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的红包

@肉本葱:

刚才一个小姑娘给我发了一个红包,祝我父亲节快乐,88.88元。

这个小姑娘是宁夏人。高一的时候得了肾炎,休学在家。父亲放羊的时候腿摔断了,家里陷入贫困。等休学一年满,身体好得差不多了,家里没钱给她读书。通过百蹊助学(我唯一信得过的助学公益项目),我资助了她——每学期800块学费。

百蹊助学的模式是,捐款人把钱交到志愿者手上,每学期开学,由志愿者自己掏路费去学校替孩子交学费,以免把钱给父母,被拿去喝酒打麻将。这个孩子就软磨硬泡,从志愿者那里得到了我的联络方式,开始给我写信,学校的事、家里的烦恼……不停地写。然后,我就忍不住回信。两个人成了笔友。我当然知道对于一个住校生来说,一个学期800块是远远不够的,每次问她有啥困难,回答永远都是“叔叔我好着呢”!从没开口要过一分钱。

高二的时候,我收到一个大塑料罐子,里面是一大堆千纸鹤。纸五颜六色,大小不一。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叔叔,等我赚钱,给你买好吃的”。

转过年,高考后,这小姑娘就没音讯了。我只有她中学的通信地址,找不到她。也不知道她考得咋样。怅然若失。

三个月后,又收到一个大塑料罐子。里面装的杏干。又有一张纸条。说“叔叔我才考上个大专,不好意思和你联系。我在超市找了一份工作,供自己读书没问题。你别担心。这个杏干可好吃呢,是我用第一个月的工资买的”。我尝了尝,真的好难吃。

后来她毕业了,嫁人了,生了个儿子。我俩加了微信。每个节日都会有问候。但是父亲节给我发红包,还是第一次。刚才我算了算,认识她已经九年了,虽然从没见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父亲节的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