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公关这一行,交出身体总是太容易

面试时,阿强穿了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经理鄙夷地瞥了他一眼说:“我们这不是收破烂的。”

阿强低着头,不安地用鞋蹭着地。“老板,我什么都能做的。”

“什么都做?”经理上上下下打量了阿强一番,“我们这正好缺你这样……什么都能做的。”

听罢,阿强张大了嘴“啊?”

“接受不了就滚,啊个屁啊。下一个!”

“不是不是,我接受。”阿强咬牙答应了下来。

几天前,父亲查出肺癌,阿强将所有打工的钱寄了回去,还是凑不够手术费。经学校的线人介绍,他来到了这个酒吧。

经理一脸勉强的样子,接受了他。“回去把自己收拾收拾,下周过来体检。没过还是给我滚回去。”

阿强应聘的工作是男公关,就是那种可以为他人提供性服务的有偿陪侍。

男公关这个职业,外门槛有四点:身高一米八以上,样貌端正、青春活力,二十五岁以下,身体健康无任何传染性疾病。入行后,就有内门槛,前四点一致,再加上活儿好、会撒娇、不粘人。

通过体检后,阿强向学校请了一个月假,进行男公关的入职培训。

在这一个月里,他每天六点起床,先跑五公里,再做一组腹肌撕裂,平板支撑三十秒、蛙跳两百米二十个来回再加仰卧起坐一百个。

这些训练,可以提升他的体能和肌肉能力,拥有成为男公关的硬件条件。

硬件之外,不错的酒量、熟练歌曲舞蹈和逗人开心的甜言蜜语也是必修课程,会来事儿往往比长相还重要。

午休中间,阿强还被安排参加一个一小时的特殊课程,专门服务于有特殊需求的男性顾客。老师在这个课程上,会使用一些小道具教学,比如受到特制鞭子的鞭打,进行捆绑等。

等到下午,还有三个小时的乐器训练,受训的人从钢琴和吉他中选取一样进行练习。可是一个月过去,阿强还是不懂看乐谱,只是凭借苦练学会了几首女孩子喜欢听的情歌弹唱。

晚间是舞蹈课程,爵士舞、拉丁舞、钢管舞、街舞,不求熟练,只需略懂。为了更好地娱乐客人,阿强还要上文化课,熟记各国风俗、美食和艺术品等内容,作为和客人调情的谈资。

image

魔鬼式的训练下来,阿强走起路来的姿势会有些不自然。一同训练的人会搭他的肩膀,鼓励说:“辛苦了。”

阿强心里觉得好笑,大家都是出来卖的,干嘛假惺惺彼此关怀。日复一日,阿强的那一点羞涩和自尊消失殆尽。

酒吧老板非常自豪于这一套培养模式。他常对阿强说:“我们男公关能文能武,除非是死木头脑袋,几年下来,赚个几十万几百万不是问题。有了这些技艺傍身,顾客一高兴,一晚上一栋房子都有可能。”

“二十五岁以后,大家就小康了,再加上这些培训的技能,何愁找不到老婆?”

培训结束后,参加培训的男孩们都和老板签了一份合同。合同规定,没有基础工资,客人给的小费和卖出的酒水提成就是工资。小费收入在折抵培训费用前,公司提成百分之三十,之后,提成降低到百分之十。

签完合同后,老板带着男孩们去了一家私立男科医院,做了阴茎背神经阻断术,防止他们在服务客人时早泄。长得不那么好看的,还被带去日本做了微整。

男孩们上岗的第一步是拍证件照,取花名。

花名由他们决定,最好是好记有趣又不低俗。证件照要放进相册,下面贴着健康证和一些基本资料,方便顾客挑选。

出台时,男孩们会站成一排供客人挑选,没被选上的,就要走出酒吧寻找目标,或者是等待下一批新的顾客。

image

阿强的工作安排一般从晚上十点开始,到第二天六点结束。刚开始,他的衣服是由老板提供,赚钱后,他就自己买了一身。每次出台时,他都会在衣服的左上角别着一枚胸针,上面有他的花名。

阿强的花名叫毛毛,有点萌,和客人亲近了,他也让客人叫他阿强。这是一种技巧,让客人觉得跟自己的关系更为亲近。

第二个星期,阿强接到了自己的第一个客人,一个衣冠楚楚的同性恋男人,有老婆孩子。男人大手一挥,给阿强叫了一盘曼哈顿鸡尾酒,“喝一杯给三百。”

阿强每喝完一杯,男人就往他胸口里塞几张百元钞片。男人看上去兴致盎然,他边塞钱边吼道:喝得这么慢,是不是个男人!

其他的客人也过来凑热闹,他们对阿强喊:“毛毛喝啊,X哥可有钱了,你喝死,都拿不完他的钱,哈哈哈哈。”

在众人的笑声里,阿强一连喝了九杯,起身,跌跌撞撞地往厕所跑。路上,阿强捂了好几次自己的衣服,里面装着好几千块钱。

等从厕所出来,阿强就听到那个男人的抱怨:“一个雏,酒都喝不好。”

每隔半个月,老板会开一次业绩检讨会,男孩们一起交流心得,讨论哪款香水或者包包最讨女人欢心。

第一个月,老板看完业绩统计后,狠狠地拍了桌子。他骂这些这个入行的男孩,白白长了一张人脸,但是不值钱。

“尤其是你,阿强!一个月内不要穿重复的衣服,下班滚去买新衣服!”

阿强嘴上答应着,心里却没有在意,他再赚钱几千块钱就可以负担父亲的药费了。

阿强出生在一个偏远地区的村庄,为了供他念大学,家里面已经山穷水尽,还欠了一笔外债。到了大学后,他一直在默默努力,就是希望拿到奖学金,给家里减轻负担。

在酒吧上班后,学习就被放弃了。

早上六点下班后,筋疲力尽地回到学校,才能勉强赶上课程点名。阿强开始无比嗜睡,经常一连睡过好几节课,成绩一落千丈,好些课程都挂掉。学院老师约谈了阿强好几次,都被他应付过去。

好学生的陡然坠落,再加上阿强整个衣着打扮的变化,同学间开始传言他被富婆包养了。有时,阿强走在路上就有人对他指指点点,碰到有人来找他,同学还会起哄喊:“鸭强,出来接客啦。”

阿强默默忍受着这些讥笑和嘲讽,可是,他的沉默却让同学们更加放肆,甚至有人往他的床上扔垃圾。

内向少话的阿强不敢在学校停留,只好长居酒吧,课也极少去上了。

image

那段时间,父亲的病变得严重,阿强的压力越来越大。

他开始寻找客户接客,不论男女,全情奉陪。只是他面无表情的样子,招致一部分客人不满,被投诉了好几次,还有一部分客人爱惨了他这幅模样,叫他“性冷淡男公关”。

阿强红了。

慕名而来顾客数量越来越多,其中一对男女最为阔绰,他们给阿强买了手机和衣服,甚至,他们还在车库里挑了一辆车送给阿强。

这对男女对阿强的要求也更高,他们不准阿强穿重复的衣服,另外,阿强必须向他们汇报自己接待的每一位客人。

直到有一天,他们包了阿强一整个晚上,从晚间十点到第二天六点,八个小时。这两个人几乎疯了,整个夜晚都不停在折腾,阿强昏睡过去好几次,又被他们喂药弄醒。

阿强很快就后悔了,可他太需要钱了。

那次之后,阿强赚够了自己父亲的医疗费,弟弟妹妹上高中的学费、生活费等债务还清了。村里的人都说阿强出息了,挣钱养家了。只有父亲一遍又一遍地和阿强说:“好好读书,别再打工了,以后考个公务员。”

等回了学校,阿强又去了酒吧上班。他想,他要在25岁前给自己攒一笔钱。

每隔半年,男孩们都需要进行一次全身体检,向顾客提供健康证。得病的就会被辞退,这是规矩。阿强平时还会自己多体检几次,买个安心。

有一次,阿强接待的一个客人疑似感染艾滋病。老板为了安全起见,连违约金都没收,直接把阿强赶走了。

一个月内,阿强瘦了10斤,任何一点小症状,都会让他联想到得病。

“怎么跟家里人解释,家里人要被戳脊梁骨一辈子了。”阿强几乎崩溃。

image

他把车卖了,想用这些钱回家买套房子出租,留给爸妈养老。幸运的是,检测报告显示健康。

因缺课太多,阿强终于被勒令退学。阿强决定回家,为了让家人看不出破绽,还做了一个假的毕业证。学成归来的阿强,成了乡邻追逐的对象,还有的人带着自家女儿上门提亲。每当这时,父亲都会涨红了脸,笑着迎来送往。

邻里开始议论起来,说阿强在大城市待久了又赚大钱,眼界高了看不上乡下人。也有人悄悄不服,“谁知道他那个钱怎么来的”。

像在学校一样,阿强愈发沉默,他害怕那些女孩子羞涩的笑。他再没有那样的表情了,他觉得自己不配。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WeChat ID:zhenshigushi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男公关这一行,交出身体总是太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