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球员寄给我一个包裹,里面全是赌球黑幕 | 半虚构故事

大家好,我是脸叔。最近被拉到一个侃球群,开始大家只是讨论世界杯的战况,后来一哥们贴出一张赌球截图:他买伊朗赢摩洛哥、西班牙平葡萄牙,结果全中,投的200块变成了2200块。大家纷纷点赞,表示要效仿这哥们挣点零花钱。

第二天,德国打墨西哥,群里一朋友拿出全部身家ALL IN德国……据说他输得连买搓衣板的钱都没有了,这两天一直在群里吼:明显假球!德国不要脸!还我膝盖!脸叔不信邪,本来攒了20块钱准备试试水,好在阿鬼制止了我。

阿鬼说起了十多年前开店时认识的朋友“阿西巴”,“阿西巴”曾是个大人物,知道足球背后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阿西巴”是隔壁盗版碟的老板,他很喜欢玩实况足球,有时我不在,或者找不到合适的游戏伙伴,他甚至会缠着来他店铺买碟片的中学生陪他一起玩。学生赢了,可以免费把买的碟片拿走;输了也不要紧,看他心情,心情好了,继续免费送。

但他玩这个游戏的技术实在很烂,每天不是输钱就是免费送人光盘,一天下来基本就算白做了。

而且“阿西巴”这家伙不知道哪里来的毛病,同样是卖影碟,人家都是进一些时下流行的电视剧、安装软件、游戏碟,什么好卖就进什么货。他因为不懂行,进的货不是一些冷门的纪录片,就是一些听都没听过的文艺片,可想而知他的生意比其他同行差远了。

我劝过他几次,谁知这个傻瓜根本不在意,总是吹嘘自己当年如何有钱,这点小钱实在看不上眼。我只当他吹牛,因为这家伙五短身材,很壮实,我觉得他哪怕去做什么保安,也比天天泡在这电子城里卖盗版文艺片强,至少收入也稳定得多。

倒是好几次我注意到,“阿西巴”在走廊喜欢踢别人随手丢弃的饮料罐。就那么轻轻一挑,脚尖一勾,然后凌空抽射,居然稳稳地就将饮料罐送到了足有四五米开外的垃圾桶里,脚法着实了得。

我好奇问过他几次哪里学的本事,他总是嘿嘿一笑,有些得意又有些忌讳,随便胡诌几句就岔开了话题。他不愿意多说,我对他也没那么大兴趣,也就不再多问。

后来听熟悉“阿西巴”的电子城同行多嘴,说“阿西巴”曾是某足球职业队的队员,就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被莫名其妙开除了,然后就在社会上瞎折腾,做过不少职业,时间都不长,最后只好回到电子城,接下了自己老爸这间DVD铺子勉强糊口。

“阿西巴”的影碟铺子就在我隔壁,印象中,隔壁之前确实有个花白头发的小老头,鼻子上总耷拉着一副老花眼镜,干瘦干瘦的,整天待在铺子里捣鼓着电脑,也不大招呼其他人。听人说,他是忙着炒股。

面对这些传言,我也没多在意,只是暗道一声难怪。其实类似情况也不少见,毕竟奥运冠军退役后也照样找不到工作,得勉强做点什么糊口。

可能因为帮老K做事,平时对店里生意并不上心,加上时不时就关门出任务,让“阿西巴”感觉我很神秘,有意无意老想从我这里了解点什么。

我只好对“阿西巴”解释,自己是做监控设备和安装的,总有很多售后工作要做,客户多了,自然往外跑的频率也高。

“阿西巴”对我的解释不以为然,反正我生意好不好和他没什么关系,但是他对我店里一款录音笔很感兴趣,时不时就咨询下功能、用途什么。

我原本以为,他拿这个机器是想听韩国歌曲,于是和他开玩笑说,只要他可以唱全一首韩文歌,我可以考虑把这只录音笔借给他玩几天。我知道这个要求对素来五音不全的他来说,算是大难题。

没想到,这家伙真的开始在隔壁铺子里练韩语歌,一阵阵惨绝人寰撕心裂肺的嚎叫让我内心非常煎熬,也很懊悔。等他七七八八练得差不多了,主动要求为我唱曲完整的韩文歌,兑现我给他的承诺。

无奈中气十足的他一开口,我浑身鸡皮疙瘩,感觉这辈子都不想再听什么韩文歌曲了,赶紧答应将这个机器借给他使用一段时间。他高兴坏了。

我问他为啥那么想要这只录音笔,他告诉我说,因为他有计划,要拿着这个机器去录音,然后作为证据去举报。

我看他一本正经,不像以前胡说八道的模样,加上我对“录音”“证据”这两个词格外敏感,忍不住追问个究竟。

★★★

真是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这个“阿西巴”,哦,不,曹军,竟然曾是南方某球队的职业运动员。而这家名为S队的职业队也算当年中超球队里的劲旅,曾创下从普通球队迅速跻身国内顶级联赛的最快纪录,当时曹军一个月的收入真的超过了许多家庭一年的总收入。

曹军踢的是后卫,而且是边后卫,专业点解释就是“负责球场两侧防守的球员,阻碍对方球员把球从边线传入禁区”。

因为从普通球队一路厮杀到职业联赛,曹军是真喜欢这个职业,甚至自己因为多次被人铲球导致左后脚踝关节严重损伤,医生嘱咐要静养起码半年,这家伙和没事人似的贴了个膏药继续上场拼杀,直至某次赛场上,旧伤复发,被人抬下场。

一直以来,曹军觉得踢球是个竞技运动,大家拼的就是技术和实力。但是进入联赛后,他发觉情况不太对:能够明显感觉某场比赛,自己的队友根本没有真正努力争取比赛胜利,有的来回“倒球”拖延时间,甚至故意大脚将球踢飞踢远,根本不是平时训练的实力,这让性格有些憨直的曹军十分不解。更奇怪的是,这么明显的敷衍态度,主教童教练竟然也“看不出”什么毛病。

慢慢地,曹军看出来名堂:这些比赛要么是原本实力远不如自己队的某队以小比分取得胜利;要么是某超级联赛上,自己的队友会故意犯规,给对方制造任意球甚至点球的机会;更荒唐的是,在打联赛时,童教练甚至会因为某个判罚不公等原因,带领全队罢赛……

这让在足球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的曹军,心知肚明,这是有人在玩“假球”,目的就是从中获取巨额好处和利益。

作为重要的“边后卫”,私下也总有人传话或者直接带钱来和他“沟通”,但是脾气耿直到可爱的“阿西巴”对这种几乎会毁掉整个中国足球事业的事情深恶痛绝。他从小就喜欢踢球,后来从青年队踢到职业队,几乎小半生都奉献给了所热爱的足球事业,这样蝇营狗苟的事情实在让他气愤。

他原本以为这是个别他看不上眼的球员私下做的龌龊事,有一次终于忍不住在总结会上大胆揭发了这些现象。他相信,当年将他招进职业队、自己视若父亲的童教练一定会和他一样对这类事情深恶痛绝,一定会和他同仇敌忾。没想到,会上童教练轻描淡写地表扬了他,然后就撇下这个话题,说起其他事情来,完全无视曹军反映的情况。

再后来,曹军被队里边缘化,从重要的“边后卫”莫名其妙成了“替补”,即使换人,童教练换的也是新来的队员,对他熟视无睹。而他在队里的日子更不好过,总有人有意无意地挑衅、嘲弄他,甚至会往他贴在更衣柜里最喜欢的明星海报上泼墨水,把他喜欢的韩文歌曲光碟扔进泔水桶……为了能继续踢球,他都忍了。

直到有天晚上,他意外看见第二天就要同场竞赛的对方教练和童教练以及几个队友酒足饭饱,相互称兄道弟搂搂抱抱地去了娱乐城,他彻底怒了!他打电话给了相熟的体育版记者,告诉了对方这个情况以及娱乐城的位置。

可爱的“阿西巴”傻呵呵地躺在寝室里,等着第二天报纸的报道,但是他等来的是报复。

当天夜里,还在睡梦中的他被几个黑影蒙上被子,一顿拳打脚踢。那晚,一直来巡夜的教练没有来,几个关系还算不错的队友也不在。

事后,曹军蜷缩在床上狠狠地痛哭了一场,他不是因为自己被打得遍体鳞伤,是真的伤了心。

第二天,曹军自然没有上场,反正也是“替补”,他被父亲老曹接回家休养。

对这件事,S队俱乐部上下什么也没表示,只有童教练给他送来了两万元的“医药费”和一份队里的“解约合同”。而之前他揭发的那些“踢假球”的行为和现象,由于没有任何证据,只能作罢。

★★★

曹军告诉我,自己最大的梦想就是可以踢进世界杯,如果自己不行,就去开所足球学校,当教练,好好训练一批娃娃,带着这些足球小将再去冲击世界杯……但是,这一切都没了。曹军没脸在家呆着,开始出去打工,因为毫无其他技能,到处碰壁,最后还是灰溜溜钻进电子城,接下了父亲专门卖DVD碟片的店铺。说到这,平时总是满不在乎的曹军眼里有种掩饰不住的失落。

曹军的父亲,老曹,那个五十多岁总是笑眯眯的小老头从此回家继续炒股。

每天蜗居在几平米店铺里的曹军感觉无聊透顶,只能靠看看韩剧和一些罪案剧以及打游戏来消磨时间。他非常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就这么被踢出了深爱的足球圈,也不甘心这个圈子被一群“无耻小人”给玷污。

离开俱乐部后,曹军和之前的一些队友还有联系,听说现在俱乐部的状况甚至比他离开的时候还要糟糕,还要丑恶。于是,他和对方说,一定找机会,将这些证据抓在手里,然后把那些教练、队员都绳之以法。

当时,我也偶尔看看球赛,对国内联赛的种种“表现”屡有耳闻,但实在没想到会有这么多歪门邪道的事情。按照曹军的说法,收买一名守门员、两个后卫,六十万就可以拿到三分;如果是直接和俱乐部谈,没有一百万免谈。一场球赛下来,某个球员就可以买一套房或汽车。

看着义愤填膺的曹军,我问他有什么具体计划?他似乎有点茫然,显然愤怒让他没能冷静下来很好地思考问题。

我只好安慰他稍安勿躁,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放长线钓大鱼”之类车轱辘话翻过来倒过去地说,并承诺从此只要和他玩游戏,当他的球员带球入禁区,我绝对不拦阻,让他的球员可以单刀直入,直接点球。

而我当时的想法是,这个情况得尽快告诉老K,听听他的意见。因为我知道,这些中超球队的背景绝不简单,像曹军这样莽撞行事,只怕没有扳倒对方,自己小命都危险。

老K那时在外地,三言两语听我说完经过,便再三让我警告那个曹军,千万别轻举妄动,等他回来再说。我感觉老K对一个非亲非故的人有些过分紧张。

可是没等我和曹军说明问题严重性,这个家伙还是出事了。

据后来配合警方调查的电子城安保主任绘声绘色地表示:曹军是被人指控涉嫌贿赂球员,试图干扰某联赛成绩,人赃俱获,直接被关在了某看守所里接受审问。

曹军果真很久没出现,他那个影碟铺一直拉着卷闸门,许久不见打开。

凭之前曹军和我说的那些话,我根本不相信他会去做什么贿赂其他球员的事情,我猜想他一定被人坑了。奇怪的是,托人去警方打听曹军的消息,什么也打听不出来。

我想找他老爸老曹打听下消息,却发现根本没存人家的电话,四处打听,周围的人也没一个知道的。

记忆中,曹军也从没告诉我他家在哪里。

我让老K帮忙打听下情况,他却说让我别管曹军的事情,这个事情比我知道的要复杂。

我不知道曹军究竟卷进了什么麻烦事里,心里很不好受。在这个电子城里,我其实没多少朋友,这个满口“阿西巴”、喜欢找我打游戏、粗鲁但也真实可爱的家伙可以算一个。

现在他有了麻烦,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

浑浑噩噩地过了一个多月,我收到个小包裹,打开一看,居然是我之前借给曹军的那只“录音笔”和一封密封好的信函。

我十分激动,打开机器,里面果然是曹军的声音。

录音里,曹军告诉我,他早就被放了出来。他知道我曾到处打听他的消息,很感动,很少有人这么关心他。他录这个音,一方面是想找我帮个忙,他知道我有个朋友在某周报做责编,希望能把这个信函转给她,但也叮嘱我不要拆开,直接交给人家即可,里面是他想举报足球圈黑规则的资料,不希望我卷进去;另一方面他想让我放心,他要告诉一些我事前不知道的情况。

曹军在录音里说,他之前确实因为被指控贿赂联赛球员,涉嫌假球,被警方控制了起来。不过,他语气轻松地说,不用担心,这一切都是老曹和他“预谋”好的。

就在曹军嚷嚷要找证据,要将那些涉嫌踢假球的球员和教练全部揭露出来时,一个曾经的队友找到曹军,说要介绍个准备开足球学校的大老板给他认识,还说对方知道曹军技术好,又正好闲赋在家,希望聘请他为足球学校的校长。

曹军起初有些激动,冷静下来,难免半信半疑:这个队友就是当年涉嫌踢假球的一员;而当天被蒙着被子痛殴时,曹军虽然没法看见对方脸,但是多年队友,不用说话,凭着一举一动都能认出谁是谁。这个队友正是其中一个。

按照“阿西巴”自己的说法,“我虽然傻,但是不笨”(这话我一直没琢磨出来是个什么逻辑)。

紧接着,在队友的介绍下,曹军和那个大老板见了面,对方也对曹军的情况表示满意,足球学校的事情就算谈妥了。

只是席间人家又抛出个想法,想请个现役的某职业队的球员当未来足球学校的代言人,好扩大宣传。

曹军有些犹豫,牵线的队友却替曹军大包大揽的应下来,甚至在酒席上就立刻打电话联系那名职业球员,当场敲定代言费二十万,钱先付,合同后签。

大老板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并提出让曹军代表足球学校全权处理此事。

事情进展得太顺利,反而让曹军留了个心眼,回去就和老曹述说了此事,老曹让儿子再打听下职业球员的情况。打探下来,那名职业球员表示根本没接到什么代言委托,这让父子俩更加确认了此事有蹊跷。

这种感觉让曹军有些不安,本想推掉此事,但是老曹深思熟虑了半天,反问儿子,之前那顿打就白打了?既然事情主动找上门,那就不要躲,索性陪他们一起玩玩。

曹军在录音里表示,后来他拿着钱去约定好的咖啡厅见那名同意代言的现役职业球员。那名职业球员到了后,主动询问曹军钱带来了没有。曹军把钱递过去的瞬间,一伙警察冲了进来。

录音到这里戛然而止。

我又喜又惊,喜的是这个“阿西巴”居然没事,吃惊的是这家伙瞒着我做了这么多事情,而我还蒙在鼓里,为这小子死活担忧。

我按捺不住好奇,把录音笔里的内容拷贝出来,反复查找文件,找到的也都是之前我听到的那些内容。到底曹家父子做了什么?为什么明知是个圈套,还偏要进去?之前证据对曹军那么不利,他又怎么被放了出来?这个老曹似乎很厉害,这其中又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这些问题困扰着我,也勾起了我的极大好奇。

之后,我再也没有曹军的信息,拨打他的电话已经成了空号。

★★★

我按照他的请求,把密封好的信转给了自己在报社工作的朋友,只说帮人转交的。

朋友看完后问我是否知道里面是什么内容,我老老实实说,没拆开看过,不知道是什么。她听后松了口气,表示如果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就最好了。

这资料到底有没有用,我也不清楚,因为朋友事后也没再联系我。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当年,中超保级的球场出现了一场让无数球迷愤怒的球赛:赛前,北方Z队已经3连败,即将要对战实力明显高出一筹的童教练所带的S队,保级形势异常严峻。但比赛结果显示,北方Z队以3∶1战胜了S队。

不过比赛的场面异常滑稽:比赛中,先是S队后卫一记莫名其妙的精彩乌龙球帮助北方Z队首开记录,但不久一名“不懂规矩”的S队外援迅速把比分扳平。没想到,这个功臣马上就被S队主帅换下,北方Z队依然无法自己破门。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S队的中锋居然大脚向自家的球队远射,这样的动作连续做了两次,差点再次出现“乌龙球”,到最后时刻,北方Z队只能依靠一个疑似越位球勉强破门。接下来,奇怪的现象又出现了,S队后卫和北方Z队在争球时做了个明显犯规动作,为对方争取到一次点球机会,然后北方Z队迅速以3∶1比分反超,再后来,两支球队就在相互漫无目的的倒球中结束了比赛。

这场比赛迅速引起了球场内外球迷的质疑和嘘声,圈内人士纷纷指责这是一场明目张胆的“假球”事件,国内很多媒体也发文质疑。

没多久,南方某报爆出S队的教练和队员涉嫌踢假球的证据,整个俱乐部被有关部门责令停赛接受调查。随后又有知情人说,不光S队俱乐部,受到牵连的还有北方Z队等好几个俱乐部球队,一时间,整个足球圈掀起了“打黑”浪潮,中超各个球队人人自危。

不过,此事的后续非常耐人寻味,虽然童教练以及诸多球员被宣布没调查出来什么问题,但是有消息说,童教练本人被境外某博彩公司公开追债,导致有家不能回,人间蒸发。

因为这个事情发生的时间太巧合,我虽然没什么证据,可感觉这里面一定少不了曹家父子的“功劳”。

★★★

整件事情的谜团还是后来老K帮我解开的。

因为他有天特意来到我的店铺,随手递了个纸袋给我,打开一看,居然是厚厚的几叠钱。

我有些纳闷,这之前老K没啥业务交给我,我也没帮他做什么事情,干嘛给我这么多钱?

“拿着吧,不是我给的,是老曹他们给你的。”老K放下纸袋,从里面替我把铺子的卷闸门放下一半,然后习惯地摸出根烟点上。

“老曹他们?你是说曹军和他爸?”我很惊讶,为什么他们会给我这些钱,又为什么是老K转给我?

老K说我之前帮他们递上的材料被朋友作为内参,捅到了高层,引起了震动和连锁反应。

虽然我那朋友的报社算得上是国内的大报,但是我不相信曹军这份材料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何况就是个举手之劳,需要答谢我这么多钱?

而且,曹家为何会让老K带这些钱给我?他和这个曹军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老K之前那么紧张地让我提醒曹军切勿轻举妄动?

这老头吸着烟,对我的诸多问题笑而不答。

我忽然记起,当初和老K碰见的第一面,他就在隔壁店铺,和店主一边吸着烟谈笑风生,一边时不时往我这里瞥,而那个店主就是曹军的爸爸,老曹。

“原来你们早就认识!”我恍然大悟。

老K依旧笑着抽烟,没有否认,看我有些气急败坏,他似乎很开心。

不出所料,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他和老曹事先就策划好的。

曹军之前的叙述让老曹意识到,自己儿子可能又要被人给“阴”了,之前那顿毒打只是皮肉伤,算是给这个傻小子一个教训。但是,当儿子即将面临牢狱之灾,做父亲的决不能坐视不管。老曹谋划了许久,然后拨打了一个人的电话。接着,他又在某聊天群里,抛出了个“悬赏通告”,私信联系了几个朋友,安排了任务。

商量妥当后,曹军从“大老板”手里拿到了二十万,然后按照之前的约定,带上钱去和那名职业球员碰面,在交谈的时候,他们被埋伏好的警方给抓获,直接关进了看守所。

曹军在被提审时,他解释自己其实是在还一笔二十万元的欠款,而警方也确实在那名配合调查的球员身上找到了借条,上面清清楚楚写着借款时间、地点和曹军的签名。但是在交代二十万来历时,曹军又有些吞吞吐吐,交代不清,就被延期羁押了下去。

与此同时,老曹陆续拿到了一些有关童教练和某些队员在队里的聊天录音,都是有关怎么“安排”后续的比赛,以及怎么“处理”尚在看守所的曹军;更劲爆的还有童教练一伙和其他俱乐部老板在某个娱乐城里寻欢作乐的不雅照。

接着,老曹找到警方,表示这笔钱是儿子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家里炒股的钱偷出去还的欠账,自己之前很生气,所以不愿意向警方说明,现在考虑毕竟是自己儿子,因此来作证,请求释放儿子。

这笔钱有借条有人证,偷的又是自己家里的钱,警方只能以证据不足释放了曹军。

至于那名职业球员,其实他和曹军原本就是一个体校的同学,认识但不熟悉,曹军事先找过他,说等一切结束后,这二十万就是他的了。面对几乎白送的这二十万,对方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曹军把老曹收集到的证据一一整理好,随同录音笔,发了包裹给我。

我有些不解,干嘛把这些证据寄给我,直接转给相关部门不就得了?

老K解释道,老曹这家伙索来行事谨慎,这个童教练所属俱乐部在本地根深叶茂,有很强的背景,老曹如果自行其是去举报,非但惩治不了童教练那伙人,万一消息泄露,自己和儿子的安全也很难得到保证。

曹军曾听说,我有个好友在南方某周报做责任编辑,这家报社不但影响大,而且有专门上达“天听”的内参系统,老曹觉得这是条最好的举报渠道。

因此,老曹让曹军在关键处含糊掉二十万的来历,故意留在看守所一段时间,给老曹的那些朋友们争取些时间,拿到了关键证据。这样既可以麻痹那些陷害曹军的人,相对来说,看守所里又比在外面要安全一些。

我知道那份证据一定很重要,不然朋友不会那么紧张我是否知道其中内容。

虽然,曹军一直不希望我卷进其中,但是客观上,从转交那封信开始,我就已经参与其中了。

“那你后来做了什么?”我猜老曹的那些朋友里应该就有老K,毫不客气地问他。

老K知道对我没什么好隐瞒的。

他告诉我,他找到当天请曹军吃饭的酒店,从当天酒店POS机回单查到刷卡人的信息,而这个卡的主人就是童教练,事情原委就非常清楚了。

紧接着,老K又通过这个卡的账户明细,查出童教练的账户近期有大量资金存入,凑巧的是,S队近期的一次联赛里,接连“失误”了几次,导致对方突入禁区后,如入无人之境,凭借两个关键球,对方顺利晋级。

尤为关键的是,老K还查询到,这个账户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收到境外某地下博彩公司打进的款项,而这些入账的资金走向都随每场联赛的胜负变化而变动。

我立即就明白了,这伙人不但踢假球,而且还在参与“赌球”。虽然在国外“赌球”是完全合法的一种博彩业,但是我们国内足球圈问题重重,法规也不完善,“赌球”一直被严厉打击。而操控一场球赛的成绩,显然单凭某一个人的“配合”是绝不可能的,这后面必定是个团伙行为。

可是,对老曹来说,即使知道这些人在“赌球”,也毫无办法。当时足球圈“假球”“假哨”盛行完全是因为一方面主管单位管理松懈,另一方面,面对“假球”指控,当事人最多只承认场上调度失误,或者个人能力不足,私下,交易的双方早就形成攻守同盟,死不承认。

于是,老曹和老K就想了个“以毒攻毒”的办法。

★★★

老曹是个老彩民,熟悉许多境内外的博彩业,特别是因为儿子职业关系,对“赌球”更是研究精深。

比如,之前说的那则新闻,中超保级的比赛中,北方Z队以3∶1战胜了S队,这场比赛的诡异不只是双方私下有“假球”协议,更主要是S队明显有参与境外“赌球”嫌疑。

根据老曹调查,当时境外爆出博彩公司赛前开出的大小球盘口为2.5球/3球,在北方Z队比赛开始阶段就取得第一个进球后,大小球的盘口变为了3球,而随着比赛进行,大小球的盘口一直在3球以上游动。进球后的大小球盘口显示,如果某些人在比赛进行到1-0之后追加的大球盘投注的,要想最后完全赢盘,就必须让整场比赛的总进球数达到三个或者更多球数,S队中场时候疯狂般地向自家球门射门,也许就是受此驱使。(不懂赌球的这段直接跳过,总之这里就是一笔很大的黑色交易。)

随着S队传出从主教练到几名主要队员被有关部门宣布停赛接受调查消息后,很多与之有利益相关的俱乐部和球队纷纷发声,表示与其没有关联。这之后,很多球队在联赛的表现与之前大相径庭,或生猛,或萎靡……使得许多境外专门赌国内联赛的博彩公司的盘口发生了巨大变化,各支球队之间的上下盘贴水总和让许多老玩家也惊呼看不懂。

老曹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是他期待已久的事情,他也熟悉各支球队的真实实力,于是他连续购买了几个让球盘里的“套票”,穷追猛打,从中套利丰厚,狠狠赚了一笔。

至于童教练,因为他“操盘不慎”,让某个幕后的“大佬”输了一大笔钱,一怒之下对童教练下了“江湖追杀令”。

老K又交给我一把钥匙,说为了防止意外,曹家父子已经离开这个城市,也许早不在境内,他们委托我帮忙处理下店铺里那些碟片。

我拿着钥匙有些恍惚,整件事情可以说是“假作真时真亦假”,这个原本在电子城看上去毫不起眼的瘦老头“老曹”居然能布下如此缜密的局,实在叫人佩服。不过,我明白这里面必定少不了老K的协助。

小小的一枚足球背后隐藏着那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不知道那些热爱足球的人听说这些事情后,心里是什么滋味。

那些碟片,有些我转送给了一些收藏者,有些我送给了周围的朋友,陆陆续续都送完了。

世界杯又来了,我总会想起那个五音不全的“阿西巴”。他曾经豪情满怀地说,自己想开个足球学校,训练一支没有任何邪门歪道的足球小将,带领他们冲进世界杯赛场。

*文中图片均来自PEXELS,仅用于减缓眼部疲劳,与内容无关。

来源:故事研究室 WeChat ID:gushiyanjiush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退役球员寄给我一个包裹,里面全是赌球黑幕 | 半虚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