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历史上曾经被超级细菌灭族1000次

image

前一段时间我讲了青霉素和格列卫的历史,青霉素的出现,让人类具有了对抗病菌的武器,格列卫的出现,让人类不再对癌症束手无策,如此神奇的效果让人类对医药产生了高度依赖。很多人会想这么一个问题,如果人类没有了特效药,会不会被一种类似于生化危机中的超级病毒给种族灭绝呢?

答案是不会,无论多么强的细菌和病毒,只要他还属于生物的范畴,他都无法灭亡人类,和人类无法依靠化学农药灭亡任意一种昆虫是一样的道理。

以棉铃虫为例,无论再强的农药,都只能灭杀99%的种群,总有那么1%能顽强存活,然后繁殖回原来的种群规模,抗药性逐年增强,始终无法灭绝。我国曾在上世纪滥用农药保护棉花,最后出现了超级抗药性的棉铃虫爆发成灾,抗药性强到什么地步呢,把棉铃虫直接扔进浓缩1000倍的原药瓶里,可以在里面游泳。。。

对于人类而言,在没有现代医药的年代,有多种疾病曾经都是绝症,如伤寒、结核、狂犬病、破伤风、疟疾,每种病都曾经引发过大规模的瘟疫。死在这些病菌手中的人类,比世界大战要多一万倍都不止。

但是我们发现,无论这些疾病曾经引发多么大规模的瘟疫流行,无论疫区多么的惨烈,总有一小部分人,在只喝开水的情况下安然的挺过去了,古代医生简单的归结为这些人体质强,但是并无法解释这些人中很多都是非常瘦弱的,体质并不强,而那些体壮如牛免疫力超强的人反而有可能第一轮就挂掉了。

难道是运气好?人类一直无法理解,直到出现了伤寒玛丽事件。

伤寒玛丽的故事

伤寒玛丽是每一个医学院的学生都要学习的故事,在伤寒玛丽出现之前,人类认为一个人要么是得病状态,要么是痊愈状态,人类和病菌誓不两立,水火不容。直到伤寒玛丽被证实为第一例“健康带菌者”,成为了医学界的名人。

1906年夏天,纽约的银行家华伦带着全家去长岛消夏,雇佣玛丽做厨师。8月底,华伦的一个女儿最先感染了伤寒。接着,华伦夫人、两个女佣、园丁和另一个女儿相继感染。他们消夏的房子住了11个人,就有6个人患病。

在那个没有抗生素的年代,伤寒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疾病,死亡率极高,于是银行家找到了有处理伤寒疫情经验的医学专家索柏。索柏将调查目标锁定在厨师玛丽身上。他详细调查了玛丽此前7年的工作经历,发现7年中玛丽换过7个工作地点,而每个她工作过的地点都暴发过伤寒病,她给哪家人做饭,哪家就会出现伤寒病人。

根据索伯医生的调查,1901年,她帮曼哈顿一个家庭做饭,这家人开始出现伤寒病人。接下来她为另一家人工作,这家子8人中有7人染上了伤寒。1904年,她在长岛找到一份新工作,两周内11个家庭中有6户因伤寒住院,她不得不再次换工作,又造成另外3个家庭的感染,仅仅可以直接证实的感染者就有22人。

于是,索伯医生怀疑玛丽是伤寒传染源,当玛丽听说索伯医生怀疑她是传染源头的时候,气愤的直接拿出大叉子把索伯医生给打跑了,在玛丽看来,自己身体非常健康,怎么可能会是传染源。

后来,在卫生部门和警察的帮助下,索伯医生终于取得了玛丽排泄物的样本,经过化验,证实玛丽体内存在大量的伤寒病菌。于是,玛丽被送入纽纽附近的北兄弟岛上的传染病房进行强制隔离,在这里,医生对玛丽使用了可以治疗伤寒病的所有药物,但伤寒病菌却一直顽强地存在于她的体内。

普通人和伤寒是水火不容的关系,患病之后死亡率极高,但是只要不死,可以获得终身免疫力,类似于天花。但是这种病菌似乎和玛丽形成了奇妙的共生状态,彼此安然互相存在,伤寒不攻击玛丽,玛丽的免疫系统也不攻击伤寒,在玛丽体内免疫系统不参与的情况下,任何药物都拿繁殖力很强的伤寒病菌没辙。

在强制隔离了2年之后,玛丽向美国卫生部门提起申诉。1909年6月,《纽约美国人报》刊出一篇有关玛丽的长篇报道,文章十分煽情,引起公众一片唏嘘,卫生部门被指控侵犯人权。1910年2月,当地卫生部门与玛丽达成和解,解除对她的隔离,条件是玛丽同意不再做厨师。

被释放之后,玛丽做了一段时间的洗衣工,但是收入和厨师相比低很多,于是她改名布朗夫人重新做起了厨师,只要她工作过的地方,伤寒都阴魂不散的持续蔓延,她就是西方神话中的厄运传播者。

1915年,纽约一家妇产医院爆发了伤寒病,25人被感染,卫生部门在这家医院的厨房里找到了玛丽。这一次,她被判处终身隔离。

天煞孤星的传说

在伤寒玛丽之后,人类研究了这种健康带菌者的现象,发现这并不是一个孤例,大概有1%~5%的伤寒患者,在症状消失后一年或更长时间内仍可在其粪便中检出伤寒杆菌细菌,有极少数人可能终身带菌但是不发病,这种人称为健康带菌者。玛丽之所以这么有名,传染性如此之强,是因为她从事的是厨师工作,而且不喜欢洗手,导致这种消化道疾病在她身上特别容易得到传播。

伤寒玛丽的事情在中国古代也有很多案例体现,但是中国古代医学并没有发现其中的奥秘,而是以命运来解释这一现象,称这样的人为天煞孤星,也叫扫把星。

民间说法,天煞孤星命指的是一个人注定一生孤独的命运。天煞孤星虽为大凶之相,但凶星并不对本人有影响,而是对其周围的人呈极恶之势。

按古史记载,天煞孤星二柱临,刑夫克妻,刑子克女,丧夫再嫁,丧妻再娶,无一幸免,婚姻难就,晚年凄惨,孤苦伶仃,六亲无缘,刑亲克友,孤独终老。换成白话文说就是,碰谁谁死,就他自己没事。

古人把这样的人定义为天煞孤星,把锅甩给了命运,我们自然是不相信厄运这种事的,这种天煞孤星,很明显就应该是一个和伤寒玛丽一样的致命病菌健康携带者。而伤寒玛丽,就是第一个被记录史册的天煞孤星。
基因突变的神奇

异性生殖模式最终在自然进化中淘汰了单细胞克隆模式,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其基因突变多样性的优越性。

基因突变给人类带来了很多困扰,如畸形儿,如癌细胞。但是不可否认,在整个人类进化的长河中,这些都是小毛病,基因的突变和多样性让人类种群多姿多彩,你和我看起来是差不多的,但是实际上差很多,一轮大瘟疫就能把种群中那些特殊者给筛出来,他们承担了延续人类香火的职责。

在没有其他物理手段消灭残余人类的基础上,单靠某一种病菌,不管它再强大,它都不可能消灭人类整个族群。

有一个有趣的小知识是,人类体内总共有一万亿个属于自己的细胞,但是体内共有10万亿个共生细菌,分布在全身各处,皮肤、眼睛、呼吸道均有共生菌的存在,双方安然无恙的进行和平共处,仅仅大肠中的共生细菌种类,就高达1000种以上。而且每一种共生菌必须待在指定的位置,一旦乱跑就会发生灾难,如大肠中的共生菌如果跑到血液中,就会繁殖为败血症,如果跑到腹腔中,就会繁殖为腹膜炎。

所以,我们可以认为,这些共生菌,曾经都是对人类的致命细菌,他们把整个人类给几乎灭族之后,所有无法和这个病菌共生的人类都死了,残余的天煞孤星又通过时间慢慢繁衍起来。仅仅大肠中的细菌数量,就表示人类在亿万年的进化史中,可能曾经被几乎灭族超过1000次。

所以,就算生化危机真的研究出了一种超级病菌,又有什么所谓呢,无非是在这个1000的基础上,再+1而已。

来源:紫竹张先生 WeChat ID:zisedegu6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人类历史上曾经被超级细菌灭族1000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