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压正》,我觉得不OK

《邪不压正》的前期宣传很反常。

姜文的每一部新作都饱受瞩目,但我印象中没有像《邪不压正》这样铺天盖地,姜文甚至去了《创造101》的现场,还说要参加女团....

image

这个表情....他心里也许在问一个哲学命题: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儿?应该干什么?

image

虽然宣传满天飞,但《邪不压正》在之前没安排点映,业界一般认为,点映是个高风险的事儿,万一口碑不及预期,正式上画很可能会尴尬。好像只在前天开了首映式,但吊诡的是,首映之后基本没有评论流出,风控做的可谓完美。

也许对于普通导演来说,以上都算常规操作,但姜文不是个普通导演,他这么上蹿下跳跑高密度宣传,让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先说下结论吧,我不喜欢四年磨一剑的《邪不压正》,姜文还是那个姜文,那浓烈的声画强度我用体毛就能感受到。

image

但故事讲的乱七八糟,人物关系混乱,虽然不像《一步之遥》那么不着边际,但依然让我觉得索然无味,当最后一个镜头拉起出演职表,相信很多观众脑中都会飘过一句话:就这么完了?

嗯,没错,就这么完了,我感觉有些失落。

从《太阳照常升起》起,姜文开始塑造一种属于自己的电影个性,这是一种什么性格呢?这个问题曾经困扰我很久,直到前段时间再看了遍《太阳》,我才琢磨出来。

那是一种“导师性格”。

我判断姜文在生活里会是个很喜欢给别人“上课”的中年大叔,他也确实有东西,对政治、文化、业界,都有独到的洞见,具象到电影里,他不光想打动观众,还想要教导观众,就像电影里疯妈说的:“只能说你没懂,不能说你没看见”。

image

姜文不仅仅满足于讲故事,还想让你的脑子动起来,思考一些他没拍的东西,他曾经意味深长的说:“讲故事不难,那都是手艺,难的是不讲故事,还能把电影拍精彩了”。

《太阳照常升起》是他第一次非类型化创作,我当时看完第一个念头是懵,第二个念头是再看一遍,自己一定漏掉了什么东西,然后还是没太看懂,中国电影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作品。

我个人还是挺喜欢《太阳》,虽然故事讲的晦涩,但风格足,有嚼劲儿,我算是吃了他这一口。

image

也许《让子弹飞》的成功给了他底气,这种“导师特质”到了《一步之遥》被迅速放大。我前几天又看了一遍,我突然意识到,马走日在里面的画外音,虽然语气上很客气谦逊,但其实非常像个家长,那种感觉就像是在说:“你看,这个事情应该是这么地这么地这么地,小鬼,你说对吧”。

image

姜文沉浸在当导师的快感里,然后完全把叙事抛弃了。我看到有的评论把马走日看成是“宪政”的化身、把“钟三”解读成“中山”,然后山呼牛逼,但有隐喻就算高明了?我要是想了解民国百态,找本学术专著看好不好,不用这么拐着弯儿的学历史。

这也是我非常不喜欢《一步之遥》的原因,我是来瞧故事,不是来琢磨您姜文老师的历史价值观的,当时我在影院里真是如坐针毡,那种难受是一种生理上的不适,出来后气的跟我媳妇叨逼了一路。

大家可以回想一下,他最受推崇的三部作品《阳光灿烂的日子》《鬼子来了》《让子弹飞》,都是以故事为基础的,我不觉得要表达自我就要放弃故事,这俩事儿并不是天然冲突的。

《阳光》与《鬼子来了》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都描写了一个“群氓”团体。马小军与马大三都是那个群体中的一员,马小军是满脑子英雄主义的熊孩子。

image

马大三是个经常被吓尿的卑微村民。

image

在这两部片子里,没有“精英”人设,也就不存在什么导师视角,必须用一个个的剧情去推动。

到了《太阳照常升起》,疯妈与老唐就是两个导师,他们的共同特征是经常话只说三分,其他要你自己悟。

《让子弹飞》依然是导师视角,张麻子是多么的霸气、侧漏!

image

观众之所以接受《子弹》,我觉得关键在于两点。

一就是故事明晰,打土豪分田地嘛;二就是葛优,师爷这个“小人”形象是个纯粹的现实主义者,他不会像张麻子那么高高在上,话带机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葛优“中和”了姜文的表达欲,从而达到了娱乐与诗性的微妙平衡。

所以《让子弹飞》成了。

image

啰嗦了这么多,该回到《邪不压正》了。

看的出在《一步之遥》失意后,姜文想做出一些改变,因为拍电影毕竟不是写小说,没写好撕掉再另起一页,姜文本来就是个花钱没数的主,上亿的资金投入,他没法不顾及到市场表现。

有些同学可能会觉得姜文不在意票房,只关注内心的表达,这纯粹是瞎扯,如此高强度的跑路演,他怎么可能不在乎;我要是拍出一东西来,当然希望越多人喜欢越好,票房是可以换算成人头的。而且,他这种大咖早已是被资本重重包围,没法纯粹了。

我一开始对《邪不压正》还是挺乐观的,因为这是个相对单纯的复仇故事,还有张北海的扎实原著铺底,只要有个明晰的框架,我对姜导很有期待。

但事实证明,姜文不愧他“原作粉碎机”的名号,《侠隐》小说我是看过的,但《邪不压正》基本把它改的面目全非了。

我给你摘抄一段《侠隐》,你品品这是个什么味儿:

image

跟常规武侠小说中的打杀不同,《侠隐》更像是一封怀旧的家书,李天然去找师兄与日本人复仇,更像是一种对逝去岁月的追忆,充满了感伤的气息。

《邪不压正》把这个基础气息給去掉了,彭于晏版的李天然变成了一个美式Style的阳光大男孩。

image

电影当然可以改编原作,但这是个配套工程,主角人设相当于电脑CPU,换了它,你还得升级主板、内存、硬盘,才能让它发挥好。

彭于晏肯定是尽力了,我一直对他印象不错,觉得是个很努力的演员。但他真是有点扛不住这个角色,就说台词吧,台湾腔还是重,李天然的设定应该是个老北京,老北京最鲜明的特征是什么,必须是京腔啊!

接下来就是这个故事,在里面“复仇”这个主线时隐时现,按照正常的复仇片思路,李天然回到北京后的每一个行动,都应该与“复仇”挂钩,才会显得紧凑顺畅。

但是没有,在紧了20分钟后,李天然就展开了几段莫名其妙的男女关系,与周韵、许晴的这两条线拍的很不清晰,许晴的主要任务好像不是推动叙事,而是凸显身段。

image

当然,这是姜文的老趣味了,《阳光》与《太阳》里,都有夸张的女性身体展示。

image
image

看电影的时候我有一感觉,仿佛自己开着辆全速前进的跑车,生怕路上会出现坑啊钉子之类的东西,每出现一次故事不通顺我心里就咯噔一下,虽然《邪不压正》还不至于像《一步之遥》那样翻车,但一路走下来,还有很多磕巴的地方。

我第一个咯噔的就是朱潜龙知不知道李天然没死,按照剧情来说,他应该不知道,因为放了火之后他就走了,但后面姜文和他对质的时候,又说李天然是他最大的心病。

image

如此这般的不清晰还有不少,李天然为什么会莫名其妙被打了鸦片针(没付钱也能享受?),他与关巧红的相遇是个纯粹的巧合?姜文給李天然的任务到底是什么(这里我可能犯困了漏掉了什么),那个潘大师的作用是什么?只是为了讽刺一下影评人?

另外,屋顶上的跑酷段落会不会太多了,真是一言不合就上房,我理解的是姜文可能把屋顶当作一个理想世界或者世外桃源的象征,因为屋顶上除了李天然和关巧红,基本没别人。

image

比较惊艳的就是彭于晏的天台裸奔了,这个造型我是服的。

image

对于李天然这个角色的重塑,让人看到了很多莎士比亚《哈姆雷特》的影子,文学评论界有个很著名的命题,叫“哈姆雷特的延宕”,说的是他复仇时候磨磨叽叽,挣扎在现实与理想之间,怎么也下不去手。

李天然就是如此,电影大部分时间不是在表现复仇,而是表现他如何“不复仇”,他给自己的理由是要和两个仇家“Face To Face”的决斗,却因为自己的怯懦不断退缩。

image

但这种情绪的思辨非常不好把握,呈现出来的结果就是人物的动机失去焦点,不知道李天然到底想干嘛,而且他好像一点主见都木有,谁说的话他都信,单纯Boy啊!

我琢磨了一下,如果是我,我可能会把朱潜龙设计的再复杂一些,让他亦正亦邪,这样就为李天然的犹豫加了一些可信度。

不过对于彭于晏的粉丝来说,这部是绝对值回票价的,里面秀肌肉的镜头,不要太多呦!但我总觉得他的小脸和他的筋肉身材,莫名不搭....

image
image

下面聊聊风格问题。

其实大部分还是姜文玩的烂熟的那一套,首先就是剪辑,我总结姜文Style的镜头组接风格叫:“N短一长的咣咣咣”。

在表现动作的时候,他总是习惯用几个超短的特写,加上一个中景亮相来展示,最明显的就是《让子弹飞》里,片头开枪打火车那里,短短的几秒钟切了十几个镜头,再落到自己的近景,让你的情绪一下飙起来。

image

在鸿门宴那场更明显,黄四郎吹了声口哨,啪啪啪,三个快速的镜头串儿,就把卖凉粉的杀掉。

image

这种速度感在《邪不压正》里依然很多,特别是前面朱潜龙杀人的时候,完全符合这个“N短一长咣咣咣”的公式。

在讲台词的时候,姜文最喜欢的就是“话赶话模式”,一句话没说完,马上再切一句,有时会营造一种“抽帧”效果,所以观众会觉得姜文电影中的台词都咄咄逼人,而且很多都不是生活化的语言,是一种刻意的亢奋。

这样的风格,在故事过关的情况下,会有很强的视听魅力,但一旦叙事跑偏,就会变成炫技与絮絮叨叨。你看,风格是没有好坏的,关键看你咋个用法。

所以,当《邪不压正》的故事没讲好时,就造成风格与内容的脱节。姜文惯常用的一些黑色幽默气息的台词,在这里反而成了一种对高潮情绪的伤害。

比如最后姜文在车里看着李天然离开,北平城外日军压境,他二十年磨一剑的事业在大时代的洪流下被碾碎。

image

此桥段本来应该是个泪点的,但姜文在这之前,说了两个笑话,一个是跟李天然说:“我压着速度呢”,另一个是与朱潜龙拿枪互指的时候,朱潜龙说:“要不咱俩躲躲”?

这两个点确实把我逗乐了,但也让泪流满面的姜文沾上了逗逼色彩,情绪上的悲壮突然就被卸掉了,这两个笑点与他含垢忍辱二十年的性格设定很不搭。

还有一点,因为朱潜龙自始至终都不承认是自己杀了师傅(嘴硬多次),我以为结尾会出现类似《禁闭岛》里那种超级反转,说不定师傅真不是他杀的?是李天然杀的?李天然不想承认这个事实,所以编了个故事骗自己?诺兰不是最喜欢这种内核么:“人会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然后反转成一部“精分”电影,说不定还更精彩呐。同学们谁喜欢这个思路,举个手!

《邪不压正》算不上烂片,姜文总能有法子戳到我几下,但我绝谈不上有多喜欢,对我来说这是部出门就忘的电影,我甚至有些烦姜文这种藏着掖着的表达方式了,感觉他没什么进步,还把故事弄的稀碎。

我整体给7分。当然,如果你说《邪不压正》是杰作,那请毫不犹豫的继续喜欢,不要管我说了啥。

无论票房还是口碑,我认为《邪不压正》会全面的输给《药神》。我是姜文的话,现在会有些慌的。

买不买票进场,你说了算。

就酱。

来源:电影最TOP WeChat ID:film_top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邪不压正》,我觉得不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