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瞩目的后备干部,因偷窃被抓了现行 | 半虚构故事

机器轰鸣的工厂,单纯而迷茫的年轻工人里,永远掩藏着一些个厉害的人物。杨硕在2016年年会上以一首纯正日语诗朗诵,成了我们厂的明星,而此前,许多人都说不清他来自哪条产线。

工厂基层的管理人员往往从工人中选拔,因此稍有特长的员工,都会在领导眼里留下印象,很容易成为提拔的对象。各种晚会为大家提供了展示机会,穿上奇装异服,打扮得油头粉面,在舞台卖力地唱歌跳舞。

日语诗朗诵的惊鸿一瞥之后,生产部鲁经理先安排杨硕做了装配线的副线长,之后又调他去机加车间做后备干部。

这个1994年出生,不爱说话的小伙儿自此愈发埋头苦干,也开始注重起形象来,每天从头到脚打理得清爽整洁,原本就白嫩的他站在工人堆里更是与众不同,不知何时,他将原来的黑框眼镜换成钛金细框,这就引起了大家的戏谑:“哈,真有了领导范儿。”

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杨硕因偷窃公司的财物被抓。

当时下午六点半,前台美女苗苗下班后又返回厂里,碰见杨硕从行政人事部郭总办公室出来,肚子里鼓鼓囊囊,鬼鬼祟祟往外走。苗苗立即柳眉倒树喝问:“你干什么呢?”

按照苗苗后来指手画脚的描述,杨硕吓得面如土色,赶紧从肚子里取出笔记本电脑放回去,低着头溜回车间了。

随后苗苗给她的领导、已经下班的行政部郭总,以及生产部鲁经理打电话汇报此事。很快,两位领导赶回厂里,将杨硕叫到会议室,围着他审问情况。

image

★★★

“我晚上加班,上厕所时路过办公区,见到一片昏暗想着没人,就进了里面转转。因为自己一直梦想成为办公室的白领,就想体验一下这里的环境。

看着一张张摆放着电脑电话、相框、水仙、零食的桌面,让我对白领的环境油然艳羡,想象自己哪一天能从嘈杂冷漠的车间解脱,来到这窗明几净的办公区。

准备离开时,瞥见郭总的门半掩着,外面街灯的光线投进来,我清晰地看到那台电脑后,脑子瞬间乱了,发展……晋升……理想……这些刚刚幻想的东西被一个念头突然截断,我浑身发抖,身体不听脑袋指挥,顺手就把那台笔记本带走了。

之前我一直想进步,打算学OFFICE办公技能,但只能跑网吧去学,做梦都想有一台自己的电脑。可我的工资,付了房租刨去吃喝,剩下都寄回了家,没攒下钱。一见那台电脑,我就鬼迷心窍,大着胆子揣走了。

以上是杨硕的交待。

会议室里,白亮的LED灯光让他抬不起头,围着他的鲁经理在叹气,郭总问还有什么要说的,苗苗则双手叉腰,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

杨硕交待完毕后,郭总带头走出来,说:“先回吧,明天再处理。杨硕,你继续加你的班,苗苗记住,这事先不要外传。”

几人散去,半小时后,郭总又回到厂里,把杨硕叫到办公室单独谈话。

“你老实交待,为什么拿我的电脑?”

“我想要个电脑。”

“你撒谎!”

杨硕神情紧张起来,郭总分辨出这种紧张与刚才被大家审问时的慌乱有所不同,只见杨硕眼神飘忽,不停地咽着唾沫。

郭总说,那好吧,你先回答我三个问题。

第一,我这有两台笔记本,一台是年轻人都喜欢的苹果电脑,就放在桌上的显眼位置,你不拿,却要拿藏在柜子里的旧国产机?

第二,我查了监控录像,苗苗返回厂前,你趴在车间窗户看见她要上楼,却挑这个时间点去偷电脑,明显是想被她抓个现行,老实说,你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第三,还是看监控,恰好从今天下班后,办公室走廊以及室内的监控断掉了,也就是没有你作案的录像证据,你跟我交代,谁是你的同伙?

★★★

郭总试图从杨硕嘴里得到事件的真相。做行政人事工作这么多年,她敏感地意识到,这不是一起简单的顺手牵羊盗窃案,而跟公司背后的派系争斗有很大的关系。

对那三个问题,其实郭总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杨硕偷的那个笔记本虽不值钱,但里面存有老板拟制的人事规划书,涉及今后高管格局的变动,但为了维持稳定,这件事还在商量阶段,具体的内容,目前只有老板和她知道。

杨硕显然受了某个高管的控制,替对方盗取这份资料。

而对于他故意让苗苗抓个现行,郭总认为,杨硕一定想反抗背后的控制者,但慑于对方的威势,不敢直接反抗,只能通过这种间接方式让对方的计划落空。

看着杨硕纠结的样子,郭总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但背后是谁呢?她没有继续逼问,自己逐一分析,公司五位副总哪个更有嫌疑。

这时生产部鲁经理也回来了,关上门后说了一句话:

“你别为难杨硕了,是我让他偷的电脑,你也别处罚他,这孩子家里情况很特殊,为了挣钱吃过很多苦,这件事的责任就由我来承担吧,是我想看那份人事规划书。”

鲁经理和杨硕是同乡,早些年,杨硕父亲欠了鲁经理哥哥一大笔赌债后,逃去了外地,父债子还,中学毕业的杨硕跟着出国劳务,去日本做研修生打工,在一家制衣厂没日没夜的卖苦力。

三年挣了三十万,足够还清鲁家大哥的赌债,还有盈余,但他不想再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浪费生命,于是回国打算从新开始。

国内就业形势也不好,没学历没技能的他只能到处打零工。鲁家老二大学毕业就在工厂,从普通职位一直干到经理,对杨硕也有些心怀内疚,便安排他进了厂,准备后面提拔提拔他,让他有个好的前途。

鲁经理知道杨硕想上进,顺势以前途为诱饵,让他帮忙去窃取电脑,等自己找到资料拷贝后,再把电脑还回去。

鲁经理还承认,为了避免杨硕后续的麻烦,是自己设置的监控空白,等事情做完后,一切再恢复原样,就没人会去查这段监控,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没想到杨硕做事不小心,露出了马脚。

image

★★★

职场和官场很像,官官相护是一种生存法则。这次笔记本盗窃事件,既没引起更多波澜,而且杨硕的经历也触动了郭总的女人柔肠,更重要的是,郭总判断出,在老板心里,鲁经理早已经成为运营副总的不二人选,自己以后还有许多用得着他的地方,这次正好让他欠下一份人情。

这样想想,盗窃案反倒成了一件对自己来说的好事。郭总躺在柔软的办公椅里,苗苗刚替她冲的咖啡正弥漫出幽幽的香味。

打开那个被杨硕偷过的笔记本,郭总仍然有些说不清楚的不安,无聊地乱点着各个文件夹,看有什么遗漏的工作。行政人事工作就是这样,忙起来忙死,闲起来自己得到处找事干。

忽然心中一跳,她想到一个可怕的事情。急忙点开自己的私人文件夹,那里储存着一个不起眼的小文件,那是自个多年的经验和心血,是整个市相关行业的人力资源网络。

郭总能在公司做到副总,就是凭借对这个网络里各个关系点的掌握和利用,说句不夸张的话,如果自己要另起炉灶,可以凭着这个小文件里的关系很快组织一个规模不容小觑的企业。

点开一看,还好,一切都在。郭总松了口气,关闭文件,随手心神不定地乱点着鼠标,忽然点了鼠标右键到这个小文件的属性上,郭总无意识地点开,弹出的对话框再次使她心跳加速。

这个文件被复制过!

文件属性里显示,本文件的创建日期是四月十二日晚上六点三十五分,正好是杨硕偷窃的那个晚上,一定是那个时间,有人拷贝了这份文件,在转移过程中由于慌乱,将复制件留下了。可以看出,这个人一定不熟悉OFFICE软件,对文件的拷贝、属性都不是很了解。

郭总再次怀疑到杨硕身上,但一步步往深处想去,发现之前的结论存在很大漏洞。

鲁经理指使杨硕拷贝这份文件,完全没有道理,鲁经理是技术型人才,在人力资源上无意有建树,再说了,即使他拿到这份人力资源网络,也几乎没有什么号召力。

那么……

郭总想明白了,对这份文件来说有价值的,只有一个人。

★★★

夜幕初升的傍晚,办公区的人都下班走了,郭总办公室里传来远处车间里机器运转的噪音,现在是忙季,生产部每晚都在加班。

杨硕坐在对面,垂头丧气的样子,郭总温和地问:

“杨硕,你老实说,到底是谁让你来偷电脑的?”

“鲁经理。”

“你无需骗我,我已经知道是谁在你的背后,根本不是鲁经理,他对以后晋升运营副总的事十拿九稳,他自己心里也明白,老板最终只能指靠他来支撑工厂的运营,他不会傻到偷我的电脑来查前途。他那天那么爽快地承认,是怕你说漏嘴吧。”

说完,郭总起身冲了两杯咖啡,递给杨硕一杯,自己又坐回椅子,慢慢品起来,同时胸有成竹地对这个沉默的小伙子说:

“我这次不是审问你,而是在和你聊天,一切原因和结果我都知道,你说不说没关系,我只想确认一件事,你拷贝走的那份资料,交给老板了没?”

杨硕愕然地抬头,向郭总投去疑问的目光。

“你不用装糊涂,我知道,这件事真正背后的人物是老板,因为接下来公司要进行一些高管职位变动,我这个做人事工作的在老板心里并不受重视,肯定要被挤出核心团队,但老板又担心我背叛他,就先下手把我掌握的资源拿过去,如果我凭借自己的关系另立山头,跟咱们公司竞争,这是老板最怕的事。所以就指使鲁经理行动。”

杨硕听后,愣了半晌才回答道:

“是鲁经理让我来取电脑的,他跟我说,这是老板要他交的投名状,他要依靠这件事成为老板的心腹,如果我办成功了,后面车间主管,甚至生产部经理都让我做,他也要培养自己的人。”

杨硕一气说了这么一大通,脸色通红,随即自己拿起面前的咖啡小心地抿了两口。

“但拷贝资料的事,我不懂,也没做。郭总,知道他们的阴谋后,我唯一的想法是想帮你,哪怕我成为老板和鲁经理的敌人,大不了我不在这里干了。”

★★★

“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一句话。”

“一句话?”

“是的,或许你已经忘掉的一句话。年会刚结束时,我那首日语诗朗诵获得了表演节目的一等奖,所有人都说,以后我在工厂里会得到提拔,只有你不这么认为。”

郭总努力回忆,但记不起来当时对这个年轻工人晚会上的表现做过什么评语。

杨硕继续说道,当时苗苗也问你,人事部之后会对我有什么安排,人声嘈杂,但我还是听见你说:“咱们工厂留不住这样的人才,人家的天地在外面。”

“这是我生平最受鼓舞的一句话,听完后我抑制不住地想流泪,其实那首短短的日语诗,是我在日本当苦工时,学了三年才学会的,居然有人把我这种命运的人称为人才,这让我对未来有了更多的想法。

所以,我根本不在乎是否被提拔,从那晚会后,我想着怎样进步,无论从形象,还是内在,我想改变自己,努力去学习。我也感谢鲁经理,他带我进厂的初衷也是为我好,所以对他指示我偷电脑,我表面答应,但知道是针对你后,我就打算暗地里帮助你。”

郭总一直在沉默,她心里此刻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只是听着杨硕诉说。

关于拷贝资料的事,杨硕始终不承认。在回想起当晚的情形时,他小心地问郭总,会不会是苗苗。

当时杨硕故意等苗苗,在被她抓住现行后,就把电脑放回去了,然后自己回了车间,这个时间只有苗苗一个人在郭总办公室,她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拷贝资料,最重要的是,有杨硕偷电脑在先,一切行为可以栽赃给他,自己就完全没有嫌疑了。

唯一的疑点落在苗苗身上,这个高中毕业后就在郭总手下干的漂亮女孩,无论生活还是工作上,都给过她无数的关心和提携。但真的是她吗?郭总已经不愿去想,对这个充满机床和电子设备气味的工厂,她感到四处都是冷漠而冰凉的空气。

image

★★★

郭总不久后辞职,去了她父亲的公司做闲职。这时我们才知道,郭总的父亲是我们行业的一个大BOSS,那份人力资源网络其实是郭总依靠着父亲的帮助积累起来的。但郭总始终没有做出让公司老板担心的举动。

杨硕到现在依然是装配线的副线长,我们都知道他贫困不忘奋斗,一心想改变自己的环境,可是小人物的奋斗就像要逃出罐子的青蛙,即便不停地使劲蹦跶,也充满着困难和无力。

*文中图片均来自PEXELS,仅用于减缓眼部疲劳,内容无关。

来源:故事研究室 WeChat ID:gushiyanjiush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万众瞩目的后备干部,因偷窃被抓了现行 | 半虚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