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图钱,却是对你爸最孝顺的人

杨诚是我在一家保健品公司任职时的同事,他是我见过最努力活着的人。

作为一名推销员,杨诚常年穿一件发白衬衣,不系领带,套着稍显宽大的西装,脚踩一双从商场低价买来的99元的皮鞋,风雨无阻地工作。

我和杨诚第一次产生交集是在一个下午。当时经理刚在室外给大家开完动员大会,杨诚进来办公室问我:“你没有去开会吗?”

“去了,比你早回来一会儿。”我看他呼吸粗重,面色潮红,就知道经理的打鸡血起了效果。

果不其然,杨诚说:“你没有受到感染吗,怎么一点也不激动,经理说要把提成上调两个百分点呢。”

“那是为你们销售员准备的,我按文章拿工资。”当时我主要负责保健品的营销软文,杨诚负责线下推销健康类的产品,目标受众主要是老人。

“哦,那你写一篇软文多少钱啊?”

“一百五到二百。”

“多长时间写一篇?”

“两个小时。”

“那你一天可以写七八篇,算起来一千多块。”杨诚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公司最多一天要一篇,写多了没用。何况写东西很费脑子的,没有办法不停地写。”我苦笑着回答。

“我要是你,就多接点活,哪怕是其他公司的也行。使劲写,能写多少写多少,有谁会和钱过不去。”

我对杨诚这种钻进钱眼子的做派很看不惯,不过表面还是维持着基本的礼貌。“挣这么多钱干嘛,准备娶媳妇啊?”我话音刚落,杨诚的脸色倏地变了,快步走开。

我想解释一下,这时同事老周把我拉到了一边:“哎呀,你怎么什么话都说啊?”

“怎么了?”我一头雾水,老周的语气就像我惹了大祸。

接着,老周向我讲述了杨诚的一段往事。

杨诚比我大四岁,三年前老家说了一门亲事。

结婚当天,在杨诚和伴郎红包散完,好话说尽,终于迫使屋内的新娘和其闺蜜把门打开。在杨诚抱起新娘准备往外走时,丈母娘拦下他,提醒杨诚还忘了一件事。按照女方家村子的习俗,女方去男方家里之前,要有一笔上轿费,数额不等,甚至有数十万的。

image

“人家都五万十万的,我也不多要,就拿三万吧。”丈母娘语气坚定。

杨诚看了看丈母娘,又瞅了瞅新娘,无奈地说:“妈,今天先把婚结了,误了时辰不好,上轿费少不了的。”

“那不行,当初你们的聘礼就不多,现在连上轿费都不给,传出去不让人说我们家闺女不值钱啊。”

“当初你也没说啊,现在给哪儿来得及啊。”杨诚乞求道,在他家那儿并没有上轿费一说。

“上轿费是男方家的心意,是主动给的,不信你打听打听,我们这儿都是这规矩。”丈夫娘是摆好了架势,不见钱,不放人。

杨诚无奈,只好给父亲打电话,杨父一听,明白这是嫌自己家穷。杨父身体不好,干不了重活,一家人的生活很艰难,直到杨诚参加工作才有所好转。为了让杨诚取上媳妇,一家人前前后后搭进去好几十万,还欠了几万块钱的账,三万块是拿不出来了。

最终,婚礼被取消了。女方家很快就把彩礼三金退了回来,这愈发让杨诚一家人觉得一切都是预谋好的,是女方家一直觉得亏了,想找个由头弥补一下,弥补不了就一拍两散。之后,女方很快又订了亲。

“你往后不要再在杨诚面前提这些事情了,知道了吗?”老周叮嘱我说。

我点点头。

经此打击的杨诚发誓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

杨诚有一位姓谭的男性客户,六十多岁,独居,刚退休不久。两人在一次产品推销会上认识,天下起了雨,路不好走,还有很多施工的地方。杨诚看到谭大爷小心翼翼的样子,就上前搀着他。

最开始杨诚对谭大爷并不上心,因为推销会上谭大爷表现得不算积极。但是到家后杨诚才发现,谭大爷简直就是理想中的销售对象。

两人先唠了会儿家常,杨诚嘴甜,一口一个“谭叔”叫着,担心老人感冒,还给他冲了姜汤。谭大爷不住地向他道谢。杨诚说:“您岁数比我父亲还大些,我孝敬您还不是应该的嘛。往后您需要什么帮助,就给我打电话,我随时到。”

这天回公司后,杨诚得意地说:“我钓到了一条大鱼。”

在那之后,杨诚隔三差五就往谭大爷家跑。帮他做饭、修理电器、倒垃圾、陪老人说话解闷。慢慢地,杨诚摸清了谭大爷有一个儿子,已经结婚了,是个出租车司机,虽然就住在这附近,但是父子关系并不好。这种情况是杨诚最乐意看到的。

image

有一回谭大爷吃坏了肚子,胃疼得厉害,恰好杨诚过来看他,二话不说就背起谭大爷去了医院。杨诚并不高大,把一百多斤的老人从五楼背下来并不轻松。

等到他出院后,杨诚觉得时机到了,就开始给谭大爷灌输保健品的功效,说是很多和谭大爷类似的老人,吃了保健品后都有很好的效果,跳广场舞可带劲了。

谭大爷身子骨还算硬朗,按理是不需要购买保健品的。但他上钩了,第一次他花了两千块。

杨诚马上就被谭大爷的儿子谭强盯上了。

谭大爷生胃病,谭强来看过父亲,当时他觉得家里有些异样,整洁得很,问父亲怎么回事儿,没问出来。

一天晚上,杨诚从谭大爷家出来,杨诚疾步往夜班公交车站走去,刚走过一个路口,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他的面前,正是谭强。那个路口旁边是一个废弃的驾校训练基地,晚上荒无人烟。谭强把杨诚拖进里面,揍了他一顿。

第二天杨诚脸上带着青印子。这件事他过后消停了几天,但是一个星期后又和谭大爷联系上了。

我问杨诚:“你就不怕谭强接着报复你吗?”

杨诚笑了笑,说:“怕啊,怎么不怕?但是富贵险中求,不冒点险怎么赚大钱?”

image

原来谭强没有把自己威胁杨诚的事告诉父亲,同样的,杨诚也没有向谭大爷告知实情。不过为了继续售卖保健品,杨诚使了一个妙招让他主动瞒着自己的亲生儿子。

谭大爷的老伴去世多年,一直一个人过。数年前曾经有机会展开一段黄昏恋,却因双方儿女的反对而作罢。

在杨诚的客户中,也有一些单身老太太,王阿姨就是其中之一。

王阿姨经济条件并不好,每次出现在讲座上只是为了领几个鸡蛋。很多销售员在了解王阿姨的经济状况后都放弃了,这项挑战就落在了杨诚手里。

他决定把两个人撮合在一起。为了给两人创造机会,杨诚借公司的名义,组织了十几名老人进行养生交流,这样的交流会是要花钱买了保健品才能够参加的。王阿姨从来不买东西,但为了“钓大鱼”,杨诚邀请她参加,还说到场就能免费领取礼品。

交流会所有人都要去,也包括我,领导美其名曰是为了帮我找灵感。我发现在一群推销员里,杨诚显得格外活跃。他一边向其他老人介绍“人参养生丸”,一边还偷偷观察着谭大爷和王阿姨。

两个人并没有说话,杨诚就凑上去,一边说话,一边故意瞄着固定的方向。“谭叔,你怎么一个人干坐着啊?”目光的那头,王阿姨正在和别的老太太聊天,谭大爷也被牵引了过去。他悄悄走开,没过一会儿,果然发现谭大爷已经和王阿姨搭上了话。

事情的发展就像杨诚预料的那样,谭大爷变得对参加养生交流会很是热衷。为了获得参会的名额,源源不断地购买保健品。

只有他们在会上见面,自己才能赚到钱,所以为了防止两个人私下联系,杨诚时不时地在谭大爷耳边吹吹风。

杨诚知道谭强一直是强烈反对老人再婚的。杨诚说,在公司交流会上,人多可以打掩护,就算谭强有所怀疑,他也宁愿丢卒保车,让大爷把产品退了,也不会让他们的恋情提前曝光。

活动进行了一个多月,从谭大爷搭话王阿姨的表情来看,事情进展地并不顺利。谭大爷的情绪逐渐低落起来。

为了保住谭大爷这个优质客户,杨诚开始旁敲侧击地给谭大爷洗脑。

image

有一回两人聊天时,杨诚说起了自己和女朋友的故事,吐槽女朋友花钱太厉害,他的工资基本上月光。

“我记得你工资不少啊,怎么花那么多?”谭大爷很诧异。

“现在什么东西不贵啊?何况追女生,不花钱怎么行?”杨诚斩钉截铁地说,顺势暗示谭大爷再购买一份保健品,把它送给王阿姨。

谭大爷听话地购买了第二份产品。可是感情的事最常见的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王阿姨从来没有主动地找谭大爷聊天,连谭大爷找她搭讪,表情都很冷漠。

为了让谭大爷重新燃起对爱情的信心,无奈之下,杨诚再次现身说法,用自己追女朋友的亲身经历来给谭大爷打气。

“谭叔,我给你说,昨天晓静同意做我女朋友了。”杨诚兴奋地说,晓静就是杨诚一直在追的女生,

“好啊,你岁数也不小了,该成家了。有她的照片吗,快让我看看。”

“是啊,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嘛。”杨诚点开手机里晓静的照片,不忘继续“提点”谭大爷。

谭大爷似乎是没有听懂杨诚话里的意思,只是不住地说:“好,好。”

但是杨诚没有告诉谭大爷的是,其实晓静除了杨诚之外还有在接触的男孩子,也没有答应他的追求,而是明确地拒绝了他。

就在杨诚继续奋进时,谭强再次出现了。这一回,杨诚被送进了医院,缝了十几针。

谭大爷从杨诚处买的保健品他一个人根本吃不了,给王阿姨买的那些也大都没送出去,家里堆得到处都是。父子俩为此大吵了一架。

杨诚在医院里住了三天,期间谭大爷来看他。老人为儿子的行为道了歉,保证会承担杨诚所有的医药费,希望杨诚不要起诉自己的儿子。

杨诚对谭大爷的话并不感到意外,毕竟人家是亲父子。但其实杨诚最关心的是,这顿打挨了后,谭强就不敢把保健品退回来了。否则自己这小半年来共卖给了谭大爷五六万的产品,即使退回来一半也够呛。这样想来,这顿打挨得还挺值,一下子自己就从过错方变成了受害人。

杨诚出院后仍然继续卖保健品,只是谭大爷那里当然不能再去了。杨诚偶尔会路过老人所在的小区,听说老人仍然是一个人住,黄昏恋的事也早就不想了。

后来的杨诚比之前赚了一些钱,但感情之路依然不顺利,被父母逼着相了几回亲,心灰意冷地答应和一个姑娘同意处处看,姑娘的长相不如晓静好看,家庭情况也非常普通。

出乎预料的是,姑娘虽然平凡,但是性格不错,人也善良,杨诚不自觉地对她动了心。没过多久,两人就结婚了,这次杨诚的丈母娘没有再为难他。

婚后杨诚给我们发喜糖,那是他第一次主动请同事吃东西。我们祝贺他成功脱单,杨诚憨厚地笑了笑,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说。

没有人再提起那个曾让杨诚把对象带来看看的老人了。

作者李枫,新媒体从业人员

编辑 | 马拉拉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WeChat ID:zhenshigushi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他只图钱,却是对你爸最孝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