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线城市新市民状态

二线城市进入抢人时代。如今,拥有一张本科文凭的年轻人,几乎能够叩开大多数二线城市的大门。半年过去,从外地迁入西安的新市民超过40万人,相当于迁入一座中小城市的人口。成都、武汉、郑州等热门城市,也涌入数万名大学生。人才争夺战这场旋风刮起来后,成为城市新市民的他们,是否正在接近理想的生活?近期落户西安和成都这一北一南两座“网红”城市的年轻人,跟我们聊了聊他们的故事。

“我真的准备好成为一个西安人了吗?”

我是一个有仪式感的人。在心里,总觉得把户口迁到西安,就好像彻底切断了和河南老家的血脉联系。虽然明知道我的工作和生活都不会改变,但还是会在正式做决定的前一秒钟再问自己一遍:我真的准备好成为一个西安人了吗?

从程序上来说,成为一个西安人,非常容易:在手机端下载他们的政务APP,填上相应的信息,再请家人在户籍地开好相应的证明就可以了。

虽然不需要我忙前跑后,但是在手机上填写信息,我花了至少3天。准备按下提交键的那一刻,我都会犹豫那么一下子。这个过程反反复复进行了大概十几次,我总算是狠心按下去了。

五年前到西安来,是感性的选择。我在兰州读完大学,希望在离家相对近一些的地方工作。西安是兰州和河南老家中间的省会城市,每一条街都是我熟悉的北方气质。

我被西安便利的生活给一下子俘获了。夏天有葡萄,秋天有苹果和石榴,猕猴桃也超级甜。这里古来就是东西来往的驿站之地,交通非常方便,气候也四季分明。古老的城墙透着文明的味道。清晨,街上没什么人,剃头师傅摆一把竹椅,可以在城墙根为路过的老人轻快地剃个头。

但想在这里长久生活,当然还是先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我是心理学本科生,招聘信息中很少有跟心理学相关的工作,跟我想象差别很大。

本科生唯一能够快速上手的,只有销售工作。那时候在西安没有住处,除了在几天之内迅速找到一份包吃住的工作,我没有太多选择。

刚刚毕业不怕加班,我一个月就顺利转正,但行业的局限和几乎没有什么上升空间的重复劳动,也很快显露出来。即便签到订单,老板也没有按照承诺发奖金。

我从夏天忙到了秋冬,每个月只能拿不到两千多块的工资。业绩不如我的同事只能拿到一千大几,每天都有人离开。抱怨听得多了,我很自然就下定决心离开。不仅仅是因为钱少,更因为没有任何专业积累,工作本身只有消耗。

后来,大学期间做特殊教育志愿者的经历帮我选定了方向。我进入一所特殊教育学校,做了特教老师。老师的薪资是4000块左右,除掉1000多的房租,刚好够生活,但3年下来也没有任何积蓄。我打算试着创业。

如果不是想在西安买房子,我也许根本就不会落户口。买房子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心理支撑,敦促自己攒钱还贷,并不意味着我会一辈子留在西安。将来如果有机会可以看到更大的世界,我也可以说走就走。

“人才这股风一过,搞得有点人心惶惶”

我把户口落到西安的社区里,是为了申请一套公租房。

西安有针对大学生提供公租房的政策,普通高校毕业3年之内、211和985高校毕业5年之内都可以申请。申请的第一年,每个月房租只要200块,第二年之后400块,是普通上班族可以负担的价格。

但这种公租房只是看上去很美。我咨询了房管局之后,实地考察了大学生可以申请的几个小区。除去在建和规划的,可以租的房子只有三环之外的三四个,周围的生活设施远不如市区,交通也特别不方便。赶上上下班高峰期,从房子坐车去最近的地铁口,需要50分钟,如果在市区上班,每天通勤的时间就超过3小时。

去年年底,西安出台《人才安居办法》,提供了5000套人才公寓,我还挺期待地去读了细则条件。上面对人才的定义分了5等,基本和本科生没有什么关系。人才公寓是提供给诺贝尔奖获得者和长江学者的,最次一级也得是指定行业20强内的中层以上领导。像我这种普通应届毕业生,学的是艺术设计专业,只能算是E类人才,号称“产业发展与科技创新类实用性人才和特殊技能人才”。

好笑的是,3月份之后西安放开了政策,涌进城市的大多是我们这种“E类人才”。就在6月初,我去办理申请公租房,看到了我们小区的社区主任正在跟人抱怨:过去3个月,工作量增加了几倍不说,来申请低保优惠的新市民也不在少数。

他们本身不符合申请低保的条件,被拒绝之后,掏出手机来要录音录像,准备打12345市长热线投诉社区。那位社区主任觉得十分头大,说了句很气的话,“光引进人才了,啥样的人都要引进来吗!”

作为政策不那么青睐的“人才”,我也只是完成落户而已。我把户口转到了钟楼附近一个派出所的集体户,在人口密集的主城区。小孩今后上学不能就近入学,需要由市教育局统筹安排,按区分配。不存在孩子挑学校,大概只能由学校来挑孩子。

钱少,我暂时只能租在那些非常老的院子里,卫生状况很糟糕。小区里都是外来的租户,大家匆匆忙忙上班下班,收物业费的人都很难找到。

我留在西安,原本因为它的节奏不是太快,也很宜居。可是人才这股风一过,搞得有点人心惶惶。秘制魏家凉皮要11元一碗了,冰峰汽水要5元一瓶了,吃顿最简单的饭,要比从前贵上五六块。去年年初,未央区周围的房子只要8000多,现在都涨到1万5了,我暂时还没法负担,今后更不知道要涨成什么样子。

限行、限购、堵车、雾霾,还在吸引人才的西安,已经有了特大城市的病了。坐地铁上班都挤得很,尤其一号线转三号线的时候,整个道道里面全是人,两三趟车过去才能挤进去。虽然限行,也仍然没法避免早晚高峰的堵车。不过限行总算有效,去年铁腕治霾,空气质量确实比前年和大前年有了很大好转。

“成都户口,并不能让生活一通百通”

我决定回成都工作时,上个公司的老板很看好我,说我会“降维打击”本地人,搞得我心里多少有点优越感。回来一年,我不仅完全转变了观念,甚至已经换了行业。

我之前在央视下属的新媒体做运营,也就是大家熟悉的“小编”。我自信对互联网的玩法非常熟悉,至少不会无法适应成都的环境。结果,回到成都的第一份工作,总监就特别怀疑地对我说:“你没有给公司带来什么价值。”

在成都,传统媒体的影响力依然非常大,所谓的新媒体,也只是报纸内容在微信平台的分发,完全谈不上自流量和自融资。我参加了几家公司的面试,那些面试官都对我的用词感到很新鲜。

但是预期的“降维打击”没有实现,我反而深受打击。我的老板对十万加毫无兴趣,他只想我给他直接赚到100万。在他们看来,纯内容不会有直接产出,所以我写的东西都直接服务于商业目的。

这是一个痛苦的转变。但是好在,我勉强适应了。虽然公司管理混乱,对业务的认知也糟糕,可我还是从经理身上学到很多接地气的东西。开发一条产品线之前,你要怎么做市场调研和竞品分析,简单地说,你要怎么实实在在地赚钱。

我发现自己很少和北京的朋友谈论思想和文化了,至多会就着行业的东西聊一聊。我开始务实,果断选择转行,开始做游戏加速器的运营工作。好在,游戏在成都发展很快,在全国前几名。

要说成都户口,并不像工作经验一样,能让在成都的生活一通百通。和女朋友一起在成都落户后,我们的婚期反而推迟了。

原因当然也怪不得别人。我是成都引进人才中最末的一等,简单讲就是研究生学历的应届毕业生。在住房方面,我们有相应的补贴政策,能够以几百块钱的低价租到人才公寓。租满5年,我们能以现在的价格把房子买下来。

这个政策对我来说十分有诱惑力。但是已有的人才公寓需要排队摇号,在建的可能要等两三年才能建成,等得我有些心灰意冷。前阵子新都区公布了一批人才公寓配租入住的名额,2月份整个区只有29人拎包入住,真正能享受到政策的人非常有限。我觉得这些人才公寓更像是政府的名片,只负责吸引人才,不负责容纳所有人才。

结婚,还是等人才公寓政策?我俩都在纠结。唯一确定的事情是,我们的预算只够负担城北的房价,而我俩的工作都在南边,将来我需要坐20站地铁,花1个多小时上班。现在为了上班方便,我们还在南边租房。

最终,我决定忘掉人才公寓的事情,抓紧买房。毕竟,再不买,摇号都摇不上了。

“变‘贵’的城市,对我的吸引力正在慢慢消失。”

本科毕业还有3个月的时候,我就开始关注成都的房价了。当时,作为一个准金融从业者,我的首选是北京、上海和深圳。但是去北京和深圳分别考察了3个月之后,我完全放弃了在一线城市生活的打算。

太贵了。

2015年,我大四,去北京参加社会实践。下了火车,同学带我去喝了人生中最贵的一碗粥。那只是北京街边很普通的一家快餐粥铺,我们点了两碗粥,两个素菜,花了80块钱。这已经超出我的认知了,我从没喝过10多块钱的粥。

深圳的房子也是可望不可即。毕业之后,我选择南下,到深圳找了一家私募企业做投资顾问。那份工作很适合我,但在考察了深圳的房价后,我意识到,即便再奋斗十年,我也可能买不起一套南山区中心的房子。

而同一时间,成都四环外的房价是5000块钱一平米。去年7月,在成都放宽落户政策的第一时间,我就在天府新区落了户,同时辞掉了深圳刚刚转正的工作。

退回成都,原因之一是房价够得着,但我在成都买房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房价很快随着落户政策开放而水涨船高,而房源几乎秒没。一个楼盘200套房子,8000人去抢。几次抢房失败后,我放弃了全款抢房,开始参加摇号。

今年3月,我终于摇到了自己想买的楼盘,谁知道麻烦才刚刚开始。因为政府限价,新房价格没有太大上涨的空间,开发商纷纷开始推销精装房。精装房签两份合同,一份是卖房合同,符合政府的限价政策。另一份是装修合同,里面写的条款看了就让人生气:装修的价格按照建筑面积算,也就是说,那些公摊的面积,也要收取我们的钱来“精装”。

精装后的价格是110万,每平米11600元,是我2015年关注房价时的两倍还多。清水房不是没有,只是很少有人能摇到。而精装房的装修效果,据之前的业主说,住进去没拖几次地,地板就鼓起来了。

我的房子要2020年才能交房,但我已经参加了两次业主组织的行动,希望提早解决装修质量差的问题。

我不敢退房。房价每天都在上涨,小区周边的二手房售价已经接近2万了。到今年4月份,成都大概已经吸引了17万年轻人落户,他们都有潜在的购房需求。我猜,房价只会上涨,不会回落。

房子已经买了,我会把成都当一个可以落脚的城市。但是不是要继续在这个城市工作和生活,还要取决于工作的状况。对于金融行业来说,成都本来就不是就业的首选,工资收入比北京和上海低了一倍。成都的房价上涨之后,这座城市也开始慢慢变“贵”了。它吸引我的地方,正在慢慢消失。

来源: 每日人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二线城市新市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