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地狱,见不得你在天堂

@写不出稿苏见祈

之前有个女生,在评论里说了件糟心的事情。
她有一个女性朋友,婚后的交谈中三句不离“你再不找对象就变成老姑娘了”这类话,催着未婚的她赶快结婚。
让她觉得奇怪的是,因为朋友在秀已婚人士优越感的同时,还夹杂了对老公不停的抱怨。
也就是说,女孩的朋友此时正深陷一场并不愉快的婚姻。

可是同样身为女性,她反而希望身边的同类陷入和自己一样的困境里。

仔细看看身边,这种情况并不鲜见。

比如之前也有另一个女生提到,她告诉表明自己独身主义之后,男同事倒没说什么。
一脸讶异大惊小怪围上来说教“无后为大”“你这样不行”的,基本上都是女人,和她一样的女人。

比如重男轻女的家庭里,对女儿深恶痛绝,甚至心狠手辣地要消灭肚子里的小生命的,往往还不是父亲或者爷爷,而是是外婆或者奶奶。

比如我同事过的一位女人事,在进行招聘的时候,她宁愿录取各项条件都很一般的男应聘者,也不愿意倾向在所有方面都明显占优的女生。

这就非常诡异了,她们本人就是女性,歧视女性等于歧视自己。
但她们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坚定不移,仿佛歧视自己的群体是天经地义的规则。

这种事太多了,着实让我费解了很长时间。
按理说一个人经历过某种遭遇,那更应该对经历同样遭遇的人感同身受,同理心会驱使他们保护后来者才是。
可现实是,世间处处充斥着“媳妇熬成婆”这样,同类向同类抽刀的畸形复仇。

还当媳妇的时候,被婆婆欺负没关系。只要熬到自己也当了婆婆,就可以欺负新的媳妇了。
这五个字向很多人传递了一个思想——受了委屈不用反抗,先忍忍吧,只要等熬出了头,就可以欺负后来的自己了。

身处苦难中的人们不思如何消除苦难,反而把“有朝一日我也能变成坏人”当做望梅止渴的泄愤良方。

父亲打儿子,儿子不服,父亲一巴掌:老子当年也是这么被打过来的。
婆婆骂儿媳,儿媳不服,婆婆一白眼:哪个女人不是这么熬过来的。
亲戚催婚,未婚女孩不服,亲戚一摆手:你看我们不都这么过来的。

人类并没有三字经说的那么善良。
曾经的受害者们不愿团结起来,向扭曲的社会规则宣战;反而更加愿意,把后来者拖进同样的泥潭里。
这能让他们的心灵获得一种恶毒的平衡。

“人生的快乐在于,别人过得比自己糟糕。”
既然我的人生这么糟糕了,那我就让后来的人更糟糕一点,这样才舒服。

随着媳妇们纷纷这么熬成了婆,越来越多的受害者站到了曾经憎恨的另一方。
于是那些扭曲的世俗法则一天比一天更加强大。
战胜它变得越来越困难,越来越多人继续放弃了抵抗。

可是为什么,前人受过的苦难,非要让后来者也尝一遍,才算心理平衡?

人们常说,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这就很奇怪了,这些人不去恨曾经欺压自己的人和事,反而大肆鼓吹那些让曾经的自己深受其害的逻辑。

或许是因为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成本太高,相比起来,他们更乐意成为后来者眼中的仇寇。
像当年的恶人一样被人痛恨,给了他们自己终于成为了强者的幻觉。

但那只是幻觉。
无论是恶婆婆,还是重男轻女的女性长辈,亦或是歧视女性的女性面试官,
无论她们说话时有多么地凶神恶煞或者义正辞严,骨子里都写着两个字:懦弱。
无论熬成什么样的婆,懦夫永远是懦夫。

幸运的是,这场向同类抽刀的恶性轮回,就要到此为止了。
如今这个时代,随着越来越多的孩子完成了学业,随着互联网覆盖到生活的每一个角落,随着人们离开家乡来到遥远的城市,崭新的知识和见闻,给了年轻人对抗经验和强权的力量。

原来媳妇和婆婆可以不在一个屋檐下共处。
原来不是所有家庭的教育都附带着棍棒。
原来也有对女孩百般关爱的父母。
原来结婚生子未必是人生的必经之路。

年轻人的观念参照物,早已不只有几个身边的长辈了。
于是如今,“我们不都是这么过来的”,正在一次又一次地被打脸。
不好意思,我们不想重复你们糟糕的人生。

希望那些熬成婆的人们明白,年龄不是永远正确的佐证。
痛苦的经历不是值得吹嘘的勋章。
曾经受过的苦难,更不能成为之后为虎作伥的理由。

人类没有那么善良。
那些“过来人”言之凿凿老气横秋,不过就是不甘心而已。
他们在地狱,见不得你在天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他们在地狱,见不得你在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