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最终还是砍掉了这棵生了“绣球”的小枣树

和母亲交涉了好几天,还是拗不过她,决定要把树砍掉了。

这棵小枣树是我爹以前在外干活的时候,从一个什么农业基地讨来的,品种优良。长了有七八年了,最近三年才开始结果子,果子又大又甜,而且不生虫不坏眼,基本上从成型到熟透,都是一点破皮和坏眼也没有,通红通红的果子,细甜无比,十里八乡没有比它更好吃的枣子了。

因为这些,全家都很喜欢这棵小枣树,包括才两岁的女儿,也很喜欢吃它结的枣子。

最近这阵子,我患了痛风病,一直在家养病。忌嘴,很多东西都不能吃,所以母亲到处去给我挖野菜做粗粮饭,也到处找人打听偏方。我在网上看了很多资料,也咨询了一些病友和专家,知道这种病是慢性代谢疾病,根本不可能根治的,也没有什么偏方,科学对待就好,服用降酸药,合理饮食,多运动多喝水,是可以控制的。

我把学来的这些知识说给母亲,母亲不听。她只相信儿子年纪还轻,不可能得病的,一定有偏方可以治好。

然而现在大家都信科学了,也都有智能手机,随时能上网了,民间所谓的偏方也很难像以前那样容易存活于口口相传之中了。在打听偏方无效之后,母亲终于把视线盯上了这棵小枣树。

一天吃饭的时候,母亲郑重其事的跟我们说,家里的小枣树生了绣球(一种枣树疾病,症状是枝叶簇团),必须砍掉了。我和我媳妇还有我爹都不同意,说好好的树,砍它干啥啊!每年结那么多枣子呢,多好吃啊!

母亲放下碗说,必须砍掉!你们知道吗,我听人说了,枣树生绣球是不祥之兆,会妨到主人的,轻的就生病,重的能要命!

我们都觉得没有道理,就继续问母亲听谁说的。母亲问我爹说,你忘了吗?以前在旧家院里住着的时候,家里那棵枣树就生了绣球,然后一两年之内我得了一场大病,你在外干活砸着了腿。还有东邻居老丑家,他家的枣树生了绣球,转过年他媳妇儿就掉河里淹死了。

我爹说,那都是巧合罢了,哪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说法。树生病了打点药治治就好了,多好的树啊,砍了怪可惜。

我也赶紧百度了一下,说,娘啊,网上说这种现象是枣疯病,放任不管树就死了,但如果救治得当,树有可能治好的。

母亲说,治什么治,你的病就是它闹的,你都治不好,还给它治什么治,必须把它砍掉!

我们劝不住,又想着母亲年老力衰,腿脚也不好,让她说去吧,只要我们不动手,她还能把树给说死不成。

我爹昨天进城办事了,说回来的时候买点药给树治治就好了,你们别听你娘的,可舍不得砍啊!

母亲像听不见我们对话似的,坐在门口的凳子上一言不发。

今天早上,我还没睡醒,就听见院里叮叮咣咣的响声。揉着眼坐起来,看到窗户外面,母亲正在拿着斧头颤颤悠悠的砍树。斧头太重,母亲要两只手才拿的稳,但仅仅是拿的稳,已经没有力气让它吃进树身多少去。

我赶忙穿上衣服跑出去,边抢过斧子,边观察枣树的伤情,边埋怨起母亲来。

那枣树已经砍断了三分之二,眼看是不得活了。枣树可硬啊!是多大的决心和力量,让年近古稀的母亲用颤巍巍的老手把它砍成了这样。

我正想多埋怨母亲几句,转过头看到母亲已经老泪纵横。我突然想起母亲以前给我讲过的故事。

母亲兄弟姐妹一共八个,小时候家里穷,饥荒加闹病,死了三个,就剩下母亲她们五个。小时候母亲是老大,为了照顾弟弟妹妹们,自己时常挨饿。在母亲心里比过年都幸福、都有盼头的事情,就是每年八月十五前后姥爷家那棵大枣树上的枣子成熟的时候,一家老小拿着大竹竿敲落一地通红的枣子,大家抢着吃的场景。母亲个子大,会爬树,长得最高、生的最甜的枣子,往往都是母亲的战利品。

母亲没上过学,也不识字,不会写自己的名字。从小拾柴火捡大粪,和姥爷姥娘一起把几个弟弟妹妹拉扯大。母亲童年唯一能称得上幸福的事情,就是每年能够美美的吃上一顿枣子。

所以几十年了,不管搬多少次家,母亲的院里总要种上一两棵枣树。

我看着母亲老泪纵横的脸,心像是被揪着一般抽搐的那么疼。她不是不心疼枣树啊!她只是更爱她的儿子!她也没文化也不识字啊!什么科学啊,什么百度啊,什么枣疯病啊,她根本不在乎啊!她只是想抓住任何希望,让她的儿子远离病痛啊!

我一边擦着眼泪,一遍挥着斧子,把剩下的树干砍断。

母亲看到小枣树轰然倒地之后,满脸的泪花又带上了笑容。母亲说,你砍掉树就好了,等我有时间慢慢的再把树根挖掉,就彻底好了。

我把母亲搀回房间,母亲这时开始念叨着说,你爹回来了要是跟我生气怎么办呢,唉!这老头子也是倔,就是不信我说的!

我说娘,没事的。爹回来了我就跟他说咨询过农林专业的同学了,这个枣树的症状已经治不好了,必须砍掉,不然还传染给其他树。再说,我觉得好像真的挺有用的,砍掉树以后我的脚好多了,确实不那么疼了呢!

母亲说,看,是吧!我就说顶事儿吧!一开始我还心疼枣树,早知道真顶事儿的话,我早就把它砍了,根本不和你们商量!

我感觉眼泪又要涌出,急忙让母亲歇着,转身出了屋去。

回到房间,拿起手机,眼含热泪,写下这篇帖子留作纪念。

此时此刻,我是真切的感觉脚上的疼痛轻了许多。或许是药物的作用,或许是发作周期即将过去,又或许,是冥冥中生绣球的枣树妨主一说得到了应验。但我更愿意相信,这是母亲心念的力量。




来源:步行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母亲最终还是砍掉了这棵生了“绣球”的小枣树