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别哭:割完你这口,地里还能有

昨晚,一位自称“中国比特币首富“的币圈大佬年初时的谈话录音流出,令互联网上下突然纷纷关心起了割韭菜这样一则农学知识。

image

​虽然教人不做韭菜不是我们的领域,但韭菜为啥长得快、割下来怎么吃,学问可就大了。

image

​《国风·豳风·七月》里曾写到:“四之日其蚤,献羔祭韭。”说的是以羔羊与韭进行献祭,这正好也是韭菜最搭的吃法。

人们对葱属植物的态度总是两极分化,有佛教的五辛之说、把它们等同于地狱,也有如卫八招待杜甫的“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对于爱韭菜的人来说,这种割了一茬又一茬的蔬菜,简直是最完美的食物。

image

为什么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还能长?

这是因为我们吃的韭菜的部分是纯的叶片,不包括它的茎,所以也没割到它生长的部分。

植物并不是任何地方都可以随便长的,需要有分生组织来启动生长。大多数植物的地上部分,分生组织都集中在芽的位置,而芽又位于茎干上。如果是比如说玉米这种茎干发达的植物,你一割就会把干割断,芽也就一起割掉了,当然也就无法再长。

image

​ 但是韭菜是一种鳞茎植物,它的营养茎几乎不往上长,而是缩在地下和近地面处,你本来就割不到(只有开花的时候才会长出高的茎)。非但如此,它的茎还储存了很多营养(毕竟是葱属植物,和大蒜什么的是一家),就算叶片割没了,光合作用断绝,也能凭借这些营养长出新的叶片。

当然,即便是韭菜,生长能力也不是无限的,如果你一直割一直割而不给恢复的机会,那鳞茎里的营养早晚会用完,这时还不给它安心光合作用的机会话,那自然就死掉了。

怎么吃?最好炒咸肉,其次炒香干

韭(Allium tuberosum)所在的葱属经过调整,已由原先的百合科搬到石蒜科,这种原产亚洲的植物因为种植简单,采收容易,做菜也百搭,还可以用于园艺,现已全世界广泛种植,在一些国家,还被列为入侵植物。

image

一捧韭菜花 | 正版素材来源:图虫创意

​不过,在我们大吃货国,韭菜根本不会留到结果生子的时候。

image

韭菜结籽 | Roger Culos/wikimedia commons

​韭薹是韭菜的花葶,顶部那个膨大的结构,是由总苞包裹的未成熟的花,也经常被叫做“韭菜花”。韭薹的做法很多,最好吃的是韭薹炒咸肉(强行评选的),其次是韭薹炒香干。

image

炒韭薹 | 正版素材来源:图虫创意

​韭黄比韭菜叶要嫩多了,在韭菜生长的时候隔绝光线,长出来的嫩叶就是黄色,很软,比韭菜叶好嚼。最好吃的做法是韭黄炒……

其实是素炒,啥都不配,这样可以保证不串味儿,保持韭黄原始的、纯真的、淡雅的清香。

image

田地中的韭黄 | 正版素材来源:图虫创意

​韭菜最常搭配的其实是鸡蛋,黄黄绿绿的一碟,是道快手菜。​

image

韭菜鸡蛋 | 正版素材来源:图虫创意

​韭花酱,是用新鲜韭菜花加上姜、蒜、盐、香油等混在一起磨成酱,用来拌面、夹饼、吃火锅等等,是挺多人的酱料最爱。

image

图 | hungryforever.com

​韭菜也经常出现在各种馅里,比如韭菜鸡蛋馅(又是鸡蛋)饺子,猪肉韭菜饺子、早点霸主韭菜盒子等等。​

image

韭菜鸡蛋馅儿饺子,煮完汤都是辣的 | 正版素材来源:图虫创意

​你们看,韭菜不仅割得快,还能一菜多吃。

韭菜壮阳一说从何来?

要想找到韭菜壮阳的“证据“,只能去古老医典里寻。

在《本草纲目》中,韭菜的功效是:“生汁主上气,喘息欲绝,解肉脯毒。煮汁饮,能止消咳盗汗。韭籽补肝及命门,治小便频数,遗尿。”这里虽然提及泌尿系统这个生殖系统的邻居,却完全没有跟男性功能相干的内容。

如果非要寻找与韭菜壮阳相关的词语,《本草拾遗》中有“温中,下气,补虚,调和腑脏,令人能食,益阳,止泄臼脓、腹冷痛,并煮食之 ”的记载,其中“益阳”一词被当做韭菜壮阳的重要依据,不过,把这个“阳”解释成男性功能未免有些牵强。这样看来,韭菜壮阳更像是个现代版本的养生传说。

所以,还是研究一下怎么做好吃吧~

image

一碟儿焦酥的韭菜盒 | 正版素材来源:图虫创意

来源:果壳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韭菜别哭:割完你这口,地里还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