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总动员 2》,延续了前作全部优点和缺点

14 年前,导演布拉德·伯德曾将《超人总动员》描述为“仅仅是一部爆米花电影“。与皮克斯同期的其他作品相比,它不试图传达曲折复杂的个人情感,只是热闹、惊险,简单,令人开心。

14 年后,他用《超人总动员 2》延续了这一切。

时间确实没有在这个系列身上留下痕迹。影片开端,超人一家便开始与前作结尾处的地下破坏王大战一场,除了新角色“酷冰侠”(Frozone)的加入,包括小婴儿 Jack-Jack 在内的所有人都还是观众记忆中的样子。

但这次皮克斯不再想讨论超人 Bob 的中年危机,而将关注焦点放在了他的母职体验上。由于公众反对,政府不再支持超人行为,他们一家不得不隐姓埋名,夫妻二人决定找一份工作。此时,一对富豪兄妹发起了一项超人公关计划,并邀请 Elastigirl 担任主角。于是, Bob 只好不情愿地留在家中照顾三个孩子,前半段故事也由此分成了两条线索。

家中的 Bob 制造了不少冲突,和想象(或者大部分影视剧)中展现的一样,他笨拙地处理三个孩子带来的麻烦,Violet 失败的约会,Dash 难解的数学题,还有Jack-Jack 令人意外的超能力。

很显然,影片在这部分倾注了大量精力探讨家庭分工问题,但将这类桥段置于一部 2018 年的影片中,固然能够制造不少矛盾和笑点,未免还是刻板老套了一些。

而 Elastigirl 在外工作的支线,基本是观众意料之中的情节。英雄一次次拯救了世界,继而陷入阴谋和危机。倒是她离家前的那句“为了保护家庭,我不得不离开家庭,为了让自己的工作合法,我不得不非法地工作“,一语道破了女侠的矛盾心情。

除此之外,皮克斯这次还特意创造了一位颇具批判性的大反派"屏霸"(Screen Slaver),他借屏幕入侵人脑,从而操纵人们的行为。 Elastigirl 在黑暗中对其实施抓捕的情节,配合他充满警世意味的宣言,再加上影院里整齐佩戴 3D 眼镜的观众,反讽效果明显。

好在抛开故作高深的隐喻,《超人总动员2》依然是一部十分欢快的影片。与前作类似,它并未在人物的微细情绪上过多停留,整部作品最令人兴奋的依然是华丽流畅的动作场面。伯德擅长在连贯的动作中完成场景切换和影片节奏调整,因此,许多不合情理的情节也能流畅地进展。超人一家与酷冰侠联合追击、酷冰侠营救孩子以及游船上的打斗全都一气呵成,色彩鲜明,极富想象力。

因此,虽然中规中矩,但《超人总动员 2》的整个观影过程还是非常享受的。在叙事和技术都十分成熟的情况下,14 年后的皮克斯操作这类简单的故事已经毫无难度,如果一定要找出缺点,那可能是后半段打斗时间太短,反派过于不堪一击,而导演伯德也确实没那么大的叙事野心吧。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超人总动员 2》,延续了前作全部优点和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