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 | 为了找男友,我被骗进传销组织

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最大的转折点,但的确算得上是个影响了我对人生的看法的转折点。

一年半前,被骗入传销组织。

我被骗进去,跟别人的原因不一样,其他人可能是想一夜暴富之类的,而我被骗进去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看清那所谓的「招聘」上面写的薪水是多少,那个假的可以的「招聘」唯一吸引我的,是它的工作地点。

那个工作地点,正好是男友的上学地。

我们俩本科就在一起了,毕业后,我回家乡工作,他在异地读研,一开始也有为了能不异地而去他的城市找工作,可是在一个刚毕业的本科生,身上资金有限的情况下,努力了一个多月之后我还是只能听从家人安排先回家边考公务员边找工作。

异地恋真的很难适应,找工作的挫败感把我折磨的没有一点生气,而男友也由于学业上的压力变得很忙,距离真的是个硬伤,他在学校遇到了困难跟我诉说,我甚至完全不能了解情况。

所以后来的某一天,他说有个女生跟他表白了,他说那个女生很善良,眼睛很像我。只记得当时我头皮发麻,浑身颤抖,其他的话已记不清,只记得他说她「善良」、「像我」……难过伤心已不足以描述我的感受。

有天晚上他喝醉给我说已经第三次拒绝那个女生,听得出来他很痛苦,因为拒绝那个人他这般痛苦,我的心都碎了,公考已经结束了,我决定做一个冒险的决定。

是的,我就这么上网开始找工作,当我发现有一个既不需要工作经验又能在他的城市上班的工作时,我已经没有了思维,我当下就投了简历,第二天就收到了面试通知,通知我去某地先培训三个月,然后再安排去那个城市,没有过多的思考和犹豫,我答应了,就这么答应了。

等我下了火车,一切都晚了,被告知要密封式训练至少半个月,手机被没收,得知自己被骗后,我很清醒,虽然内心恐惧,可没有表现出来,我不能让里面那些人看出我的害怕,我只在里面呆了两天三夜,第三天中午,他们主动放我出来了。

据说是他们那个「团队」里边最快能出门的。那几天发生了很多事,过程就不具体描述了,总之出来之后的我手臂上全是自己用指甲掐自己的淤青。

之所以掐自己,是为了让自己清醒,因为在里面一天 24 小时几乎没有独立思考的时间,和外界的隔绝很容易让我忘记自己。在里面我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我一定要赶快出来,我再晚一点,我的他就不是我的了!!

「出来」后我直接去了他的城市找他,被「监禁」期间我只允许和家人通电话,感谢我的家乡偏僻,我那几乎没有人能听懂的家乡话救了我,我佯装淡定的和家人报平安顺便捎出了我被骗的信息并安慰家里人千万不要声张因为手机用的免提。

我告诉我姐,一定要打电话给男友,告知他这几天不要联系我,还千叮万嘱一定要告知他我没有跟他联系并不是跟他生气,请他一定谅解。那几天他也一直打我电话,我是没有权利接的。

事情的最后,自然是我用自己的勇敢捍卫了自己的爱情,后来我知道,男友那边的情况并没有我想象的严重,他们什么都没有,他一直知道自己一定是坚持和我走下去的,在车站接到我那一刻,他其实猜到了我的遭遇,没有再多说什么,只紧紧握着我的手抱着我,说我是傻瓜。

感谢家里人,出事之后,他们没有一个人责怪我,他们的宽容与维护使我知道亲情是这个世界上最稳定的存在。只是机灵如我,而且还是一个学法律的,脑子也有这么不好使的时候。

长这么大,为了一个人,第一次这么疯狂,随着成长阅历的增加,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了。这一段经历也许是命里必有的一个劫,教会了我太多。这之后,遇到再大的困难,我都觉得自己一定能挺过来。

讲讲在里边的经历吧,只是个人的一次经历,仅代表个人的一些看法。

住:

刚到的那天晚上很晚了,直接被带到一个类似城中村的地方,是一幢农村常见的几层小楼,我住的二楼,大概几十平,两房一厅一厨一卫,每间都房门紧闭,出门必随手带上门,所有能透光的地方都被遮住了。

一楼不住人,大铁门用铁链锁锁着,除了进来和出去这两次,中间没近距离走到过大门附近甚至没下过一楼,唯一的一次还是到一楼一个小房间里「听课」。

二楼两间房间,左边的大概十几个男的住着,全是打地铺,北方没有冷气的冬天就这么打地铺看着都觉得冷,后边房间有一张床,监督着我的一个女生和我一起住,只有我们两个女的,后来三楼下来了一个女的一起「陪」着我。

三楼也是一样规模,只带上去参观过一回,平时也会下来几人个大家一起活动,大部分时间不太往来。

细节——第二天因为实在受不了太冷的天气,我有点感冒了,他们赶紧给煮了姜糖水过来给我,估计是担心我生病了不得不带我出去看病。

吃:

用「清汤寡水」来形容都显得太过于好吃,别说清汤了,甚至连寡水都没有,我稍有洁癖,也不太放心他们给我倒的水,而且害怕喝多了要上那个不知眼睛该放哪里的厕所。

后面发现,有洁癖的话在这个地方是没办法继续生活下去的,只能自己尽量避免,我总共上过两次厕所,第一回不知情况,上了之后再不想去,第二次是想仔细看看有没有窗子什么的,事实证明,没有。

继续说吃,在里面两天半,一天两顿饭,总共吃了五顿饭,几乎全是馒头和没有油水的咸菜,馒头只有我掌心一般大,大概比麻将稍大点,菜只有大概北方人家吃饭那么大的一碗,十几个人吃这点东西。

吃饭的时候还要轮流说笑话,会有一个人打头,可以随意用在场的人作为主角讲笑话,对方不会生气,可以说重复的笑话,但是不能跳过一定要讲,我比较固执,都不说,本来吃饭就慢,再说个笑话,更没得吃了,也许看我新来的,他们没有过多为难我。

说是几乎全是馒头咸菜是因为中间有一天元旦,稍「改善」了伙食,那天一整个下午都有几个人在厨房忙活着,我还心想着终于有点能吃的了。

结果那天晚上为了等他们领导一起吃等了好久不说,那个菜真是没法下嘴,大概记得有一条很大的鱼,炖了放在一个盆里,我试着吃了一口,偷偷吐掉了,有点没熟,而且很腥,每个人面前有一晚乱炖的东西,有那种冷冻的各种丸子类的,这些我也吃不下,全部给那个女的了,她挺能吃。

细节 1——除了馒头咸菜,还有瓜子吃,主要是白天活动的时候边嗑瓜子边「玩游戏」用。

人:

不知该如何具体描述里边的人……

除了睡觉外,我几乎没有自己独立思考的时间,甚至睡觉时候翻个身,那个女的都会跟我说一句别想了,睡吧。

身边一直有人,去哪儿都跟着,不只跟着,还不停的跟我说话,问我各种问题,我稍微停顿或者思考一下,他们会同时几个人开始问我更多的问题说更多的话,我猜想这应该是其中一种洗脑手段吧,和外界完全隔离,不能独立思考。

里边的人表现得很 nice,每个人都微笑着跟你说话拉家常套近乎,他们也表现的很团结很积极,比方说早上大部分人都是六点半起,但每天都会有几个人五点多就自愿起来烧热水,蒸馒头做早饭。

里边有各种各样的人,据他们自己介绍,有的是辍学大学生有的是白领更多的是农村年轻人,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一部血泪史。

期间我问过很多很多很多次多久能出去,「官方」答案是 15 天,私下问过好几个人,都说最短不少于十天,学会了才能出去。

也问过那个女的,一样的答案,我说不行,十天太长了,还有没有更短的,她说没有,没有人少于一个星期就能出去的,然后她又说看你这么机灵肯定学的很快,可能一个星期就差不多了吧(后来我想,她的意思应该是看我「傻傻」的样子,应该好搞定,一个星期说不定就被洗脑了)

我说还是太久了,他们很好奇我有什么着急的事,我嘴上只不断的回答时间不够了,心里骂道你们这群 XX 知道什么,我现在晚出去几天,男朋友那里谁知道会演变成什么情况了?!

我再问他们所说的学会,具体是学什么东西,他们又摆出那副嘴脸,说你看,看看我们,这个不能说,自己领会。

一开始我还觉得说不定真的有希望出去,第二天我就觉得不对了,他们的话一点都不能信,全是骗子,说谎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骗子!

后来我都不问多久能出去了,直接问是不是真的还能出去了?!答案还是一样,能,至少十五天或者学的很快学会了就能出去。

我不说话,看着他们,他们又笑笑说我们说的话你可以自己判断哪句真哪句假,然后还说你就这么呆着出去的更晚,你应该像我们这样融入大家一起说说笑笑做「游戏」,这样才能更快学会更快出去。我当下就斯巴达了,他们嘴里没一句真话!我觉得不能在这么心心念念着家人和男友了,得做点什么这样才能早点出去。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小事 | 为了找男友,我被骗进传销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