波终于平息。

然而,天不垂怜,解忧公主的长子元贵靡和幼子鸱靡相继病逝,解忧的孙子星靡软弱无能,乌孙国中大部分势力归附了乌就屠。解忧公主在乌孙大势已去,五十多年在西域的经营付诸东流。

解忧公主此时已经年近古稀,她上书汉宣帝恳求回归故土,言辞恳切,天子为之动容。汉甘露三年,年逾七十的解忧公主带着三个孙子回到了阔别半个世纪的长安城。在最美好的年华离开长安和亲,直到垂垂老矣才回归故土,几乎一生都在为祖国的事业奋斗。很难想象,在面对五十年没有见过的长安城时,解忧公主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她的一生辉煌而又坎坷,经历了三个丈夫,在几次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力挽狂澜,坚定地维护了汉朝在西域的地位。命运却最终让她功败垂成,让她带着唏嘘与怅然回归长安,两年后终老。

然而,历史不会遗忘这位奇女子在西域五十年的纵横阖闾,不会遗忘这“一人撬动历史,巾帼改变天山”的千古奇谈。解忧公主,解大汉之忧,解天下之忧!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解忧公主,一生“神反转”的和亲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