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防空洞里玩人骨拼图,却多出来一截手指 | 半虚构故事

七月初的一个周二,天气很热,我从家里走到单位,出了一身汗。

不到八点钟,我就坐在电脑前,整理最近几天的案卷材料。姜法医推门进来,“小刘,这么早就来了啊!”

“外面天儿热,早点走能稍凉快些。”我起身和姜法医打着招呼,“姜哥,你今天怎么也来得这么早?”

姜法医转身倒了一杯水,冒着腾腾的热气,“崇山派出所小雷一早给我打电话,说有人在山上发现了一块骨头,让咱去看看。”

“我叫上李筝一起去吧,借机考察一下她能否胜任法医工作。”姜法医笑着说:“考验她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对于单位增加一名法医,我并不感到意外。自从赵法医出事后,我们明显感觉人手不足,工作起来捉襟见肘。

可是没想到领导给我们配备了一名女法医。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但女法医在工作中还是有诸多不便的。

我提着勘查箱走出器材室,恰好看到李筝和姜法医迎面走了过来。她留着齐脖短发,满面阳光,一副兴奋的样子。

“刘哥,这箱子我来提吧!”李筝不由分说把勘查箱从我手中夺了过去。

“哎呀,怎么这么沉?”箱子重重摔在了地上,李筝吐了吐舌头,一脸无辜。

我提起勘查箱向外走去,扔下一句模棱两可的话:“有些活并不适合女人干。”隐约听到身后“哼”了一声。

我们走出办公楼,发现痕检技术员王猛和公安大学实习生王莹早已在车里等着了。

刚关上车门,车就蹿了出去,我后背一下子狠狠地贴在了靠背上,后备箱里发出一阵“叮铃哐啷”的声响。

姜法医皱了皱眉,“别着急,安全第一!”王猛咧了咧嘴,“崇山可不近啊,估计到那里就得晌午了!”

“王哥,后备箱里装了什么东西?”我想起后备箱奇怪的声响。“暂时保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王猛得意地笑了笑。

其实我对崇山很熟悉,小时候经常去山上玩耍,那时我叫它“虫山”。它是本地最高的一座山,占地面积很大,最近几年搞起了旅游开发。

小时候听爷爷说,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曾经在山上挖了一个防空洞。鬼子来扫荡时,村民就会牵着牲畜,带上粮食,躲进防空洞里。

在山路上颠簸了好久,我们终于到达崇山派出所。派出所兼职技术员雷清明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你们终于来了,李所正在等着你们呢!”

黑瘦精干的李所长迎了过来,和我们逐一握手,“我让厨房多准备了几个菜呢,咱中午吃了饭再去看现场。”

“这两位美女是?”李所长看到李筝和王莹时愣了一下。

“这是咱技术科新来的李法医和公安大学实习生小王。”姜法医介绍说:“这位是崇山派出所李所长。”

“李所长好!”李筝和王莹笑了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走,先到办公室喝点水,咱边喝边谈!”李所长热情地招呼我们来到了所长办公室。

雷清明给我们倒上茶水,拿果盘端来几个甜瓜,“来,尝尝我们自己种的甜瓜,可甜哩!”说着用刀把甜瓜切开,一阵清香扑鼻而来。

我忍不住拿了一块放到嘴里,那甜瓜确实好吃,有一种小时候的味道。

雷清明拿出一个笔记本,“你们一边吃瓜,一边听我把案情给大家介绍一下。”

“我们这样像不像是吃瓜群众啊?”李筝眨了眨眼睛,拿起一块甜瓜轻轻咬了一口。

大家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我心中有些不屑,严肃的工作场合,这位90后女法医的言谈未免有些轻浮了。

★★★

雷清明向我们介绍情况:

“昨晚7点,周森果打110报警,声称他和女朋友在崇山景区一处僻静的草丛亲热时,女朋友突然大叫了一声。

周森果顺着女朋友的手指看去,发现不远处有一团深绿色的亮光在不停闪烁,就像黑夜里的眼睛。

他俩都吓坏了,顾不上去看那团亮光是什么东西,立刻就跑下了山。路过景区门口时,执勤的保安发现他俩神色慌张,遂上前拦住他们并询问。

得知情况后,保安让周森果带路返回查看。那团亮光已经消失,但在不远处的防空洞口发现了一根骨头。保安不敢大意,赶紧让周森果打电话报了警。

我昨晚去现场看了一下,安排协警小田和景区保安守在现场。咱午饭后一起过去看看。”

午饭很简单,但蔬菜都很新鲜,大家吃得津津有味。饭后,我们跟随雷清明来到了崇山景区并步行前往发现骨头的现场。

“骨头就在那里。”当雷清明指向某处时,我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洞口,有两个人正守在那里。

我戴上手套把地上那根骨头拿起来打量了一下,“美女法医,来看看这块骨头。”我把骨头递到李筝面前。

李筝愣了愣,显然不太适应“美女法医”这个称谓。不可否认,李筝长得挺漂亮,但并不一定适合干法医。

她昂起头说:“这个简单啊,这是一根长骨。”

“继续说!”我头也没抬。

“应该是胫骨。”

“还有呢?”

“骨头上有两个孔,好像被狗咬过似的,而且这个人个子应该不矮。”

“多高?”

“那我咋知道啊?一根骨头就能看出身高,那也太神了吧!”

我微微一笑:“真正的法医都能做到。”

李筝有点急眼了,“大哥,我可是新来的啊,有你这么为难人的么,我不会可以学啊!”

我算是明白了,这妞本事一般,脾气却不小。我决定待会儿给她好好“上一课”。

说实话,她能判断出这是胫骨并且身高不矮,说明基础知识还是可以的;能看出骨头上有两个孔并推断被狗咬过,说明她具备不错的观察力和一定的推理能力。

当年我刚参加工作时也被师傅们这样考验过,好在我学的就是法医专业,表现不算太难堪。

我看到姜法医点了点头,似乎对李筝的表现还算满意。这骨头上的确有两处孔洞,除去人为因素,恐怕只能是犬类或其他野兽造成的。

我们来到洞口,再往里却走不通了,一个铁栅栏挡在我们面前,栅栏上有一把巨大的挂锁。

透过铁栅栏,只能看见洞里黑漆漆一片。“里面还有一块骨头!”李筝忽然喊道,我向洞内看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不信就拿灯照一照呗。”李筝笑眯眯的,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王猛打开现场勘查灯向洞内照去,只见离洞口大约十多米的地方,竟然真的有一块骨头!

大家都感到不可思议,我甚至开始怀疑李筝是不是犯罪嫌疑人了。

“唉,天生视力好,没办法呀。”李筝得意洋洋,带着一丝胜利的表情。

大家默不作声,可我心里却暗暗琢磨,人的视觉细胞有两种:柱形细胞和锥形细胞,分别决定白天和夜间的视力。有一种“夜盲症”就是因为缺乏锥形细胞,所以一到晚上或光线不足时,视力就会急剧下降。而李筝在黑暗中的视物能力实在太优秀了,几乎可以用天赋异禀来形容了。

“我问过景区工作人员,这个栅栏自从前年景区建成后就一直锁着,避免游客进入发生意外。”雷清明在一旁说道。

姜法医皱了皱眉:“看来咱们有必要到防空洞里搜查一下了。”

景区保安把栅栏上的锁打开后,拒绝给我们领路,“我可不敢进去,万一有邪毛鬼祟什么的,再说我也不知道里面该怎么走啊!”

“大家跟着我走吧,这个防空洞我小时候来过很多次。”说完这话,我感到众人惊奇的目光一下子聚拢过来。

image

★★★

片刻后,我们穿过铁栅栏,走进防空洞中。从暴晒的烈日下忽然走进洞中,相当阴凉,浑身汗毛仿佛一下子竖了起来。

我们六个人排成一列,我在最前边领路,雷清明和王猛紧跟在我身后,再往后是李筝和王莹,姜法医走在最后。

刚进去还能看到路,洞的四周全是石壁,脚底下有许多碎石,往里走了十几步,眼前就一片漆黑了。

当我们同时打开灯光时,山洞霎时被照得如同白昼。王猛那家伙居然带了三个现场勘查灯和四个警用强光手电,这样我们人手一个照明设备还绰绰有余。

“看,这些就是我放在后备箱的秘密武器,我多么有先见之明啊!”王猛有些洋洋自得。不过我们真心佩服他考虑得如此周到。

我用手中的勘查灯扫射前方的通道,“这次后勤你立功了,不过咱要尽量省电。我和姜哥开着灯就行,其余灯先关上。”

我们来到李筝发现的那块骨头前,这也是一根长骨,长度要比洞口那根短很多。

姜法医对王莹说:“咱把发现的骨头都编个号,洞外那根是1号,这根是2号,由你负责记录并绘制现场图。”王莹点了点头。

凭着以前的记忆,我带领大家在山洞里慢慢前行,在一个岔路口停了下来,这和我记忆中的还是有些偏差,前方和右侧的路可以通过,向左的路已经被石块堵死。

简单商议后,我们决定先往前走,等会儿再回来走右边的路。空气里逐渐弥漫出一股尿骚味和屎臭味,估计是什么动物的排泄物。

“大家注意脚底下,一不小心可能就会走狗屎运哈!”我友善地提醒大家,开个玩笑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

李筝忽然冒出一句,“要走狗屎运也是刘哥在前边!”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毫无征兆地,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紧接着,一片黑压压的东西朝我们冲了过来。

王莹吓得大叫起来,我也吓了一跳,等看清那群黑色的东西后心里反而不紧张了。

“别怕,是蝙蝠。”雷清明说道:“肯定是刚才我们惊扰了它们。”那群蝙蝠从我们头顶上呼啸着飞过,径直朝洞口去。

虚惊一场后,大家前进的速度明显变慢了,每走几步都仔细打量四周和地面。我们脚下的碎石块逐渐变多,路况复杂起来。

忽然,又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我用手中的勘查灯照去,只见前方出现了五六个光点,那些光点在黑暗中一闪一闪的。

“是黄鼠狼!”李筝说道,“没想到在防空洞里居然住着一家黄鼠狼,样子还挺可爱嘛。”

李筝刚说完,就见那几个“光点”迅速向远处移动,灯光照射出黄色的皮毛和尾巴,眨眼就消失了。

我认出那确实是黄鼠狼,“可以啊,你居然认识黄鼠狼,作为城里孩子真不容易。”

“哼,我知识渊博着呢!”

又走了几十米远,我们来到一处略为空旷的地方,像是一个密室,墙壁上有烟熏的痕迹。

“快看,那是什么!”王猛在我身后大喊,灯光扫过地面,照在一个黄褐色物体上。

靠近了一打量,又是一根骨头,和之前发现的那根骨头一样,也是一根长骨。

“那边也有!”李筝指着一个角落,我转头看去,是几块散落的骨头。

姜法医说道:“看来之前发现的1号骨头真的是来自这个防空洞,大家仔细搜寻一下,看看这防空洞里究竟有多少骨头!”

我们在防空洞洞里继续搜索,每找到一块骨头,王莹都会给骨头编号,然后在本上标记出发现骨头的位置。我们把找到的所有骨头收拢起来,然后分批拿到洞外。

整个下午,我们都在防空洞度过,搜遍了里面的每个角落。防空洞外天色渐渐变暗,我们终于完成了搜寻。

image

★★★

看我在摆弄手中的骨头,李筝凑上来问道,“刘哥,像这种完全白骨化的尸体,一般要很久才能形成吧?”

李筝这次的态度我还是比较满意,“至少得一年以上吧,也要看周围的环境,考虑温度和湿度等因素。”

参加工作以来,我接触过各种各样的尸体,但像这种完全白骨化的尸体还很少遇到。因为在多数情况下,尸体不会很长时间才被发现。

“一共找到多少块骨头?”姜法医问王莹。

“每块骨头我都编了号,一共是630号。”王莹认真地回答。

“李筝,你分析下这是几个人的骨头?”这次轮到姜法医出题了。

“很明显是三个人啊,这不有三个头颅么?”显然,李筝认为这个问题毫无难度。

“小刘,你来说说看。”我知道姜法医这是让我给李筝“上一课”。

“李筝说得也有道理,她的方法简单直接,几个头就是几个人。”我看到李筝的嘴角开始微微翘起。

我知道接下来的话会对她造成一万点伤害:“这些骨头如果都是成人的,那么至少应该有4位死者,因为成人骨骼数量是206,三个成人骨骼总数是618,而我们共发现了630块骨头。”

李筝瞪大了眼睛,姜法医在微笑地看着她。我指着一个颅骨,“这个颅骨很小,明显是一位儿童,另外还有一部分骨头又细又短,应该也来自这名儿童。儿童的骨骼数量是217或218,这样总数630就可以说得过去了。所以,我的结论和李筝相同,这些骨头应该来自3个人,两个成年人和一个儿童。”

李筝长舒了一口气,“看吧,我也没说错嘛!”

我摇了摇头,“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些骨骼不在洞里,而是像洞外那根胫骨一样跑了出去,那结论也是至少有4名死者。”

李筝还是有些不服气,张了张嘴没说话。

姜法医蹲在地上,“咱们先确定每块骨头的归属,然后再确定死者数量吧。这个工作量不小,大家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真好玩,这不就是人骨拼图游戏嘛!”李筝又来了兴致,她拍了拍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望着眼前一堆骨头,我脑海中浮现出拼图游戏,还别说,拼骨头和拼图游戏真的很像。

实际操作比想象中要难很多,因为有些骨骼非常类似,我们只能反复拼接来确定哪一块更契合。

这就像成百上千块拼图拆散后重新拼接,不仅考验我们的空间思维能力,更考验我们的解剖学水平。

好在骨骼的粗细、长短、厚薄都是有一定规律的。只要确定是哪个部位的骨骼,就可以摆放到相应位置,然后再根据死者的个体差异进行调整。

最终我们花了两个小时摆出了三副尸骨。我们给三副尸骨编号,分别是1~3号,其中1号最高大,2号次之,3号最矮小。

摆完人骨拼图后,问题也随之而来,居然多出了一块骨头——第“304”号骨头。那是一截不完整的指骨。

“怎么会这样,那三副尸骨里是不是缺了一块?”李筝皱着眉头。

姜法医摇了摇头,“我检查过好几遍,三副尸骨都是完整的,也就是说,这多出来的304号骨头不属于那三个人!”

这下麻烦了,道理大家都懂,缺少几块骨头倒可以理解,但多了骨头可能就需要重新计算人数了。

“不管那块304号了,先对拼好的三副尸骨进行逐一检验,大家把光源集中一下。”姜法医一声令下,我们的检验工作开始了。

纯粹的骨骼检验看起来比尸检要简单,但操作起来却感觉很有难度。

首先,因为死者全部白骨化,几乎所有的外貌特征都消失了,个人身份识别的难度很大。

其次,皮肤和皮下组织消失,意味着体表损伤全部消失。只要不是伤及骨质,损伤痕迹相当于全部被抹除,死因和致伤工具的判断挑战巨大。

姜法医沉吟片刻,“这样吧,我和刘法医分别检验1号和2号尸骨,李筝先去看看3号尸骨,等着我和刘法医检验完毕再一起检验。”

这个提议在我意料之中,姜法医是一名老法医,经验丰富自不必提,而我作为科班出身的法医,独当一面的能力还是有的。

我偷偷看了一眼李筝,她看起来有些不服气,二话不说就走到了3号尸骨跟前,煞有介事地观察起来。

对尸骨进行检验鉴定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推断死者身份,二是鉴定死因。

我来到2号尸骨前,首先看颅骨,这个颅骨表面光滑圆润,顶部位置有一个直径约4cm的圆形孔洞,一般来说这就是致命损伤。

眉突和眉弓不明显,颧骨低、乳突小,看到这里我已经基本确定,这副尸骨的主人是一名女性。

为了验证我的想法,我又对骨盆进行了检验。这个骨盆比较细致,肌嵴不明显。骨盆入口呈椭圆形,出口较宽,耻骨弓呈“U”形,坐骨大切迹宽而浅,耻骨联合部类似方形。

无论是颅骨还是骨盆都呈现很明显的女性特征,这个2号死者确认是女性无疑。

image

性别鉴定主要依靠骨盆、颅骨和下颌骨,同时将椎骨、胸骨、四肢骨等作为辅助鉴定材料。

盆骨的性别差异最为明显,男女骨盆在形态上差异很大,存在很多鉴定性别的的部位;颅骨上也有较多部位可以鉴别性别。在盆骨以及颅骨缺失的情况下,还可以通过下颌骨来进行人骨的性别鉴定。

仅依靠骨盆或颅骨进行性别鉴定的准确率大概为90%,如果结合其他骨骼,则可以将准确率提升至95%以上。

先确定了性别,然后再看年龄。对人骨进行年龄鉴定,一般会用到牙齿或耻骨联合面。

耻骨联合面会随着年龄增长呈现不同的外观形态。因为牙齿磨损程度受饮食习惯影响较大,所以耻骨联合面推断年龄要更准确些。一般来说,牙齿磨损程度越高,年龄就越大。

★★★

我首先对2号尸骨的牙齿磨损程度进行检验,然后根据“九级分类判定法”进行年龄鉴定。

2号尸骨的牙齿处于第四级水平,齿尖已大部分磨平,已经有3个齿尖齿质点暴露,由此推断年龄在38岁左右。

在进行牙齿检验时有一个意外的发现,死者有一颗牙齿是假牙,而且是一颗金牙,在灯光照射下金光闪闪。

再看2号尸骨的耻骨联合面,联合面平坦,联合缘形成,下角明显。斜面向上扩大至顶端,此期开始,联合面出现不同程度下凹。推断年龄在31~34岁。

通过对牙齿和耻骨联合面进行综合分析,我推断死者年龄在34岁左右。

身高推断一般通过四肢长骨进行。对于这三副相对完整的骨架来说,身高推断就没什么技术含量了,只要加上平均足底厚度和头皮厚度就可以了。

我招呼王莹过来记录:“2号死者,女性,34岁左右,身高165cm左右,死因是颅脑损伤,致伤工具是圆头锤类工具。”

我抬头看到姜法医已经站在李筝身后,李筝的声音有些小,显得不是很自信:“3号死者是一名儿童,身高140cm左右,颅骨有个洞。”

我拍了拍手:“美女法医挺厉害啊,你能猜出3号死者的性别和年龄么?”

“这个要怎么猜,你教教我呀。”这次李筝倒是很谦虚,可能今天的考验让她有了挫败感。

“3号死者,男性儿童,8岁左右,身高140cm,死因初步看是颅脑损伤,致伤工具是锤类。”我边说边示意王莹进行记录。

姜法医点了点头,“未成年个体的性别特征比较模糊,性别鉴定难度很大,别说李筝是新法医了,很多老法医都不一定能看准确呢。”

“哈哈,还是姜法医客观公正。”李筝瞅了我一眼,仿佛立刻又自信满满了。

姜法医继续说道:“1号死者是一名男性,年龄大约36岁,身高175cm左右,死因也是颅脑损伤,致伤工具也是锤类。看来这像是一家三口,死于同一名或同一伙嫌疑人手中。”

“大家对多出的这块304号骨头怎么看?”姜法医终于提到了这块棘手的304号骨头,他转过头看着我和李筝。

之前我仔细观察过那块304号,心里已经有了初步的判断。“这块骨头来自嫌疑人的可能性很大。首先这块骨头是相对独立的,它不属于三位死者,也没有发现和它匹配的其他骨头;其次,这块骨头是不完整的,不像其他骨头那样自行脱落离散。”

我拿起那块304号骨头,“大家仔细看这块骨头的断端,这里有一个稍扁的类圆形凹陷,很有可能是被咬断的。”

我的论断引起了姜法医的关注,他接过那块骨头端详起来,“咬断指骨可是需要锋利的牙齿和相当大的力量啊。”

我沉吟了一下,从地上捡起了之前发现的那颗金牙,把它摊在掌心,“2号死者有一颗金牙,而且这颗金牙正好是一颗尖牙。”

尖牙是最锋利的牙齿,位于切牙和磨牙之间,呈圆锥形,一般用来撕裂肉类。

当我们把那颗金牙放到304号骨头的凹陷处时,一切都明白了,因为它俩竟然完全契合。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存在即是合理。

天色已经很黑,雷清明找来许多袋子,把拼好的每一个骨架分别放进袋子里。

2号尸骨的金牙和304号指骨我们单独进行了提取,分别放进物证袋中。

回到派出所,简单吃过晚饭,我们在派出所会议室里对案情进行讨论,基本确定了下步侦查思路:

一,围绕全家三口失踪并且女性镶金牙的特征进一步确定死者身份。

二,排查寻找辖区内指骨缺失的人,尤其是青壮年男性。

三,寻找符合作案工具特征的圆头铁锤。

提到2号死者那颗金牙时,姜法医说:“据我所知,目前好像很少有做这种金牙的,我认为可以查一下辖区内的医院和口腔诊所,看看对这颗金牙有没有记录或者印象。”

我忽然想到我有个同学叫尹小添,在城区开了一家口腔诊所,“这事交给我吧,我明天先去找一家口腔诊所问问。”

路上李筝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些什么。回到局里,姜法医招呼我去了办公室,让我谈谈对李筝的看法。

“姜哥你也看到了,李筝有些大小姐脾气,而且一点也不谦虚,估计只是看了几部电视剧就想来当法医。改天找个高腐现场带她去洗礼一下,让她知难而退吧。”

姜法医沉吟了片刻:“我感觉李筝今天的表现还不错。首先,她没有害怕尸体,也没有怕脏怕累,符合一名法医的基本要求;其次,她工作热情很高,具备一定的观察和推理能力,而且视力超常。以后你多带带她!”

★★★

第二天一早,我带着那颗金牙在“小尹口腔诊所”找到了同学尹小添,他拿起金牙端详了半天,“这是颗含金量很高的金牙,做工很精致,价格应该不便宜。现在人们的审美观改变了,这种金牙很少见了。”

从小添口中得知,假牙有很多种材料,比如镍铬合金、钛合金、镀金、钴铬合金,甚至还有铂金的,当然目前最理想的材料是二氧化锆。

黄金其实是假牙的理想材料,不生锈、无异味,与口腔相容性很好。但由于不符合当前的审美,只有极少数人还会选择镶金牙。

“小添,你知道哪些医院或诊所还有镶金牙这项业务么?”

“我记得城西有个'老郭口腔诊所',他那里专门镶这种金牙。”

按照尹小添的指点,我很快就找到了“老郭口腔诊所”。这个诊所开在一间平房里,里面还有个院子。

郭医生的办公桌一角放着一叠名片,上面写着“老郭口腔诊所 郭佩松”。

说明来意后,郭医生接过那颗金牙看了一眼,“没错,这颗牙是在我们诊所镶的。”

我感到十分惊讶,这也太简单了吧!

似乎看出了我的疑虑,郭医生指着那颗金牙说:“你仔细看,这颗牙齿内面有一个字母“G”,我们诊所定制假牙时都会刻上这个字母。”

“所有在你们诊所镶的金牙都有这个字母吗?”

“以前我哥干的时候没有字母,自从四年前我接手诊所后,所有金牙都刻上了字母,这也算是创品牌吧。”

“您能给查一下近几年的镶牙记录么?看看有没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女的来镶过尖牙位置的金牙。”

郭医生略微迟疑,“好吧,应该不难找,女的镶金牙的本来就不多,尖牙位置的就更少了。”

他打开一个记录本,上面密密麻麻记着许多就诊人员信息。片刻后,他指着本上一个名字说:“这个叫洪翠的三年前来镶过一颗尖牙位置的金牙。”

我看到记录上写着:“洪翠,女,33岁,河西区城北街道人。”记录写得很简单,这种小诊所一般是不留患者身份证信息的。

我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因为这个洪翠的年龄与我推断的2号死者年龄基本一致,而且这个名字辨识度不低,应该不难找。

我们在系统中一共找到两个叫“洪翠”的女性,其中一个年龄是25岁,状态是“正常”。另外一个年龄是36岁,我们询问了辖区派出所,被告知这个洪翠已经失踪两年多了。

我知道,这个洪翠应该就是受害人。她当时去老郭口腔诊所镶牙时是33岁,一年后(也就是两年前)失踪,失踪时恰好34岁。

多数时候,确定了死者身份,案子就算破了一大半了。本案也不例外,接下来的发展给人感觉一切势如破竹。

确定了洪翠一家三口的身份后,我和王猛去银行查询了他们家的资产,三百多万都存在洪翠的名下,算是有钱人家了。

两年前,洪翠名下的一张银行卡被提出二十万元现金,然后被转走三十万元。我问过银行工作人员,银行的监控录像最多能保存三个月,通过监控找人是行不通了。

但是这个线索,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了嫌疑人图财害命的作案动机和案件发生的大致时间。而且,我们通过银行流水信息查到了被转走的三十万元流入了一个叫“石英豪”的人的银行卡中。

找到石英豪时,我们发现他左手食指缺失,过得穷困潦倒,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有钱。

经过连夜突击审讯,石英豪交代了自己的罪行。在得知石英豪和死者一家的关系时,我们震惊了。

image

★★★

石英豪是洪翠的表弟,平时游手好闲。洪翠给他介绍过好几份工作,但因为石英豪好逸恶劳,每份工作都干不长久。他不但不思进取,反而埋怨表姐没有给他找一份既轻松又能挣大钱的工作。

石英豪有一次和别人赌博输了钱,债主是黑道上的一个人物,多次找石英豪催债,并扬言再不还钱就挑断他的脚筋。

石英豪知道表姐很有钱,便和两个狐朋狗友一起绑架了8岁的外甥。石英豪为防止外甥认出自己,全程蒙面,很少说话。

他把小外甥藏在崇山上的防空洞里,并安排同伙打电话给洪翠,让洪翠立刻送20万现金过去。

而当时石英豪正在表姐洪翠家中,央求表姐再给自己介绍一份工作。一是制造自己不在现场的证据,二是方便里应外合谋取钱财。

洪翠最初想报警,石英豪立刻制止。为防止孩子被撕票,洪翠最终没有报警。她让石英豪陪着她去银行取了20万现金,石英豪趁机窥见了表姐的银行卡密码。

将现金用袋子装好,他们三人按照绑匪的要求来到崇山上的防空洞里。一切都按照石英豪的预期进行,没想到最终还是被外甥认出来他就是绑匪之一。

原来洪翠的儿子被绑架后观察到那名蒙面绑匪的手腕上文了一个“忍”字,便暗自记在心里。爸妈来到时他很高兴,可忽然看到了舅舅手腕上和绑匪一模一样的“忍”字,便对爸妈大喊:“舅舅手腕上有字,是他绑架了我!”

眼见事情败露,石英豪转身就要逃跑。洪翠一把拽住石英豪,对他破口大骂,在推搡过程中,洪翠咬住了石英豪的左手食指。石英豪恼羞成怒,挥起右拳打在了洪翠脸上。

洪翠的丈夫和孩子想上前帮忙,却被石英豪的同伙从身后抱住,动弹不得。

洪翠越咬越用力,只听见一声惨叫,石英豪的左手食指被咬断了。

当时崇山景区的防空洞正在安装栅栏,洞口处恰好有一把被工人遗落的铁锤,石英豪如同恶魔附体,拿起铁锤击向了洪翠。

杀死表姐后,已经红了眼的石英豪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表姐夫和小外甥一起用锤子敲死了。

他和同伙一起把三个人的尸体拖到了防空洞的深处,分赃后三人各奔东西。

石英豪用表姐身上那张银行卡,去附近的ATM机上把卡里剩余的30万全部取出。他离开家乡去外地待了一个多月,看到罪行没有败露,就安然返回了家乡。

那些钱一部分用来偿还赌债,剩下的很快挥霍一空,石英豪又重新过起了穷困潦倒的生活。

我们陆续在外地抓获了石英豪的两个同伙,三人供词一致。

★★★

洪翠这位扶不起的表弟石英豪,一直觉着“我穷我有理,你富你活该!”从好逸恶劳一步步走向罪恶的深渊,导演了一场人间悲剧。

我至今也没弄明白,那块骨头是怎么跑到洞外的,大家猜测被黄鼠狼或者其他动物叼出去的可能性最大,但事实谁也不知道。一切都像是天意,这块尸骨竟然发出“鬼火”,故意要让人发现这些尸骨,故意要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管过去多久,不管跑得多远,总能找到你。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仅用于减缓眼部疲劳,内容无关

来源:故事研究室 WeChat ID:gushiyanjiush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在防空洞里玩人骨拼图,却多出来一截手指 | 半虚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