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鲸鱼的影像日志

狩猎鲸鱼的影像日志 - Hakai Magazine

在印度尼西亚,拉马莱拉的村民继承了数百年的捕鲸传统。

拉玛莱拉坐落在印度尼西亚群岛拉姆巴塔海岸的一处陡峭多石的山坡上,当地人能够品尝到一些最大的海洋生物。在被称为lefa季的5月到10月间,拉玛莱拉人们拿起鱼叉前往大海寻找他们最喜欢的猎物——抹香鲸。数百户家庭组成的群落,一年中捕捉到的抹香鲸数量可能寥寥无几,也可能多达40余头。渔民们还会捕捞到许多蝠鲼,偶尔还会有虎鲸,领航鲸,鼠海豚,海豚和岸边的鲨鱼。一旦成功地猎捕到一头抹香鲸,那么按照长久以来的传统,鲸肉将分配至几十个家庭中去。

来自瑞士的摄影师克劳迪奥·西伯(Claudio Sieber)花了两周时间观察几乎每天都在追捕鲸鱼的村民们。「我冒险来到偏远的拉马莱拉,这里信奉天主教,在二战期间曾被日本占领,道路的开通以及其他一些现代的设施带来了便利,比如电力的普及……我冒险来到这,去了解他们如何用古老传统的捕鲸方式生活着」他解释道,「对许多人来说,捕鲸会带来痛苦,但是对拉玛莱拉的村民来说,捕鲸对于他们的日常生存非常重要,即是骄傲和身份的象征。」

村民们正面临着保护主义者们的反对,他们担心鲸鱼的过度开发。但就目前而言,在印度尼西亚政府允许的情况下,每年一次的捕鲸活动仍在萨武海上进行。从17世纪开始,萨武海就已经是抹香鲸迁徙的必经之路。

图一、拉玛莱拉周围的岩石土地不适合大多数作物,村民们将捕捞到的鱼类换取内陆地区种植的香蕉、木薯、大米、玉米和其他农产品。

图二、一个五六个人口的家庭通常都住在一个小房子里,房子里只配有几把塑料椅子。在他们的院子里,熏黑的鲸鱼和淡黄色的蝠肉正在阳光下晒干。西伯说,「当你目睹一个小男孩把咖啡倒进米饭里从而使米饭吃起来不太干后,你就会改变对简朴生活的看法」村民们对政府保护蝠鲸的行为不以为然,「我们不会遵守这些规定」村长对西伯说,「因为这事关生存,如果不靠捕捞鲸鱼,我们无法生存下去。」

图三、一名12岁的男孩在空中跃起,刺向一只想象中的鲸鱼,为以后的捕猎做准备。 村里的许多男孩都说他们梦想成为捕鲸者。当不练习捕猎技巧的时候,他们常常会在泡沫块上划船或在木板上冲浪。

图四、在捕鲸季节——除了周日以外——渔民每天早上6点左右出发,在下午晚些时候返回——有时带着鲸鱼,有时捕不到鲸鱼就捕些其他海货作为安慰。

图五、一个捕鲸队中的年轻成员大约有12名,他们一开始通常是侦查员或是在船上做些汲出积水的工作。他们希望最终能赢得lama fa——鱼叉手这一受人尊敬的职位。Petrus Glau Blikolulong,21年来一直是备受尊敬的lama fa。一个lama fa的责任重大——能否成功将决定着他的地位如何。

图六、就在此时,lama fa正从木船上跃起,将他的鱼叉刺向一条抹香鲸。被刺伤的鲸鱼会奋力挣扎试图摆脱,拖着船,直到筋疲力尽。这对所有参与者都是非常危险的,木船很容易被掀翻或被鲸鱼摧毁。在这种情况下,被Blikolulong刺伤的鲸鱼逃脱了。

图七、在Blikolulong刺伤这只鲸鱼一周后,另一名船员发现它在海上漂浮并把它拖上了岸。

图八、整个村要花整整两天的时间来处理鲸鱼。屠夫切开鲸脂并解剖整个鲸鱼。鲸鱼的每个部分都有用处,甚至连牙齿也被用来做珠宝和护身符。

图九、鲸肉部位的归属是由木船的建造者决定的,他们观察鲸鱼的屠宰过程并下达如何进行切割的命令。Lama fa得到的份额最大,但他总是把它分给家人,当地的信仰相信,如果他自己独得份额,他的孩子就会变得愚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狩猎鲸鱼的影像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