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个心酸的离婚案

其实算不得奇葩。本身不怎么代理离婚案件,见得少。

背景是男方大女方八岁,女方大学毕业后男方结婚,就在家相夫教子,做起了全职太太。离婚的时候孩子六岁,女方年纪三十出头,没有工作,外地户口。男方疑似有了新欢,起诉要求离婚。(补充一下,我代理男方,不负责搜集他是否出轨的证据,只是从代理过程中的各种行为表现做的猜测。)

庭审中围绕孩子抚养权进行辩论。

男方说我学历比你高,有利于孩子教育;我有收入,你没有,你多年没有工作,脱离社会;我本地户口,孩子马上要上小学;你外地户口,离婚后大概要回老家,孩子也不可能跟你走,更换生长环境对孩子不利;我有房,你没有(婚前房产)巴拉巴拉列了十几条理由。

女方低头一言不发。

法官问女方是否有辩论意见发表。

女方才小声说:“我今天生日,你说话能不能留点情面?”

我拿起女方身份证复印件一看,果然当天是她的生日。

那一瞬间有点五味杂陈。多年夫妻,留下点什么?她三十有加,没工作经验,没钱,没房,孩子也争不到。

………………………………………………………………………………………………

临睡前写下的答案,没成想得到这么多赞。

如评论区所说,在中国做全职太太的女性,倘若所遇非人,真的大抵是这个下场。婚姻对女性确实更苛刻,要求你相夫教子,要求你孝敬公婆,又要求你经济独立,还要求你美貌如花。

然而这个案子让我感到心酸的点在于,女方真的是一个非常温柔平和的人,或者可以说善良。如果生活中遇到她,我想我会很喜欢她。

补充一个细节。庭后我去洗手间,发现她遗忘在洗手台上的案件材料,其中不乏原件。我打电话给她,说我在女厕门口等她回来取。她急匆匆跑回来,面色绯红,忙不迭地说谢谢。而我,此前已经做好了被她损几句的准备。毕竟十几分钟前,我们还在法庭上将她逼得无话可说。

讲不上来该从中学点什么。生活很难,但还是要继续。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说一个心酸的离婚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