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首乌

大方丈从山里回来,手里拿着个黑乎乎的东西,颇似人形。

澈丹见了,问,“大方丈,人参啊?”

空舟:“没文化,何首乌。”

澈丹:“我就说,人参哪有这么丑。”

澈丹一下想起自己听过这个东西,“何首乌我知道啊,美发生发的嘛,大方丈,你买这玩意儿干嘛?想还俗啊?”

大方丈:“不是买的,是份机缘。”

说完把何首乌丢在了大殿供桌上。空舟抬头看看佛祖,看看何首乌,又看了看佛祖的卷发,合了个十。

空舟:“南无,佛祖,我们这里的和尚,倒是好像就只有你用得着这玩意儿了。”

空舟显然忘了,其实还有个人也用得着,就是刚刚在院子里披头散发练功的空道。空道武艺精深,耳力过人,已经听到了何首乌的功效。除了武艺,空道最在意的就是他的头发了,佛法要排第三。他拿了何首乌,径直去找空巫。

空道把何首乌一举,“煮。帮忙。”

空巫:“何首乌?怎地啊你,还想生发啊?你这还不够啊?”

空道:“嗯。”

空巫:“大长头发有什么好的,你毕竟是个出家人,再说多不得劲儿啊。”

空道:“但是。帅。”

空巫:“这玩意儿对肝脏不好,别吃了,这么爱美我给你做个假发带呗,做个平头的好不好,要不板寸的,老精神了。”

空道中文再差也听出了讥讽,扭头就走。

空巫:“你干哈去啊。”

空道:“煮。自己。”

空巫看着空道的背影笑,“妈呀,话还说不利索呢,挺倔强。”

第二天清早,澈丹禅房里传来一声惊叫。空舟还没睡醒,翻了个身,没理会。不一会儿传来砸门声。

澈丹:“师父!师父!”

空舟紧守禅心,不做回应,按经验来看,半梦半醒时如果说了话,可能就再也睡不着了。

砸门声继续,澈丹音量加大,“师父,你给我出来!这是不是你干的啊!”

空舟觉得,自己可能对这个徒弟有点太好了。压了压杀气,空舟开了门,开门以后,杀气全消。

空舟开门看见他的徒弟澈丹站在门口,一脸愁容,眼神中是怒火,头上是及腰的长发。

粉红色的。

澈丹挤进空舟禅房,把门锁了,说,“帮我剃!这让他们看见不得笑话我一年啊!”

空舟:“看不看见我也会告诉大家的。”

空舟让他讲讲到底怎么回事儿,一边拿了剃刀,粉红色的头发飘飘洒洒,澈丹还是非常困惑,“真不是你干的?”

空舟:“我有这么大本事吗?”

澈丹:“可你有这份儿闲心啊,你还有那些奇奇怪怪的朋友,谁知道你托谁干的,我昨天晚上睡着睡着就迷迷糊糊闻着一股……”

澈丹还没说完,门外又传来敲门声,是空巫。

空巫:“师兄!空舟!开门!你给我出来,这是不是你整的!”

澈丹跑去打开门,空巫猛的挤进来,澈丹见了爆出大笑。

空舟:“你这个好,绿色是比粉色适合你。”

空巫:“师兄,是不是空道那个瘪犊子让你弄我啊?妈的这个霓虹金也太小心眼儿了。”

空舟:“我给他剃完给你剃,说说怎么回事儿。”

空巫:“肯定是空道!不道从哪儿弄个何首乌,让我给煮,我说你别吃,那玩意儿对肝脏不好,再说有用没用谁知道啊,我这么大个巫师对不对,我给你想想办法好不好,咳,没说完走啦!然后半夜我就闻着一股……”

空巫说到此处,又传来敲门声,是小北。

小北:“开门!空舟!你给我出来!”

空舟嘀咕,“不是吧,你个女孩儿长点儿头发怎么也生气啊。”

空舟打开门,发现小北并没有什么异常,小北看见澈丹和空巫一阵大笑。

小北笑完说,“我爹是天蓝色的。”

空舟提了剃刀奔大方丈禅房,行了礼,那两个披头散发的也跟着去了,空巫一进门就说这肯定跟空道和何首乌有关系。

大方丈:“空道把那何首乌煮了?”

空巫:“应该是,闻着中药味儿了。”

澈丹:“我也闻见了。”

空舟心里奇怪,自己就住澈丹隔壁,为什么没闻着。

大方丈想想,吩咐先把空道叫来,煮剩的何首乌也带来。

空道进来,大家明显感觉,他那头长发比平时更润,更长。空道本来神采飞扬,忽然看见一屋子绿头发,粉头发,蓝头发,愣住了。大方丈往后拨了一下自己天蓝色的长发,正色道,“看来是真煮了,那何首乌不是一般草药,空道,你闯祸了。”

大方丈是昨天去山中吸收天地精华,撒撒野尿,忽看见路旁这个人形何首乌。大方丈一眼看出这植物才是真吸了天地精华,已成精怪,就绕着走了。没想到走了一段,又看见它立在地上,抬头看看,不是它跟着自己,而是自己又走了回来。

大方丈:“何仙长?何故挽留贫僧?”

何首乌一动不动,一个人声传入大方丈耳中,稚稚童音。

何首乌:“想请高僧带我入人间。”

大方丈:“何仙长这般法力,不用我带吧?”

童音忽然哀怨,又生气,“哼,法力高?法力再高有你们和尚高吗?好容易修了几百年,快出人形了吧,遇上个大和尚,非说我机缘未到,给我下了禁制,让我化不出人形,哎呀,我在这片林子里扎了成百年,风吹雨打,你们和尚怎么这么残忍啊?”

大方丈:“应该是自有残忍的道理。”

何首乌:“狗屁道理,他就说想入人间,得再等到一个和尚经过此地,我机缘就到了,高僧,赶紧吧,给我解脱这禁制?”

大方丈:“那前辈没说怎么解吗?”

何首乌童音尖利,刺得大方丈耳朵一阵疼,“说了我还用等你!你们这些和尚就说什么机缘机缘,让我等,都等了上百年了!我不管,你给我解!”

大方丈心里好笑,想这草药也是几百年修为,还学小孩儿撒娇放赖。

大方丈:“我真不知道怎么解,可今天不解,我似乎也走不出这山了。这样吧,我把你带回寺里,那前辈说你遇到和尚会得解脱,我们那儿全是和尚,看看你能碰上什么机缘吧。”

空舟:“南无,原来是得道的仙草,这……空道,你真煮了?”

空道听到此处,脸色煞白,说不出话来。

空舟:“也罢,这算破杀戒了。”

若说遗寺里,还有哪个僧人紧守清规戒律,恐怕也就是不肯剃度的空道了。知道自己无意中破了杀戒,空道心情很复杂。

空巫看看自己的头发,“这仙草劲儿大是大,但毕竟是植物,煮个草,不算杀生吧?再说了,杀生而已嘛,早晚要杀的。”

空道怒目而视空巫,眼里已有了泪水,大声说,“不。”

空巫:“你看你,安慰你两句吧还不知好歹了……”

空舟:“杀生事小,可杀了妖精,我怕我们遗寺从此不得安宁……空道,这你恐怕得做点儿什么超度这位亡魂了。”

空道脸上尽是懊恼,点点头,认打认罚。

空舟转向大方丈,一脸正经,“师父,你看怎么办?”

大方丈也是一脸正经,“因果报应,夺命偿命,我看,空道,我们只好把你煮了。”

空道“啊”了一声,空巫直接喊出来,“干哈?!师父,你是不是脑子转筋了,区区一个生发膏,就杀了怎地,咋能煮空道呢?师兄,你劝劝啊。”

空舟比刚才还正经,“唉,事已至此,可能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澈丹也懵了,“师父,大方丈,当真说啊?”

空舟:“出家人,生死本来就不该看得太重,这也是空道的机缘。”

澈丹:“靠,不该看得太重你怕什么妖精报复我们?”

空巫也急,“师父,你说话啊?”

大方丈不说话,盯着空道看,空道眼皮低垂,一头长发都暗了。

空巫猛得跃起挡在空道身前,“你跟那儿深沉个屁啊,快跑,我挡着他们!”

澈丹头发剃了一半,扑到地上抱住空舟的腿,“师父,你能不能再用心思考一下?”

空舟:“啧啧,你们还演上兄弟情深了,别在我腿上蹭……何仙长,你就打算看着啊?”

只见空道腰侧一动,僧袍鼓风,一个东西冲破衣服立在当地,正是煮剩的何首乌。黑光大盛,空舟和大方丈闭目诵经,一会儿功夫,何首乌变成了一个皱皱巴巴黑不溜秋长得像植物的人。实话说,变化也不是很大。

空道一摸衣服,“没死!你!”

大方丈:“几百年道行,一锅开水就煮死了?何仙长,恭喜你突破禁制。”

何首乌开腔,还是童音,“哼,你们这一老一小两个妖僧,想煮我救命恩人?”

空舟:“不说煮他,你还不现身呢吧?玩儿心挺大啊你。”

何首乌:“那大和尚知道我没死就算了,你怎么知道的?”

空舟:“这么小个院子,我怎么没闻着他们说的香气?怎么不长头发?何仙长,干嘛作弄他们。”

何首乌:“哈,你倒是聪明,什么何首乌生发,都是狗屁,让你们长头发,障眼法罢了。这叫空巫的,讽刺我恩人,自然要作弄,这大和尚把我捡回来不管我,我也不能饶了他。”

澈丹:“那我招你惹你了啊。”

何首乌:“你说我丑。”

澈丹:“……我说错了吗?”

何首乌:“对了才生气啊!”

何首乌施法,五颜六色的头发收了去,省了空舟剃头的功夫。

何首乌:“行啦,我往人间去啦。”说着就要走。

空舟:“何仙长,你到人间干嘛去?”

何首乌:“做人啊,做了几百年草了。”

空舟:“仙长这么大道行,不打算成仙?”

何首乌:“成仙干什么?”

澈丹:“草本植物就是弱智啊,成仙开心啊,无忧无虑,随心所欲啊。”

何首乌神色黯然,皱纹更深,“想过这种日子,当草不就行了?都不用当仙草。”

空舟:“南无,仙长说的是。去了人间,打算干嘛呢?”

何首乌:“好好体验一下,走走看看,吃吃喝喝,想干嘛干嘛。”

空舟:“在人间走走看看,吃吃喝喝,想干嘛干嘛,这和做神仙有什么区别?”

何首乌不说话。

空舟:“真要体验人间,得有个做人的样子,不说娶妻生子,至少要有个营生吧。”

何首乌:“禅师有理,我干嘛好?”

空舟:“开医馆,治脱发。”

何首乌:“……然后呢?”

空舟:“就说自己没有治不好的,名头挂出去。想受人尊敬,就每隔十人治好一个,只想过普通日子,就每隔百人治好一个。想做坏人,就治坏个有头发的,想得名利,就治好个有权势的,想受苦难,就再把那个有权势的治坏。必有人会千恩万谢,不用太当真,也有人怎么都不满意,不用太在意。会有大的医馆来找你,用钱找的有,用刀找的也有。如果运气好,还会有些人来与你结交,兴许你能得到如我两位师弟这般的友情,兴许,你会气得杀个把人。爱情嘛,仙长法力那么高,可以换换样貌,可以常换换,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本性自空,种因得果,人间什么样,仙长如此这般,应该很快就知道了。”

何首乌:“哈,听着有意思啊。”

空舟:“南无,听着,是有意思。仙长,到时发现人间无趣了,可以来我们这儿出家。”

何首乌:“还有什么嘱咐?”

空舟:“嘱咐是没有了,但仙长玩儿心这么大……我给你推荐个项目好不好?”

何首乌:“好啊好啊。”

第二天,少林封山,院内五光十色。

(完)

来源:http://yuedu.163.com/news_reader/#/~/source?id=ee71dc85704c4bbd8777968feef35701_1&cid=db4710866abf44d69d122db5a9255920_1

推荐最优购网址:http://www.zuiyougou.com/

“最优购”是一个中立的,致力于帮助广大网友买到更有性价比网购产品的平台,每天为网友们提供严谨的、准确的、新鲜的、丰富的网购产品特价资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何首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