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阴影计春华老师:本可以靠脸,偏还那么有演技

计春华老师逝世了。

我想了想最喜欢的角色,想了三个,衡量半天,还是难分上下。

《方世玉》,于镇海;《新少林五祖》,马宁儿;《天龙八部》,段延庆。

于镇海之于《方世玉》,地道丑角,彻底反派。从头到尾给方世玉使绊,临了篡位成功,杀了李国邦,劫持苗翠花,然后理所当然地被方世玉一顿痛揍干掉。

因为是喜剧功夫片,计春华老师必须用一种外放的演技,表现出于镇海的丑陋——于是他招牌的横眉拧目、恶狠狠地奸笑,都出来了。

image

因为是反派,他必须在时不时搞笑。比如有一幕,李连杰的方世玉与郑少秋的陈家洛谈论如何泡郭霭明时,于镇海一张大脸插进来,表示泡妞这事应该他来:

image

但他最妙的一段戏,是与郑少秋的陈家洛对峙。

当他阴暗地背叛陈家洛,恶狠狠地说出心结时,这个人物的动机忽然明白起来:

明明他是前任总舵主于万亭的儿子,为什么偏是陈家洛当总舵主?

那段表演,他的复杂情感,他的表现力,都很到位。

演员的表现力,并不止依靠大尺度的动作与表情——不然马景涛就是天下第一号演员了——而在于表情有感染力的同时,还要可信。

于镇海从开始纯粹的反派与丑角,到他真实动机揭露时的愤懑,让我忽然觉得,他的动机是成立的,他的狰狞是可信的。

于是成了一个立体的,投入的,将角色表现到淋漓尽致的反派。

整部电影,方世玉负责耍帅,李嘉欣与郭霭明负责美丽,郑少秋负责玉树临风。

计春华的于镇海,可能是最立体,动机最到位的角色:只有萧芳芳的苗翠花可以并列。

然后是《新少林五祖》里的马宁儿。许多人的童年阴影。

image

这个角色造型有多前卫,那不提了。

令我感佩的是:

——这部里,他的造型面目全非。真正是一个好演员,连脸都不在乎了。

——这部里,他打戏极其精彩,但很难拍。因为他设定刀枪不入,风格霸道,而李连杰和谢苗多用长枪。经常得看见计春华老师徒手入白刃去跟李连杰对攻。真拍起来,很难想象计春华老师得多疼,多不方便。

——最难的是,就像《精武英雄》里的周比利,就像鬼脚七的熊欣欣,就像邹兆龙(常威)、赵文卓和钱小豪似的:他们打得精彩,但最后还得很精彩地输给李连杰。

李连杰的电影,出了名的打戏好看,打击感到位。看着很爽,但具体拍时,得怎么跌,怎么吃枪,怎么吃拳头,具体得怎么演?想想都难。

一个好沙袋,一个好捧哏,比一个好拳师,一个好逗哏要艰难得多。

我们看李连杰打得多精彩,就可以想象计春华老师演得多辛苦。

——问题是这个角色,还他妈连脸都没有。

最后,《天龙八部》的段延庆。

众所周知,这个角色本就是金庸小说里最复杂深刻的人物之一。你得演得让人恨,让人惧,与此同时,同情他。如此,在传奇的天龙寺菩提树秘密揭露时,让大家有一个饱满的情绪大反转。

而段延庆设定是无法开口说话(只能靠腹语),也没啥表情(因为面部筋络全毁)的。

在“天龙寺外,菩提树下,花子邋遢,观音长发”台词出现时,他因为无法动表情,只能表现到这个程度:

image

知道段誉是他儿子的瞬间,眉目一动:这一瞬间的表现力,呼之欲出。

image

许多人都觉得,他长了这么独特的一张脸,可以靠面目狰狞浮夸表情。

但段延庆这个角色,他只能靠眉目细节做一些表演。

但表现力实在是,够好了。

一个反派往往要演技与表现力胜过正派,才能显得旗鼓相当。《新龙门客栈》里刘洵老师之于梁家辉,《投名状》里王奎荣、魏宗万老师之于李连杰、刘德华和金城武。《琅琊榜》里刘奕君老师之于胡歌。诸如此类。

没有计春华老师,李连杰的那些戏,会缺许多着落。

实际上,在李连杰没有计春华做沙袋的那些作品里,《精武英雄》里的周比利、《方世玉》第一部的赵文卓,《太极张三丰》里的钱小豪,都打得好看,但终究不如计春华老师那么,反派到骨髓里,那么有表现力,又那么可信,那么跟李连杰旗鼓相当。

明明可以靠容貌和打戏吃饭,却还这么有演技,眉目飞动——而且他还没眉毛!

唯对峙才显出彼此。就像一个伟大守门员才显出伟大前锋。

现在计春华老师走了,就像一个守门员空出了球门。再射进100个球,总还是感觉少了点什么。

来源:张佳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童年阴影计春华老师:本可以靠脸,偏还那么有演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