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个唏嘘的离婚案

作者:团圆娘

我想说一个,不是很奇葩,就是很唏嘘。

以前接过一个离婚案件,是男女双方一起来咨询的,女方长得斯文秀气,打扮得也很精致,一直靠在男方身上,男方长得也算相貌堂堂,两个人可以说是一对璧人。他们进门告诉我想要咨询离婚问题。

原来,女方是做生意的,长相白净,为人温柔,也能赚钱,可惜遇人不淑,嫁给了一个渣男,渣男有赌博的恶习,(我这里插一句,年轻人,千万记得,烂赌,吸毒,经常嫖娼,家暴这几样当中,只要你的另一半沾了一样,千万要火速离婚,不要相信对方会改,你不离婚的话迟早会被对方拉入深渊),因为双方有一个女儿,所以女方也是等了几年,最后实在无法应付不断增加的赌债,无奈离婚了。女方离婚后就认识了现任丈夫,现任丈夫听到女方遭遇后,不仅没有嫌弃她,还很同情她,双方就这样走到了一起。双方结婚的时候,男方向父母隐瞒了女方有婚史有孩子的事实,两个人过得很甜蜜,他们还向我出示了聊天记录,确实羡煞旁人。问题出现在女方生育了男方的第一个孩子之后,女方生的是个女儿,男方父母一直催着女方马上生二胎,这个时候夫妻俩不得不向公婆坦白,女方之前已经有一个女儿了,不能再生育。公婆一下子就变脸了,每天对着女方又打又骂,逼着女方搬出婆家不说,还逼着儿子去法院起诉离婚。男方告诉我,他不得不起诉的,但是他其实不想离婚,有没有办法不离婚?我告诉他,他们这个事情不用找律师,只需要开庭前把情况说给法官听,他们又是第一次起诉,法官不会判离婚的。就这样,他们离开了我的办公室。

大概一年后,女方一个人来到了我的办公室,告诉我,上次起诉后,他们把情况告诉了法官,法官也判决了不准离婚,现在半年多过去了,男方又不得不起诉离婚了,她问我现在要怎么做,才能保住婚姻?我告诉她,老方法再试试,于是她再次离开了。

又过了半年左右,女方又来了,这次见到她,我有点震惊,因为她不再是我第一次见到时的精致秀气的样子了,而是头发蓬松,妆容污糟,处处透露着憔悴和狼狈,我以为她又要问我保住婚姻,结果她问我,她要起诉离婚,要怎么争取利益最大化。原来男方在第二次离婚前后就渐渐对她不好了,不再看女儿,也不给女儿抚养费,不仅男方本人,他的家人也轮番发短信咒骂羞辱女方,打出来的话不堪入目,女方的陪嫁,也不愿意归还。这一次我帮女方准备了起诉状等材料,也取了证,但是没有代理她的案件,因为她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不容易,当初为了婆婆喜欢,她也不再出去做生意,早就没有了收入。
开庭那天,我还是去了,坐旁听席,再次见到了那位曾经相貌堂堂的丈夫,看着他忽然有了一副凶神恶煞的嘴脸,在法庭上声嘶力竭地说着他们如何不和,早就没有了联系,和原来的样子判若两人。

做案件,渣男渣女,见得不少,眼看着一对亲密爱侣变成仇人,心下百味杂陈,我相信他当初的爱不是骗人的,也许时间久了,两头受着夹板气,在家人的影响下,慢慢把怨气都撒向了女方了,分开对他们来说,可能更是一种解脱。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说一个唏嘘的离婚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