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用哈士奇当警犬?

image

作者:边牧

二哈并不二,是极其优秀的工作犬种,只是不适合在大部分地区作警犬用,这更多是由于其生活习性与生活环境的矛盾导致的。

作为「雪地三傻(哈士奇、阿拉斯加、萨摩耶)」的一员,哈士奇作为寒带工作犬有着悠久的历史。

骨骼强壮、被毛厚重、红肌比例大且耐性极强、咬合力惊人,喜好奔跑这些都是人们长期选择出来的优良性状。作为长期选择下来寒带工作犬,哈士奇的服从性自然是极高的。

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心理学教授 Stanley Coren 与 14 名研究警卫犬与护卫狗的专家在温带对哈士奇的服从性进行了认定——

绝大多数哈士奇有着中等程度的服从性以及智商,在适龄时进行 15-20 次的专业训练即可对人类的指令产生基本的理解与执行,在犬与训练者有 2 周接触及系统化训练后哈士奇能够以 50%的几率立即回应训练者的指令。

他们也认为,在接受长期、往复、耐心的训练后,哈士奇在适宜的生境(Habitat,物种或物种群体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下,能够发挥与目前欧美主流警犬(德牧)相同的工作效能,可见,哈士奇并不傻。

事实上,在与警犬选拔相关的犬的狩猎驱动性、占有欲评估、地面搜索、性格评估、社会适应性、唤回响应性等项目中,除唤回响应性表现较差外,多数哈士奇能够达标其他项目。我国警犬选拔分服从科目和使用科目,但是否有哈士奇参与筛选就不得而知。

既然哈士奇有着如此多符合警犬的优良特性,那为何不将其列为警犬呢?

这就要从其习性说起。

作为冰天雪地里与狼极其接近的犬种,哈士奇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犬种之一。

原由东西伯利亚游牧民族伊奴特乔克治族饲养的犬种,哈士奇最初是用来集群参与雪橇牵引、大型狩猎、引导驯鹿、守卫村庄等工作,能够完美的适应西伯利亚那冻裂钢铁的极端严寒环境。如此环境下生长出来的哈士奇有着喜好群居、如狼般拥有等级制度等习性,也具有犬中较强的领地意识。

这般习性使得哈士奇更更适合与其他哈士奇们聚集一起,在无垠的雪地之类寒冷(对他而言是舒适)且广阔的环境里长距奔跑与嬉戏,这样刻画出来的肖像与警用犬只常在温暖地区工作、对其他犬只兼容性良好的需求互相矛盾,从秉性上,哈士奇是不适合做警犬的,但并不代表哈士奇不是极其优秀的工作犬。

哈士奇之所以被冠以「二」的帽子,多因为其所谓的「服从性差」,常体现在撒手就没、见墙就拆、逢物就咬三项,这是大多数家养哈士奇不适应现生境的结果。

「撒手就没」是因为运动量严重不足(奔跑一小时?那叫热身!),「见墙就拆」、「逢物就咬」是典型的犬类分离焦虑与环境焦虑(犬类与其他同类分开 / 与适宜生境分开而导致的焦虑、不安、狂躁,是明确的犬类心理疾病)症状(常见犬类频繁刨地、肆意破坏、食欲降低)。

胸中有寒冬北境的草莽汉子囿于一室之内,其愤懑大抵如是吧。

image

其次,哈士奇性情多变,在我看来也是阻碍其成为警犬的客观因素之一。哈士奇性情分化明显,有些个体极其温顺,而有些个体极其凶悍,这样的性情分化使得如果以哈士奇作为警犬后备犬,相对采用德牧等性格稳定的犬只,后备犬选拔工作量将会变得更加庞大,消耗的财力、人力、物力、时间也更多,这可是对纳税人的不负责。

值得一提的是,实践上来说德牧在全世界范围内发生了不同程度的退化,表现得越来越中庸,兴奋性不如马犬,积极性不如史宾格,扑咬能力不如罗威纳,之所以还存在是因为差不多什么它都能会一点,适用范围更广。

1925 年,致命的白喉传染病肆虐阿拉斯加的诺姆镇,存有救命血清的城市离这个小镇千里之远,一群哈士奇拖着雪橇穿越猛烈的暴风雪将救命狂奔五天半将血清运送到这个小镇,纽约中央公园至今树立着雪橇队领头犬贝尔托的纪念碑。

image
image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为什么不用哈士奇当警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