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的男主角,都不是啥文化人?

金庸小说的主角,基本都不是啥文化人。

《碧血剑》里明说,袁承志年幼时,应松教他读书习字,曾将他父亲袁崇焕的诸篇奏章详为讲授。但他除此之外,读书无多。

《笑傲江湖》里明说,令狐冲没读过多少书,甚么诗词歌赋,全然不懂;秃笔翁的草书,他也是全不知道的。

郭靖自己说过,“有许许多多事情我老是想不通,要是多读些书,知道圣人说过的道理,一定就会明白啦。”看岳飞的词,那也是不懂的,需要黄蓉解说。

胡斐武功虽强,但自幼无人教他读书,因此听程灵素说到书法什么,那是一窍不通。

韦小宝韦爵爷认识的字,那也有限得很;但还有比他更惨的:石破天是大字不识。

段誉自然是书生,但萧峰与虚竹文墨方面,也很有限。

张无忌更是毫没继承他爸爸的书法,也就是粗通文墨;赵敏第一次见面时还问他要书法,张无忌羞得面红耳赤。

梁羽生笔下多是儒侠,没事还能题诗;金庸笔下主角,开始还有陈家洛这个书生,越到后来越只粗通文墨,到韦小宝这个半文盲,文化程度到谷底了。

话说这是为什么呢?


一来,可以为情节服务。石破天不识字,所以才能勘破侠客岛上《太玄经》的武功。韦爵爷若是识字,也没有“鸟生鱼汤”这么好玩的梗了。

二来,可以制造反差萌。实际上,金庸很喜欢制造这个场景:有文化的女主角念叨,缺文化的男主角懵懂。

比如程英跟杨过有过这么段:

那少女又是轻轻一笑,道:“我的字是见不得人的,等你养好了伤,要请你教呢。”
杨过暗叫:“惭愧。”不禁感激黄蓉在桃花岛上教他读书写字,若没那些日子的用功,别说分辨书法美恶,连旁人写什么字也不识得。

比如赵敏跟张无忌要书法,张无忌尴尬无比:

那赵小姐赵敏微微一笑,说道:“张教主的尊大人号称‘银钩铁划’,自是书法名家。张教主家学渊源,小女子待会尚要求恳一幅法书。”
张无忌一听此言,脸上登时红了,他十岁丧父,未得跟父亲习练书法,此后学医学武,于文字一道实是浅薄之至。

比如郭靖经常是这样:

陆庄主与黄蓉一幅幅的谈论山水布局、人物神态,翎毛草虫如何,花卉瓜果又是如何。郭靖自是全然不懂。

当然,最终的用途,是这样的。


金庸先生在原版《书剑恩仇录》里,这么写:

拟乾隆的诗也就罢了,拟陈家洛与余鱼同的诗就幼稚得很。陈家洛在初作中本是解元,但想解元的诗不可能如此拙劣,因此修订时削足适履,革去了他的解元头衔。

金庸先生很明白:主角如果太有文化,反而难以拟写;毕竟中了举的,那也是子曰诗云朗朗上口,说话难免不太接地气;所以主角不宜太有文化。韦爵爷就没文化,这不,读者人人爱嘛!

而且还不止主角的问题。《雪山飞狐》后记里如是说:

只是书中人物宝树、平阿四、陶百岁、刘元鹤等都是粗人,讲述故事时语气仍嫌太文,如改得符合各人身分,满纸“他妈的”又未免太过不雅。限於才力,那是无可如何了。

人物太文雅了固然不好,太粗俗了却也难。

不如就写成略通文墨,这样也方便描写嘛。

这个道理,其实说得最透的,是《红楼梦》里贾府老太太:把主角人设写得太高端,反而容易垮啊!

贾母笑道:“这些书就是一套子,左不过是些佳人才子,最没趣儿。把人家女儿说的这么坏,还说是‘佳人’!编的连影儿也没有了。开口都是乡绅门第,父亲不是尚书,就是宰相。一个小姐,必是爱如珍宝。这小姐必是通文知礼,无所不晓,竟是‘绝代佳人’,只见了一个清俊男人,不管是亲是友,想起他的终身大事来,父母也忘了,书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那一点儿像个佳人?”

所以说,为了讲故事方便,还是一般粗通文墨的主角,比较好驾驭。


当然金庸先生越到后期,越敢塑造了。段誉满口《易经》,韦爵爷满口粗话,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物,写来依然活灵活现,那就是功力到了。

《天龙八部》结尾那么悲凉壮阔,还是没忘插一笔,体现萧峰和段誉的文化差异:

段誉策马走近,听到二人下半截的说话,喟然吟道:“烽火燃不息,征战无已时,野战格斗死,败马号鸣向天悲。鸟鸢啄人肠,冲飞上挂枯技树。士卒涂草莽,将军空尔为。乃知兵者是凶器,圣人不得而用之。”
萧峰赞道:“‘乃知兵者是凶器,圣人不得而用之。’贤弟,你作得好诗。”
段誉道:“这不是我作的,是唐朝大诗人李白的诗篇。”

image

而没文化的角色,也可以创造精彩之极的情节。如上所述,金庸很喜欢靠有文化与没文化的反差萌制造冲突。

比如,下面这个:书记的迂腐,成吉思汗的豪迈,那都在里头了。

金庸先生虽是读书人,但毕竟写的是武侠。仗义每多屠狗辈的道理,他是最喜欢的了:

成吉思汗进入金帐,召来书记,命他修写战书。
那书记在一大张羊皮纸上写了长长一大篇,跪在地下朗诵给大汗听:“上天立朕为各族大汗,拓地万里,灭国无数,自古德业之隆,未有如朕者。朕雷霆一击,汝能当乎?汝国祚存亡,决于今日,务须三思,若不输诚纳款,行见蒙古大军……”
成吉思汗越听越怒,飞起一脚,将那白胡子书记踢了个筋斗,骂道:“你跟谁写信?成吉思汗跟这狗王用得着这么罗唆?”提起马鞭,夹头夹脑劈了他十几鞭,叫道:“你听着,我怎么念,你就怎么写。”那书记战战兢兢的爬起来,换了一张羊皮纸,跪在地下,望着大汗的口唇。
成吉思汗从揭开着的帐门望出去,向着帐外三万精骑出了一会神,低沉着声音道:“这么写,只要六个字。”顿了一顿,大声道:
“你要战,便作战!”

金庸小说里有许多豪迈雄奇的话,基本出自非文化人的诸位。比如萧峰那句“萧某大好男儿,居然与你这等人齐名”,比如郭靖那句“郭某满腔热血,是为我神州千万老百姓而洒。”

而最豪迈质朴的这句“你要战,便作战”,偏是与汉人文化最绝缘的成吉思汗吐出来的。

大道至简,重剑无锋,如此而已。

来源:张佳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金庸的男主角,都不是啥文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