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二旗有个程序员 ,说有人复制他女友的朋友圈丨半虚构故事

现在这个社会,年轻人都挺空虚的,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只能隔着玻璃屏幕进行。

好像在现实生活中都得了社交恐惧症似的,只能通过各种社交app才能充分展现自我,大胆地追求幸福。

记得高中的时候,突然之间兴起了网恋,人手一台功能手机,一到下课时间,全都打开QQ,点开闪烁的小企鹅,在实体键盘上健指如飞。

其实不光现在的年轻人热衷于网恋,中老年人也不差,之前网上还有新闻,说一个六旬老汉网上约P,见面之后发现对方竟然是自己的儿媳!

真的......人生处处是狗血。

之前我写过一个关于“绿奴”的故事(住豪宅的富家公子,被亲生父母盯上了丨冒牌真探004),很多人看完都说三观崩塌,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今天我要讲的这个网恋故事,虽然没有那么重口味,但也非常细思极恐。

6月8号早上九点多,我正睡着觉,鸣哥突然给我来了一套夺命连环call,说他已经到楼下了,让我赶紧起床,一起去见个人。

昨晚上熬夜打游戏到两点多,脑子里跟装了浆糊一样,匆匆冲了个冷水澡,然后去楼下全时买了俩香菇油菜馅的包子。

恩,便利店的包子是真难吃。

一坐进鸣哥的车里,我就闻到一股淡淡的女士香水的味道,再看鸣哥,刚烫的棕色小卷发加上修剪整齐的八字胡,不用猜也知道,昨天又带刚认识的妹子去嗨了。

我打趣:“鸣哥,昨晚上又有艳遇?”

“得得得,大侦探,别推理了,给哥留点秘密行不?”

我笑了半天,然后问鸣哥今天去见谁,是不是又接到活儿了?

鸣哥说,昨天朋友打电话让他帮忙,说微博上有个人盗用他女朋友的照片和朋友圈信息,而且这个微博还有两千多的粉丝。

“那这个人肯定是他女朋友的微信好友喽?”

鸣哥摇头说不清楚。

接下来,鸣哥给我详细讲了一下这个事情的经过。

鸣哥这位朋友叫赵宣,是一名程序员,跟女朋友在一起半年,一直是异国恋,女友在加拿大工作。

前天赵宣一个同事刷微博,无意间看到他女友的照片。然而,赵宣的女友在国外,平时根本就不玩微博。

赵宣本来想直接给这个人发私信骂她一顿,转头一想,这个人肯定是女朋友认识的人,这样做的话容易打草惊蛇。他赶紧找鸣哥帮忙,希望能把这个人揪出来。

听鸣哥说完,我首先想到的是,这个赵宣是鸣哥的朋友,那这个活儿岂不是免费帮忙,按照鸣哥的性子,绝对是无利不起早啊。

于是我就问鸣哥,这活儿是不是免费帮忙?

鸣哥说:“嗨,都是朋友,谈钱多伤感情啊,事成之后请咱吃顿饭,发个红包就行了。”

后来我才知道,赵宣的月薪是六位数,事成之后直接给鸣哥发了个两万的红包。

赵宣就是传说中以低调著称的西二旗程序员,现在任职于一家挺出名的互联网公司,是技术部门的一名主管。

鸣哥跟赵宣约在他们公司楼下的星巴克见面。

见到赵宣之后,说实话,我挺惊讶的,赵宣并不是我印象里那种带着黑框眼镜,身材干瘦,双目无神,顶着俩黑眼圈的程序猿。相反,还挺精神,穿着一身素雅的优衣库,一头利索的小板寸,个子不算高,175cm左右,小麦肤色,看起来还算健壮。

鸣哥给我俩相互介绍了一下,然后我们就坐下开始聊。

赵宣不是那种健谈的人,他拿出一台小米手机,打开微博,在经常访问人里找到一个美女头像点了进去。然后他把手机递到我们面前:“你们看,就是这个号。”

鸣哥翻了翻这个微博,发现几乎都是照片。要么是美食配上一个剪刀手,要么就是摆出大长腿poss,然后在每个照片上面都配一段抒发心情,或者鸡汤之类的话。

虽然我知道这个微博不是赵宣女朋友本人,不过说实话,赵宣女朋友是真的很漂亮,皮肤白皙,小细腰,大长腿,应该经常健身,而且打扮也特潮。虽然眼睛不大,但笑起来特别可爱。跟我的女神刘亦菲有三分神似,有种邻家小妹的感觉。

如果满分十分的话,我觉得她至少能得八分。

我脑子里自动把赵宣跟他女朋友拼在一起,然后得出一个结论——不太搭。

她的微博简介也很搞笑,写的是:一个精致小姐姐的日常。

几乎每条微博底下都有十几个赞和十几个评论,甚至这个“假博主”还会跟她的粉丝互动。

我把这个微博记下之后,赵宣又拿出一部iphoneX,打开自己的微信,给我们看了看他女朋友的的朋友圈。

赵宣说他女朋友在加拿大渥太华工作,时不时会在朋友圈晒自己的生活照和旅行照,平时跟国内联系不多。

赵宣女友的微信名叫做Elina,这是她的英文名,跟《吸血鬼日记》里面的女主名字一样,估计是个日记粉。

赵宣说话的时候我正仔细对比着这个微博和Elina的朋友圈,看到她们俩有一个明显的不同,冒牌货微博里的文字都是中文,而Elina的朋友圈里有一半都是英文。

我又仔细看了看冒牌货的微博,突然发现这个微博里面,除了赵宣女友的照片之外,还有很多明显是在国内拍的照片。其中有一张天空照,配文是:国内污染太严重了,还是加拿大的空气好。

我往下连续翻了翻,又找到几条国内的照片,而且无一例外,这些在国内的照片都没有露脸。

我一直把这个微博号翻到最底下,发现第一条微博的发布时间是2018年2月26号,而这个号的注册时间是2017年8月5号,很明显是个小号。

我把这个情况跟赵宣讲了一下,赵宣说自己也发现了,所以他怀疑这个人是他女友的微信好友,而且这个人应该就在国内,现在就是不清楚她做这种事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鸣哥想了想说:“我觉得这个人可能非常羡慕Elina的生活和颜值,就想在微博上找一些存在感,希望得到大家的关注和赞美。”

赵宣问:“那能不能把她给找出来?”

鸣哥说这事好办,等下给她发私信,如果能加到微信,就有办法把她揪出来。

赵宣又跟我们聊了两句,然后看了看时间,说自己还得上班,这件事就拜托鸣哥了,有任何情况随时保持联系。

鸣哥摆摆手:“放心吧,这种事儿小菜一碟。”

的确,在撩妹这件事上,鸣哥是真的强。

这种不用出体力活的案子我最喜欢,我和鸣哥没挪地方,又续了杯咖啡。

鸣哥先关注了那个冒牌货的微博,然后给她发了一条私信,本来我想看看鸣哥发的什么话,不过鸣哥死活不让我看。

冒牌货并没有立刻回复。

我和鸣哥等到中午十二点,在附近找了一家虾吃虾涮,味道一般,可能是因为我不喜欢吃海鲜。

虽然我是北方人,不过从小就特别喜欢吃米饭,尤其是蛋炒饭。

咳咳.......好像扯远了。

我和鸣哥饭吃到一半,冒牌货回复了鸣哥。

我问鸣哥是不是搞定了?鸣哥说哪有这么容易,说完又开始给冒牌货发消息,俩人聊了将近一个小时,鸣哥举起手机:“搞定了!”

鸣哥用撩妹大法成功勾搭上了冒牌货。

加上冒牌货的微信之后,我看了看她的信息,微信名叫做Sunlight,翻译过来就是阳光的意思,如果要用阳光的英文做名字,用sunshine这个词显然更合适。从这里也可以分析出,这个冒牌货根本就没在国外工作过。

Sunlight的地址写的是加拿大渥太华,更加可以肯定,她一定是Elina认识的人。

吃完饭,鸣哥就开车把我送了回去,说这事就交给他了,不出两天就能套出话来。

我自然是乐得清闲,而且这种活儿本来也没什么技术含量,发挥不出我的推理特长来。

回家之后我先补了一觉,晚上一个人去看了场电影,雷佳音和佟丽娅主演的《超时空同居》,感觉还不错,就是不太适合一个人看。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鸣哥给我发微信,说这个Sunlight向他要红包了,然后给我发了一张他们聊天记录的截图。

Sunlight说自己想吃宵夜,可是微信没钱了,让鸣哥给她发红包。鸣哥很爽快,直接给她发了五十块钱红包,她倒也没嫌少。

鸣哥随后给我打电话:“你应该听过现在的那种网恋骗子吧,就是成天在朋友圈里发一些美女自拍照,说自己单身,然后一来二去就说跟你成了男女朋友,之后开始变着法的要红包。直到把你的钱包掏空,然后拉黑删除。”

听鸣哥说完,我也想起来,之前的确在网上看到过这种新闻,有的人甚至在没有见过面的情况下,被骗走几十万。

第二天,鸣哥已经和Sunlight打得火热。

Sunlight告诉鸣哥,自己是杭州人,大学是在加拿大读的,毕业之后进了一家外企,大多数时间都在加拿大,经常在渥太华和北京来回飞,还开玩笑说自己是空中飞人。

紧接着,Sunlight就说自己刚从加拿大回来,身上没有人民币,微信里也没有钱,还没来得及去银行换钱,问鸣哥能不能借她点钱,等明天去银行换了钱就还给鸣哥。

鸣哥二话不说,又给她转过去五百,还说这点钱不用在意,问Sunlight在什么地方,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

Sunlight回复说:不好意思,这两天实在是太忙,等过两天有空了再一起吃饭呀。

其实Sunlight的话里面漏洞挺多的,我跟鸣哥都是干侦探的,几乎一眼就能看破她,不过对于普通人来说就不一定了,而且面对这样一个“大美女”,太容易陷进去了。

第三天,Sunlight把钱还给了鸣哥,说实话,这还让我挺诧异的。

鸣哥说:“这个冒牌货肯定以为我是个钻石王老五,想从我这里多套点钱,把钱还给我是为了打消我的戒心。”

俩人就这样聊了差不多一周左右,Sunlight终于开始放大招,说自己的银行卡丢了,现在没法补办,问鸣哥能不能先借他五千块钱。

鸣哥这次不像之前那么爽快,说:五千块钱虽然不多,但咱俩也没见过面,借给你没问题,不过需要当面给你。

这句话一出口,Sunlight立马就不开心了,说鸣哥不把她当朋友,不信任她。

Sunlight发来语音:“不用你帮忙了,我自己想办法。”

鸣哥赶紧假装去安慰她,然后提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让Sunlight发一个共享位置,这样最起码可以证明Sunlight的确在北京。

Sunlight说可以。

这时鸣哥拿出手机自己另一部安卓手机,拨通一个电话:“hello,周哥,是我,等下帮我定位一下那个微信,谢啦。”

我不知道鸣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问鸣哥定位什么微信?

鸣哥没搭理我,这时Sunlight给他发过来一个共享位置,地址显示的是在望京那边。

紧接着,Sunlight就发来微信:这下你相信我了吧,哼!

鸣哥刚把钱给她转过去,Sunlight就立马结束了位置共享。

鸣哥转头跟我解释:“我刚才打电话的那个周哥可是玩高科技的,只要知道你的微信号,并且你开着手机定位,他就能找到你。”

我有点不太相信:“还有这种科技?”

鸣哥笑了笑:“等消息就行了。”

事实证明,科技的力量简直太牛逼了,没过一会儿,那位周哥就给鸣哥回过来电话,说已经定位到了这个人,我们运气不错,Sunlight没有关闭手机定位。然后给我们分享过来一个定位,位于望京的宝星园小区。

我跟鸣哥立刻开车去赶往望京宝星园。

我俩到地方的时候是下午五点半,定位显示Sunlight在小区里面。宝星园物业管理不错,大门口有保安,进出都需要刷门禁卡。

鸣哥把车停到路边,然后我俩去附近的漫咖啡点了两杯咖啡,等着Sunlight出来。

一直等到晚上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手机上显示定位目标开始向小区外移动。

当时有不少人在小区外面遛狗散步,为了防止找错人,鸣哥一直跟她聊天,还要求听她语音,Sunlight没有拒绝。

过了三四分钟,我和鸣哥就确定了目标,一个穿着蓝色牛仔短裤,粉色T恤的女孩从大门内走出来。大概二十五六岁,个子不高,一米六左右,微胖,黄色短发。

颜值嘛,不及ELina一半。

她手里一直拿着手机,而且她用手机发消息的频率和鸣哥收到消息的频率完全一致,我们立刻断定她就是——Sunlight。

她往十字路口的方向走,我和鸣哥大步追上去,我俩一左一右,鸣哥过去拍了拍她肩膀,不等她说话,鸣哥就把手机微信伸到她面前。

顿时,Sunlight吓得不知所措,站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鸣哥冷笑着说:“别想跑,要跑的话我就报警,而且我也知道你住哪。”

“说说吧,你真名叫什么?跟ELina什么关系?”

Sunlight知道事情败露,自己也跑不了,直接竹筒倒豆子,全给交代了出来。

原来,她朋友圈和微博里的这些照片的确是她从Elina的朋友圈里面偷来的,而她加Elina是通过微信附近的人。

因为自己颜值不过关,她就找了一些好看的妹子,加上好友后,把她们的朋友圈给复制过来。当然,加那些妹子的时候,她用的是自己另一部手机,设置的性别是男性。

Elina是她搜附近的人时搜到的,加上Elina之后,Sunlight也没有跟她怎么聊,就潜伏在Elina的好友列表里面,每天等着Elina的更新。

就这样,她神不知鬼不觉的复制着Elina的朋友圈,然后发布在自己的微博上。

鸣哥对Sunlight说:“我看看你的手机。”

Sunlight把手机解锁后递给鸣哥,鸣哥接过手机,迅速找到Elina的微信 ,“没错,是Elina。”

说完,鸣哥把手机递给我:“你看看。”

我点开Elina的微信相册,翻了两下,突然发现一个不对劲的地方,这个Elina的确是赵宣的女友,完全可以肯定,因为微信号是无法伪造的。

但是,这个朋友圈里的内容却和赵宣给我们看的不大一样。

这个朋友圈里的内容和Sunlight的朋友圈完全一样,包括里面在国内拍的照片,也就是说赵宣的女友在发朋友圈的时候,选择性屏蔽了赵宣。

我把这些照片指给鸣哥看,“鸣哥,难道Elina也是个冒牌货?”

“不清楚,现在骗子太多了,网恋不靠谱啊。”

虽然鸣哥这么说,但我总觉得这事不光是网恋骗局这么简单。

鸣哥让Sunlight把给她转的钱给退了回来,然后警告了Sunlight几句便让她走了。

鸣哥也没有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赵宣,正巧第二天是周末,鸣哥就约赵宣再见一面,详细聊聊这个事情。

第二天早上,我和鸣哥又在咖啡厅见到了赵宣。

赵宣看起来精神不太好,眼睛里满是血丝,一个劲地猛灌咖啡,鸣哥问他是不是昨晚又加班了?

赵宣摆摆手:“没事儿。”

“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你要顶住啊。”

鸣哥把我们的调查过程和结果详细的讲了一遍,听完之后,赵宣惊得嘴巴里能塞下一个鸭蛋,脸色煞白,眼珠子瞪得老大,不停地摇头,“不可能,她不可能骗我。”

我把拍到的照片给赵宣看过之后,赵宣瘫坐在椅子上,眉头紧皱,闭着眼睛想了五分钟,然后睁开眼睛说:“辛苦你们了,这件事不用再查了,剩下的我自己来处理吧。”

其实我和鸣哥已经分析出了两种情况,要么她女朋友背着赵宣乱搞,要么这个Elina也是个网恋骗子。

无论哪种情况,对赵宣来说都是个剧烈的打击。

他现在既然不让我们继续往下查,肯定是自己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我们也不好追问。

走的时候,赵宣说等他处理完这件事再请我们吃饭。

回家后,我心里总装着这件事,还推测了好几个可能的结果。

两天之后,赵宣联系鸣哥,南门涮肉东单店见。见到赵宣后,他把这件事情的经过和结局讲给了我和鸣哥,谜底终于揭晓。

事情还得从赵宣和女友Elina相识开始说起。

赵宣和Elina是通过Elina的表妹认识的,Elina的表妹叫做佳佳,是赵宣的同事,在公司做前台。去年十月份,佳佳组过两次饭局,请了一些朋友和同事参加,那时她表姐Elina正好在北京出差,就被佳佳给拉了过去。

饭局上,赵宣和Elina聊得不错,赵宣对Elina特别有好感,除了看中她的颜值,Elina本身也很优秀,在加拿大一家大企业工作,而且谈吐大方,又不失可爱。

不过遗憾的是,俩人并没有相互留联系方式,因为赵宣觉得自己配不上Elina。

去年十二月底的时候,一个女孩突然加赵宣的微信。没错,这个女孩就是Elina。

赵宣自然是欣喜若狂,Elina说自己是通过表妹要来他微信的。

这次赵宣终于把握住了机会,两个月之后,他向Elina告白,俩人正式确立了关系。

赵宣说,当Elina同意的那一刻,他感觉这一切像是在做梦一样。

在和Elina相恋的这半年里,Elina一直在加拿大工作,因为渥太华和北京有十二个小时的时差,所以他俩聊天的时间只有早上和晚上的一小会儿时间。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宣苦笑一声:“其实我早就应该发现的,果然热恋中的人容易被冲昏头脑。”

其实我觉得赵宣也挺牛逼的,刚刚三十岁,年薪一百多万,公司里往他身上贴小姑娘绝对是一波接一波,可是在感情里面,谁也说不准,就是有卑微的一方。

赵宣接着说,这半年里面,俩人除了没见过面之外,连视频都没有开过,最多就是打打电话。因为每次他一提开视频,Elina就说自己要睡觉,或者在加班,反正总用理由来搪塞。

赵宣怕女友生气,态度也不敢对Elina太强硬,每次都顺着她。

有时候晚上赵宣特别想Elina,只能听一听俩人的语音消息,或者去翻一翻Elina的朋友圈,看看她的照片。

就这样,直到我们把调查结果告诉赵宣之后,赵宣才感觉到之前Elina种种不对劲的地方。

“你们现在知道谁才是Elina了吧?”赵宣看着我和鸣哥。

我说:“这还用说吗,你微信里的‘Elina’其实就是Elina的表妹,也就是你那位同事。从始至终,真正的Elina都没有跟你接触过,也没有加你的微信,而是她表妹复制了她的微信。”

赵宣点点头。

我继续说:“我猜,Elina的表妹可能一直都喜欢你,但她知道你不可能喜欢她,所以她就把自己变成了她的表姐,一个大家眼中的女神。通过这种角色的替换带入,她渐渐喜欢上了被人追捧的感觉。不光是跟你一个人谈恋爱,还认识了其他的男人,这也是她的朋友圈信息被别人复制到微博上的原因。”

“没错,是这样的。我还是太傻了,竟然会被这种人骗。”赵宣一脸懊恼。

Elina的表妹佳佳被赵宣识破,赵宣当场揭穿了她。赵宣说自己根本无法形容当时的感受,比让人骗了一百万还难受。

最后,赵宣报警,准备以诈骗罪起诉Elina的表妹佳佳。

最近我一直在想这个事情,虽然在调查处理这个案子的时候没有什么危险,但事后回想起来总会给我一直心惊肉跳的感觉,真的非常细思极恐。

鸣哥还跟我说,他总怀疑,会不会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也有人在盗用他的照片,复制他的朋友圈。

我说你可拉倒吧,三十岁的人了,成天在朋友圈晒自拍也就算了,还把自己P的跟二十岁似的,也不害臊。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仅用于说明,与内容无关。

来源:故事研究室 WeChat ID:gushiyanjiush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西二旗有个程序员 ,说有人复制他女友的朋友圈丨半虚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