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怎么又在中国表现平平了呢,皮克斯?

时隔 13 年,《超人总动员 2》做到了与前作在剧情上无缝对接,用粉丝的话说,“仿佛中间只是插播了一个广告”。第二部显然更精致了,画面的亮度和色彩饱和度提升了一大截,更加符合当代观众的审美。背景中细节丰富程度也不可同日而语,13 年前的城市大战中不可能出现的路人让新作变得更加活灵活现。

可惜的是,这些对于《超人 2》的票房提升并没有起到特别大的作用。上映首日,它的分账票房为 2810 万元。相比排片率,这个票房占比不算差,但从绝对收入上说,这也并非是一个多么可观的数字。按照目前的走势,这部电影的最终分账票房大约为 3 亿元左右,只是略高于此前皮克斯动画两年前制作并在中国上映的《海底总动员 2》。

皮克斯在中国似乎是被下了诅咒的——作为一个享誉全球的动画品牌,它始终无法在中国市场变成家喻户晓的票房号召力。皮克斯逐渐成为动画行业标杆的 2000 年到 2010 年,中国电影市场仍然微不足道。而当中国电影市场开始膨胀,皮克斯自身的创造力却开始下滑。

老生常谈的原因,当然是广义上的中国观众对于动画电影的印象仍然停留在低幼的层面上。主流的动画电影观众也以家庭为主,这就为大部分动画电影所能够取得的票房设定了上限。从过去的票房数据来看,这个上限就在 4 亿元左右。

此外,皮克斯的动画通常带有强烈的美式风格,传递相对成人化的价值观,与中国观众的观影习惯并不相同。文化差异越大,就越难以让中国观众接受。

去年 11 月皮克斯曾经凭借着《寻梦环游记》取得了一次辉煌的成功。在那部电影中,故事诉诸于观众对于家庭的怀念和理解,加之以死亡带来的唏嘘与怀念,成功击中了中国观众的情感,并最终获得了超过 11 亿元的分账票房。

就《超人 2》而言,它展现的核心命题之一是男性与女性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差异——超能先生在家带孩子,而弹力女超人则在外工作——与前作连起来观看,就能感受到迪士尼在性别议题上想要发声的急切。但性别议题并不在中国的舆论环境中占据太大的空间,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超人 2》的票房占比会从一线城市的 34.2% 一路下滑到四线城市的 22.3%。

除了把它当成一部传统皮克斯电影以外,《超人 2》可以有另一种打开方式,把它看作是一部纯正的超级英雄大片。渴望拯救世界但被政府宣布非法的超级英雄,通过电子屏幕控制他们行动以彻底抹杀超级英雄的反派,《超人 2》的这另一条主线可能是近年来最好的超级英雄剧情——尤其是最小的那位角色的表现。

《超人》系列一直以动作场面设计和视觉奇观出名。值得一提的是,导演布拉德·博得在《超人 1》获得成功后,获得了执导《碟中谍 4》的机会。再加上动画带来的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毫不受现实束缚的运镜方式和场面调度,《超人 2》很多动作戏不输给《速度与激情》《变形金刚》这样的超级视效大片。

不过,在前期宣传中,预告片的剪辑仍然着重于家庭的冲突,以及超能先生带孩子时的笑点。尽管偶然有一些刺激的大场面穿插出现,但却并没有成为宣传的重点。作为先声夺人的最好媒介,预告片这一招棋考虑的并不周到。

可惜了,皮克斯。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哎,怎么又在中国表现平平了呢,皮克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