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 | 重新做人有多难

作者::海天梦

家族里的一个哥哥,九五年酒后纠纷故意杀人死缓,13 年腊月二十多提前两年半假释出狱,出狱正好过年。在监狱学会了车床技术,但是出来后和社会严重脱节!进去的时候儿子六岁女儿一岁。

出狱后家族安排一起见面,和他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不敢下筷不敢喝茶,只是一个劲的说:你们吃你们吃。

在饭桌上自己说打算找个厂子干车床,以自己的技术,每个月最少拿 6k,好好的生活,珍惜来之不易的自由。结果梦想很美满,现实很残酷,没有一个厂子愿意要一个还在假释期的杀人犯。最后社区在医院给安排了一个保安的工作,月薪不到 2k。

去年十一月接到父亲电话,说主人公病逝。回家后才得知,身患白血病已经一年多,最后败给了疾病。在葬礼上,儿子面无表情,没有掉一滴泪,在我们农村,这是不孝的表现,会被长辈打的。

女儿,掉了几滴泪。其实不怪这兄妹俩,在最需要父爱的时候,他杀了人蹲了监狱,抛弃了家庭抛弃了子女,留给了孩子无尽的伤害。在农村父亲蹲监狱孩子是抬不起头的,可想这兄妹俩的童年有多么悲惨。

最后说一句:千万不要犯罪!千万不要犯罪!千万不要犯罪!千万不要冲动!千万不要冲动!千万不要冲动!一纠纷,一把刀,一冲动,一辈子完了……

作者:海天梦

俺觉得俺可以回答这个问题。虽然俺的服刑时间很短。贴图是因为怕有人说俺编故事。

首先这个标题,十几年和二十几年是有区别的。十五年是个分界线,十五年以上属于重刑犯。关押在重刑犯监狱。和十五年以下的监狱有挺大的区别。

重刑犯监狱是可以接触到真正的技术工种的,比如打磨,抛光,车床等等。时间这么长干下来,肯定是一门熟练的手艺,做的好的并且人品没问题的还有可能被提供订单的厂家聘用。不过重刑犯也有区别,经济犯,职务类犯罪有不少,这些出来以后生活条件上肯定没问题。肯定不会靠这手艺吃饭。杀人放火的重刑犯就不一样了,有一门手艺确实很重要。

但是十五年以下的监狱就不一样了。先说结论。除非有钱有势,普通人坐个十几年,或者八九年出来,基本上就是一个废人了。需要很长时间调整适应过来。

和社会严重脱节,有些人都没见过智能手机,俺就遇到过,还遇到过不懂什么是呼叫等待功能的人。就光这一点,出狱后就有够受的了。这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一种事情,也许大部分人觉得有什么难的,多学几天,哪怕几个月不就会了。

你这么想是因为你自己完全没有脱节,自己会用,你想象不出。这就好比我们教父母或者爷爷奶奶用手机一样的道理。是几个月就能教会的吗?而且也不单单只是这一点,还有无数点都脱节了。

心理上的压力是最关键的,看别人穿衣打扮,吃饭走路,都会觉得没见过,想多看几眼。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总觉得自己与别人格格不入。生活上会非常不知所措,不知道应该干什么,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

和别人说话交流都担心,听不懂别人说的新名词。对于这一点俺自己就深有体会,比如俺刚出来时别人喊俺吃鸡,俺说不吃晚上吃鸭。又比如前两天俺才知道 OTZ 是什么。等等很多。

普通监狱里所做的工作一般只是三种,电子加工,服装,箱包。这些大家应该稍有了解,这种工厂到处都有,几乎可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技术含量,这三种里面只有少部分工种有技术含量,但是也不大。出狱后年轻一些的还好说,年纪大的(40 以上)就算去工厂干别人也不收。

大家多能看见的关于监狱的新闻都是满满的正能量,这个不想细说。只能说全部都是形式主义,所有照片,摄像都是摆拍。什么技能培训班,艺术培训班都是扯犊子的,拍给外面人看的。几乎没有什么教育改造,几乎全是劳动改造。现在还好比多年以前好多了,每天工作 8-10 小时左右,一周休息半天到一天(每个监狱不一定一样)。

只要产量,产量是第一,质量天天口头抓几下,任务少的时候严打一阵。大家拼命干活,只为完成任务。很多厂家也乐于找监狱里完成工作订单,因为加工费比外面便宜不少,加工费便宜是因为大家都没工资拿,所以几乎谈不上什么人力成本。

这里再说就扯远了,也一下子说不完。不说了。

那些时间不长的服刑人员有不少出去后还是会重操旧业的,特别是盗窃的抢劫的,还有涉毒的。所以这样出狱再犯罪的人,也属于废人。

作者:毛线抄手

我外公因为解放前在国军当过军医,解放后,五十年代被送到青海劳改八年。正因为我外公出生于医药世家,家传中医,在学校学的西医,中西医都会,看病看的很好。

当时藏区这种人才稀缺,劳改农场里的犯人,狱警,周边老百姓,包括县里的领导干部都会找他看病,这样他才挺过了那八年。要不然我外公那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早就死在荒凉的大西北了。

五八年我外公释放回家,也是凭着高超的医术,在当地颇为有名,很多人慕名而来求珍,就是凭着医术养活了一大家子人,我妈姊妹七个,在自然灾害全民缺衣少食的那个年代,我妈居然从来没有体验过饥饿。虽然吃的不怎么样,但是从来没饿过肚子。还没少吃零食,因为来看病的都会带各种食物来拜访。

文革期间也居然也躲过了历次运动,因为他治好县里最大造反派头头的老胃病,县委书记的偏头痛等等一票领导干部的老毛病,

我外公是七十年代去世的,要是放当现在,他就属于那种专家,挂号要关系才能挂到的那种吧。

再说一个我见过的,我一同学是搞装修的,有一个小装修公司。我同学是做过几年牢的,出来后在社区的帮扶下才有了这份事业,后来社区给他推荐了两个释放的重型犯在他那就业当木工和瓦工,一个曾经无期一个死缓,都是做了十几二十年才出来。我同学也很乐意接收,毕竟都坐过牢有同命相怜的感觉。

我同学说,这俩简直太能干了,一个人能顶三人用。木工,瓦工,电工,漆工啥都会。人家还说这外面的活比里面的活轻松到那里去了。

作者:别了吧

想回答。

从小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军人,怕是没机会了。

我爸,15 年犯罪,三年九个月,现已假释在家。回来只说了四个字,人间地狱。

真的想哭,五味杂陈,从小到大我爸在心目中的形象像是一堵墙,坚挺给我足够的安全感。在爸妈的教育下,我成为了一个正义,善良的人。监狱真的改变了他,一个商人斗智斗勇社会上 30 年,在进监狱前深邃的眼眸深不见底。

回来后,他变了,眼神里多了警惕,不能说警惕,是胆怯,他会用眼神偷偷瞄你,很谨慎很警惕,像在观察又像是惧怕又像是仇恨。

他作为一家之主一个男人,在里面受的苦他怎么好意思在我和我妈面前说出来,但是他眼神变了。原来生意上的不如意他不说可是他眼神里还有坚定,而现在的眼神我看到了些光,那是泪,强忍着的泪水,深陷的眼眶里多了些反光。

假释去接他的时候,我把车停在路边,我妈去司法所接他,我在路口等他,当他出现在视野里时候,我哭了但没有哭出来,强忍再强忍,他看到我的时候就笑了,我真的憋不住了,那目光像子弹射过来穿进心脏,那是我看过他最温柔的目光。

原来接见的时候我路过每个窗口,会去观察在里面的人,一个月一次的接见机会,他们都会把最轻松的一面表现给亲人。出了接见室,回到那黑暗的世界里,他们才更懂得珍惜吧。

我爸说,监狱里精神病太多了。十几年二十几年总有那么一天一件事儿能压垮他们,十几年二十几年出来的罪犯心里素质绝对是最顶级的,他们才是真正最可怕的人。

希望大家万万不要去触犯法律,世界那么美好人生那么美好,为何要给别人去接管自己的人生。不要抱有侥幸心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还有,一定要善良。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小事 | 重新做人有多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