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家乡毫无保留地送上了自己的一切!现在他要再一次踏上自己梦想的征程了。 ​​​​

@北方公园NorthPark:

2016年,詹姆斯被《体育画报》评选为年度体育人物,《体育画报》的首席写手李·詹金斯为他写了一篇名为《为王加冕》的文章。在那篇文章里,詹金斯写到,“从1950年开始,克利夫兰的人口大量流失,从90万降到40万,在千禧年后的头十年又有17%的人口下降率。”

克利夫兰曾经是一座辉煌的工业城市,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就是在克利夫兰创立的。但由于钢铁和汽车制造业的全面衰退,那里成了一个经济彻底衰败的工业地带,被称为铁锈地带。虽然没有像底特律一样走向城市破产,但它还是被嘲笑为“五大湖区的错误”。

甚至在美剧里,克利夫兰都是一个经久不衰的梗,《燃情克利夫兰》把“克村”当做一大笑料,《终极蜘蛛侠》里小蜘蛛质疑毁灭博士为什么毁灭城市的计划里还会有克利夫兰,言下之意,那还有什么可毁的。

这么一看2010年詹姆斯做出“决定1”真的不意外,毕竟那年《福布斯》评出的全美最悲惨城市排行榜上,克利夫兰高居榜首。

2014年,詹姆斯重回克利夫兰,伴随他的回归还有一定程度的人口回迁潮,2016年的总冠军更是结束了克利夫兰背负的51年无冠历史。但在2016年 Economic Innovation Group 的一份调查报告里,克利夫兰依然被认为是“全美最痛苦的大城市”,痛苦指数高达99.9。

就在那份报告里,像 Irvine 和 Fremont 这样的加州城市痛苦指数很低,它们都在洛杉矶附近,也就是詹姆斯要去往的下一站。

更重要的是,洛杉矶有好莱坞。2015年 Hollywood Reporter 就报道过,詹姆斯的下一个目标是打造一个好莱坞的娱乐帝国,他说“当我还能够有机会去做的时候,我会全力以赴”。

那时候,他已经成立了 SpringHill 娱乐公司,如今几个电影电视项目正在进行中,像《亚特兰大》编剧 Stephen Glover 和 Jamal Olori 负责撰写剧本的《家庭派对》还有《太空大灌篮》重制版,而他投资创办的媒体内容公司 UNINTERRUPTED 也和好莱坞以及时代华纳联系密切。

詹姆斯的财务顾问 Paul Wachter 曾说过,“詹姆斯是少有的那种,对什么是适合自己的什么不是,有着很强判断力的人。”对于一个立志打造十亿美元商业帝国,职业生涯的收入有65%是通过代言获得,已经和耐克签下一份终身合同的超级巨星来说,来到洛杉矶,就意味着他离商业、娱乐和传媒的中心都更近,这自然是遥远的克利夫兰所无法比拟的。

而更进一步说,从决定1到决定3,是詹姆斯开启并推动了球员主导联盟的时代。

离开骑士加盟热火,那个在韦德口中“3个年轻的非裔美国人有力量掌控自己的命运”的故事放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1976年担任球员工会主席的奥斯卡·罗伯特森和联盟打了6年的官司,才为 NBA 球员争取到了自由球员签约的权益,更遥远的1964年,球员们在全明星赛中场休息时罢赛,才得以推动联盟出台养老金协议。

甚至就在十几年前,艾弗森也只能被动接受76人将他交易到掘金队的决定,即便他真正想去的是明尼苏达。但正是詹姆斯的一系列举动让新一代球员开始意识到他们完全有“开除”俱乐部的能力和价值,他们也可以公开表达篮球以外最真实的想法。

于是就相继有了保罗·乔治和莱昂纳德表态要去湖人队,欧文自己要求骑士队交易的故事,杜兰特的“My Next Chapter”也与詹姆斯的决定不无关系,甚至和球队签短合同续约的方式都逐渐流行起来。

NBA 是一个发展非常完备的商业联盟,但多年来主导权更多的是在球队和管理层手中,伟大如乔丹,在面对克劳斯为代表的管理层时也很无力,但如今球员的掌控权越来越大,就在去年7月,球员工会成立了一家名为 NBPI 的商业机构,从联盟手中收回了球员的集体权益商业开发权,这意味着球员的个体价值将得到进一步放大。

“I Am More Than An Athlete.”这句话是 UNINTERRUPTED 的 slogan,而这也想必也是詹姆斯为代表的 NBA 球员一直想要追求的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他为家乡毫无保留地送上了自己的一切!现在他要再一次踏上自己梦想的征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