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牧野的那点事

@北方公园NorthPark

2010年,在被记者问到以后会拍什么样的片子时,文牧野说尽量拍自己感兴趣的,最好充满感情。8年后,他的第一部长片《我不是药神》上映,目前豆瓣评分9.0,是16年来华语电影评分新高。

文牧野成长在吉林长春,一座曾经在中国电影版图中占据重要地位,但在市场化大潮中已经走向破败的城市。文牧野从小喜欢电影,他自己买的第一张 DVD 是《黑客帝国》,那时候他每周看10部电影。

2004年文牧野考上了东北师范大学广播电视编导系,他在大学里用 DV 拍的第一部短片“就被老师夸很好”,很多报道里都说编导系的老师会拿他的片子当教学作品。

后来他和六个同学一起来北京,靠着拍广告赚钱,然后再把赚来的钱花在拍短片上,但最后他成了唯一一个坚持着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的人,文牧野自己说过,我比其他同学都慢,我花了三年才考上。

在北京电影学院,文牧野师从田壮壮。早在2006年的时候,田壮壮就曾在课堂上向学生们推荐过宁浩的《疯狂的石头》。田壮壮还有一位得意门生,就是《绣春刀》的导演路阳,路阳和文牧野一样,也是宁浩坏猴子72变计划的导演之一。

田壮壮教会文牧野的是“一些思考方式”,而被田壮壮称赞的宁浩给了文牧野最重要的机会。2015年,宁浩将《我不是药神》的初版剧本故事交给了文牧野,2016年《我不是药神》正式立项,随之而来的还有6000万预算。所以幸运的他没有经历很多同代导演那些挣扎的故事,比如忻钰坤只能在自己的电脑上剪辑《心迷宫》,黄璜处女作没有拍完就被资方逼走。

不过即便被徐峥称为“天生就是要当导演的人”,馅饼也只会砸给有准备的人。文牧野能够被宁浩看中,靠的是自己在洛迦诺电影节、 FIRST 青年电影展、亚洲国际短片电影节上拿奖无数的《安魂曲》,而那部短片所涉及的也是生死话题。

现在来看,《我不是药神》很可能要创造华语电影又一个票房奇迹,同档期的另一部电影《动物世界》的口碑也很好,导演是1983年出生的韩延。四月份的时候,因为《暴裂无声》和《清水里的刀子》接连上映,《老兽》的导演周子阳说“非凡的四月,中国影史并不曾发生”,但似乎这个非凡要一直延续下去了。

与关心家国情怀和历史回响,注重宏大叙事的第五代,以及注重电影语言,关注边缘人物和个人化表达的第六代相比,新一代青年导演是在中国电影全面商业化的浪潮中成长起来的,他们很难被总结被归类,似乎也没有形成一股集中的力量。

从2012年到2017年,中国电影票房从168亿上升到559亿,市场和资本成了中国电影最重要的名词。文牧野曾把新导演的路设定为影展路和商业路两条路径,但从长远来看,这似乎是殊途同归。虽然新一代青年导演依旧非常看重自我表达,但最终他们还是要面对如何在商业资本和电影工业中把握平衡。

但文牧野并不纠结,他曾说过他并不沉迷于所谓的文艺电影,他也很喜欢看《跑男》和《来自星星的你》,他曾经为千颂伊在喝醉后狂敲都敏俊的门而大笑,“我看东西的目的不是为了学习,我是为了快乐”。

这也和他一直以来的理念不谋而合,导演不过是一份职业罢了,人更需要的是平静与真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文牧野的那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