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碗饺子

老王在城里开了一家小饭店,来的食客,大多是在附近工厂里打工的年轻人。

打工的人有许多故事,老王这些年也听到许多。但最令老王难忘的,还是他亲身经历过的一件事情。

【一】

那还是六年前的一个晚上,饭店里来了三个外地小伙子。一进饭店,他们就问有没有饺子。老王说有,一碗菜馅饺子,十个,三块钱。小伙子们说太贵了,才十个饺子就要三块钱。老王说不能再便宜了,这是城里最低价。他们只好要了三碗。

这三个小伙子是从小在一个村长大的,进城十几天了,工作还没有着落。三个人住在一起,互相照顾,早已拜了把兄弟。

吃完饺子,老大看着老二和老三说:“你们都没有吃饱吧,要不要再叫一碗?”老二和老三互相看了看对方,没有说话。老大说:“再叫一碗吧,我请客!”

饺子端上来后,老大却没有吃,老二说:“大哥,你不吃我们也不吃!”老大笑了笑没有说话,便夹了一个饺子在自己碗里。其实,他也没有吃饱。

一碗饺子十个,三个人分着吃,眨眼的工夫,碗里就剩下最后一个饺子。

老大对老二说:“你吃。”老二对老三说:“你最小,你吃吧!”老三对老大说:“你个头大,这个饺子还是你吃。”

老大不耐烦了:“一个饺子也让来让去,像群女人。”说完,老大将饺子夹成两半,分给了老二和老三:“这汤我喝了,你们不要跟我抢!”

老大喝完了汤,连忙将饭钱付了,用的是一把零钱。老二和老三见了,一句感谢的话也没有说,更没有像老王想的那样热泪盈眶。三个人很平静地离开了。

两个月之后,三个小伙子又来了。这回他们身上穿着工作服,老王问:“你们找到工作了?”小伙子们说找到了,在一家装潢公司里做学徒工,今天刚发了工资,特地来喝酒庆祝。

喝完酒后,三兄弟抢着付钱结账。老王破例给他们打了七折。可把三兄弟给乐坏了,还答应老王以后一定要常来照顾他生意。

【二】

两年后,老王的饭店对面新开了一家装潢公司,老板就是那三兄弟中的老大,老二和老三则是他的左膀右臂。因为刚开始创业,三兄弟没什么钱,公司开业那天,酒席就摆在老王的饭店里,席上只有两瓶最便宜的洋河酒和几盘小菜。老王则是他们邀请的唯一一位客人。虽然挺冷清,但老王还是打心底里为他们感到高兴。

公司开业后,三兄弟很忙,再也没有来过老王的饭店里吃饭,老王知道,现在他们都已事业有成,不会再到他这简陋的小饭店里来吃饭了。

许多年之后的一天晚上,三兄弟中的老大来到了老王的饭店里,要了瓶白酒后,独自一人喝了起来。

老王看他心事重重,给他炒了两盘菜,问他发生了什么事。老大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喝完酒就走了。

后来,老王听他们公司里的员工说,老三利用职权,向供应商索取回扣,进了批劣质管材,给公司造成了巨大损失。老二则背着老大和老三,暗地里自己又开了一家装潢公司,专挖老大公司的墙角。事情败露后,三兄弟便有了矛盾,闹腾着要分家。

【三】

一个星期后,三兄弟来到了老王的饭店里。酒席上,三个人都没有说话。沉默许久,老大端起酒杯说:“来,干一杯吧,好聚好散!”说完,老大便将酒干了,付完钱后起身就走。可刚走到门口,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只好又转身回来,坐在桌旁喝起了闷酒。

雨越下越大,三兄弟也越喝越多。老三问老王:“还有啥好吃的吗?”老王说:“我这是小店,没备多少蔬菜,就剩下饺子和面条了!”

老二听后一愣:“饺子?多少钱一碗?”老王说:“五块钱一碗。”老大说:“太贵了,一碗饺子就要五块钱?以前不是三块钱吗?”说着说着,老大触景生情,眼泪竟流了下来。

老王笑着说:“早涨价了,你们现在都是老板了,还在乎这点小钱?”老三说:“那就要三碗吧!”

吃完饺子后,老大看了看老二和老三说:“你们都没吃饱吧,要不要再叫一碗?”还没等老二和老三回话,老大就大声说道:“再来一碗吧,我知道你们都没有吃饱,我也没有吃饱!”

最后一碗饺子端上来了,老大没有招呼老二和老三,就先吃了起来。

一碗饺子十个,三个人分着吃,最后还应该剩下一个。可吃完后,老大用筷子搅了搅汤,却没有捞到最后一个饺子。老大故意找借口大骂道:“是哪个王八蛋吃了最后一个饺子?不讲兄弟义气,吃独食。”说完,便借着酒劲将酒瓶摔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是哪个王八蛋吃了最后一个饺子?为什么不敢承认!”老大近乎发狂地喊道。

老二和老三都红着脸低下了头,说:“大哥,你使劲骂吧!最后一个饺子是我吃的!”

老大歇斯底里地叫道:“你们为什么要说谎,为什么要骗我?最后一个饺子是我吃的,我是王八蛋,不配做你们的大哥,我没有一碗水端平,赚了钱独吞,你们为什么不骂我?”老大呜呜地哭着,老三看不下去了,说:“大哥,我们现在已经分家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最后一个饺子真的是我吃的,我吃了四个!”老二也在一旁哭了起来,说是他吃了最后一个饺子。

老王站在一旁忍不住了,说:“后来那碗里有十二个饺子!我怕你们因为最后一个饺子没法分吵起来,所以给你们加了两个,你们每人都吃了四个!”

老二听后,不禁苦笑起来:“大哥,我们都错了!我们现在胃口变大了,眼里只有钱,哪还能看清楚碗里有几个饺子?”老三也笑了,说:“是啊,我们都错了,但知道的太迟了!”

外面的雨渐渐停了,兄弟三人醉醺醺地离开了老王的饭店,很平静,和六年前的那个晚上一样,但走的却是不同的方向。(文 / 李建 )

(摘自《江门文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最后一碗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