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 18 岁就被人睡了,你让我和你爸以后还怎么出门?」

image

作者:赫连飒姒

如常的一天,医院里面熙熙攘攘的人潮从来没有因为天气的闷热而减少。一位母亲带着女儿坐在我的面前,诊疗卡显示女孩子还不到 18 岁,低着头不说话。

妈妈说,女儿是月经不调,已经半个月了,厕所里一直有带血的卫生巾。趁着高考过去,想要来拿点治疗月经不调的药物。

「她从小就成绩好,今年走个重点应该没问题,高考完了赶紧带她来看看,别到了学校里面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当妈的说起女儿,一脸的骄傲。

我问了一些病史,末次月经什么的,女孩子轻声回答,好像有点紧张,手一直扭来扭去。当问到「有没有男朋友」的时候,妈妈连连摆手,笑着抢答到:「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她都好好学习的,从来不会做让我们丢人的事。」

我看了一眼低着头扭手的女孩,把妊娠试验的检查划掉,改成了 B 超。

结果半个小时后,B 超结果显示,宫腔内异常回声,伴随有较密集血流信号。

我看了结果,又看了看女孩,女孩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手开始有些发抖。我叹了口气,重新开了张检查单,让她去抽血查了个 hcg 的值,妈妈有点紧张,一直问:「怎么了医生?有什么大问题?」我说,你先别着急。

果然,HCG 值还比较高。应该是一个药流不全的情况。

我说:「家长可以到门外面等等吗?」

妈妈一听,脸色就变了:不行,有什么话必须得当面说。

我拗不过,只有跟女孩说:你说实话吧,流产不全需要清宫,不然有可能会感染和大出血。你不应该承担这个风险,咱们得尽快治疗。你好好说,相信你妈妈会理解的。

女孩子「哇」的一下哭了,抽噎着说了真实的情况,原来在意外怀孕后,不敢去医院,偷偷在学校周围的黑药店买了人流药吃了,只是出血一直没有干净。

好不容易撑过了高考,本想着过两天说去同学家玩,然后到医院检查,结果妈妈看到厕所里每天都有卫生巾,非拉着她来了医院,这才瞒不住。

我很难过,不知道这样一个学习优秀的女孩如何在担负着如此巨大的压力下完成了高考,还考的那么优秀。

但是下面发生的事情,让我的心一直到现在还是如同压了一块大石:

站在女孩身边,一直面带微笑的妈妈,跟我说着自己的女儿,满脸都是骄傲的妈妈,此时对着自己的女儿,就是「啪啪」两个巴掌!

女孩懵了,我也懵了。

「你这个臭妮子!要不要一点脸!一个女孩子家,才这么大就被人睡了,你以后还怎么结婚!怎么还有脸在别人面前站!你让我跟你爸爸以后怎么有脸再出门!你知不知道丢人!丢人!」

一连串尖酸刻薄的话从这位母亲嘴里像连珠炮一样吐出来,咆哮让她面部变得狰狞。

混乱的诊室外,已经有不少人被声音吸引过来,偷偷推开门往里张望。

女孩子的脸白了,两个巴掌印很突兀,已经肿了起来,看来用力真的不小。她咬着嘴唇,泪珠不断落下来,却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到底是哪个混蛋!啊!你跟我说!我要去找到他们家!我要去让这个混小子负责!让你爸去打断他的腿!你以后不要想出门,24 小时给我在家呆着!再也不准出门丢人现眼!你还上什么大学啊!别上了,出去打工去吧!跟人家睡给人家生孩子去吧!」

唾沫飞溅,激动的母亲又在女儿身上锤了两锤,我拉,拉不住,被她一手甩开。助手好言相劝,劝不住。她已经歇斯底里了。还好门外的病人开始提意见:要吵架回家吵啊我们还要看呢!她才终于颓然坐在了板凳上。

我说,别激动了,回家了咱们慢慢说,毕竟这是咱自己的孩子,谁不心疼咱们也心疼不是吗?我给你们开些清宫前的检查吧,检查好没什么事儿,下午门诊就可以做,清了宫回家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咱们慢慢解决。

「解决什么?啊?我不管了!我不问了!你这么厉害,你爱干嘛干嘛去吧!以后你跟我没关系!」母亲「刷」地站起身来,竟然头也不回地走了。

助手赶紧去拉,结果空手而回。女孩子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我有点手忙脚乱,门诊吵架见过不少,第一次见到把自己孩子就这么扔下的。安慰了几句,没办法,女孩子哭的说不出话,我只能让她先回家,明天再来。

我不知道她们明天会不会来。很多病人都是这样,明明你再三叮嘱,一定要回来进行未尽的治疗,但是她们口头答应了,却一去不返。

我心里跟自己说,她们应该是去了其他医院,这样也很好,只要治疗了就很好。

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明显的流产不全,如果不清宫,我不知道她的以后会如何。大出血,宫腔感染,宫腔粘连这些,会不会找上她。我不知道她回家后会面对怎么样的打骂,那么敏感的年纪,在那么多人面前,我不知道她会不会还有勇气到我们的面前来。

我想起前些天某避孕套品牌的的文案,因为蹭了个高考的热点,被某报纸批评说「应该给自己带个套」。

这种「公开场合不宜谈性,更不能跟刚成年的孩子谈性」的意识,把避孕套官方的宣传,看成了一个猥琐的露着黄牙引诱纯洁的「成年孩子们」掉入欲望深渊的邪恶老头。

我也有孩子,我也不支持未成年人性生活,但是对于已成年或者接近成年的孩子们,难道懵懂地去偷食禁果,却不懂得避孕,才算是比较好的「了解性探索性」的途径吗?

一方面他们渴望,而另外一方面我们的家长却口口声声告诉他们,这是「丢人」的,是「恶心」的,做了就是下贱的,是没脸见人的事,这样的性教育造成的恶果,难道还不够吗?

想起我小的时候,看到了家里厕所有带血的卫生巾,我问妈妈这是怎么回事,妈妈拿来了女性生理解剖图谱,从月经到避孕,给我讲了一个下午。我那时候以为每个妈妈都是如此跟女儿交流的,结果后来我才知道根本不是。

后来在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班里一个女生来了月经弄脏了裤子,大家都围着她看还指指点点,我说你们干嘛呀,她只是来月经了。她们满脸通红跑开哈哈大笑,然后给了我一个外号叫月经妹。

我理解一个母亲,自己最骄傲的孩子做出让自己不能接受的事情,心中的震撼和难过,但是最难过的不应该是自己的孩子吗?

如果可以,是不是早点告诉孩子:你还小,最好不要偷吃禁果。妈妈相信你可以,但是如果你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这样也许就可以避免让自己的女儿遭受药流清宫之苦?

如果可以,是不是巴掌落在女儿脸上之前,狠狠掐自己手心一把,冷静下来然后告诉女儿:我的孩子你受苦了,自己承担着这些,还考试考得那么好,妈妈真的为你骄傲,这样也许女儿心中的伤痕就不会那么深?

即使是今天,在遇到一些年轻女孩子人流的时候,我给她们强调避孕的重要性,仍然会有家长很快打断。

脾气大的一脸不悦直接走人,脾气好点的,皮笑肉不笑地问我:医生,你教他们这个干什么?刚毕业是学生,难道还想做这些丢人的事情吗?

我真的很想告诉他们,这本来应该是你们来教的。可是你们失职了。如果我们都不来教,那么谁来教他们?他们的经验,需要吃多少苦,走多少弯路才能明白应该怎么正确地去做?

如果我们不能够做到对孩子们正确的疏导,不能够给与他们正确的性教育,不能够让她们学会如何正确地保护自己,那么多年以后,在妇科诊室里面咆哮的,是不是会变成我们自己?无助哭泣的,会不会变成我们自己的孩子呢?

来源:知乎日报 WeChat ID:zhihuriba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不到 18 岁就被人睡了,你让我和你爸以后还怎么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