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的时候拉屎拉在身上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我就想知道哪位大爷在这个问题下实名回答……

我也不能免俗,匿了。

那是前两年一个夏夜的晚上,我在理发店剪了个头,理发店小妹给我洗头的时候我隐隐感到腹中有些动静,但是由于并没有什么疼痛或者便意,我忽略身体传达出的信息,这也是悲剧的开端……

剪完头我一个人美滋滋的去一家大型商场的地下一楼吃回转寿司,想着趁老婆不在痛快的吃一顿。路过地下一楼卫生间的时候看到卫生间封闭起来装修改造,但是也没放在心上,忽略了这个世界对我的提醒……

到了寿司店开始大吃特吃,我是那种吃回转寿司在 5 分钟内解决战斗的人,那一天也不例外,吃到最后我拿了两盘最喜欢的三文鱼寿司作为收尾,结果吃完第一盘的时候突然觉得腹中便意袭来,便意来的如此突然,就好像逃学被老爹发现以后给我的那个打耳光,没有给我任何的缓冲空间。我以秒速 5 米冲到前台买单,服务员计算盘子数量的时候我心都在颤,想叫她快一点但是又怕她被分了神从头开始数。账单是两百零几元,当时情况已经如此紧急,没余裕打开手机支付宝输入密码等她扫码,打开钱包发现里面也没零钱,当时脑子一热拍了三张一百,直接边说不用找了边往洗手间移动。

我忽视了背后服务员叫我的声音,大步向洗手间走去,当时情况虽然紧急但是我想着地下一楼的卫生间蹲位很多而且离寿司店很近,走过去最多 20 秒,所以还是采用竞走的方法,在这高端商场里还是不能太丢份。结果走到离地下一楼的卫生间还有 2 米的时候,一切记忆都连成了一条线,仿佛柯南附体,兵的一声,我想起了卫生间在装修,我知道自己摊上大事了……

当时肚子里面情况已经进入最高紧急状态,括约肌在总决赛第七场第四节落后 20 分的情况下独力苦撑。我在那个时候才知道人在危机关头真的是潜力无限,这个商场我一般只去地下一楼吃东西,上面基本没逛过,还从来没去过商场上层的洗手间,但是凭借之前逛商场时潜意识的观察以及逛其它商场的经验,我瞬间判断出商场一楼极有可能没有设置洗手间,而其它洗手间应该在楼梯间旁边。从地下一楼冲上扶梯到一楼我健步如飞,从一楼冲上二楼的时候我觉得情况有点不对。似乎括约肌力量达到了极限,好像那种健身做组时最后一组的那种无力感。但是当时情况已经容不得我多想,脑子里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就算是天王老子来我也要拉给你看!”(对不起,两仪式)。下了二楼扶梯以后我的直觉瞬间判断出厕所的位置,但就在我最后冲向胜利的前 5 秒钟,悲剧终于发生了……

一切来的那么突然,括约肌终于耗尽了细胞储存的 ATP,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直肠内的造物渴望呼吸新鲜空气的冲动。大坝,决堤了。

我绝望的看着触手可及的那个熟悉的标志,任由体内的洪水决堤而出。最要命的是我当时穿的内裤和外裤都是那种非常宽松的类型,平时让我胯下非常舒爽的好搭档此时丝毫没有挺身而出的意思。洪水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完成了胜利大转移,顺流而下,直接在卫生间对面的高端男士西服专柜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图案。随着图案越来越大越来越复杂,我脑中的迷雾也散去了一些,智商重新占领了高地,我发觉这只是洪水的打头阵,危机还远没有解除。趁售货员小姐姐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一个欧洲步接大跳步再接四步上篮冲进卫生间。

进了单间,我把下半身脱了个精光,菊花以下的所有部位都受到了严重的污染,甚至我的战靴都变了色。我坐在马桶上,让洪水自由释放,直到我觉得灵魂都从不该出来的地方出来了为止。然后,作为一个从不在公共室内抽烟的人,我点上了一根烟,听着洗手间外面保洁大妈大声怒骂谁啊恶心死了,人生的过往片段在脑海中不断浮现,从小时候不愿在幼儿园拉屎一直回想到前几天单位停水卫生间里神奇的画面。

抽完烟镇静了一些,烂摊子还是要收拾的,这么多年我学会一个道理,自己的屁股没人会给你擦。于是我冷静地把单间里的卫生纸筒取出来,把身上和外裤上的残留物擦干净,我冷静到自己都害怕,简直就是一台机器,一台擦屎机器。不过机器还残留着一些人性,没有把卫生纸用完,以免另一场悲剧发生。内裤已经是 IV 级生物污染的状态,只能丢弃,外裤不能丢弃,我还不想进局子,但我也实在没有勇气穿上有野兽派大师画作的外裤,于是只能走一条最艰难的路。我在下真空状态下淡定的打开单间门,在各位男士诧异的目光中自然的走到洗手池开始洗外裤和鞋子,那一刻我觉得天地间似乎只有自己和手中的污染物存在,其余皆空。在一段艰苦奋斗之后我检查了战果,外观:clear、内部:勉强 clear、气味:完全不 clear。但是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了,我穿上了湿漉漉的装备,打定主意不和任何人有任何视线接触,规划好最短人最少的逃生路线,离开了卫生间。

在走到逃生的楼梯间之前,我用余光瞄了一眼刚刚留下图案的专柜地面,洁白的大理石反射出明亮的射灯光,干净通透一如既往,就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说实话想到了会有很多赞但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我的这个糗事能给大家带来欢乐也算是值了。

回答一下问的特别多的几个问题:

Q1:为啥趁老婆不在去吃回转寿司?

A1:因为我是吃回转寿司 5 分钟解决战斗的人,如果和老婆一起去起码得一个小时,我剩下的 55 分钟就只能看她一粒米一粒米的速度吃。

Q2:为啥不让老婆或者朋友送裤子过来?

A2:因为当时老婆在外地出差。不让朋友送内裤实在是怕熟人知道,陌生人看到也就算了,熟人看到我估计职业生涯都得报销。

Q3:为啥不在马桶水箱里洗裤子?

A3:因为那个商场的卫生间马桶水箱是嵌在墙里的,外面只有两个按钮。除非我变身不穿内裤的绿巨人,否则实在没办法啊。

Q4:为啥不取消匿名?

A4:因为我还要我这张老脸。而且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因为我拉裤子而关注我的粉丝,别跟我说只要微笑就好。

Q5:为啥答主文笔这么好?

A5:因为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一刻仿佛无数拉裤人士灵魂附体,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不是一个人!其实我平时发的一般都是比较正经的科普讨论,写这件事的时候真的是思如泉涌,灵感源源不断,和我一般行文风格差的蛮多。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成年的时候拉屎拉在身上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